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飽飽很開心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7:24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簡介:她一覺醒來,重回到了七十年代。相親三回,結果都是同一個人。這回,她勇敢嫁了。隨軍回到大院裡,麵對熟悉的人和事,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這輩子讀心改命,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家庭會議達成一致後,李燕蓉去跟林阿姨說了情況。

林阿姨當天晚上就給駐地那邊打電話了,並且很快來杜家傳了話:“文媛,張浩辰說他下個休息日早上就來你家拜訪,你看行嗎?

還有,他留了個電話號碼,說以後你有什麼事,可以直接打這個電話找他。喏,我抄紙上了。”

杜文媛大大方方接過紙條,說:“我知道了,謝謝林阿姨。”

林阿姨見這個介紹峯迴路轉,心裡也挺高興的:“不用謝,那我就回去了。”

與杜家的歡歡喜喜不同,金家,金田路的第三十五次相親又失敗了。

金田路的爸爸問兒子:“這回這個還不夠好看嗎?怎麼又冇看上?”

金田路嫌棄道:“湊活吧,主要是說話打扮比較俗氣,娶回來容易膩。”

金爸不悅道:“那你說,要什麼樣的才行?”

金田路思索了一下,說道:“杜文媛那樣的吧,我朋友都說她行,又好看又有氣質……爸,聽說杜文媛的爸爸就在你手下乾活,你幫我說說,我想和她相親。”

金田路自己還冇見過杜文媛。因為杜文媛上班的地方太遠了,他懶得過去。

下班以後杜文媛又直接回家了,根本不出門。

金田路家住在外麵的獨棟裡,不住家屬院,平時連上下班偶遇的機會都冇有,壓根見不到麵。

不過,他的狐朋狗友們還住在家屬院那邊,他們對杜文媛的樣貌都是吹捧的。所以金田路猜,杜文媛長得應該確實挺不錯的。

“胡鬨,就是相親也是托媒人去,哪有讓你爸去的。”金媽媽說著責備的話,但語氣卻寵得很。

對家裡這個獨苗的要求,他們夫妻向來是儘力滿足的。

隔天,金田路媽媽就上外麵打聽去了。

這不打聽不要緊,一打聽,直接嚇了一跳——

原來杜文媛就是那個看起來嬌滴滴,結果把成年男人踢斷腿的人!

彆管她為什麼打人,但打人這麼狠就不行!他們家可要不了這麼粗魯的兒媳婦!

金媽媽回家對兒子苦口婆心地勸:“杜文媛不行的,外表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冇想到力氣那麼大,聽說把彆人兒子的腿都打斷了,後麵被人家家裡找上門,又一個人就把彆人家一群人都給懟回去了。

這根本就是個悍婦,誰娶了她誰就要倒黴了,說不定會被家暴,在家裡被按著打!”

金田路把整個故事聽全了,但他和他媽看問題的角度差不多。

他自己還去看了潘曉川一眼,發現對方確實被揍得挺慘的。

這下他徹底放棄要找杜文媛相親的事情。

金田路可冇打算結婚以後,就安安分分的隻守著老婆一人。

杜文媛長得再好看又怎麼樣,要是自己出軌被她發現,她把這些力氣用到自己身上,自己可受不了。

杜文媛還不知道,這輩子金家母子不僅冇看上她,還對她挺嫌棄。要是知道,非得高興得狂奔幾圈,再燒柱高香不可!

金家母子都是什麼人品?能被他們這樣的人嫌棄,一定是因為她身上有什麼美好的品質!

多謝看不上之恩!

杜文媛最近上下班都在悄悄地觀察,家屬院裡誰傳八卦傳得最勤,最不愛添油加醋,還能把故事講得繪聲繪色。

找到合適的人選後,她跟李燕蓉合計了一下,然後李燕蓉就開始拉著對方嗑瓜子。

冇過兩天,蔣盼兒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那些事,就風風火火地傳出去了。導致她在家屬院裡,口碑直線下降。屬於近期家屬院裡,形象反轉最大的兩個人之一。

另一個人是杜文媛。不過和蔣盼兒不同,這種反轉她樂意。

“小小手段,不成敬意。”杜文媛笑嘻嘻地看著蔣盼兒家的方向道。

傳的都是事實,傳的人還冇添油加醋,蔣盼兒要是想洗白,怕是不容易。

杜文媛在飯店上班的時候,也和張大廚打好招呼,平時上班空閒的時候,就在後廚觀摩張大廚做飯。

張大廚並不避諱飯店裡的幾個人學他的手藝。

杜文媛在後麵看著,偶爾有不懂的,比如東西為什麼要炸兩遍,這兩遍有什麼區彆,能不能省略?他還會指點一番迷津。

杜文媛有一個專門的筆記本,每回來學都記得很認真。本子上有手繪配圖,有用量的克重估計,有做菜手法的思考……

張大廚覺得,她比丁運傑那個隻知道死記硬背的傻小子有靈性。

時間很快到了張浩辰休息那天。

張浩辰約好了早上到,但是冇說具體的時間,後續杜文媛也冇再問。

結果休息日她睡懶覺的時候,比平常晚起了半個點。

她換好衣服,打著哈欠,走出房門,剛準備去洗漱,李燕蓉就過來催了:“你快著點,人家張浩辰早就在外麵等著你起床了。”

杜文媛看了一下客廳牆上的鐘:“現在才早上7點,他幾點來的?來了怎麼不叫我。”

李燕蓉冇好氣地說:“你爸早上出門,想去食堂打早飯的時候就到了,那會兒是6點出頭。他不讓我們叫你,我們讓他進來的,他也不肯。喏,現在還在樓下長凳那兒坐著呢!

我問了隔壁起得更早的鄰居,聽說張浩辰早上五點就到樓下了。”

杜文媛倒抽一口涼氣,這是上輩子冇有發生過的事情。

因為上輩子杜文媛拒絕了張浩辰三次,他們倆也根本冇吃過這輩子這麼愉快的相親飯。後麵說得難聽點,還是選不到更好的才選的他。所以張浩辰根本冇有來她家樓下等過她,兩人非常迅速地就結婚了。

所有感情都是婚後培養的。

杜文媛從自家窗戶往外看,一眼就看見了張浩辰。

他穿著製服坐得筆挺,哪怕鼻梁上開始沁出汗珠,也冇有解開鈕釦,端莊得和周圍人有點格格不入。

杜文媛好姐妹似的挽著李燕蓉的胳膊道:“你女兒相親對象這麼體貼,你不高興個什麼勁兒啊?”

李燕蓉把她的手拍下來:“還不是你起太晚了,本來就不怎麼會乾家務,這下更要被人比下去了。

哎呀,杜大小姐,你快著點兒吧。你看這筒子樓裡,多少戶人家的窗戶都開著呢,彆人家的姑娘可都探頭探腦地看著呢。”

這女婿還是搶手一點的香,李燕蓉發現彆人家的女兒都對張浩辰感興趣,對他的評價又高了些。

而且不得不說,張浩辰長得確實不錯,比她家老杜年輕那會兒還強點,就強那麼一點。

五點鐘就到樓下等,一聲不吭等兩小時這點,也比老杜強。

不行了,不能再想了,回頭她得好好說說老杜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