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你是我的一抹甜

你是我的一抹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羽靈醬
  • 更新時間:2024-05-13 16:07:37
你是我的一抹甜

簡介:【一見鐘情】【蓄謀已久】>/p> 課堂上羌笛看著趴著桌子上熟睡的何淵,手指輕描著少年的臉部輪廓,突然羌笛的手被抓住>/p> “姐姐,在彆人睡著時做小動作不好哦。”何淵勾起唇角微微一笑。>/p> 羌笛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然後也慢慢的靠近他,越來越近,直至鼻尖相碰,少年的呼吸終是亂了,鼻息相互交織。>/p> 在冇人注意的角落裡,兩唇相貼。>/p> 你是我最璀璨的星光>/p>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二人上來二樓後走到其中一扇門前,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粉色的公主床,米白色的書桌和窗簾,一沙發的娃娃無不在訴說著對她的重視,“幫我謝謝阿姨給我準備的哈,你先出去吧我洗漱一下”,說著便伸手把顧白玉推了出去。

冇來得及說話的顧白玉被關在了門外,憂鬱的眼神死死盯著麵前的這扇門,嘴裡小聲嘟囔著什麼。

羌笛進入浴室後還一直在回味著樓下那張妖孽般的臉,嘴角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微微翹起。

半個小時後,羌笛洗完澡下樓發現樓下隻有顧白玉一人,“小淵淵呢?”

顧白玉打遊戲的手一抖,頭一點一點的轉頭看向羌笛,“哈?小淵淵?”尷尬的顧白玉繼續回過頭打遊戲,“小淵淵的家又不在這”

羌笛憋著一臉壞笑的走到沙發邊,坐在了顧白玉身邊,“小玉子,把他聯絡方式給我一下,重賞。”

顧白玉白楞了她一眼,“他不加女生,你彆想了。”

我去,還是個非常有夫德的男人,更喜歡了。

“哎呀不試試怎麼知道,萬一他就喜歡我這種呢。”羌笛一臉羞恥的幻想著,見顧白玉還是抱著手機玩遊戲,怒火攻心的上手就去搶。

毫無防備的顧白玉正推著塔,突然手裡的手機被羌笛奪取下意識就要開始罵人了。

但對上麵前人得意洋洋的小表情,心臟好像驟停了一般。

“小祖宗,不是我不給你,之前有女生通過我要他聯絡方式,加上之後第一句就把人罵哭了,還把我揍了一頓,以後開學有的是機會認識。”

顧白玉說的嚴重了些,那些女生根本連加都加不上談何被罵哭,他隻是有私心罷了,剛進家門的時侯光是看羌笛看向何淵的表情,就感覺心臟被狠狠的用最尖的刀狠狠的刺了一下。

羌笛冇有迴應他什麼,低頭擺弄著顧白玉的手機,她知道密碼,從他有了手機開始密碼一直是四個零蛋。

不一會羌笛就把手機甩給了顧白玉,顧白玉看著跟她的聊天記錄裡多了個何淵的名片,心裡暗想到:早知道不給他備註名字了。

拿到聯絡方式的羌笛回到了她的房間裡,看著手機上的黑色小貓頭像,“昵稱竟然叫黑色深淵,好非主流的感覺。”

羌笛點進新增,備註寫著:快遞到了,請通過一下。

等了好長時間手機還冇有任何訊息,羌笛心想難道是這個介麵太假了被識破了?正出神的想著手機發出叮的一聲。

羌笛飛速拿起手機點進微信,赫然看見一抹黑色躺在自已的訊息列表。

【快遞?】

看著發來的訊息,羌笛一陣讓賊心虛的感覺,正思考著要如何回覆的時侯又一條訊息發了過來。

【假裝送快遞的也不知道遮蔽一下朋友圈嗎?】

壞了,羌笛連忙點進自已的朋友圈,她非常喜歡發朋友圈,遇到點芝麻小事都要發,發的大多還是自已的美照,但現在朋友圈的最頂部晃眼的幾個大字正躺在上麵:今天好像見到了我未來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應該不知道朋友圈說的是他吧,羌笛默默在心裡想著,手指卻悄悄把那條朋友圈刪除。

【哈哈,這不是跟你開個玩笑嗎哥哥,顧白玉的朋友就是我朋友,那我加你的微信這不過分把】

發出這句話後羌笛緊張的把手機扔到一邊逼迫自已不去看它,在聽見訊息傳來的叮叮聲時又瞬間拿起了手機。

【你比我大】

轟隆!

羌笛的頭頂好似在打雷,千算萬算冇算到這種結果,正思考著要不要繼續回覆的羌笛突然想到了什麼,【那弟弟啊,叫姐姐聽聽】

許是不想搭理她了,對方一直冇有回覆。

羌笛也覺得可能把小弟弟嚇到了,也冇再發什麼,而是點進他的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冇有幾條,第一條是三年前發的一張黑貓,正是他頭像的那張,第二條是一年前發的一張星空的照片,配文是:你踏萬千星河而來,又乘舟奔赴遠方。

最後一條則是剛剛發的:玫瑰到了花期。

羌笛給他的每條朋友圈都點了讚。

晚上顧白玉帶她出去吃了頓飯回來時,林薑和顧有森已經回家了。

林薑看見羌笛激動的跑過去抱住她,羌笛也回抱住她,“乾媽,好久不見啊,我好想你”。

但是羌笛身上螺螄粉的味道讓林薑嫌棄的直接跑開兩米遠,林薑捏著鼻子故作嫌棄道:“吃的螺螄粉也不吱一聲,趕緊去洗澡去你們兩個。”

顧白玉站在一旁看著兩人的表演:“媽,你吃的時侯也冇見你有多嫌棄啊。”

顧白玉說完像是預知一樣的蛇形走位躲過了來自林薑的巴掌,嘻嘻哈哈的回了房間。

等兩人洗完澡出來後林薑把一盤洗好的水果端到茶幾上,“都不許給我搶啊,老老實實的”

說完後便回了房間,房間內林薑對著在看報紙的顧有森八卦道:“他爹,你知道咱兒子最討壓吃什麼嗎。”

顧有森立刻放下手中的報紙認真聽她講:“咱兒子最討厭吃的就是螺螄粉,他還陪著小笛去吃了,這不是真愛是什麼啊!!”林薑激動的拽著顧有森的胳膊晃。

“我和小笛媽媽的願望難道要成真了嗎!!我們要變成一家人了!”

樓下的羌笛和顧白玉在林薑上樓後就搶了起來,一口一個提子藍莓的誰也不讓誰,直到羌笛在顧白玉手裡搶下最後一個提子後戰爭算是停了下來。

羌笛的一張嘴裡被塞的記記的,最後上樓的時侯對著顧白玉輕哼一聲扭頭就走了,留他一個人收拾殘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