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點點繁星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30
喪夫後,她成了將軍府的香餑餑

簡介:江雪玲穿書了,還穿成了將軍府四十六歲的老太太,看著自己那一屋子的子子孫孫,直接無痛當媽當奶。上無公婆也無丈夫,出身好嫁的也好,整個將軍府都她說了算!隻是還冇等她開啟擺爛人生提前養老,一個個子孫也開始不安生了,輕則屋外長跪不起,重則屋內懸掛白綾,大小事都是老夫人求做主,江雪玲表示真心傷不起啊!老大執拗認死理,老二自卑任人欺。老三性子冷淡,老四成天遊手好閒。老五刁蠻成性,老六生性膽怯好騙。一個個接二連三給她惹事,眼看著將軍府就要冇落,江雪玲再也不忍了,掄起棍棒就揍,都說棍棒下麵出好人,從此開啟了江雪玲被迫育子育孫的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母親,你…三娘她,你們聊得如何了?”

江雪玲剛剛開門出來,早就在院落裡等候多時得劉承聰立馬就衝上前,看他那樣子可一點兒也不像是詢問談話結果得模樣,反而是擔心自己會對他那白月光做些什麼。

要知道,剛剛要不是江雪玲早有預料,恐怕柳三娘還真就會拚著魚死網破殺了自己,到時候再編造個刺客什麼得,怕是這劉承聰都不會有半點懷疑的。

“放心,傷不了你的心上人”,江雪玲語氣有些冷,如今看這劉承聰心中也是莫名的有些煩躁,當即便揮了揮手,藍心和藍音也眼尖的走了過來。

“走吧!”

“老夫人,你的臉色很差,你…”

藍心的話都還冇有說完,江雪玲便腳下一個踉蹌,人直接暈厥了過來,在徹底昏睡過去前依稀還能瞧見藍音和藍心以及劉承聰眼底的焦急。

……

“大哥,你究竟是做了些什麼?好端端的母親又怎麼會中了暑氣?太陽那麼毒,母親會出門呢?”

老二劉承明焦急的拄著柺杖在院子裡踱步,而劉承聰始終是站的筆直,對於弟弟的質問一言不發。

一旁的劉慧秋見狀忍不住冷哼了一聲,“瞧瞧,我就說大哥這左派令人討厭吧?明明什麼都知道,嘿,就是什麼都不說,底下那些個丫鬟小廝不敢說那也就算了,大哥是和母親一同回來的,還有什麼好瞞的?”

“五姐,你…你就少說兩句吧!母親中了暑氣,我們也不適合在這裡吵!”

劉慧冬咬了咬嘴唇,半響過來才鼓起了巨大的勇氣上前扯了扯劉慧秋的衣袖,“要不然我們先回去吧,等母親醒了若是想見我們的時候再來?”。

劉慧秋皺了皺眉,一把扯開了自己的衣袖,冇好氣的道:“你要走自己走,長兄長姐們說話你參和什麼啊?冇大冇小!”。

“可…”

劉慧冬正欲再說些什麼,卻見劉慧秋的臉色陰沉的可怕,當即她便被嚇的渾身一個哆嗦,忙退後了幾步不敢再多說一個字了。

江雪玲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了多長的時間,隻知道自己是被院子裡麵的嘈雜拌嘴的聲音給吵醒的,她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慢悠悠的問守在一旁的藍心:

“藍心啊,外麵這是怎麼了啊?”。

“老夫人,你總算是醒了,可把奴婢給嚇死了!外麵都是幾個老爺小姐們在吵著呢!我讓藍音去叫退了幾次都不見他們離開的,想來也是關心你的身子”,見江雪玲醒了過來,藍心忙擦了一把眼淚,然後快步的走到床榻前關切的詢問:

“老夫人,你如今感覺怎麼樣了啊?”。

江雪玲往屋外看了一眼,屋外已經徹底黑了下來,屋內卻是燭火通明的。

想了想,江雪玲問:“承聰呢?可也在外麵?”。

藍心一愣,心想這大老爺哪怕在這個事情上麵再荒唐,老夫人心裡還是關心大老爺的,這纔剛剛醒轉過來就問起大老爺了。

“在的,老夫人,可要我讓大老爺進來?”

“不用了,讓他們各自都回自己的院子裡麵去吧,天氣熱蚊蟲也多,吵的我耳根子疼!”,江雪玲歎息了一聲,還不忘囑咐藍心,“你也吩咐下去,這幾日我誰都不見,養病呢!”。

“啊?”

藍心有些不解。

剛剛老夫人明明還在問大老爺的事情,怎麼這會子又下這樣的命令來,這是有什麼深意呢?

看穿了藍心的心思,江雪玲有些好笑的解釋:“我就是想清閒一段時間,他們一個個的怪煩人的!”。

“是!我這就去吩咐!”

藍心忍不住捂著嘴偷偷笑了笑,而後才推門出去。

在屋內隱約還能聽見院子裡藍心和原主的一眾兒女交談的聲音,江雪玲心裡緊繃的弦也鬆了鬆,至少現在柳氏那處危機算是解決了,其他的事情江雪玲一時間也不知道究竟會在什麼時候發生,便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藍音掀開簾子走了進來,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江雪玲,猶豫了一會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老夫人,肚子可餓了?小廚房那邊已經給你備好了素食!”

“素食?”

原本聽說吃的江雪玲心裡也忍不住的有些激動起來,這一聽是素食立馬整個人都不好了,對於一個常年離不開辣椒的人來說,冇有辣椒的食物是冇有什麼靈魂的!

像是知道江雪玲的心思,藍音忙解釋:“老夫人,這是大夫說的,你這剛剛中了暑氣暈厥,可不是什麼小事,這幾天的飲食還是清淡的一些好!”。

“罷了罷了,讓廚房端上來就是了!”

“老夫人英明!”

藍音乖巧的行了個禮。

日子一晃就過了十天,這十天可謂是江雪玲過的最為舒坦的十天了,隻要有人來探望通通都被江雪玲以養身體給推完了。

倒是這劉承聰,或許是因為內疚的緣故,哪怕江雪玲不見他還是堅持每天都過來請安,也不知道柳三娘是怎麼說服他的,他隻讓藍心告訴江雪玲母親的苦心他知道了,其餘的也隻是讓江雪玲好好的養身體。

……

“老夫人,這珠釵你瞧著如何?”

“哎呀,藍心,這珠釵有些老氣了,老夫人帶著多不合適啊!你瞧瞧這支就很合適啊!”,見藍心拿著一致牡丹珠釵,藍音立馬皺著眉頭道:

“今日是光春少爺過繼的大事情,老夫人是要出席的,可也不能穿的太過老氣了!”。

藍心:“正是因為過繼是大事,所以更要顯得老夫人雍容華貴才行!”

江雪玲無奈的坐在鏡子前麵看著爭吵不休的兩女,先是因為穿什麼衣服爭執,現在倒好了,因為一支珠釵吵的不停了。

“行了,你們再吵下去儀式都開始了,錯過了吉時可怎麼好啊?”,江雪玲隨手自己挑選了一支茉莉花樣式的珠釵往頭上隨便一戴,“就這支吧!”。

藍心一驚,“老夫人,會不會淡雅了些?”

“我喜歡”

江雪玲笑了笑就起身往宗祠走去,藍心和藍音二人對視一眼忙跟了上去,不管怎麼樣,冇有什麼是比老夫人自己喜歡來的重要的,既然老夫人喜歡那就是好的。

身為長子的嫡長子過繼自然是將軍府的大事情,劉承聰今日原本是不休沐的,但是為了這件事情還是告假了一日,其他的人就更加不用說了。

快到宗祠的時候江雪玲還不忘回頭問了一句:“今日老四回來了冇?”。

說起這老四劉承智,江雪玲來這個世界半年時間也就見了那麼兩麵,其他時間都看不見這個兒子的影子,比起那因為常年需要駐守邊關的老三劉承睿,這個劉承智說不定更加適合駐守邊關。

藍音和藍心對視了一眼,半響眾人都快到宗祠門口了,藍音這才吞吞吐吐的說道:“應該…應該來了,昨兒就讓劉管家派人去尋四老爺了,已經通知過了”。

通知了,就是說所有人都不清楚劉承智那傢夥究竟會不會過來了?

江雪玲垂了垂眼瞼,就希望原書中的那個事情不要那麼快發生就好了,她這邊纔剛剛處理好柳氏的事情呢!

江雪玲:“如果四老爺今日還冇有回來的話,你就讓劉管家派人給他給我綁回家,我倒要好好的問問他,自己究竟知不知道還有一個家冇有!”

“是,老夫人”

過繼是大事,江雪玲到宗祠的時候大傢夥都差不多到齊了,江雪玲掃了一眼四周,果真還是冇有劉承智的身影。

當目光略過劉承聰的時候,他的身形分明有些僵硬,但但是很快的朝著江雪玲行了個禮:“母親!”。

“嗯”

江雪玲點了點頭,徑直的走上前。

今日是過繼儀式,葉氏不僅把劉光春打扮的格外精神,就是自己也收拾的光彩照人,這知道的是過繼嫡子,不知道的或許還以為葉氏要嫁女兒了。

見江雪玲過來,葉氏忙拉了拉劉光春,劉光春也是個聰明的,那小身板挺的很直,“老夫人!”。

“還叫老夫人呢?”

江雪玲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傢夥年紀雖然小但是骨子裡麵卻很堅強,哪怕在這種場合下麵心裡已經有些膽怯了,但是行動上麵卻絲毫都冇有表露出來半分。

想到這,江雪玲也儘量慈愛些,她上前拉起劉光春的手,笑眯眯的道:“從今日過後,你該喚我祖母了!”。

劉光春看著自己被江雪玲緊緊握著的手也是微微一愣,而後臉色一紅,“是!光春知道了!祖母!”。

“嗯,好孩子”

看著江雪玲和劉光春的互動,在場的眾人又是另外一番心思了,要不是今天的場合不太合適,一個個的怕是都要把孩子往前麵推一推去老太太跟前露麵。

畢竟在如今的將軍府,哪個孩子能夠得到老太太的青睞,日後前途上麵可不可限量,不說彆的,就說老太太身後有個老王府,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江雪玲可不管彆人現在是怎麼想的,她看了一眼劉管家,問:“管家,時間到了嗎?”

“回老夫人的話,時辰已經到了”

“好,那便開始吧!”

看著那一排排擺放整齊的牌匾,江雪玲淡淡的開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