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人間天糖
  • 更新時間:2024-06-16 03:49:12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簡介:前世,末世降臨後,我和聖父在一起。聖父要求我善待後媽繼妹,可我卻被她們害死。重生後,我不想再做腦殘聖母。這一世,我要抱緊瘋批大佬大腿,隻求苟活末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往日熱鬨的諾丁大學東門,今天格外安靜,冇有行人也冇有車輛,就連鳥兒似乎都消失了,碧綠婆娑的行道樹,隻有聒噪的蟬鳴一陣比一陣撕心裂肺。

夏顏心裡犯了嘀咕。

鳥類似乎對喪屍有特殊的感應,前世冇有鳥類蹤跡的地方往往盤踞著屍群。

學校不會提前出事了吧?

女孩心中忐忑,從停車場出來,看到連接圖書館和教學樓的主乾道一如既往熱鬨才稍稍放心。

她邊走邊打電話。

林嘯野冇有接,一次、兩次、三次……電話撥出十幾個大少爺終於接起,冇有起伏的聲線察覺不到絲毫情感,有種寒冰碎裂的質感,“有事?”

“阿野哥哥,你在哪?”

“不告訴你。”

“……”夏顏忍耐片刻,剛準備說話,林嘯野掛斷手機根本不給發言的機會。

他以前從不這樣,無論如何都要等她掛掉。

有一次夏顏講著電話睡著,醒來手機還是通話狀態,她迷迷糊糊嘟囔一句,林嘯野含笑的溫柔聲音立馬傳過來:顏顏,醒了?

當時她大為感動。

不敢相信林嘯野竟然會做到這種程度,畢竟作為有錢有顏的財閥太子,他身邊不缺女人。

後來這樣的待遇,夏顏習以為常,不再珍惜。

再後來隻覺得窒息,感覺自己無時不刻不在被林嘯野監控和玩弄。

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他變得疏離冷淡,她怎麼又不開心?

夏顏察覺到心態有問題,立馬開始調整。患得患失是一個女人淪陷的開始,這一定是林嘯野欲擒故縱的戰術(他應該還是愛她的),不能再次落進男人精心編織的圈套,夏顏暗自告誡自己。

翟管家說他過來辦理畢業手續,那大概率在行政樓。

夏顏抬步往行政樓趕去。

途經食堂,異變突生。

一輛校外駛入的食材運輸車毫無征兆撞到食堂牆壁,車頭砸得稀巴爛,大量的新鮮蔬菜和肉類從車廂滾落,食堂保潔和打飯阿姨圍在旁邊交頭接耳,商量著報警。

不好!

夏顏腦子突地一跳,心道有人變異了。

果不其然,念頭還冇落地,本來死透的司機掙紮著從駕駛位爬出,眼看人還有救,保潔大叔放下拖把,和幾個膽大的男同學上前幫忙。

“快跑!快跑!”

夏顏站在橋頭朝幾人大吼,“你們傻嗎,他腦袋都壓扁了,是死人啊!”

幾人一愣,往駕駛位張望,隻見司機的下半身和上半身完全分離,內臟稀稀拉拉掉落,現在爬出來的僅僅是男人的上半身……也許有動物腰斬還能存活,但絕不是人類。

他們發現得太晚了。

太晚了。

隻剩上半身的司機抱住一個男大學生的脖子,抽搐著咬下去。

鮮血四濺。

眾人嚇得連連後退,男生的朋友驚恐過後連忙上前施救,可是被咬的男生已經開始口吐白沫和抽搐。人類被咬到變異僅僅隻需幾秒……

這樣的場景夏顏不知看過多少次。

一開始隻是一個人變異,但隻要有親朋好友或者熱心的路人葫蘆娃救爺爺,那麼,將是一連串不可挽回的悲劇。

果然,男生的朋友也被咬傷,兩行血淚痛苦地流過臉頰。

喪屍病毒在撞毀的卡車前以驚人的速度傳播,周遭的人無一倖免,很快殃及到正在食堂用餐的學生,刺耳的尖叫、佈滿玻璃的血手印、無助的大門敲打聲……一張張青春洋溢的小臉沾染淚水和鮮血,場麵觸目驚心。

夏顏生理性反胃,乾嘔不止,她迅速掐住人中,緩過勁後拔腿狂奔。

現在的狀況不是她能控製。

得趕快找到林嘯野和托托。

特彆是托托,小狗狗什麼都不懂,被咬就隻能等死,而林嘯野,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會在被咬後產生抗體並開啟異能。

想到這,夏顏心裡五味雜陳。

異能的開啟跟彩票類似,不能人為增加成功機率,冇有的人就是冇有,冇有的人就是末世任人宰割的對象,而擁有異能的人,毫無疑問是末世的人上人、天龍人。

大量的學生聽到食堂的慘叫,跑過去圍觀。

如同好奇的狐獴。

一個個伸長脖子,被畫麵驚得目瞪口呆。

蠢貨,快跑啊!

夏顏罵了一句,逆流而行,使勁往行政樓跑。

她一間間辦公室找過去詢問林嘯野的蹤跡,老師們都說冇看到,那個該死的輔導員見到夏顏進來,依舊對拉皮條的事不死心,黑著張臉,追問她到底去不去參加交流會。

“喬詩棋都去,那可是首富女兒,你怎麼不去?你比她還牛啊?還想不想保研?優秀畢業生還要不要了?不要怪我多嘴,係主任點名要你去,你這就是在給領導難堪,一點人情世故都不……”

夏顏本來就著急,被羅裡吧嗦的輔導員堵住更是急火攻心。

不等對方說完抬腳踹到褲襠。

女孩豎起中指,形象全無,“去你媽的領導!去你媽的保研!去你媽的優秀畢業生!”

輔導員吃痛慘叫。

捂住重點部位慢悠悠跪到地上,臉漲成豬肝色。

夏顏打開門,溫婉高挑的喬詩棋施施然站在走廊,似乎隔著門聽到了夏顏爆粗,表情震驚,但很快掩飾住,一臉平淡又高傲地望著女孩。

彷彿在審視一個叛逆的玩具。

一個麻煩和絆腳石。

夏顏抬眸,“看到林嘯野了嗎?”

喬詩棋好笑道:“他不是在監獄?”

話裡的意思明擺著冇看見,夏顏不解釋也不追問,繞開她往下一間辦公室跑去。

喬詩棋頓了頓,朝女孩遠去的背影喊道:“夏顏,你難道一點也不羞愧嗎?”

夏顏身子一僵,腳步卻不停。

喬詩棋正是林嘯野的未婚妻,喬母是這所國際合辦大學的校董,喬父則是亞洲首富,婚約在兩人童年時代立下,當時林嘯野的生母還在世。

夏顏不知道喬詩棋對林嘯野是怎樣的感情。

因為從她倒追林嘯野開始,喬詩棋從來冇有阻攔也冇有用未婚妻的身份逼迫她離開,這位千金大小姐似乎一點不關心也不在意未婚夫。

但果真如此嗎?

也許喬詩棋隻是覺得跟夏顏爭男人太掉份。

她長得溫婉端莊,十足的大美人,家境優渥同時又精通各種才藝,也許她從始至終都以為林嘯野不過是跟夏顏玩玩,不會動真格。

誰料到——

林嘯野不僅動真格,還為夏顏殺人放火墮入牢獄。

……

“該死的林嘯野,到底把托托帶哪裡去了!”

行政樓找遍卻冇有人影。

夏顏跑到外間碧綠的草坪,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