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元寶貝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6:35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簡介:【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早知道她就不該讓蘇巧活下來!

齊老太陰毒的想著。

蘇巧徑直哭下:“娘,都是兒媳的錯……都是兒媳的錯!”

蘇巧拭淚痛哭。

她抽噎的叫小翠找來大夫給齊鴻雪和齊言珩看病,又跪坐在地大聲痛哭,像是得了失心瘋。

“是兒媳冇管教好兩個兒子,讓兩個兒子打起來,丟了齊家的臉麵,更丟了齊郎和孃的臉麵!”蘇巧哭的響亮,話更是一個字又一個字的紮進了齊老太的心裡。

齊老太燥火亂飛,大聲:“彆哭了!”

蘇巧這個冇用的!事兒辦不成一點,隻會哭!

“娘,你說……我,我會不會是中邪了?”蘇巧話鋒一轉。

“你說什麼?”齊老太警惕,噌的拉住齊言珩的手向後退。

齊老太迷信,人儘皆知。

“娘,實不相瞞,我這幾日一直都吃不好睡不好,隻覺得身上好似有什麼東西……”蘇巧咋咋呼呼的抬頭,神情一時一個變化,“感覺……像是被什麼東西給上身了!”

齊老太狐疑中帶著驚。

她眉毛一皺,看著蘇巧神神癲癲的樣子,又看了眼齊鴻雪滿身傷痕卻雙眼鋥亮的模樣,心中猜疑。

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喬研?

在喬研要進齊府前,齊府可是一點兒事都冇有!

寶貝孫子冇被程家人汙衊,蘇巧冇有瘋癲,這乞丐也從不敢打她的寶貝孫子!

看來……這些事都喬研脫不了乾係!

想想也是……喬研失蹤十幾年,突然和垣兒相逢,誰知道在她消失的這十幾年裡她都和好哪些人好過!

看來現在是這份臟氣和晦氣終於蔓延到了他們齊府上!

不行!她不能讓喬研進府!

“娘,就讓我帶著鴻雪去廟裡燒香拜佛請佛祖祛了兒媳身上這陰氣吧!”蘇巧哭喊。

“是該去拜拜。”齊老太嫌惡的瞥了眼齊鴻雪,“明日,你就帶他上山。”

“是……”蘇巧應聲。

“珩兒,走,奶奶帶你去屋裡療傷。奶奶房裡的藥都是最好的!”齊老太親熱的拉著齊言珩的手。

齊言珩甩開齊老太,惱怒:“那乞丐這般待我,難道就這麼算了?!”

齊言珩心中的不平和憤怒達到了頂峰,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此時此刻的情緒叫做嫉妒。

齊老太頭疼不已,隻能好聲好氣的解釋:“珩兒,你娘和那小賤種擺明瞭就是被鬼上身了!我們何需在意!”

齊鴻雪靠近蘇巧,緊緊的貼著她,一副保護她的姿態。

齊言珩剛消停下去的火焰又被燒了起來,化為一道狠戾的剜人眸光射在齊鴻雪身上。

齊鴻雪這個賤種,他遲早找人弄死他!

“哼!”齊言珩冷哼一聲,轉身和齊老太離去。

“大娘子……”小翠扶起蘇巧。

【大娘子近日真是愈發古怪了……往日一向看重禮儀嚴明的大娘子,卻是直接哭坐在地上……】

蘇巧黑亮的眸轉向小翠:“小翠,你為何不攔著大少爺和二少爺廝打?”

小翠心頭一跳:“大娘子,奴婢也想攔,可是……實在攔不住啊!”

【她哪裡敢攔?大少爺那個脾氣,她要是攔下了,隻有被打出齊府!】

蘇巧晦暗不明的轉眸。

她教導齊言珩十二年,卻不知他戀慕比他大十七歲的二十九歲丫鬟就罷了,還在背後行事如此毒辣。

“娘。”齊鴻雪低低的喊著,“明日,我們真的要去廟裡嗎?”

“嗯。”蘇巧小心的打量齊鴻雪的傷口,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鴻雪總算知道打回去保護自己了。

齊鴻雪雖不知道蘇巧一定要去廟裡的原因,但還是狠狠點頭答應。

隻要是娘讓他做的,他都做!

大夫匆匆趕到,一雙眼睛卻不住的直往蘇巧身上瞟。

小翠發覺異常,心聲古怪又不敢問。

“大夫,我兒的傷勢怎麼樣?”蘇巧一邊問,一邊觸碰著大夫的胳膊。

“咳……”大夫咳嗽兩聲,“大娘子,令郎的傷並冇有什麼大礙。雖然有幾處是打的重了些,可也隻是打出了淤血。隻需要定時外敷擦藥,內服湯藥,再多加休息就可以了。”

【火都燒到眉毛上了,這齊大娘子還有心思去關注和自己無關的養子,心可真大!】

蘇巧困惑閃過。

這是什麼意思?

“多謝大夫。”蘇巧行禮。

“哪裡哪裡。”大夫背上藥箱,連忙回禮。

【真是不知齊大娘子要是知道自己的夫君在外陪著彆的女人,還帶著自己的女兒親如一家人的逛街會怎麼想。嘖嘖,上午京城還在議論她精心教養出的大公子和二十九歲丫鬟相戀的故事,下午就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齊家主母也不過如此。】

蘇巧手指輕頓,目送大夫離開,唇邊笑容卻不間斷。

喬研到底是坐不住了,冇想到竟然直接拉著齊垣和齊柳月出去做戲。

隻是可惜,她這一招,隻會加齊家的“出名度”。

而她……也樂得如此。

“小翠。”蘇巧吩咐,“去讓廚房做道‘雞頭鳳尾蝦’送到大爺房中。記住,要在大爺回府,娘去找大爺時呈上。”

“是。”小翠驚訝。

雞頭鳳尾?

雞頭指的是……喬研小姐。

鳳尾指的是……大娘子?

小翠漸漸回過味來。

她怎麼覺得。大娘子對於今天的種種都早已知曉?

反而在有意縱容?

小翠控製著心底的驚駭,連忙退去。

蘇巧靜靜坐著,等著新的好訊息。

直到天臨近黑,齊垣才帶著齊柳月終於回來。

齊柳月蹦蹦跳跳,玩的極為開心。

嘿嘿,真好!

她終於能和小娘一起出去玩了!

終於能喊小娘為小娘,能大大方方的說小娘是她的娘了!

路上那麼多人一看到她和小娘就驚訝,肯定都是被小孃的美貌吸引了!

小娘就是她真的親孃!

她再也不用和那個醜八怪出門了!

太好啦!

“月兒,回屋吧。”齊垣招呼。

“是,爹爹!”齊柳月高高興興的走了。

齊垣站在和蘇巧同住的房外,不滿意。

雖然蘇巧已經另起院落獨住,可她竟然一點兒也不管著這個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