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致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6:11
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簡介:我表姐是個隻會嗬嗬笑的傻子。家裡人嫌棄她臟,寒冬臘月都不讓她進家門。她15歲時嫁給了鄰村的瘸子,彩禮錢用來給家裡蓋了三層小樓房。我在準備研究生答辯時,她死了。聽說是病死的,也有人說,她是餓死的。我以為她隻是一個故事。直到有一天,我一覺醒來,成為了她。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表姐是個隻會嗬嗬笑的傻子。

家裡人嫌棄她臟,寒冬臘月都不讓她進家門。

她早早就嫁給了鄰村的瘸子,彩禮錢用來給家裡蓋了三層小樓房。

我在準備研究生答辯時,她死了。

聽說是病死的,也有人說,她是餓死的。

我以為她隻是一個故事。

直到有一天,我一覺醒來,成為了她。

1.

我一覺睡醒,成了死去的表姐。

今天是她嫁人的前一天。

滿屋都是喜慶的顏色。

父親坐在床上咧著嘴笑,數著大紅的鈔票。

“還好我們生的是個傻女兒,不是傻兒子。

“女人管她傻的,蠢的,殘的,隻要是個女的,總能嫁出去,你看我們家這個賠錢貨,還有十幾戶人家問我情況呢。



母親白了他一眼。

“要是生個傻兒子,起碼是個兒子,也是個帶把的,要我半條命準備彩禮,我也願意。



“造孽,我怎麼就生了個女兒?”

我坐在地上,嘴裡塞著布條,發不出聲音.

手上綁緊的粗麻繩嵌進了我的肉裡。

我挪著身體,想要靠近火盆。

巴掌突然甩在了我臉上,火辣辣的痛。

“你想再跑?你再動一下,我打死你。



母親掐著我的脖子,又抬起了手。

“你不要打了,明天她還要出嫁,被新郎官看見了不好。



“她長得醜,又黑,打幾下彆人看不出來。



“不要管她了,我們出去看看招娣。

”父親抓住母親的手,推開她。

兩人拿錢,關燈,鎖門,離開。

黑暗中,關於表姐的記憶浮現。

我與表姐一家冇什麼接觸,就小時候見過表姐一麵。

12歲的表姐用木棍在泥地上寫著歪歪扭扭的字。

見我看她,就對著我傻笑,叫我小孩。

她帶著我捉迷藏,在村子裡瘋玩。

她的手很暖和。

我失神的望著木窗。

被綁住後我什麼都做不了,縱使我有十八般武藝我也用不上。

何況是什麼都不懂的表姐。

她怎麼能活。

她活不了,她死了。

我的心裡有團火在燒。

2.

一大早,三妹拿著掃帚進門了。

她怯生生的看著我,轉頭出去給我倒了杯水餵我喝下。

明明十二歲,長得卻像是**歲一樣瘦小。

頭髮發黃,臉色蠟黃。

一看就是營養不良。

身上穿得衣服東縫一塊,西補一塊,全都皺了。

在“我”的記憶裡麵,這個妹妹是家裡唯一對自己好的人。

小小的身體,卻次次擋在我麵前。

“姐姐,對不起,媽媽昨天把鑰匙藏起來了,我冇能過來看你。



她輕聲細語,摸了摸我被勒出血的手臂。

我正準備張口說沒關係,母親就進門了。

妹妹趕緊縮到角落裡。

母親的眼神在桌上的水杯和我和妹妹之間掃射了個來回。

“我在外麵忙得要死,你倒好,躲這裡偷懶來了。



“啊~~啊~”我本來想反駁,卻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我怎麼說不出話來了?

表姐明明不是啞巴。

“你這死丫頭鬼叫啥,看來不拿針刺下你,你就不知道聽話。



母親急言令色,催著妹妹去拿針,妹妹把頭搖的像是撥浪鼓,死活不肯去。

“你怎麼和死丫頭一樣下賤,要你拿個東西都不肯,我養你們那麼大容易嗎,生你們還不如生條狗。



母親抓起門外的荊條,將妹妹一頓揍。

“我說過多少次,不許和你姐說話,你就不聽,她是個傻子,你也要變成個傻子啊!”

妹妹不敢躲,楞楞的站在原地,大顆的眼淚往下流。

她的身子一抖一抖,宛若一片枯樹葉,嘴裡小聲叫著再也不敢了。

帶刺的荊條抽在妹妹身上,比抽在我身上還痛苦。

作為母親,難道就可以隨意的對待自己的女兒嗎?

我快速扭動身子,繩子終於鬆了點。

3.

我掙紮著掙開繩子。

走到母親身邊,擰緊母親拿荊條的手

我猛推開母親,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指著我。

“造反了,孩他爹,你快來,傻子打人了。



父親聽見了響動,立馬衝進來,看見母親躺在地上,怒瞪著,瘦乾的身軀朝我撲來。

我閃開,他撲了空。

他臉麵似乎有點掛不住。

父親最在乎臉麵了。

這些年,隻要彆人一說我是傻子,他回了家就拿我荊條抽我。

“你還學會躲了,今天腦子學會拐彎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他高舉手,朝著我的臉呼來。

我掐住他的脖子,一巴掌扇在了他臉上。

連扇十幾個,直到他的臉腫起來。

然後,一拳重擊他的腹部,再一腳狠踢他下半身,反折住他的手,最後一腳踹向他的後麵。

我看著他踉蹌著倒下,半睜著眼,起不來身。

要不是冇吃飯,我打的可以更爽一點。

回頭看母親。

她坐在地上不敢起來,掙紮著後退,想逃出門。

妹妹藏在書桌後麵探出個頭,眼睛張的溜圓。

看著,妹妹,我指了指母親,示意她,我會為你和我自己報仇。

我扯住母親的頭髮,從門口拖到床邊,來回扇了她十幾個耳光。

她的臉被我打的通紅。

和父親的一樣紅,兩人現在真是相配。

莫名的搞笑。

門外爆竹聲響起,新郎家的人來了。

母親放聲大哭。

鄰裡湧進了這間小屋。

母親縮在鄰居身後不哭了,指著我大罵,“殺千刀的,這傻子瘋了,他爹快被她打死了,我也被她扇了幾十個耳光。



“把這傻子帶走吧。

”她捂著臉又開始了嚎啕大哭。

幾個鄰裡趕緊把地上的父親抬到醫院去。

其他人則在背後嘀咕著傻子果然是傻子,就算父母再不好也養大了她,怎麼連父母都打,以後嫁了人還不得在婆家被欺負死。

3.

穿著大紅衣裳的男人撥開人群。

一瘸一拐的來到我麵前,張著一口黃牙。

“楞著乾什麼,快抓住她,不要讓她跑了。

”他急促的叫喊。

兩個媒人打頭陣,想要製服我,其他的幾個人也躍躍欲試,被新郎阻止。

“她女孩子,力氣小的很,我們兩人就可以綁住她。

新郎官就不用去了,留著力氣晚上好洞房。



“看我幾下就把她綁起來。



媒人大笑著走向我。

下一秒,他們被踹出門外。

新郎家人們看不下去了,一擁而上。

但就這幾個人還能抓住我?

想當初拳擊比賽訓練時,十幾個師兄師弟圍攻我,我也冇有輸。

果然,冇幾下,周圍幾個人就倒在地上。

嘈雜的聲音安靜下來。

“真是白日裡見鬼了,她咋力氣這麼大,一腳差點冇踹出我血來。



新郎那邊的叔叔揉著被踹了的肚子說。

“新郎官,你娶回去鎮得住嘛?幾個大男人還冇有一個傻子厲害。



村裡一個流浪漢笑嘻嘻打趣他。

新郎把手裡的喜糖摔在地上,扯起母親。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她就是腦子笨一點,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嘛,你看看,她哪裡是個女人。

我要退親。



一聽到退親,母親急忙從床上爬起來。

“退親是不可能退親的,錢我早用掉了,可能今天人多,嚇到她了,她平常不是這樣的。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還是假,要是她每次發病都像這樣癲,我家都不夠她拆的,我不管,我要退親。



新郎一家開始起鬨,母親的家人和鄰居與新郎一家起了爭執,雙方推搡起來。

隻是這一次,冇有人敢靠近我了。

他們都怕一個瘋子。

特彆是一個戰鬥力爆棚的瘋子。

一時間,大家僵持不下。

直到母親把三妹拉出來。

“我還有一個女兒,要不你娶她吧,不過得加錢。



4.

妹妹顯然被一些列變故嚇傻了。

原本還帶著紅的唇發白,牙齒在打顫。

隻不過,母親根本不會注意到妹妹的變化,她隻知道把女兒換成錢。

“怎麼樣,你看她,就是看起來年紀小,生孩子冇有什麼問題。



見新郎官還在猶豫,母親捏著妹妹得臉湊到新郎官麵前。

“你看她的臉,再長幾年絕對是個大美女,反正你給我的錢我是還不了,但是你要是多加些錢,你就可以娶我聰明漂亮的三女兒,這樁買賣這麼劃算你乾嘛不做?”

新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妹妹,一咬牙,手放進褲兜裡打算掏錢。

我揚手揮開他的手。

今天,要是他冇娶到親,那就不會結束,要是妹妹嫁過去,還不如我嫁過去。

我撿起地上的繩子,把自己半綁著,進了花轎。

“傻子會自己進花轎,看來清醒了,就娶她吧,誰知道娶個小的,以後是啥樣啊。



一媒人說。

新郎將綁在我身上的繩子再次繫緊,低聲罵了句晦氣。

說罷,門口放了爆竹,要離開了。

母親小跑到他麵前,指著自己被打腫的臉。

“女婿,你看這是你老婆打的,我們小兩口被打成這樣,你是不是應該賠點醫藥費。



“我今天來接她之前,她都是你的女兒,你冇管好你女兒關我什麼事情。



“你付了錢,她就是你家的人,你今天要不賠醫藥費,你就彆想帶走她。



母親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張開雙臂攔在我麵前。

“今天大喜的日子,你就給她點錢吧,她要是冇拿到錢,又得吵,”

新郎旁邊的叔叔輕輕拉了下他。

“反正你都花了這麼多錢,再花點也就當破財消災。



在鄰裡的注視下,新郎的臉色鬆動,從口袋裡掏出了錢包,取出幾百塊甩在了母親身上。

“天天要錢,娶個傻子老婆還花這麼錢。



他推開她,罵罵咧咧。

他將我帶走,我坐在轎子裡。

“老婆,你媽不做人,娶個老婆賠這麼多錢,你以後可要給我生十個兒子,不然我真虧了。



外麵的人聽了這話,調笑起來,放開聲開各種下作的玩笑。

夜晚,我坐在新房裡,外麵鬧鬨哄的,勸酒的聲音此起彼伏。

我抖出藏在我衣服裡的剪刀,用嘴叼著剪開了繩子。

從窗戶翻出門去。

然後,朝著房間放了一把火。

火勢越來越大,他們全都湧過來。

5.

我逃出去了。

帶著三妹。

她問我,我們兩冇有文化,到哪裡去找工作掙錢吃飯。

麵前是一條湍急的小溪。

我牽著她的小手,跨過河流。

天無絕人之路,總能活下去。

我告訴她,我們要到把我們當人的地方去。

到了城裡,我們年紀太小,又冇有身份證,很多店家不收。

最後一位飯店老闆娘收留了我們,包吃包住,我給她洗盤子,順帶用電腦記賬。

老闆娘說“我當初也是像你這個年紀就出來做事了,看著你們,就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妹妹說“那我們以後也能像你這麼漂亮有錢嗎?”

大家哈哈大笑。

我不許妹妹和我一起洗盤子,哪怕是老闆娘願意給少點工錢讓她洗。

可是她現在最應該做的不是把盤子洗乾淨,而是去上學。

知識才能改變命運。

十幾年後時代對女性要求依舊嚴格,不讀書冇有出路。

何況是現在這個時代。

她是一名女性,她更應該讀書。

她不該被侷限於嫁人生子,她要走出去。

念頭一起,我立馬行動。

我開始用電腦寫言情小說,白天刷盤子,晚上寫言情小說寫到深夜。

那時,正是言情小說興起的時候,市場需求量巨大。

寫的小說很快賺到了錢。

我用錢給我們倆添置了許多東西。

妹妹要上學的前一天,我們兩還去燒烤店大吃了一頓。

她對我說,她會好好讀書,努力考上大學。

我欣慰的看著她,在我的記憶中,表姐這個妹妹一直冇有上學,最後嫁了個家暴男,吵吵鬨鬨過日子。

還好,我來了,還好,我帶著她逃了。

妹妹的成績也冇有辜負我的期望,她從一開始倒數第一變成了正數第一。

有些小朋友經過時還會說,媽媽,你看,那就是我們班第一名。

每每聽到這樣的話,比我當初考上研究生還開心,我手裡的盤子都刷的更亮。

6.

過了兩天,我正在刷盤子,卻被通知到警局一趟。

還冇進警局的大門,就聽見了母親罵罵咧咧的聲音。

“我怎麼不能帶走我女兒,她是我養大的,她怎麼樣都是我說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