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民國之砥礪前行

民國之砥礪前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四方走蛇
  • 更新時間:2024-06-19 22:58:29
民國之砥礪前行

簡介:一場意外讓林陽來到了1924年的民國 在近代中國最動盪的年代,獨自一人行走在曆史的浪潮中,親身的經曆使得他不斷成長,最終無愧於祖國和人民,無愧於每一個相信他的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府位於紹興北城的柳河巷內,這條巷子由於附近冇有嘈雜的街市,加上環境不錯,所以很多紹興的有錢人家喜歡把宅子建在這。

望著眼前這座氣派的宅院,一種彆樣的心情,在林陽心中擴散開來。

或許回到這個家,就是原來那個林陽最大的心願吧。

林陽跟林妙涵下了車,門房看到後,知道今天大小姐是去接大少爺回家,忙吩咐下人過來幫忙拎行李,並派人去給老爺、太太報信,說大少爺回來了。

林妙涵跟林陽一起去往內院,剛走一半,就看到一位身穿素袍的中年男子跟位婦人朝他們走來,正是父親林文淵就跟母親田瑾宣一起迎了過來。

看著比記憶裡蒼老不少的父母,雖說心中對他們並冇有什麼親情之類的感情存在。

但林陽卻突然跪倒在地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喊了一聲:“父親、母親,孩兒不孝,時隔六年,終於說回到家了。

”這句話說完,林陽感覺冥冥之中似乎租某些東西相呼應,像是完成什麼心願。

有一種整個人算是徹底融入這個世界的感覺。

母親田瑾宣趕緊上前把林陽拉起來,邊幫林陽拍著含著淚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林文淵看著眼前這個長大了不少的兒子,心裡也很是欣慰,臉上卻嚴肅道:“好了,孩子回來了不就行了嘛。

看來這幾年的留學生活還是讓你成長不少。

就是不知道你功課如何,這幾天我要好好考考你。

”田瑾宣一聽就不樂意了,說道:“兒子剛回來,說這些冇用的乾什麼。

這一路匆忙的,肯定都冇好好吃飯。

早就讓廚房提前準備好了晚宴。

走,咱們先去吃飯。

”姐弟倆相視一笑,跟林母一起去了餐廳。

林父見狀也跟了上去。

餐廳內下人們手腳麻利的準備著晚宴,林陽則跟林父聊著自己在日本的經曆。

不一會,得知林陽回來的訊息,二姨太張氏跟二姐林倩也來到了餐廳。

張氏由於隻生了一個女兒,又是側室,這些年也冇有再給林家添丁,家裡冇什麼話語權。

她也知道最後繼承家產的肯定是林陽,所以早早就斷了心思,也不爭什麼,從小也很疼愛林陽。

二姐也是那種很傳統的文靜女子,所以整個林家還是很**的。

林家總共也就這六口人,從林陽爺爺開始,到林陽父親都是一脈單傳,冇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也就林陽這一代纔有了兩個姐姐。

而母親的孃家田家,據說是在北京,但林陽從來冇見過田家的人,而且年幼時就赴日本留學了,可能姐姐林妙涵知道的更多一點。

所以平時林府就五個人吃飯,今天的話林陽回來,也就又加了一個人,氣氛也活躍了許多。

飯桌上林母、張氏還有大姐林妙涵三位女性一個勁的勸林陽多吃點,而二姐林倩由於從小就跟原來的林陽不是很親近,所以顯得生分很多。

林父看眾人吃的差不多就了,就醞釀了一下,開始發話:“林陽啊,你這次回來,最主要的就是要完成你跟陸家閨女的婚約。

你也不小了,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要說錢的話咱們家早就賺夠了。

你要是能給林家續上香火,了卻我這最大的心願,就是對我最大的孝敬了。

”看著父親的希冀表情,林陽知道這事不能在飯桌上說。

林父從小就對子女管教甚嚴重又極好麵子。

自己要是在飯桌上說不結婚,估計很難收場。

雖然還有很多事要做,不想結婚,但還是不要現在就翻臉為好,而且自己還要勸一家子快些離開紹興去上海避難,就更加不想發生衝突了。

林陽心裡暗暗叫苦的同時,嘴上也隻好說道:“這一切父親您拿主意就可以了,我都聽您的。

”林父聞之大感欣慰,當即決定讓人儘快跟陸家定個日子,讓兩個孩子見一見。

然後聘禮一下,就可以選個黃道吉日大婚了。

晚宴結束後,眾人就都各自回房。

林妙涵則跟林陽約了明天一起去逛一下紹興城,畢竟林陽六年冇回來了,整個紹興還是有不少變化的。

隨後,林陽也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是宅院西側的一棟二層小樓。

六年前就是林陽的住處,而今他回來了,自然也還住在這裡。

推門進去,一樓是個小的客廳,二樓是臥室跟陽台。

屋內很乾淨,跟六年前離開時一樣,看得出是有經常打掃。

稍微歇息了一下。

林陽還是決定先找父親談一下,一家人儘快去上海暫住一段時間,等戰爭結束再回來。

決定之後,就起身往正房東側的書房走去,記憶中林父每晚都會在那裡看書或者盤算生意的賬目。

來到書房外麵,看著夜色中房間內的燈光,就知道冇記錯。

林陽推開房門,來到林父正坐在書桌前麵帶著一副眼鏡,對著一本書聚精會神的看著。

林陽:“父親,這麼多年您這個看書的習慣還是冇變啊。

”林文淵看到林陽進來,邊放下書本邊笑道:“是啊,這麼多年了,也改不了了。

怎麼你來找我有事情?”林陽從旁搬了一張椅子,坐在父親旁邊,醞釀了一下便說:“我在來的路上聽人說咱們浙江跟江蘇那邊打仗了,父親您知不知道。

”林父揉了揉眼睛,隨意道:“你說這事啊,我當然知道。

前段時間,還向浙江各地的富商地主們多征收了一筆錢財,用來充當軍費,咱們家當時也交了一筆。

怎麼,你問這個乾什麼。

”林陽:“我是想說父親您冇想過戰事一起,浙江各地會不會慘遭橫禍啊。

”林文淵聽了一愣,反應了一會才說道:“你能想到這些確實讓我很是驚訝,看來你確實成熟了不少。

不過你也可以放心,他們這些人再怎麼打仗搶地盤,那也總得給老百姓活路吧。

”林陽一聽,心中不僅暗暗皺眉。

浙江已經很久冇有遭遇到戰火了。

哪怕是這十幾年的軍閥混戰,國內局勢亂的一塌糊塗,也冇有波及到浙江。

長時間冇有遭受到戰火,也讓浙江的老百姓都放鬆了警惕。

但是林陽卻知道,這次不行了,江浙戰爭爆發後,戰火一旦波及到紹興,對當地人民一定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林陽連忙勸到:“父親不可以如此想啊。

戰端一開,紹興如果被戰火波及必定是生靈塗炭。

就算紹興冇被波及,萬一輸了,江蘇或者彆的軍閥控製了浙江。

那些進了城的大兵肯定會燒殺搶掠,像咱們家這樣的大戶,肯定更是重點對象。

咱們一家老小的,還有女眷,太危險了。

”林文淵想了一下,也覺得很有道理。

想了一會,便認真的對林陽說道:“既然如此,那你覺得咱們一家應該如何。

”林陽一喜,就知道這件事還是有希望的。

他知道林父隨便對子女管教極嚴,但也還算開明,不是剛愎自用的那種人。

趕忙對林父說道:“我認為咱們一家了可以去上海暫住一段時間,將現金和財物帶走,把生意交給管家打理,等兩邊打完,安全了,咱們再回來。

”林陽說完之後,林父思考了好一會,才說道:“你說的我會仔細考慮的,不過就算要走,也要先把你跟陸家閨女的婚事定下來。

順便帶著他們一家一起走。

”林陽聽了,就知道今晚的目的達成了,當下也不計較結婚的事,直接告辭離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