首頁 > 玄幻 >

傻子公主重生了

傻子公主重生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青菌
  • 更新時間:2024-05-14 01:40:32
傻子公主重生了

簡介:我是個傻子公主。眾人對我避之不及,但都羨慕我有一個體貼入微的未婚夫。他就是用這樣溫柔的表象騙過所有人。然後利用我,奪取軍權,篡權稱帝。穿上龍袍的那一日,他把奄奄一息的我關在密室內,叫我葬身火海。“跟一個傻子演了這麼多年,真是噁心。”重活一世,我看著他像以前一樣說著今生定不負我。嘴裡的飯吐了他一臉。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個傻子公主。

眾人對我避之不及,但都羨慕我有一個體貼入微的未婚夫。

他就是用這樣溫柔的表象騙過所有人。

然後利用我,奪取軍權,篡權稱帝。

穿上龍袍的那一日,他把奄奄一息的我關在密室內,叫我葬身火海。

“跟一個傻子演了這麼多年,真是噁心。



重活一世,我看著他像以前一樣說著今生定不負我。

嘴裡的飯吐了他一臉。

1

我重生回來那日是襄王蕭響的接風宴。

也就是我上一世的未婚夫。

他剛剛平定南海叛亂,是京城中風頭正盛的少年將軍。

“你到了這個年紀,也要開始考慮成親的事情了。

”父皇放下酒杯,對蕭響悠悠開口道。

“襄王纔多大年紀?自己在朝中好好選選,不著急。

”太後責怪的聲音響起。

這老太太慣會和父皇作對。

父皇已經壯年,還遲遲不放權。

“多謝陛下,太後好意。

”蕭響站起身,不卑不亢地行禮。

“但臣心中已經有了想保護的人。



此言一出,四周嘩然。

在眾多小姐的期待神色下,蕭響堅定地念出我的名字。

在場的人皆是臉色大變。

我維持住癡傻的狀態。

嘴裡滿滿噹噹塞的全是飯。

任由宮女把我帶到蕭響旁邊。

上一世的我是木訥的真傻,什麼也不知道。

這一回,我是裝瘋賣傻。

那還不簡單?

蕭響一字一句道:“我想護永樂公主世世平安,此生不負。



噗的一聲,我嘴裡的飯噴了他滿臉。

我真不是故意的,隻是他說這句話實在好笑。

上一世,他接近我隻是為了騙來母親的兵權。

母親曾是大泱的將軍,與其祖父,父親統領西北軍,平定西北叛亂,世代鎮壓匈奴。

可惜後來父皇在朝堂上對他一見鐘情,將她納入後宮。

母親很愛我,她時常抱著我喃喃自語:“要是哪日,孃親不在了,染染可怎麼辦?”

這話說過很多遍,即使是癡傻,我也聽明白了。

後來母親病重,蕭響在宴上說出餘生攜手的話。

母親自然歡喜。

她與父皇商定,成婚之日,五十萬西北軍將會是我的嫁妝。

後來他大權在握,又和太後聯手,步步為營。

拖垮父皇,篡權謀逆。

蕭響穿上龍袍的那日,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

“跟一個傻子演了這麼多年,真是噁心。



我用力地喘氣,臉漲得通紅。

我不知道什麼地方惹惱了他。

他突然微微鬆手,猩紅的眼底湧上玩味的神色。

“但長得還湊合,也不算一無是處。



那日在大殿上,他把我按在地上。

又像從前晚上對我那樣。

每一次都很痛,這次更痛。

疼得我想哭。

然後他把我關進一間木屋。

是我母親之前的宮殿。

他說:“能叫你和你那該死的母親死在一處,也算便宜你。



下人們把門窗釘死。

我親眼看著我的身體一點點被火舌吞噬。

灼熱疼痛,又無法逃離。

現在回想上一輩子的事情。

我才知道其實蕭響厭我至極,恨我至極。

因為母親平定的西北叛亂,平的就是蕭家之亂。

當時蕭家上下全都伏誅。

隻有蕭響從戰場上死裡逃生。

改頭換麵,成了鄉下良民,重返朝堂,蓄意良久。

如今他再次堂而皇之地說出這樣的話。

吐他臉上都是輕的。

我絕對不會再嫁給他!

不會再和他有任何交集。

2

蕭響的身體僵了一瞬,神色有些尷尬地拿掉髮梢的飯粒。

母親冷聲問道:“蕭將軍不是不知公主異於旁人,為何出此輕佻之言?”

我瞥了一眼他,還冇等他說話,便扯著嗓子痛哭起來。

蕭響拉住我的手。

我滿眼的恐懼和畏縮,尖叫著甩開他,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

被一個傻子嫌棄。

今日過後,襄王的名聲可要壞上一壞了。

母親趕緊站起來,把我從地上扶起來,她擦去我臉上用力擠出的兩滴淚水。

看向父皇:“陛下,染染這個樣子,以後到了將軍身邊也是麻煩,不如公主再大一些再討論親事。



太後不悅地看向母親:“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染染這孩子命苦,早有一個歸宿也是好事。



父皇沉吟不決。

氣氛僵持不下之際。

一道嬌滴滴的聲音響起:“奶奶,這樣的親事,難道不是委屈了蕭哥哥?”

是沈家的小小姐沈依。

沈家是太後一黨,在太後還是皇後時就全力支援。

太後掌權後更是儘心儘力,清除異黨。

沈依一直養在太後身邊,有求必應,過得比我這個公主還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上一世,我和蕭響成婚,她就是做妾也要嫁進蕭府。

將軍府裡冇少對我下黑手。

我看著她蠻橫的樣子,歪了歪頭。

好樣的,繼續往下說。

她要真是靠撒嬌嫁給了蕭響,我算她大功一件。

太後看見沈依,神色柔和了不少:“依依,快來,到哀家這裡來。



沈依彆過頭,嗔怪道:“奶奶,您之前明明說過的,隻要是依依喜歡的人,就都會為依依做主。



普天之下,也隻有她敢對太後這樣講話。

“我和蕭哥哥相知相伴這麼多年,知他心高氣傲,此番,定是公主死纏爛打的。



我心裡樂開了花,勢頭很對啊!

蕭響現在堅持娶我,就是打了沈家的臉。

他臉色微沉:“依依,你彆鬨。



沈依嫌棄地看著我,拉住蕭響:“你看她這個傻子樣。

有什麼值得你娶的?”

母親上前兩步,戰場多年的銳氣不減:“沈小姐,注意言辭,永樂公主是陛下的骨肉,不是你能侮辱的。



蕭響彎腰行禮,擋在沈依身前:“娘娘,我知您愛女心切,也知您心中顧慮,但蕭某所言,句句屬實。



沈依瞪大了眼睛,剛想發作。

就又聽蕭響繼續往下說道:“公主曾於蕭某有恩,當蕭某還是侍衛之時,有次受傷,幸得公主送藥,如雪中送炭”

我聽了都搖頭。

藉著我癡傻,他們到底編了多少東西?

我都傻了,還給他藥?

我咋不知道我有那個能耐?

他又堅定道:“臣可以等,等到公主和娘娘瞭解臣,接受臣。



見鬼,他還真是鍥而不捨。

瞭解你?

我現在就瞭解!

我咯咯地笑起來,一臉天真地看著他,張口就叫道:“姐姐,姐姐。



然後死死地抱住他的大腿,不動聲色地往下扽他的褲子。

3

蕭響臉漲得通紅。

我是個傻子,旁人自然不會說我什麼。

他一邊努力地保護自己的褲子,一邊想讓我從他身上下來。

“公主,公主,這裡不是開玩笑的地方。



沈依也氣得滿臉通紅。

她就冇有那樣剋製了,直接伸手把我從蕭響身上拉開。

我甜甜一笑,轉戰到沈依身上。

那我剛纔沾滿菜湯飯粒的手,濕乎乎地摸上沈依的裙子和手臂。

“老大嬸,大嬸!”

接風宴被搞得雞飛狗跳。

最後還是我自己跑出了祈年殿的宴廳。

回到宮裡,母親已經坐在椅上等我。

我收斂神色。

不料母親開門見山地問道:“染染,你是不是?變了?”

我有些吃驚。

我重生回來還冇有一天。

難道是哪裡做的不像傻子嗎?

感覺就隻是比上一世稍微活潑了那麼一點。

母親屏退了下人。

“你是我的孩子,即使是一點變化,做母親的當然也能感受到。



我眼眶微熱,投進母親的懷抱。

彆的人對我不屑一顧,隻有母親關心我。

我毫無保留地對她講了我重新回來的事情。

她靜靜地聽我說完,眼中閃過一絲迷茫,隨即緊緊地攥住我的手。

“你已經知道以後會發生的事情?”

我點了點頭。

母親皺起眉頭:“我竟看走了眼,還以為蕭響是什麼好人。



“染染,這些日子,你就在宮裡,少出去走動。



“我定不會讓你嫁給蕭響。



外麵的風言風語傳得厲害。

蕭響每日覲見都要問起我是否安好。

京城眾人都讚頌蕭響深情。

沈依整日鬨事在我宮門外鬨事。

直到母親過來甩了她兩個耳光才離開。

母親雖然久居深宮,但西北將軍的威望仍在,加上此番匈奴大舉進攻,西北軍在舅舅統領下連破數城。

父皇便將我和蕭響的婚事壓下。

冇有西北軍軍權的蕭響成不了氣候。

到最後我本以為這一世,我會和母親在一起安穩度日。

隻要冇有西北軍,蕭響一輩子都不會得到他想要的。

等我再大一些後,隨便找個藉口道出我的癡傻症狀恢複。

那時蕭響就如砧板魚肉,任我宰割。

直到母親突然病重,臥床不起。

太醫過來看過,隻道是感染風寒。

我當下便覺不對,哭嚎著抓住太醫的袍子。

“假太醫!假的”

冇有人理會我一個傻子的話。

父皇臉色暗下來:“你彆在這裡礙事,先出去。



我不走。

幾副藥喂下去,晚上母親嗆著吐出黑色的血來。

我緊緊地握住她的手。

我跑到太醫院胡攪蠻纏,把所有太醫都拉了過來,我環視兩圈,冇有白日問診的那人。

我不禁心悸。

母親冇能撐過那一晚,太醫院中的太醫說母親是中了毒。

父皇麵色沉重。

我覺得他惺惺作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