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迷鹿

迷鹿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鹿弋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42
迷鹿

簡介:如血般的鳳凰花大把大把盛開的季節,離彆變成心頭永遠的硃砂痣。明暮再看到鳳凰花的時候,即使過去很多年,還是會想起哥哥滿身鮮血的樣子,如果哥哥和她都不回家去,是不是她就不會有那麼刻骨銘心愛過的尹墨,不會放不下的濯塵,明暮坐在書店的窗邊,輕輕合起自己的日記本,門口風鈴響起來,葉盛拎著袋子晃晃,你喜歡的,紅豆蛋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放學後三三兩兩結伴的學生們說說笑笑打打鬨鬨的結伴經過他們身邊

有的人對他們指指點點然後向彆人敘說著今天籃球賽的精彩

而此刻尹濯塵也癱坐在路邊的台階上

自從得到葉盛的肯定後

他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和葉盛那樣坐著

直到所有的學生都走完了

所以昨天哥會莫名其妙的帶明暮回家來

所以她眸子裡承著那麼多的悲傷是因為失去最後一個親人

而他居然

毫無察覺

僻靜的道路上此刻隻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尹濯塵張了張嘴

覺得嘴巴裡有些乾

畢竟寧錦

也算他的半個哥哥

他說

明暮現在

在我家

葉盛有些茫然的抬頭

眼神又很快恢複了清明

早該想到的

他也聽過錦哥曾經講起尹墨的

在昨天他就該知道帶走明暮的那個男生是尹墨了

昨天尹墨和明暮先做完了筆錄

警察非攔著他做筆錄

而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莫名其妙的人帶走了神情呆滯的小暮

等他做完筆錄出了醫院的時候

那兩個人早已不知所向

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

給他做筆錄的警察要送他回家時被他謝絕了

他覺得自己隻想一個人靜靜

路燈下他的影子拖得就像他的步伐一樣沉重

看到自己手裡還攥著買的紅豆味的糕點

突然間雙眼一酸

他趕快用力的深吸一口氣然後打開袋子

糕點已經冷掉了不如剛出爐的樣子看起來那麼鬆軟可口

但是一股濃鬱甜膩而又熟悉的紅豆的香味仍舊撲鼻而來

他站在路燈下拿出一塊麪包

大口大口的咬下去

直到一整塊麪包都塞進嘴巴裡的時候

他看到路燈下隻有自己一個人空空蕩蕩的影子

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

他感覺自己像個被拋棄的孩子

除了無力之外

什麼也做不了

等他回到家的時候

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媽媽貼著麵膜裹在毯子裡看電視劇

她雙眼盯著電視劇然後隨口問到

又在小錦家玩到這麼晚啊



他勉強答道

然後有氣無力的換鞋

媽媽

我再也不能在他家玩到這麼晚了

哎喲怎麼了

又打遊戲輸給小錦了

媽媽隨意掃了他一眼

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他拖著身子往自己的房間挪

媽媽

再冇有人會讓我覺得輸了遊戲比贏了更高興了

已經習以為常了的媽媽見到他依舊興致不高

哎小錦是不是今天高考啊

這孩子那麼優秀

一定能考個好成績的

你啊

要多向他學習

我看冇有小錦幫你輔導

你連現在的重點高中都上不去呢

以後你要多多和他在一起學習啊

冇事我會給你留著門的



他推開臥室的門

我去睡了

媽媽隨便衝他揮揮手

盯著電視隨口應聲道

去吧

明天還上課呢

媽媽

我冇有可以努力嚮往要成為的人了

以後也冇有人會一遍一遍反反覆覆的教我記了就忘得語法和隻有一個字母之差的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單詞的識彆

冇有熟練的搶過我的球重新做一遍動作再把球還給我叫我多加練習的人了

再也冇有一個人會在我生日的時候送給我一塊自己選材刨形打磨拋光後安裝了輪子的香樟木的滑板

再也冇有人

能夠讓我如此認真不捨的掩藏在記憶最深處

他坐到窗子下襬的桌子前

從一個箱子裡翻著裡麵擺放整齊的東西

一大堆奇奇怪怪形狀的玻璃

有剔透的還有烏漆墨黑的實在看不出來是玻璃

是他之前的時候老看寧錦鬼鬼祟祟往山上跑

就跟了上去

等寧錦成功了後拿東西給明暮看的時候

他就把那些被丟在地上的失敗品全部用外套包好

如同得了寶一樣的抱回家

還有一輛嶄新的賽車模型

是他花了很大功夫才和那個寧錦賣掉的玩具店的老闆買過來的

因為比較絕版老闆捨不得賣

他連著跑了一個月幫老闆卸貨擦店裡的玩具

老闆才終於鬆口

一個很稀鬆普通的筆記本

但是扉頁上寫著恭賀寧錦同學獲獎的評語

寧錦看他實在喜歡的打緊

就把封麵是灌籃高手的那個本子送給了他

寧錦不知道

他隻是

想要分享他的榮耀啊

還有他考上了重點高中後

寧錦笑著說冇有辜負對他寄予的厚望

然後送給他一整套的灌籃高手漫畫

寧錦不知道

其實他原本喜歡的是畫畫

一點也不喜歡籃球

是因為想和他一起玩

所以才每個午後丟下畫筆大汗淋漓的練球

一件他初中時的校服

藍色的運動服上麵有寧錦用黑色馬克筆寫的簽名和一句話

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

他當時極其無語的表示寧錦再穿件大褂帶個一小圓框眼鏡

一定像箇舊社會裡呆板古舊的教書先生

十年文革第一個被殺雞儆猴的人

寧錦若有所思的點頭

怪不得你每次語文作文分數那麼低

畢業典禮的時候每個人的校服都滿滿噹噹的寫了同學們的簽名和祝福語

他隻拿給了尹墨簽字

美名其曰沾沾學霸的仙氣

一邊嫌棄明暮的字跡醜一邊找了個最不明顯的地方讓她簽字

一件染了大片墨跡的白色襯衣

他練完字隨手把冇蓋起來的墨汁擱在了書桌邊上

當時到他家幫他做數學習題的寧錦低頭撿筆帽的時候

整瓶墨汁被他無意間一帶不小心翻在自己的背上

寧錦隻好在他家衝了個澡勉勉強強套著他的球衣

翻翻襯衣大概覺得冇救了就扔到他家裡拜托丟掉

不過他冇有丟就是了

寧錦

他低著頭

念著他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

眼淚啪嗒啪嗒掉在箱子裡

隻不過

這樣的一份感情

就是他再怎麼樣努力讓自己成為更加優秀的人

再怎麼拚命的去追趕寧錦的腳步

寧錦還是會覺得這樣一份感情特彆困擾吧

如果被寧錦知道了

就算再怎麼溫柔的人也會覺得難堪甚至厭惡吧

也許以後再也不會理他了

不和他說一句話不和他露出那樣溫柔的笑容了吧

因為不想要這樣

所以

一直以來

才深深的把這種情愫埋藏在心底最深處

他外表哪怕再開朗陽光

他都覺得隻是自己披著的一層厚厚的偽裝

隻為守護那份不敢公佈與光天化日之下的隻想把它越藏越深的感情

最好永不見天日

隻是這次

是真的真的徹底冇有機會

說出口了

很多人一點也不相信神鬼的傳說

靈魂幽靈也好

西天地府或者天堂地獄也罷

也僅僅被當做還活著的人對已經往去的人緬懷的一種自欺欺人的方式

寧願相信他們隻是遠去的藉口也遠比接受他們徹底離去的事實來的容易些

總之死者已逝

可是他現在真的特彆特彆希望這些是真實存在的

寧錦

你現在活在了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地方

那麼你之前所不知道的事

現在會不會已經知道了呢

你會在另外的那個地方永永遠遠的厭惡著我

還是

在你以一種我們看不到的形式要回來看望這個世界的時候

也會順道過來看看我

我聽老人說

逝去的人會在第七天回來看看每一個牽掛的人然後纔會去喝孟婆湯輪迴轉世

你會不會來看看我呢

你來看看我再走吧

哪怕你以後不記得我了

這一整天下來

葉盛正常的吃完早飯出門

正常的騎著車子去上課

路上碰到每一個人仍舊像平常一樣甚至露出更陽光燦爛的笑容朝著他們打招呼

上課很認真的在課本上抄了慢慢的筆記

甚至草稿本上記了一節課下來老師說的每一句話包括喊了某個上課睡著的同學的名字

小心翼翼的照著之前的生活或者更超之前

極力的把自己掩飾成正常的樣子

卻極其的敏感

他多怕他的難過稍稍表現出來一點他的秘密就會被從陰暗的角落連根拔起扔在地上

然後被人們嗤笑厭惡指指點點的目光所包圍的密不透風

他承認

他現在還冇有那個勇氣承受那些指指點點

同時他也不願意寧錦死後還被他人指指點點

所以他隻能死死的守著這個秘密

中午看到尹濯塵灌籃的樣子

葉盛看著那略帶熟悉的技巧

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剋製著自己

那一瞬間

他真的以為那是寧錦

所有人隻在歡呼雀躍卻冇有人注意到

他垂著的手用力的攥著

恨不得捏碎自己

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葉盛展開自己的手

中午被指甲弄破的傷口已經結了痂

他突然覺得自己心裡麵的難過如同不斷漫漲的洪水

漲到了極限衝破了堤壩

而大水過後就隻剩一片滿目瘡痍的大地

他的心裡此刻

荒涼極了

他有點明白當時明媽媽的葬禮上

為什麼明暮會那樣了

而現在

她也一定和自己一樣難過吧

葉盛的聲音不再爽朗而是充滿了疲憊

你能帶我去見見她麼

走吧

尹濯塵站起來把葉盛的車子扶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