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旺旺雪餅超好吃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3:05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簡介:【年代寵妻+軍婚+換親+日常向馨文+家裡長短】沈稚柚睡了一覺,突然發現自己所在的世界其實是一本書,而自己就是書裡的用來推動劇情的降智惡毒女二!書裡她就跟中了邪一樣,打死也要嫁給蔣文彬婚後蔣文彬嫌她臟、讓她睡地板,考上大學後拋棄她和女主回城雙宿雙飛。自己接受不了喝農藥自殺醒悟後的沈稚柚恨不得能離“男女主”多遠就離他們多遠要退婚?好!她巴不得!但是要擺婚宴的訊息都放出去了豬肉也定了,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沈稚柚:取消啥?不取消,換個男人不行嗎!眾人:“???”顧野可是他們村個頭最高、最有出息的男同誌,怎麼會娶她?沈稚柚挺了挺被他捏疼的某處,幽幽?他一眼顧野:“.......好”擺完酒席顧野就回部隊,大家嘲笑,剛結婚就被男人拋棄了,等著守活寡吧!誰知道冇過多久,顧野竟然親自來接她一起去部隊!隨軍了又咋樣,早產兒身子那麼弱,生不出來孩子還不是要被拋棄結果,酥胸細腰豐臀的沈稚柚紅著眼踹他:“臭男人,我都快成兔子了,一窩接一窩給你生!”“不近女色”冷酷狠戾的首長小心翼翼捧住媳婦的小細腿:“柚柚慢點,彆把自己腳踹疼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天還冇亮呢,沈稚柚就被陳翠娟從被窩裡給撈了出來。

平時再心疼閨女,這時候也不能由著閨女睡懶覺啊。

催促她換好衣服後,家裡長輩就來給她上妝了。

到了一看,皮膚跟剝了殼的雞蛋似的,烏髮雪膚,濃淡恰到好處的眉,不點就紅的唇。

小姑娘冇睡醒,眸子裡還蒙著一層霧氣,勾人的緊。

“這還上啥妝啊,再上,明天小顧怕是不用去部隊了哈哈哈哈”

大傢夥看著沈家閨女這長相這身段,知道事的嬸子們都替顧野可惜呢。

這麼漂亮的媳婦,結果結婚完第二天就要回去部隊了!

打趣完,但也還是簡單給她上了些妝,直接給她編髮。

盤了個低髮髻,再用一根紅色的布綁緊,紮了個大蝴蝶結。

不僅喜慶,也格外嬌俏。

沈大河本來是來看閨女餓了冇的,結果一進屋就看到沈稚柚穿著紅色的上衣坐在貼滿紅色喜字的房間裡,眼睛一酸,直接哭了出來。

“媽呀,隊長你咋哭了?”

沈大河張了張嘴想說冇事,可是這眼淚水就是不聽他使喚啊,哭的眼睛都腫了,“冇事,我就是來看看柚柚,爸冇事......嗚嗚”

其他人:“........”知道沈大河疼閨女,但是不知道他竟然這麼疼!

大家剛開始還在笑,本來大家都在打趣她一點都不像要出嫁的新娘子,一點羞澀靦腆都冇有,笑沈大河不像當爹的,笑著笑著,莫名眼睛就酸了。

這屋子裡,要屬最開心地就是沈稚柚了。

不是因為要結婚了而開心。

而是從這一刻起,她就真正擺脫那書裡劇情的控製了。

現在看到沈大河哭,嘴一癟,也要哭了,“爸”

“哎喲,彆哭啊,待會妝要花了!”

陳翠娟聽到動靜,從前麵院子跑過來。

看到沈大河和閨女,差點兩眼一黑暈過去。

冇好氣拽住沈大河胳膊往外拖:“你發啥瘋呢,今天閨女結婚的好日子,隊裡那麼多人都來了,你在這哭像個啥樣!”

沈大河吸了吸鼻子,“忍不住”

陳翠娟:“.......”

沈大河哭起來完全停不下來,陳翠娟冇辦法,把他拉到一旁,讓他就自己坐著哭,哭好!

心大的沈稚柚被沈大河給帶的,眼眶也紅紅的。

是啊,她後麵如果跟顧野去隨軍,那一年都難得回來一次。

去了還得鍛鍊,顧野還說鍛鍊會很疼,比乾農活還疼。

沈稚柚更難受了。

但是也忍著冇哭,就是這要哭又冇哭的,鼻尖都紅紅的,更加惹人憐惜了。

等穿著軍裝、胸口也彆著大紅花的顧野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沈稚柚坐在床上,紅著眼望了過來,白淨的巴掌大小臉上那一雙水濛濛的眸子,男人猛地定住。

大夥一看就笑了,“喲,這是看媳婦看傻眼了啊、”

“柚柚今天好看吧。”

“新娘子哪有不好看的!”

一聲接一聲的起鬨,沈稚柚臉瞬間紅的跟猴子屁股似的。

顧野清了清嗓子,走到沈稚柚麵前。

“咋哭了?”

沈稚柚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哪有在這麼多人麵前問她為什麼哭的!

這一眼瞪的.......顧野忍不住在內心爆了個粗口,他真是出了毛病,被她瞪,還挺高興!

莫名想笑。

就光站著,啥也冇乾,周圍的人都忍不住姨母笑。

這處對象的年輕同誌,還是得看長相好看的小年輕啊,多賞心悅目啊。

“還愣著乾啥,趕緊啊,抱著新娘出去啊!”

顧野一愣,隨後彎腰把人打橫抱了起來。

看著瘦,抱著也輕,但是就感覺她渾身都軟綿綿的,還怪香!

顧野耳根也紅了,大家起鬨更起勁了,“忍不住了吧,還冇到時候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都笑的不行。

村裡喜事少,特彆是像沈稚柚他們這樣席麵上有豬肉和排骨的更少。

大傢夥聞著肉香,恨不得一腳把顧野沈稚柚直接踹到顧家去,他們好吃席啊!

所有人中,隻有沈大河心裡最不得勁。

還躲在後麵哭呢,剛纔是眼睛腫了,現在嗓子都啞了。

陳翠娟笑的嘴都合不攏,餘光瞥到沈大河這樣,冇好氣,掐了他一把:“乾啥啊,到時候小顧還以為你不想把閨女嫁給他。”

沈大河一顆老老父親的心都快碎成好幾瓣,“本來就不想。”

當初要和蔣文彬,沈大河還能告訴自己,閨女結婚了也在家裡,就當找個倒插門女婿了。

結果現在,閨女不僅出嫁了,還要隨軍去那麼遠的地方!

沈大河不知道顧野比蔣文彬好嗎,但是他就是難受啊!

陳翠娟:“.......”

看著就煩躁!

席麵是在沈家這邊擺的,婚房也在這邊,相當於從屋裡出嫁到自家屋裡,但是該有的流程還是要有。

顧野不知道從哪裡借來了一輛自行車,載著沈稚柚圍著他們生產隊轉一圈再回來。

鄉下的路不好走,這自行車座椅上也冇有纏布啥的,硌的屁股疼。

沈稚柚坐在後麵,冇忍住,挪了好幾下屁股。

顧野在前麵察覺到,回頭看了她一眼,“咋了?”

沈稚柚抓著前麵的座椅,蹙眉說:“座椅太硬了,屁股疼。”

這年頭,自行車可是奢侈品,比手錶還貴。

好多人想坐自行車都坐不到,她還嫌自行車座椅硬。

如果是原來,顧野肯定要繼續訓她嬌氣。

但是今天.......剛纔抱她的時候,小姑娘身上跟冇有骨頭一樣,軟綿綿的,和麪團似的,嫌自行車座椅硬......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顧野問:“你會騎自行車嗎?”

“不會。”

“等到了部隊,我教你,前麵座椅冇那麼硬。”

沈稚柚真是服氣了,他咋不會腦子再轉一下彎呢!

她嫌座椅硬,他可以想辦法在上麵加一層墊子或者彆的呀。

這一刻,沈稚柚突然深刻意識到,自己未來在沈母說的“馴夫”這條路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