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王家大娘子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22
撩撥上癮,被渣男小叔叔蝕骨揉髓

簡介:【豪門總裁,狂寵,1v1,純愛雙潔】清雋矜貴高嶺之花VS妖冶魅惑人間絕色南喬再次遇到時宴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把自己獻給他的準備,發誓自己不會再放手。一個隨時隨地撩撥,一個雙手接著狂寵。互為救贖,雙向高能,隨時隨地開撩,甜到爆炸,甜到你心坎裡,甜到神魂顛倒嗷嗷叫。情字何解,怎落筆都不對。而我獨缺,你對我的瞭解。時宴,你曾經是我年少時的夢,是我現在最想種在身體裡的男人,願時光的褶皺可以恣意繾綣,終於我們二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醉酒?

被人帶走?

她不敢再想下去!

齊斯人立馬從包裡掏出一千塊,塞到服務生的手裡。

她表情嚴肅,“看清被誰帶走了嗎?”

服務生趕緊收起為數不少的錢,拿錢好辦事,說的話必須得有價值。

“好像……他身邊的人叫他宴爺,對,宴爺。”

時宴?

怎麼會是時宴?今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南喬說她來跟姓鄭的談合作,被人灌酒,讓自己來接她的嘛。

怎麼最後跟時宴走了?

不行,她還是不放心。

隻一眼,她就看到了對麵三樓平台下麵的監控,正對著這邊的卡座。

“不行,我要看監控。”

隻有確定南喬跟時宴走了她才能放心。

“這?女士,我說了也不算啊,不如,你去問問我們老闆?”

“你們老闆在哪裡?希望你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南喬耽誤不起,在一切不確定因素麵前,她不敢賭。

時間,必須充分利用到每一分每一秒。

服務生知道今晚老闆清場三樓招待貴客,冇人上去打擾。

“我們老闆就在三樓,呶,就在對麵。”

忽明忽暗的光線中,齊斯人看到三樓卡座有個男人獨自坐在那裡喝酒。

她三步做一步,快速上樓。

齊斯人來到男人麵前,開口直截了當,“你好,你是這裡的老闆?”

陸放喝酒的動作頓住,掀起眸子,從下到上,把齊斯人審視了一通。

確實夠野,夠美。

以他的眼光看來,這個女人很有料,而且長得夠純。

什麼時候招進來的美人他怎麼不知道,還得是人事部,很懂事,暗戳戳給他一個大大的surprise

“什麼時候來的?”

陸放玩味的問道來人,口氣很是戲謔。

齊斯人白了他一眼,他媽這個男人雖然長得夠帥,氣場夠強,就是不像好人。

也是,京海最豪華的會所,這種地方,魚龍混雜,冇有點實力和背景還真不行。

“剛來。”

“嗬~”陸放清笑,眼前的女孩一副不服氣的樣子,更加激起了陸放內心的佔有慾。

“你還挺野。”

話落,交疊的雙腿落地,緩緩地走到齊斯人麵前。

不同於時宴的清冷禁慾,陸放就差把浪寫在臉上。

難怪不像好人。

女孩雙手抱肩,很冇有耐心的回了一句,“關你屁事!”

呦嗬,還真是對他胃口。

陸放附身,乾瘦的手指挑起齊斯人的下巴,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麵前的女人。

“怎麼?剛纔在樓下用錢賄賂服務生,打聽我的喜好?”

陸放隻一眼,就知道這個女人行情還不錯,渾身都是大牌,品味可以。

看來,平常冇少接觸有錢人,賺錢的手段不走尋常路。

欲擒故縱?

這個他熟。

“你乾什麼!我警告你,拿開你的臟手!”

齊斯人差點暴怒,要不是問監控的事情,她早就動手了,還能容許這個什麼浪蕩老闆的玩意兒在她麵前放肆。

“怎麼?玩兒欲擒故縱?”

陸放朝她挑眉,滿眼都是一股我想上你的樣子。

齊斯人打掉他的手,眸子裡的嫌棄掩蓋不住。

她後退一步,拉開距離,“你有病吧!我是想去看看監控,我來找我朋友的,你趕緊跟手下說一聲,把監控調出來。”

陸放此刻還以為她是故意找理由接近他,眼睛落在齊斯人的身上更拉絲。

意味深長。

她今晚出來的倉促,隻穿了一身白色吊帶裙,顯得她楚楚動人。

卸下了白天的裝備,此刻的她,讓人不禁產生去保護的**。

就像眼前的男人,眼神炙熱的好似要把她吞掉。

“怎麼?故意找理由接近我?彆說監控,我們……”

陸放指了指自己,然後又指向齊斯人。

“我們可以自己拍……”

話冇說完,齊斯人用手包啪的一聲拍在了陸放的頭上。

呃,男人太高,她蹦起來打的。

什麼東西,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媽的,狗男人吃藥了!

“大傻/逼,你給我好好說話!”

另一邊,經理帶著幾個穿著清涼的妹子姍姍來遲。

“陸總,你看看有冇有喜歡的?”

陸放用舌尖抵著後槽牙,看起來有些生氣。

他指向齊斯人,“經理,就這個女人,把她送到我的房間,我倒要看看,一會兒她還能這麼野?”

我要讓你喊到求饒為止!

經理一臉茫然,陸總怎麼說風就是雨,不是他讓自己去把妹子帶過來的嗎,怎麼看也不看一眼。

經理又看了眼陸總身前的女人,他不認識啊,怎麼送?

“陸總,這位女士,我不認識她。”

陸放聽的有些愣怔,“什麼?不是你讓她……”

“陸總,這位女士是我們店裡的客人,剛纔聽服務生說她是來這裡找朋友的。”

“……”

“……”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個好朋友,敬個禮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

經理的話就像一顆定時炸彈,到點了,炸吧!

轟隆!!!

炸的陸放有些不知所措,腦子懵的一聲。

臥槽,丟人。

他剛纔做了什麼?

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丟人,大型社死!

頭好燙,陸放感覺有人在他腦子裡吃火鍋。

齊斯人此刻看著他就像看一個大傻叉似的,實在憋不住了,她要爆粗口。

“我還真是開眼了,鑽石會所老總竟然隻會用下半身考慮事情的動物,淬,無恥之徒!”

經理看情況不好,趕緊上前道歉,緩解尷尬。

“女士,實在抱歉,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您可以儘管提出來,以此表我們的誠意。”

齊斯人揚起纖細如玉的脖頸,看向陸放,“鑽石會所總算有個正經人!”

言外之意:陸放不正經。

齊斯人一改態度,十分焦急地說,“經理,我需要馬上看監控,我的朋友讓我來接她,可是她現在電話打不通,我很著急。”

經理看向陸放,得到首肯後,出聲詢問。

“女士,你的朋友叫什麼名字,長得什麼樣子,大概描述讓監控室的人給調出來。”

“她非常漂亮,頭髮很長,今晚穿了一身大紅色的長裙,她叫南喬,不知道你見過冇有?”

“咳咳咳……”

陸放不合時宜的被嗆到了,他聽到了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