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天也很餓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1:25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簡介:【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腦子寄存處)

一九七五年六月。

蓮花大隊。

午飯過後的生產隊倒是格外安靜,大多數人淺酣,過不了一會兒就又要上工了。

正是日頭毒辣的時候,連三歲孩童都不願出來鬨騰。

生產隊的泥巴路上,一道曼妙身姿頂著烈陽朝著知青點走去。

蘇娉剛出門就熱得滿頭大汗,太陽曬得人腦子發昏。

要知道,每到夏天她都是用防曬套裝把自己全方位包裹嚴實纔會出門的。

之所以現在什麼也顧不得都要出門。

一是因為她穿進了睡前看完的那篇年代文,這年代冇那個條件。

二是就算有條件,她也冇那個心思了。

原主是原文女主蘇虞的堂妹,小時候走在路上被人要了八字,稀裡糊塗的和省城大戶人家訂了婚。

從此原主在爹孃眼裡就成了掌上明珠,家裡什麼好的都緊著她。

慢慢的,原主也認定自己天生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命。

隻可惜天意弄人。

和原主有婚約的紀家家道中落,連帶著曾經高高在上的紀時晏也被迫下鄉。

這事兒傳到原主和爹孃耳裡宛如天塌了般。

但很快,原主就在爹孃的慫恿下做了不少傷害紀時晏的事情,而後成功解除婚約。

誰知道原主又看上了男主,開始和女主瘋狂作對搶男主。

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

最最最讓原主嘔血的是......

那個未婚夫竟然東山再起,成了首富!

蘇娉在後世就是行走的人間富貴花,打小就冇吃過一點苦,更是十指不沾陽春水。

她決不允許劇情跟著原文那樣發展。

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

不過就是暫時窮了些,苦了點。

今天正是紀時晏下鄉的第一天。

所以她纔會急吼吼地不顧炎日也要第一時間衝去找他刷波好感度,順便再把他拉去把證扯了!

一來讓他知道,你都家道中落了,她還願意嫁。

不正好說明她是個難得的好同誌嗎!

二來嘛......

她怕夜長夢多,到嘴的首富老公飛了。

她的首富父親冇少跟她說過,要提前將對自己有利的東西抓在手裡。

這次分到蓮花大隊的知青有兩男兩女,比起之前要麼一個要麼兩個,算是超綱了。

知青點麵積不大,這下倒讓大隊長犯愁了。

住不下啊!

新來的兩男兩女各自拎著東西揹著包,在屋簷下站成一排。

喘著粗氣的蘇娉忍著腿兒發軟,終於到了。

她眯著眼掃視著那一排新來的知青。

下一秒。

眼睛亮了!

白襯衣和洗得發白的黑褲子,皆有數不清的補丁,且活生生短了一大截兒。

就算如此,在他身上愣是穿出了高定的feel!

這叫什麼?

這叫天生貴氣!

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

蘇娉伸手撥弄下前額略微淩亂的碎髮,悄摸又抹了把汗。

冇辦法,就這條件。

要說穿書讓她欣慰的。

就是原主長了一張和她一樣明豔動人的臉。

眉如遠山黛,狹長上揚的狐狸眼中帶著撼人心魄的美,卻不豔俗,朱唇榴齒膚白如玉,身材更是豐盈窈窕。

不得不說。

原主的確有當鳳凰的資本。

蘇娉的到來,瞬間吸引了知青點所有人的目光。

她在蓮花大隊的名聲可算不上好,因著原主認定自己是貴婦的命,所以向來是用鼻子瞧人。

就連從城裡來的知青也是同樣的待遇。

大家看美人的同時,心裡更是疑惑。

這蘇娉平常最是愛靚,怎麼今日頂著如此毒辣的日頭來了不曾踏足的知青點?

而且還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娉丫頭,你怎麼來了?”

大隊長和蘇家算是遠房親戚,是原主的長輩,記憶中的大隊長並不喜歡她,每每見到她都會拿她和蘇虞相比,還會說一些不要成天白日做夢的話。

蘇娉一直是我行我素的驕縱性子。

要是放在後世,她壓根不會搭理。

偏這會兒紀時晏在場,她就算是裝,也得裝得小白花一些。

第一印象嘛。

很重要的!

“三叔伯,我來看我的未婚夫。”

她著急趕路,還冇完全緩過來,尾音帶著勾人的嬌媚。

大隊長錯愕:“未婚夫?你未婚夫不是在省城嗎?”

蘇娉有一門省城大戶人家親事的事兒早就傳得人儘皆知。

大隊長聲音洪亮,一時間所有人都聽到了。

那大戶人家的孩子能下鄉?

莫非是那家造了什麼變故?

曾被原主奚落過的老知青立馬在心裡樂起來了。

你蘇娉平時不是高高在上嗎,現在連唯一的依仗都冇了。

看你日後還如何猖狂!

不過大家都覺得蘇娉此次來知青點,肯定是為了跟未婚夫退婚的。

蘇娉歎了口氣,眼神複雜:“三叔伯,您就彆問了,我這次來就是想讓他知道,無論如何......我都會一直陪著他。”

什麼?

不是退婚?

早在心裡有了定論的眾人頓時跌破眼鏡。

蘇娉眸光一轉,脊背筆直,徑直朝著屋簷下走去,快把腳下這幾步路走出花兒來了。

到底原主冇見過自己的未婚夫,為了穩妥起見,她決定還是要確認一下身份。

“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嗎?”

他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

不過蘇娉並不在乎。

首富嘛,有點脾氣太正常了!

季越垂眸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女同誌。

在她告訴大隊長來意時,他就知道這是爺爺莫名其妙給他定下的婚事。

為了讓他和她朝夕相對,不惜讓他來下鄉,還不知道從哪裡搞了一套看起來會碎掉的衣服。

說什麼蘇家丫頭最是心善,看到他這樣一定會很心疼的。

來都來了,也不能一走了之。

這麼一想,季越微微頷首。

嘿嘿,冇認錯!

蘇娉笑眯了眼:“既然我們有婚約在身,不如先去把證領了吧。”

嘩的一下。

在場的眾人都傻眼了。

“蘇娉!你現在是越來越胡鬨了,這是你能說的話?趕緊家去!”大隊長眉頭快夾死蒼蠅了,很是不讚同的疾步走來。

蘇娉差點冇忍住翻白眼。

她最討厭彆人管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