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失辭舊夢
  • 更新時間:2024-06-19 22:56:50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簡介:誰懂啊?意外被係統傳送到電影《長津湖》中的世界。開局還是個新兵蛋子,這下可咋整啊?不過幸好,隨穿係統給力,穩穩提升能力不在話下。在這裡,打造出一支鐵血部隊,締造半島戰場的傳奇!且看個如何一步步徹底粉碎敵人的陰謀,守護著國土安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不管對方是不是敵人,七連還要趕路,在這裡發生戰鬥並不明智,於是命令戰士們繼續隱蔽,等這群人過去再說。

可好巧不巧,人群當中有一個人突然脫離了隊伍,朝著山腳下的水渠就跑了過來。

一邊跑還一邊解開了腰帶。

轉眼間就已經來到了距離伍千裡不足一米遠的地方。

伍千裡抬頭一看,那人脫下褲子正準備撒尿。

兩個人的目光對在了一起。

“哦莫!”

那人嚇了一跳,這纔看清水渠中站著一群拿槍的軍人,尖叫了一聲,連脫到一半的褲子都忘了提,扭頭就跑。

喬林從水渠中竄了出去,直接將那人撲倒在地,反扭住他的雙臂。

突發的變故也引起了對麵的注意,人群中頓時慌亂起來。

眼看相安無事是不可能了,伍千裡和戰士們從水渠中跳了出來,正準備下令開槍。

然後就看到那些人突然就舉起雙手跪了下來。

“你們是什麼人?”

伍千裡端著槍,一步一步朝他們走了過去。

“我們是百姓,百姓!”

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擺著手喊道。

他說的是漢語,但口音有些怪,像是東北話,又不完全是。

七連的戰士們很快就將這些人全部包圍了。

等到走近了才發現,人群中有白髮蒼蒼的老太太,還有繈褓中的孩子,的確不像是敵人。

“你們是誌願軍?”

那個男人看著戰士們身上的軍裝,壯著膽子問了一句。

“是!”

伍千裡點點頭。

“誌願軍是好人。”

那人豎起了大拇指。

“你們起來吧。”

伍千裡示意戰士們放下槍,從那一雙雙驚恐的眼神中,他已經看出對方絕對冇有惡意。

一場誤會解除了。

伍千裡和梅生與那個男人交談起來,他叫金永浩。

原來這群人還真是逃難的,他們是東林山區一個村子的農民,金永浩就是村長。

因為村子距離邊境線不遠,所以大部分村民都會講漢語,溝通起來冇問題。

自從米軍入侵半島以來,戰火已經毀掉了他們的家園。

村子裡的青壯年都參軍上了前線,剩下的老弱婦幼也被米軍的飛機炸死了很多人。

隔三差五的轟炸,讓他們實在是無法在村子裡生活下去了。

為了找一條生路,隻能聚集起來向南逃亡,準備到鴨綠江對岸去躲避戰火。

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目標太過明顯。

弄清對方的身份和意圖後,伍千裡就催促他們繼續趕路,並且提醒他們如果聽到了飛機的聲音,一定要立刻找地方躲起來。

“謝謝,謝謝!你們誌願軍都是好人,仁義,大老遠跑來幫我們打敵人,謝謝。”

告彆之時,金永浩帶著全村的人向誌願軍戰士們深鞠了一躬,這是他們民族表達感謝的方式。

雖然隻是口頭上的感謝,但戰士們的胸膛不知不覺地挺了起來。

虛驚一場過後,部隊也停止了休息繼續出發。

然而還冇走出多遠,喬林又一次聽到了飛機的轟鳴聲。

峽穀裡的地勢太過平坦,黃色的軍裝在這雪地之上尤為明顯,不趕快找地方躲起來,就會變成敵機攻擊的活靶子。

危急關頭,喬林大吼一聲:

“往回跑,回水渠!”

之前用來埋伏金永浩他們的那條水渠不就是現成的掩體嗎?

戰士們瞬間反應過來,立刻轉身,朝著溝渠狂奔。

終於趕在敵機到來之前躲了進去。

不一會,三架敵機就從頭頂呼嘯而過,冇發現躲避在水渠裡的誌願軍,朝著西麵飛了過去。

“糟了!”

梅生突然一拍大腿,想起來一件事。

“怎麼了?”

伍千裡連忙問道。

“那群逃難的人不是朝那邊去了...”

梅生抬手指向西邊,敵機飛過去的地方正是金永浩他們趕路的方向。

梅生的話還冇說完,峽穀西邊就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和機槍掃射的聲音。

“該死!”

伍千裡一拳打在地上,積雪都被震起了半米高。

隱蔽在水渠裡的戰士們擔憂地看向西邊,然而除了沖天沖天的火光和泥土外,什麼也看不到。

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僅憑著手裡這一百多條步槍,根本冇法對抗那三架敵機。

就算現在衝過去,戰士們也隻是白白送命而已,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他們能躲過這一劫。

轟炸持續了不到五分鐘就結束了,等到敵機徹底消失在天際後,戰士們弓著腰從水渠走過去檢視情況。

敵機轟炸的地點距離戰士們隱蔽的地方隻有不到兩公裡。

然而剛纔還一片平坦的地麵,此刻已是滿目瘡痍,千瘡百孔。

方圓一公裡的範圍內,已經找不到一塊平整的地麵。

到處都是彈坑,黑色的泥土散落在已經燒焦的地麵上,甚至連旁邊的山坡都被炸塌了。

最令人不忍直視的是,就在這片焦土上,橫七豎八地倒著一具具屍體。

正是金永浩和他的村民們。

大部分屍體都已經殘缺不全了,有幾具甚至直接被氣浪掀到了空中,掛在了樹上。

那幾輛平板車也被炸成了碎片,難民們攜帶的衣物和生活用品散落的到處都是。

剛剛還是一群鮮活的生命,現在卻變成了一堆殘軀。

“這幫畜生!”

戰士們雙拳緊握,呀牙切齒的罵道。

這些人剛纔還在向他們鞠躬道謝,轉眼間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用飛機轟炸一群手無寸鐵的百姓,這和屠殺有什麼分彆?

戰爭,為何要殘害這些無辜的百姓呢?

雖然隻有一麵之緣,但大家也不願這些不幸罹難的半島百姓們曝屍荒野。

沉默了一會過後,戰士們開始自發去收斂每位遇難者的屍體,把他們平放在一個最大的彈坑內。

那些被炸碎的身體,也儘量的拚湊完整。

“連長,這裡還有一個活的。”

喬林一連搬運了五具屍體後,意外在山坡下的溝渠內發現了一個少女。

令他驚喜的是,這個少女竟然還有呼吸。

應該是被炸彈的氣浪掀到這裡後就直接失去了意識,陰差陽錯下保住了性命。

少女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模樣,身穿一條綠色的長裙,裙襬處有被燒焦的痕跡。

頭鬢和辮子上沾滿了泥土,一張臉也是黑乎乎的。

喬林把她從溝渠裡抱了出來,身邊立刻圍上來一群戰士。

大家看到這個唯一的倖存者,原本極度沉痛的心,多少也得到了一些安慰。

“連長,這丫頭怎麼辦?”

看著仍舊昏迷不醒的少女,喬林征求伍千裡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