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麻了!離婚後才發現老婆是白月光

麻了!離婚後才發現老婆是白月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林kk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2:37
麻了!離婚後才發現老婆是白月光

簡介:出於家族企業要求他被迫和一個從未見過麵的女人結婚了。結婚多久,他便在國外待了多久,不為彆的,隻為他心有她屬。幾年前,在新西蘭的酒吧上他第一次遇到了那個嬌豔的女人。她開口便令他大驚失色:“帥哥,多少錢?”……兩年後,他第一次回家吃飯,發現妻子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他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助理聲音越來越小,說到‘不能人道’四個字的時候,聲音已經如同蚊子的聲音般細聲細氣,更是不敢抬頭看陸總的臉色。

隻是不看陸總的臉色,助理也彷彿能從沉默中感受到陸總的情緒。

助理可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做‘如置冰窟’,他這會子麵對陸總便是如置冰窟。

“陸、陸總。”助理戰戰兢兢地開口,試探的抬眸瞄了眼,陸總的俊臉比他家用了十年的鍋底都黑。

陸硯深緊咬後牙槽,一字一頓說道:“去查,誰造的謠!”

-

‘造謠’當事人正在和許聽南逛街,今天是週末,秦羽墨就被許聽南拉過來逛街了。

許聽南雖然家裡有錢,都被她那個偏心的爸爸管著,許聽南妹妹想要什麼買什麼,許聽南卻隻能用妹妹用剩下的,零花錢也是少之又少,所以即便是富家千金,許聽南也養成了節儉的好習慣。

她們一般來國貿逛街都是看看版型,然後再去夜市淘差不多的衣服。

即便許聽南當上了人力資源的經理,年薪七位數,許聽南也不捨得放開了花錢,唯一捨得花錢的地方就是月子中心了。

用許聽南的話來說就是:“我就生這一個,苦了孩子也不能苦了我自己,剛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我可要好好犒勞一下我自己。”

秦羽墨剛想問許聽南,孩子父親是誰,冇結婚突然出現一個孩子,著實挺嚇人的。

秦羽墨一邊張嘴一邊抬頭,冷不丁就看到了不遠處的一幕。

林執墨牽著女孩的手,另一隻手提著大包小包,都是奢侈品的袋子,女孩笑得甜蜜,兩人往那一站,十分吸睛,不少路人側目。

許聽南雖然戴著墨鏡,但她眼尖著呢,一眼就瞧見了林執墨,“謔,這個狗渣男。”

秦羽墨苦笑,“他算哪門子的渣男?我倆八字冇一撇,不是男女朋友。”

“是啊,他不是渣男,隻是對你格外好,害得你讀書的時候因為他對你的好,總是被女生欺負,他卻還是我行我素,不顧及你的感受,在你以為他是真的喜歡你的時候,又說出了這麼過分的話。”

“羽墨,我要是你,當初在包廂門口,我就一腳踹開門,把果盤蛋糕都拍在他臉上了。”

那會還在念大學,大家都不知道秦羽墨跟林執墨的關係,隻看到兩人一起來辦理的入學,還以為兩人是青梅竹馬。

其實也算是半個青梅竹馬,林執墨和秦羽墨冇有血緣關係,是秦方茴現任丈夫前妻的兒子,秦方茴一直視若己出。

當時是林執墨的生日,一群人都過來了,秦羽墨姍姍來遲,走到包廂門口,就聽到了一群人在包廂裡的對話。

“執墨,羽墨跟你是什麼關係啊?你喜歡羽墨嗎?”

包廂內安靜了好大一會,秦羽墨聽見林執墨淡淡的聲音:“冇有,她隻是住在我們家,朋友的女兒而已。”

朋友的女兒而已。

短短幾個字,宛若一把鋒利的刀,刺入她心臟,又血淋淋地抽了出來。

從那天以後,秦羽墨便開始和林執墨疏遠了,刻意保持了距離。

秦方茴諷刺她:“你倒是認清了自己的位置。”

所有人都在說秦羽墨配不上他,就連她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

“走,彆想狗渣男了,老孃帶你去消費,我們家羽墨天生麗質,比那小狐狸精好看多了。”許聽南拉著秦羽墨的手,直接找到了最貴的那家香奈兒。

一進門豪氣地說,“把你們的新款都拿出來,給我閨蜜試試。”

秦羽墨一米七的身高,人高腿長,身材纖細,一頭烏黑的秀髮天生自然直,皮膚生得白皙,往那一站活脫脫校園女神,大學時秦羽墨做模特,那些色眯眯的富商都是一眼相中秦羽墨,為此還傳出來過不少風言風語。

挑了件針織無袖連衣裙,淡粉色,秦羽墨走出來的時候,一群導購發自內心哇了出聲,“真漂亮!”

許聽南一拍大腿,“就是這個味道,你這條裙子一穿起來,林執墨後悔死,讓他哭去吧!”

一旁,冷不丁響起了一個聲音:“那件衣服可以,給我拿一條一樣的。”

“蘇小姐,這是我們店裡的最後一件了。”導購為難的聲音。

這聲音,化成灰了許聽南都認得,她倒是巴不得這人化成灰,隻可惜事與願違,天天在她麵前蹦躂。

許聽南扭頭看去,蘇念身穿一身迪奧的夏季新款連衣裙,手裡拎著一隻愛馬仕喜馬拉雅,臉蛋上架著寬大的墨鏡。

兩人視線在同一款墨鏡後對視一秒,空氣中彷彿擦出了滋啦啦的花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