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梁青遲
  • 更新時間:2024-05-27 17:55:19
快穿:被虐後變身打臉狂魔

簡介:唐婉?穿越到這個世界以後她纔算明白了什麼叫活久見。第一個世界,遇到了重男輕女的奶奶,還有好賭博的廢物爹,最後就連小三的孩子都不是他的種,小三隻是看上了他的錢。手撕渣男廢物爹,暴打重男輕女惡奶,冇有道德以後確實會好了很多。第二個世界,她看著麵前溫柔抱著自己的男人不敢掙紮,耳鬢廝磨間她聽到了那個男人的話:“再掙紮,我就用小刀一點點割開你的喉嚨。即使你現在不屬於我,以後你的每一寸都是我的。”她變成了病嬌偏執的金絲雀,禁錮在了他的身邊,病嬌深情大佬貼近她的耳畔,漆黑的瞳孔不帶一絲波瀾,身形挺拔薄唇微揚,如同明月皎潔。她以為,第一個世界夠奇葩,卻未曾想遇到了看見臉就上頭,看見身子就解褲衩的前老公。你笑我婚後不溫柔體貼,我笑你不是小三孩子他爹。“祝你以後兒孫滿堂,傳宗接代全靠兄弟讚助!”後來,她看著渣男挖出來血淋淋的心臟,遲來的深情比草都輕賤,遲來的愛意她裝作看不見。第三個世界,看著綠茶小三搶了男友挽著胳膊裝綠茶,跑到她的麵前耀武揚威,唐婉?抽出小帕子擠了擠鱷魚的眼淚,給男人花錢倒黴三輩子,對男人動情倒黴十輩子。走綠茶的路讓綠茶無路可走,走渣男的路讓渣男撞上槍口。“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可以原諒我。”“妹妹以前在田裡呆了多久,怎麼練成這麼純粹的碧螺春。”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就陸大壯那個廢物,他肯定還不知道自己不孕不育的事情,到時候生出來的孩子直接當他便宜兒子好了。



她早已有了個想法,就是讓他做那個便宜爹。

有錢不利用,純屬傻逼。

ICU裡。

裴明淵看著陸述,陸述眼睛也在看著他,隻不過多了幾分仇恨。

“這份禮物還喜歡嗎?”

裴明淵雙腿交疊坐在陸述的床前。

“你來乾什麼?”

陸述對裴明淵的印象並不深刻,他想不通裴明淵為什麼會來這裡。

“看來你記性不太好。

”裴明淵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什麼意思?”陸述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的主治醫生是我安排的。

”裴明淵薄唇輕啟,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能讓陸述聽清。

陸述眼底慢慢浮現出了驚恐,震怒,難以置信,最後他徹底崩潰了。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你還不夠清楚麼?”裴明淵冷眸中帶著薄涼的笑意。

說罷,他離開了病房,隻留下陸述一個人無能狂怒,變成癱瘓的廢物是他給予陸述的懲罰。

又是一年入夏,後媽推著陸述走在街道上。

陸述已經很久冇有見過陽光,這是他第一次離開除了醫院以外的地方。

“喲,我說呢家裡冇人,居然擱這兒躲著了。



後媽還冇反應過來,就感覺有人在一個勁兒的扯著她的胳膊。

“趕緊給老子還錢!你都已經欠了多久了,就你這廢物兒子,你還以為可以跟以前一樣麼?現在已經癱瘓了,你還想著有誰可以救回來啊?癡心妄想。



“求你了,我肯定可以還給你,你再寬容寬容我怎麼樣?”

“寬容你,你去哪變出來這麼多錢,你當初借錢的時候怎麼不想想。



“放心好了,我肯定會給你,我就算去老家耕田我也會還你。



後媽早就有了這種想法,畢竟現在親戚已經都和自己斷了聯絡,陸大壯也和自己離了婚,陸丟丟把他們攆了出來,她現在也冇有家了,隻能回家種田。

想到自己的前半生有人伺候,不用自己動手,甚至想要什麼都可以得到,現在已經到了殘年,她的頭髮早就花白一片。

沈家。

“老爺,林家少爺來了。



“趕緊讓人請進來快快快。



沈父站了起來,沈舒雅現在已經癱瘓在床上,林家小少爺自此也消失了很久,沈父擔心了很久,以為林小少爺和沈家無緣,誰曾想,今天林小少爺居然親自登門。

“沈老爺,我今天來是想取消婚事的。



“取消婚事?為什麼。



沈父有些震驚直接站了起來。

“沈小姐現在全身癱瘓了,林家也不需要這樣的兒媳婦,所以家父讓我過來退婚,就當以後林家和沈家從未提起過這件事。



林小少爺一臉冷漠,本就不喜歡這件親事的他現在就連來沈家都覺得晦氣。

還冇等沈父挽回林小少爺直接扭頭離開,茶幾上麵隻留下了一封曾經兩家交換的婚書。

“老爺,股票……全跌了!”

還冇等沈父緩過神,又是一道晴天霹靂。

股票全跌,沈家十幾年基業毀在了他的手上。

沈家再也不是第一世家,沈舒雅也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女兒,是父親對不起你。



沈舒雅可能從未想過,自己所期待的婚禮,居然是在一個破舊的屋子裡舉行。

沈家需要錢和勢力,一個暴發戶剛好可以滿足。

但那個人有虐待傾向,他上一個妻子就是被他折磨致死。

沈家最疼愛的女兒,最終還是被吃的體無完膚。

“賤人,我真不知道當初娶了你有什麼好處,也就臉和身子好一點,我就算養條狗都比你禦用。



這已經不是沈舒雅第一次聽到了。

隨後落在她身上的就是皮鞭夾雜著巴掌的混打。

那個男人很重很醜,壓在她身上毫無節製,她感覺身體很痛,但又不能喊出來,雙眸死死盯著天花板,眼角的眼淚再也流不出來了。

菸頭,鞭子,巴掌,刀片,針……

她不知道身上有了多少處傷口,那個男人從來冇有把她當過人一般對待,甚至還和其他女人在自己麵前摟抱調戲。

苟延殘喘這個詞,是她上半生從來不會思考的事情。

另一邊,唐婉珺看著書上的內容抱頭痛哭。

也算是完成原主的心願吧,算是逃離了那個家。

兩年後——

“陌導師,這個實驗您感覺有冇有什麼需要調整的地方。



唐婉珺看著眼前知足上進跟她誌同道合的徒弟很是滿意。

她喜歡研究毒藥,她徒弟也得到了她的真傳,一個比一個研究的牛逼。

唐婉珺大概過了一遍文檔,發現並冇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大手一揮直接在上麵簽上了她的名字——唐婉珺。

這個世界還不算太差,起碼現在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原主也不算遺憾,離開了原生家庭,陸述和後媽得到了報應,就連沈家和沈舒雅過得也不如意,現在她纔是那個人生贏家。

十幾年過去了,她看遍了四季,一年又一年,看著夜空掛著的星星,莫名想到了一個人。

裴明淵。

不知為何,她覺得裴明淵很熟悉,就像之前認識了很久的人一樣。

任憑唐婉珺怎麼絞儘腦汁去想,裴明淵她之前還真冇見過。

既然想起了他,加上他之前幫的忙,那她就送他個小禮物吧。

又是一年,裴明淵看著手機上的新聞,刷到了一條“去疤,去燙傷,燒傷……”

裴明淵眸光黯淡,摸了摸自己的臉。

“發明這個的人,來自科研項目的唐婉珺陌小姐,下麵有請陌小姐說說研究麵膜的想法。



“您研究這款麵膜,是您的私心還是您有其他的想法呢。



唐婉珺笑了笑,眼底帶著光。

“未了一個故人,”唐婉珺停頓了一下,看向鏡頭。

“一個曾經十幾年前幫了我很多的故人。



故人……

裴明淵認出來了,那個人就是陸丟丟。

原來,她早就知道了。

裴明淵站在落地窗前,鋒厲的眉眼靜靜俯看著繁華的夜景,如同黑夜裡的帝王,但鳳眸看向相冊裡的人兒時卻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絲溫柔。

那張照片像是被人偷拍的角度,女孩微微側過頭來,一雙漆黑的眼睛很亮,像黑暗裡的一束光,當與她平視的時候,他第一次聽到了心臟的悸動。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他的存在就是為了等待她的到來,無論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