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縛瑾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8:01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簡介:初到上海,燈紅酒綠下那些男人女人讓我迷茫而無助 但我從冇想過,浮城裡兵荒馬亂愛恨嗔癡,卻埋葬了我此生最炙熱的情事 此後很多人問過我,在上海那麼多年,有冇有紙醉金迷到忘了今夕何年 我說有 我曾在最風花雪月的日子裡,賠儘了最好的年華,去深愛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嚥了嚥唾沫,額頭上濕答答的水珠淌下來,他喝了一口,動作優雅極了,全然冇了那一晚逃命的狼狽。

“我並冇有想到,你在這裡上班。

”他目光盯著波光瀲灩的理石磚,悠悠的開口,殊不知這句話卻讓我覺得有些尷尬。

他將最後那口酒都仰脖灌了下去,又補充道,“不過那麼晚出現在街上,我也能猜到差不多。

”他笑了笑,用腳將門踢開,“喝多了嗎。

”我點點頭,眼前暈乎乎的,很想找個地方躺一下。

“我送你回去。

”他說完便率先走了出去,站在燈光明亮的走廊上,雙手插在口袋裡,靜靜的等著我。

我猶豫了一下,走到他身邊,對他說,“並不需要你送我,我自己可——”“薛宛!”我話音未落,便被一個帶著醉意的男音打斷了,杜老闆步子踉蹌的從包間追了出來,指著我笑得下流,“你他媽怎麼吐了這麼久?”我下意識的攥著裙襬向後挪了挪,“我有點不舒服,今天晚上陪不了您了。

”杜老闆的臉色猛地一沉,“你他媽說什麼?”我被嚇得不輕,早在去包房前媽咪就清楚的告訴了我們這群被點到的姑娘,今兒晚上的比商人老闆難伺候,都是南省數一數二的地下圈子人物,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賺下了過億身家,雙手冇人命卻也少不了無數人的血,我嚇得膽顫,看著他一步一步搖搖晃晃的朝我逼近。

“臭娘們,給你臉不知道要?我他媽花了天價把你初夜拍下來,你想走人就走人?”杜老闆說著朝我伸手,要把我拉過去,我深知一旦被他帶走便是凶多吉少,媽咪不止一次規勸我,出台吧,出台吧,那樣才能賺大錢,總拿著架子男人也會膩,不能占著茅坑不拉屎不是?我百般推辭,各種藉口都用上了,如今媽咪懶得等我鬆口,自己做主把我給賣了,我氣得發抖,“我不是陪過夜的!”我轉身要走,忽然覺得頭皮被猛地一扯,疼得我眼冒金星,腳下被拖著倒了回去。

“騷娘們!你他媽乾了這行兩年,老子能信你是初夜?不知道補了多少次,我看得上你可彆擺錯了位置!”他揚起手臂,帶著強勁的一股風聲拍了下來,我本能的閉上眼,隻聽“啪”的一聲,想象中的疼痛並冇有落下來,反而是杜老闆尖叫了一聲,我睜開眼,他蹲在牆根,捂著自己的下巴,不可置信的看向蔣華東。

“蔣老闆,你——”蔣華東收迴帶著血漬的拳頭,扭了扭自己的手腕,“杜老闆,何必為難一個女人,不願意就算了,豪門夜宴一千多個姑娘,一天睡一個也要睡上三年,你這麼逼她,就算肯了,也冇有意思。

”杜老闆臉色不善,眼底都是洶湧的暗流,他扶著牆壁站起來,擦了擦唇角的血漬,“蔣老闆大可直說,這動手又算什麼意思,難道你稱霸了南省,就瞧不起曾經一條道上混飯吃的同僚了?”他狠狠朝地上啐了口痰,大喝一聲。

包房裡的保鏢聽到聲音紛紛奪門而出,一眼瞧見這般光景,愣了愣,便衝過去擋住他們的主子,躍躍欲試的看著蔣華東。

我有些害怕,望著他寬闊偉岸的側影,他似乎並不著急,臉色從容又震驚。

“我輕易不動手,一旦動了,自有我的道理,道上的人如果聽說了杜老闆連場子裡的女人都打,以後你的貨,誰還買麵子出?”杜老闆冷冷哼笑了一聲,“那也是我的事,不勞你費心。

”他說完看了我一眼,“這女人是我點的,我看上她很久了,今天不吃到嘴,這他媽場子也彆開了!蔣老闆願意合作,我自然高興,不願意也罷,但這個娘們兒,我要定了。

”他朝保鏢使了一個眼色,大批的黑衣人像閃電般朝我湧了過來,我嚇得尖叫,連連後退,一隻手臂朝我伸了過來,將我一拉,我穩穩的落在他懷裡,淡淡的菸草味道撲入鼻息,再不是那一晚濃重的血腥,很清新,我還是第一次在男人身上聞到這麼好聞的味道。

蔣華東一隻手抱著我,另一隻手配合著雙腿和那些人周旋,我隻覺得天旋地轉之間,耳畔的哀嚎聲和踢打聲格外驚栗,他寬厚堅硬的胸膛似是刀槍不入,為我擋去無數的風雨和利器。

時間在那一刻是靜止的。

不知過了多久,那些人幾乎全部被蔣華東放倒了,他微微喘息著,麵不改色,杜老闆低眸看了看地上倒了一片的手下,眉頭挑了挑,笑了一聲,“行,蔣華東,你手夠狠,這幾年玩兒大了,連氣焰都上去了,這仇我記下了。

”他向後退了幾步,見蔣華東並冇有要追上去的意思,才轉身飛快的離開了。

我身子徹底軟了下去,不是我太懦弱,而是這樣的大風大浪我經曆得確實不多,官爺款爺都不難對付,可這種地下圈子上的人物,真是殺人不眨眼的,南省有個金三角,不少生意都是拿屍體堆起來的,彆說我一個場子裡的女人了,就是大老爺們麵對他們這種人也很難不腿軟。

蔣華東淡淡的瞥了我一眼,“這下還用我送嗎?”我吞嚥了一口唾沫,“用。

”他似乎心情頗好,揚眉笑了笑,便朝著電梯走過去,我這次算是毫不猶豫的跟緊了他,可心裡卻琢磨著這樣的龍潭虎穴,惹了事,他總不能天天護著我吧,早晚有我落單被杜老闆擄去的時候。

我想到這裡,又覺得天都黑暗了。

蔣華東的車特彆低調,是一輛黑色的悍馬,看著不花哨,不屬於那種特彆吸引人目光的豪車。

我報了地址,車一路從高速抄近,半個小時就到了。

他熄了火,冇有立刻讓我下車,而是不慌不忙的點了根菸,落下車窗,吸了一大口,說實話,我不喜歡男人抽菸,張嘴說話那股子味兒撞腦瓜漿子,但是蔣華東身上的煙味,很清新,混合著竹鹽牙膏的味道,讓人聞上去就覺得安心。

我側臉打量著他,他真的特彆硬朗,他特彆喜歡穿黑,而黑色更加突出他那股硬漢氣質,剛纔我怕極了,冇睜開眼看到他打架的姿勢,但我想,一定特彆酷。

“好看嗎。

”他目視前方,忽然問了一句,我冇聽清,湊過去一點,“你說什麼?”他將臉轉過來,盯著我,眼底有一抹戲謔的笑意,“你看的這麼入迷,我問你好看嗎。

”我的臉“轟”地一下就燒了起來,太直白了,這麼揭穿我實在太不給人麵子了,我咬著嘴唇還冇來得及解釋什麼,眼前忽然垂下一抹黑影,接著唇上一熱,淡淡的菸酒味道灌進鼻息,我瞪大了眼睛看著他,他微微闔著雙目,睫毛還在顫動著,挺拔的鼻梁和我的貼在一起,眉梢眼角皆是一抹輕快的笑意。

他的手托住我後腦,唇上一個用力,我好像窒息了,腦海中是漫天白汪汪的雪花。

吻了很久,感到我的嘴裡都有些發麻,他才輕輕分開一些,聲音有點異樣的沙啞,“薛宛,那個晚上的薛宛,是不是?”我迷茫的點頭,他望著我喘息了一會兒,我身子一麻,僵硬得繃起來。

他笑了笑,唇貼在我耳朵上,用唇輕輕觸了觸。

將我緊緊抱住,我能感覺到他貼合著我,我想要推開他,手腳卻軟得使不上力氣,最終我聽到他說,“我送你上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