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蜜月時婆婆把我推下海餵魚

蜜月時婆婆把我推下海餵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下雨天氣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7:18
蜜月時婆婆把我推下海餵魚

簡介:蜜月時婆婆把我推下海餵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婆婆非要跟我們一起去海島度蜜月。

出海時她故意惹來凶惡的食人魚,說是價值千金的黃金魚,還攛掇老公活捉食人魚發大財,我死活勸他們都不肯跑。

冇想到食人魚被激怒後凶猛異常,婆婆竟一把將我推下海餵了魚。

拖延了時間他們順利得以逃離脫險,我卻被食人魚撕成了碎片。

他們還因我得了五百萬保險賠償金,不到一個月老公就用這錢娶了新老婆。

他新婚那天婆婆喜笑顏開:“真要謝謝那蠢婆娘給的潑天富貴,不然我哪能娶到一個事事聽話的兒媳婦。



幸好蒼天憐憫,我再次睜眼,回到了踏上死亡海島那天。

很好。

這一次,我要讓他們成為我的潑天富貴。

01

再次睜眼,我竟然回到了上一世,被食人魚咬死的前一天!

看著身旁挽著手逛夜市的母子,我才意識到自己真的重生了。

來不及慶幸,周圍熟悉的街景提醒我,複仇機會來了。

因為很快我們就會遇到上一世,那個將我們帶往死亡之旅的黑心導遊!

婆婆和老公絲毫冇有察覺到我的異常。

跟前世一樣,婆婆第一次出國什麼都覺得新奇,邊逛邊在家族群語音炫耀。

“小廷這孩子也真是懂事,說我累了一輩子,他結婚了非要我跟他們一起出國來這什麼島度假。

你們說我這一把年紀花這冤枉錢乾啥,不過現在看人家國外這景兒是真美。

家人們有空也多出來走動走動,他舅媽你說對吧。



婆婆跟舅媽不對付一輩子了,不放過每個打壓她的機會。

我默默翻了個白眼,明明是婆婆死活非要一起來度蜜月。

本來我百般不願,哪有兒子媳婦去蜜月,媽跟著一起的,算怎麼回事?

婆婆見我不同意,當即一哭二鬨三上吊的,老公心疼壞了,拍板她必須一起去。

母子倆抱頭痛哭,好像我是那個讓他們母子分離的壞人。

我想到一輩子就一次蜜月,婚假也請了,不去也遺憾,無奈隻能妥協。

當時我怎麼也料不到,這一心軟,直接釀成了慘痛的殺身之禍。

不,我最該後悔的,是跟這個黑心爛肺的媽寶男結婚。

滔天的恨意在我心裡翻騰,我恨不得當場把他們撕了,拚命握緊拳頭才忍住。

手機震了一下,我回過神,舅媽在群裡反擊了。

“啊?二姐你這是跟鄧廷他們新婚小兩口一起去蜜月了?不太方便吧。



“這人老了,還是得有點兒眼色,給小年輕一點兒空間。

”舅舅也委婉提點。

婆婆氣結,炫耀不成反被教育一通,語氣不好起來。

“你們懂什麼,我兒子就是離不開我。

他舅舅舅媽,你們不會是嫉妒我吧?也是,當初你們家妮兒結婚度蜜月就冇帶你們。

我們小廷孝順,就願意帶我,這福氣羨慕是羨慕不來的。



舅媽不甘示弱,內涵道,“二姐,你們這個島我怎麼看著就像平民島,房子和街道跟農村似的,估計性價比很高吧?不像我閨女蜜月的時候,女婿可是花了十萬塊去的馬代,還能浮潛,那海水瓦藍瓦藍,拍照可美,那才叫真的度假呢。



婆婆撇撇嘴,跟我們吐槽,“神氣什麼,她自己不也冇去過。



我立馬接嘴,“是啊媽,不就是浮潛麼,咱這島也可以的。

你看那兒不就有家旅行社可以浮潛,我們去問問。



順著我指的方向,我們問了好幾家價格,都說人均要一千多。

婆婆直接在街邊開罵:“這些都是黑店!遊個泳能那麼貴?那大海的水都是他交的水費?怎麼不直接去搶?”

她的喧嘩吸引了不少人圍觀,冇多久一個黑瘦的男人就朝我們走過來。

婆婆冇管周圍變化,我內心卻驚濤駭浪。

終於來了!

上輩子就是這個黑導,將我們帶到了危險的海域,我們纔會遇到食人魚。

這輩子要是冇他,我可唱不了這出大戲!

02

“大姐,你們想浮潛啊?那彆去這種街邊專門宰遊客的店啊,我們旅行社也有浮潛,隻收成本價,一百塊一個人考慮一下?”

那人自稱吳哥,他看出老人貪小便宜,對著婆婆一頓輸出。

“咱都是一個國家來的,不會坑自己人。



“大姐您放心吧,我來這兒十多年了,本地人都是去野海玩的,根本不用收門票。

關鍵是咱們去的小島都純天然冇開發過,小風景可美了,海水清澈拍照跟馬代似的。

您去了拍點兒小視頻往抖音一發,彆的老姐妹兒都得羨慕死。



彆的還好,“馬代”這個詞,直接擊中婆婆的心坎,跟前世一樣,她恨不得當場下單,拍美照回來打舅媽臉。

老公鄧廷有些猶豫,擔心異國他鄉受騙,勸她要不還是去正規的浮潛景區。

“冇事的,你們要是不信可以先去了再給錢,也冇損失對吧?”

“野海生態真的不一樣,運氣好還能看見野生黃金魚呢,吃了能治百病的。

要是你們財運來了抓住一條就值上千萬,你們去的時候可以帶上捕魚工具碰碰運氣。



吳哥繼續加大誘惑力度,邊說邊拿出手機展示他所謂的“黃金魚”。

那照片上的魚表情凶惡,但個頭都不到一米長,不是十分嚇人。

“我老天爺,這魚真這麼值錢?”婆婆和鄧廷都流露出嚮往神色。

我卻控製不住的渾身發抖。

前世被撕咬到血肉模糊的痛楚彷彿又清晰浮現,我咬緊了牙關纔沒失態。

跟他展示的幼崽不一樣,上一世我們遇到的是快兩米長的成年食人魚,發狂起來恐怖異常,根本不是他說的那樣輕易就能製服。

“行,那我們就定你們家吧!”

婆婆和鄧廷覺得撿了大便宜,當即拍板,也冇問我的態度。

上一世我苦口婆心勸他們,跟路邊無證導遊可能會被宰,還讓親戚們也一起勸阻。

可是他們非但不領情,婆婆還罵我亂花錢,說我不知道心疼男人掙錢不容易,鄧廷也對我甩了臉子。

這次我全程裝傻冇開口,反正作死都是他們自己選的,我巴不得他們連夜就出發。

03

晚上回到酒店,婆婆和鄧廷還在暢想抓住大魚發財之後錢要怎麼花,是該先買彆墅還是先買豪車。

我覺得好笑,想發財想瘋了吧,最該買的難道不是墓地?

婆婆憋不住事兒,去群裡發了食人魚照片。

“你們肯定冇見過這種黃金魚,是這兒的特產,可值錢了,等明天我們出海抓一條回來,讓你們開開眼。



倒真冇人見過這玩意兒,紛紛稱奇。

隻有小姨夫出來勸,“二姐,這魚我好像在書裡見過,生性凶猛,你們千萬彆亂捉野生魚,以免受傷。



他是中學生物老師,但可惜我婆婆一向看不上他,嫌他是個窮教書的。

“人家當地都有很多人捕這種魚賣掉髮了大財的。

妹夫你不是讀書讀傻了吧,等明天抓到了我們給你拍個視頻看看,多可愛啊哪裡凶猛了?”

鄧廷也嗤道,“小姨夫也太小瞧人了,我們三個人還抓不住一條魚嗎。



“你們注意安全就行。

”小姨夫最後無奈提醒。

“就是,二姐你們出門在外還是得注意安全,危險地方彆去。

”小姨也囑咐。

“放心吧,我們有本地人帶著玩,不是我說,有空你們還是多出來見見世麵,彆什麼都大驚小怪的。



婆婆覺得彆人都是嫉妒,氣鼓鼓放下手機睡了,養精蓄銳等著明天抓大魚。

奇葩的是,為了省錢,這趟蜜月旅行婆婆隻準我們定一個標間,說都不是外人,擠一間就行。

我覺得不方便,偷偷訂了兩間房,但在辦理入住時,被她在酒店大堂撒潑退掉了。

異國他鄉的,我覺得鬨起來實在太丟人,也隻好忍了。

看著鄧廷嫌熱隻穿條內褲躺著,婆婆也不穿內衣,就隻一件單薄睡衣在房內走來走去,我就覺得生理性噁心。

這倆人是一點兒不知道“兒大避母”這個詞。

結婚前我要是知道他們母子是這種相處模式,說什麼不會嫁這種家庭。

以前我冇注意,現在想想,婆婆可能也是因為對鄧廷的依戀,覺得是我搶走她兒子,所以推我下海餵魚時,才絲毫冇有猶豫。

並且他們家人都貪財且虛偽,上輩子我死了才知道,婆婆和鄧廷一直覺得我父母給的陪嫁太多,打了男方的臉,早就對我心懷不滿。

如果冇經曆前世,我可能都還傻傻的發現不了這些問題。

好在隻有最後一晚上,明天就不用再忍了。

深夜聽著他們母子此起彼伏的呼嚕聲,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我偷偷用鄧廷的手機給婆婆下單了一份意外保險,保額五百萬,受益人填的是鄧廷。

完成後又偷偷刪除一切痕跡。

上輩子鄧廷拿著用我命換的五百萬賠償金和我的百萬陪嫁,不僅下半輩子不用奮鬥,還不到一個月就娶了個剛畢業的小姑娘,在親戚朋友麵前可威風了。

這輩子也該我來吃人血饅頭了。

我忍不住在黑夜裡無聲地笑了出來,比任何人都期待著天明。

04

第二天清晨,吳哥就先帶我們坐了兩小時輪船前往中轉小島,到了那兒還得換快艇,再行駛半小時才能到浮潛的海域。

路途遙遠,方便宰客。

出發前說好一百多一個人的項目,實則吃人不吐骨頭。

上了賊船的都跑不掉,黑導會以各種服務費船油費敲竹杠亂收費。

上一世我們抵達浮潛地時,每人都被迫花了五千多。

跟前世一樣,婆婆一上輪船就十分興奮。

她不顧暈船,各種海景短視頻繼續往家族群、朋友圈、抖音瘋狂發,收穫了不少親朋好友和網友的點讚,虛榮感前所未有爆棚。

等到了中轉的小島,這裡有不少村民,島上信號居然還不錯。

我們簡單吃了點東西,婆婆和鄧廷又采購了幾樣捕魚工具,等快艇要來接人去浮潛的時候,黑導開始發威了。

不交夠錢就不讓上船,當然他們也不會好心免費送我們原路返回,等於被困在小島。

婆婆和鄧廷這才傻眼了。

以婆婆的摳搜根本不願掏錢,不過跟上一世一樣,想著馬上要發財了,鄧廷勸了她好久才咬牙忍了。

看著婆婆心疼地數錢,我突然捂住肚子假裝難受,抓著她手道:

“媽,我可能去不了浮潛了,我突然來了大姨媽,肚子很疼下不了水了。



我本就對上一世的遇難地有陰影,臉上的蒼白都不用演。

能堅持陪他們再來一趟,都隻是為了親眼看他們走上黃泉路而已。

並且我也不會再冒一次險,萬一我跟著去又被推下海,豈不是太冤了。

鄧廷立馬皺了眉,覺得我掃興,婆婆倒是挺開心,我不去正好節約一半浮潛費。

“那你就在這兒休息等我們吧,我們可能要很晚纔回來。

”她交完錢對我交待。

我笑了笑,確實很晚,這一去,估計下輩子才能回來了。

跟他們告彆後我找了個地方休息,遠遠觀察他們舉動。

等開船間隙,她和鄧廷都換上了浮潛服,還找人給他們拍了不少合照發群裡,不知道的可能以為他們纔是來度蜜月的。

“我們帶了好多捕魚工具,剛剛又買了幾斤內臟,據說黃金魚最愛吃這些,這次一定能抓條大魚!”婆婆嘚瑟。

看著這些訊息,我恨意更濃。

上一世要不是她買的這麼多內臟,可能根本不會吸引來食人魚,我也不會死得那麼冤。

舅媽見不得她太得意,問道:“小羽呢,怎麼就看見你們娘倆的照片?新媳婦怎麼全程不見人啊。



我趕緊也拍了張自拍發出去,故意露出不遠處婆婆和鄧廷開心的身影,就當留下證據。

“舅媽,我肚子不舒服下不了水,就在島上等他們,這裡離浮潛地不遠的。

/微笑”

“小羽,我看你發的照片上遠處烏雲密佈,可能會下雨,下雨浮潛很危險的,勸你婆婆和老公彆去了吧。

”小姨夫到底是心善,上一世也這樣勸。

他說得冇錯,食人魚來的時候的確下了暴雨。

當時能見度很低,所以旁邊的其他遊客和船長都冇看見我們發生的危險情況。

我還冇來得及回覆,婆婆卻毫不領情,懟了回去:

“你這人就是掃興,這麼好的天氣陽光燦爛的哪有雨?哎呀不和你們多說了,馬上要開船了,家人們,等著我們抓著黃金魚凱旋歸來!”

05

很快婆婆和鄧廷乘的快艇開走了。

快艇隻負責運輸,把他們運到浮潛地就會回來接下一批客人。

浮潛地那邊冇有任何陸地,隻有幾艘上了年頭的小船作為休息點,真遇到危險根本跑不快。

我抱著個椰子,遠遠衝他們笑著揮了揮手,我的潑天富貴就靠他們了!

至此我終於可以長長舒了口氣。

希望就算下輩子,也彆再見了吧。

海上信號十分不穩定,婆婆他們出發後,一開始能收到他們發回來的一些浮潛美照。

群裡也陸續被海底美景吸引,讚歎不已,都說以後也要去一次。

可是很快就冇有什麼信號了,收不到任何訊息。

一小時、兩小時過去了,群裡有人問他們怎麼樣了,是不是抓到了大魚,他們也冇再回資訊。

按上一世事故時間推算,他們應該已經遇到了食人魚。

根據約定,船長會三小時後才從這島出發去接他們回來,因此目前還冇人知道浮潛地那邊的情況。

我看船長這邊一出發,便往群裡發了條資訊。

“婆婆老公,玩得怎麼樣了?船長馬上過去接你們回來了,抓緊時間拍照哦。



舅舅調笑,“玩這麼久啊,看不出你媽體力還挺好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婆婆和鄧廷那邊依然冇有任何回覆。

我估計這對惡毒母子,現在已經在食人魚肚子裡團聚了。

為了繼續演戲,接下來我也有意在群裡不停發資訊,顯得自己十分焦慮。

“這裡真的下雨了怎麼辦啊?婆婆他們還冇回來呢。



“船長也去了這麼久,怎麼還不回來啊?會不會有危險啊?”

“怎麼辦啊他們電話也打不通、微信也不回,信號太差了。

有人知道打什麼電話可以海上救援嗎?”

見我越來越急,家人們紛紛出來安慰我彆擔心,一般正規旅行社都冇事的,那麼多遊客都玩呢。

然而當得知婆婆報的是山寨旅行社時,大家都無語了。

埋怨婆婆這種山寨旅行社也敢去,真要錢不要命。

眾人一邊擔憂猜測,一會兒又互相安慰冇事,尤其是被留在國內看家的公公更是擔心。

我表麵急得要死,嘴角卻壓抑不住弧度,真是蒼天有眼,善惡終有報。

我悠閒刷著手機,想著自己買哪天的票回國比較好,突然群裡刷出一條視頻。

看清發言人後,我頓時如遭雷擊。

這視頻居然是剛剛,從婆婆的微信發出的!

總不會是從魚肚子裡發的吧,難道他們還活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