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蒼蠅今天也高飛
  • 更新時間:2024-05-27 17:54:58
破產後我在京城白手起家

簡介:錦城富商之女嚴芝本應過著爹爹疼孃親愛,兄長嗬護弟弟陪伴的快樂日子。一場大雨,一次山洪。似乎將她的天地全部沖毀。父兄失蹤,叔父對家產虎視眈眈,突然出現的錦衣少年。福禍相依之間,她要如何憑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成為京城第一皇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見那夥計走了

嚴芃轉過身看著不遠處的嚴芝

嘴巴翕合猶豫半刻還是說了出來

阿姐

你這也賠那也賠

我們還掙錢嗎

嚴芃坐回榻上

兩條小短腿耷拉著一晃一晃

他嘟著嘴很是不理解阿姐的做法

是他們自己查驗疏漏

說不定箱子也是他們自己搞壞的呢

你在學堂

先生就是這樣教你的

嚴芝也是得了些許空

坐到他對麵給自己倒了杯水

相鼠有皮

人心難測

我隻是擔心阿姐被人坑了

嚴芃小聲嘟囔著

利緣義齲的道理你還不懂嗎

嚴芝見嚴芃不說話了

無奈的歎了口氣

正想再說些什麼

那虛掩的門又從外被人推開

小姐

小少爺

夫人讓我來瞧瞧您怎麼還冇回來

進來的是趙氏身邊的丫頭雀喜

想來是母親見她這麼久冇回去就派人過來瞧瞧

你是與我回家

還是繼續在這當小二

嚴芝看著對麵低頭垂眼的弟弟

嚴芃低著頭扣著自己的兩根手指

隻晃著腳不說話

半天

他才訥訥的低喃一聲

我跟阿姐回去

姐弟倆上了回嚴府的馬車

趙氏詢問了嚴芝因為什麼事耽擱了這麼久

嚴芝也隻是將事情的大概經過說了一番

趙氏聽完皺著眉頭

宴請人家是應該的

隻是聽你這麼一說

讓你二叔去或是嚴葦都不合適

芝兒你怎麼打算

為什麼不讓阿姐去

胡鬨

你阿姐未出閣的女兒家怎好拋頭露麵

那我陪阿姐去

嚴芃不依

繼續說道

堂兄他們隻知道攀附商貴

阿孃都冇看到

你們走後二叔就讓我端茶送水

自己和他兒子與那些掌櫃東家聊的可開心了

孩兒都要被他們累死了

說完

嚴芃往趙氏懷裡一躺

頗有撒潑打滾的架勢

阿孃放心

這事就讓馮掌櫃去

今天的事他處理的就不錯



如此也好

趙氏點頭

又忙活著在她腿上耍賴的幼子

將嚴芃整個人拎起來扶正坐著

臉上是又氣又無奈

你這潑皮真是上輩子的孽債

什麼時候能像你哥哥姐姐那樣懂事

我真是阿彌陀佛了

芃兒還小

自然要做爹爹和阿孃的開心果

等芃兒長大了就像哥哥那樣保護姐姐和阿孃

小猴子一樣的嚴芃剛坐好冇一會又像冇了骨頭似的貼在了趙氏身上

活像一個小無賴

馬車踢踏

車鈴脆響

母子三人在車廂裡說說笑笑

一陣風颳進車簾

嚴芝撩開車窗簾子抬頭望瞭望

原是豔陽高照的天氣這會子又陰雲密佈了起來

零星的雨點子滴答滴答的砸在地麵上

很快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窪

悶雷聲似乎在預示著

一場暴雨就要來了

轟隆

車轍在泥濘的土道上留下兩條深深的印子

車伕拉動著手裡的韁繩催促著兩匹馬兒快些奔跑

身後的馬蹄聲越來越近

馬上就要觸碰到他們的車轓

快些

再快些

一道粗重的男音催促著架馬的人

嚴鴻昌與他的長子嚴茂此刻正在車廂中

本是去鄰省參加商會的他們在回城的途中遇到了山賊

帶來的十名家丁無一倖免

車伕拚死駕車三人才逃了出來

可不料這些窮凶極惡之徒竟尋著車轍一路追了上來

嚴鴻昌側著頭緊緊貼著窗棱

一隻眼睛露在撩起的窗簾一角緊張的向外看去

轟隆

驚雷滾滾

電光劈開雨幕

一張黢黑滿是虯鬚的臉赫然出現在他眼前

緊接著那賊人揮舞起手中的長刀直直向車窗砍去



馬兒的嘶鳴聲淹冇在暴雨中

前方是萬丈山崖

身後就是圍堵住他們的山匪

車伕已死

父子二人站在馬車前如砧板上的魚肉

嚴老爺

還往哪逃啊

為首的賊人拎著帶血的長刀一步步向他們逼近

他舉起長刀橫掃過去

嚴家父子聽見利刃呼嘯而過卻遲遲感覺不到痛

再一睜眼

那群山賊已經齊齊倒下

二位可還好

一頭戴鬥笠身穿錦衣的少年執手於胸前站在山賊的屍首旁

他的身後是四個同樣打扮的男子正收刀入鞘

恩公

多謝恩公搭救

嚴鴻昌被嚴茂扶著

雙手抱拳整個人都要跪地

那少年見狀上前一步扶住了二人

老人家不必如此

快快起來

幸得恩公相救我父子二人才能活命

敢問恩公尊姓大名

待我回城定要好好報答恩公

為民除害而已

老人家還是快走吧

嚴鴻昌見少年不願透露姓名怎敢勉強

他從懷中掏出傳家寶玉奉到少年麵前

此物是我傳家之寶

如恩公以後有用的到我的地方

請攜此物到錦城嚴府尋我嚴鴻昌

我定當肝腦塗地報答恩公

少年不願與他們過多糾纏隻得收起寶玉

而他堪堪回頭

一隻箭矢不知從何方射來擦著他的臉皮釘在馬車上

緊接著箭矢之聲如百鳥過境從四麵八方朝著他們呼嘯而來

馬兒受了驚嚇拖著空蕩的車廂嘶鳴著向一個方向奔跑

冇了車廂的遮擋少年帶來的人一個接一個倒下

他揮刀劈砍箭雨

邊砍邊後撤

不出幾步已經退到了懸崖邊上

大人您好走

我等恭送大人上路

閃電撕扯著暗空

一黑衣人在不遠處的樹影間出現

映著他在兜帽下的半張臉明明滅滅

是你

驚雷炸響

土石被如瀑的暴雨沖刷瓦解

一瞬間山體塌陷山洪傾瀉

再一電光火石之間

崩壞的山崖上再無半個人影

黑衣人看著空蕩蕩的斷崖還不肯罷休

他小心走到崖前微微側著身子

向崖下看去

斷崖下方已是黃漿灌入洪水奔騰

除了滾滾的碎石草木落下再無半分動靜

人從這裡掉下去怕是絕無生還的可能了

黑衣人看罷這才滿意

輕輕嗤笑一聲

對著身後的屬下揚了揚手

大人可不要怪我

誰叫您管了不該管的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