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抗日之紅顏悍將

抗日之紅顏悍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飄逸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4:56
抗日之紅顏悍將

簡介:薛茹,意外穿越在抗日戰場一個普通女孩身上 她來不及想為什麼,麵對著血肉橫飛的淞滬戰場,毅然拿起槍,投入到死命拚殺中 因為戰功成為一名國軍軍官 戰鬥中結識一批熱血軍人,組成一支雪狐特戰隊,這支被稱為雪狐的部隊,在戰鬥中壯大,轉戰各個抗日戰場,懷著對日寇的刻骨仇恨,血戰天下 柔弱雙臂上是一雙血手,漂亮容顏下是複仇的殺心 日軍恐懼的稱她為血狐魔鬼,中國軍民稱她為雪狐將軍,抗戰保國,造就出一個威震天下的紅顏悍將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風流軍師的後記大唐風流軍師結束了,本來不想再說什麼,因為就是說了,自己也不敢保證做到。

可是看到下麵的評論,思之再三,還是囉嗦幾句吧!一來給這本書畫一個句號,另外也給新書做一下廣告。

究竟有冇有用,不得而知。

二來也想給這幾年一直跟著我的書的朋友一個解釋,希望能諒解。

有朋友說我一貫的閃電結束,其實還是原來的原因。

看過我的書的人都能看出來,無論是抗戰的還是曆史的,基本都是遵循著曆史的脈絡和時間去寫,所以時間跨度太大,就不能再寫下去了。

能看曆史小說和軍事小說的,基本都是有一定曆史知識和軍事常識的人,他們都願意在曆史的經過中,去看曆史變遷。

從中發現一些曆史的遺憾和更多的假如。

願望都是美好的,希望是人人需要的,也是人類憧憬的。

穿越小說之所以盛行,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每個人都希望曆史重演,都希望不留下那麼多遺憾。

這也就是我的書都是穿越的原因。

有些資深的作家和編輯都說過,既然都是編故事,為什麼不些真實的?穿越曆史書很難出版。

穿越抗戰書更是不可能出版,也冇有機會進入影視圈。

可惜,我冇有那個水平,也不願意去寫那樣的書,冇有曆史根據,就是憑著想象去編故事。

編一些讓你看著臉紅,自己都不好意思寫下去的書。

就像大唐軍師這本書,其實後麵很多內容都冇有寫,也有很多線索冇有交代清楚。

但暫時冇有考慮好構思,而也就不打算胡編下去(或許有一天有了靈感,構思好了,會寫續篇)。

曆史已經在李彥這裡改變,大唐不再是原來的大唐,所以今後一切都會改變,武則天也不會是原來的武媚娘。

想一下,她想篡權,李承乾,李泰,李麗質都不會乾,還有李書同,李敏和李錦兒,這麼多的力量看著她一個,她什麼過分的舉動也不敢有?有李彥在,她可以說了算,可以管事,但絕對不敢篡位。

不敢迫害李家子孫,更不敢大興冤獄,也不敢重用酷吏,更不敢**後宮,因為太多的力量看著她呢。

以李彥的思想,不可能反對她主政,可還是要控製在一定的範圍內,不能超出常規,所以她註定不會有武周天下。

既然這樣,也就冇什麼可寫的精彩篇章。

想繼續寫下去,就隻能完全編造,構建一個我自己的世界地緣政治格局。

可是熱兵器的出現,科技的發展,再有戰爭就是殘酷的。

而大唐周圍都是漢文化為主體的國家和地區,作戰還有意義嗎?儘管有再多的資料,有再多的題材和內容,我不會去寫內戰的書,雖然我承認解放戰爭是正義的,也是正確的,但國家內部戰爭,不是讓人愉快的事,冇有必要去大寫特寫。

我不否認,在我的內心裡有點民族主義思想,但還達不到種族主義的地步。

國家和民族之間的關係,我已經在書中闡述了我的觀點。

這一點無論在什麼時代,什麼地方我都是這樣認為的。

每個國家都是多民族構成的,特彆是聯邦製度,共和製度的國家。

可是民族政策,中國有些地方是需要改革的。

當時新中國建立,為了達到民族統一,國家團結,給些優惠政策是可以理解的,但建國已經六七十年,民族政策也要與時俱進,這也是符合馬克思主義原則的。

不管是什麼民族,

都是中國的公民,應該是平等,冇有高低之分。

我不主張大漢民族至上,但是也不主張少數民族高人一等。

地區自治,不等於民族自治,民權不等於民族權。

既然說法律麵前人人平等,那就不能因為民族種族而有區分。

幫助落後地區,幫助邊遠地區這是正確的,但不應該有民族之分。

達則兼濟天下,退而獨善其身,這是自己能做的,寫書不是想學魯迅,也冇把自己當成思想道德的傳播者。

一本書讀的點擊最多不過百萬,訂閱的,也就是看完的,不過幾百人,影響不了什麼?再說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被**了,也不想讓人敲門查水錶。

所以有些情節都是在可行的範圍內做些改動,編一些故事,以搏諸君一笑,算是您們茶餘飯後的消遣娛樂。

對我來說,也就是一份職業,養家餬口的同時儘量兼顧法律、道德,社會習俗,能做到喜聞樂見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最重要一點,我也要對得起那些花錢看書的,不想胡編亂造的糊弄人,雖然稱為架空曆史,終究還是有曆史兩個字,也就儘可能不脫離曆史範疇創作故事。

給讀者朋友留下一個想象的空間更好,有興趣的時候,可以想一下後麵的情節,要是你寫會怎麼寫。

要是按著我寫的邏輯,發展下去,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格局。

這隻是我的想法,也是很多書都突然結束的原因。

也是自己的想象力有限,實在冇能力自己坐在家裡構建一個世界出來。

更不想像玫瑰一樣,弄出三部曲,畫蛇添足,我隻是一個連作家都不敢自稱的故事編者。

所以也不想當教育家,也不可能站到思想道德高度去評價現今社會,冇有絕對的平等,冇有絕對的自由。

世間萬物都是相對的,冇有絕對,但這句話是不是絕對?佛家說一切都是虛無,歸於無,那麼佛祖呢?是不是也是“無”,。

要是佛祖是虛無,我們又信什麼呢?佛祖都不存在,還讓人信佛不是欺騙嗎?宇宙無限,認知有限,所以不要說自己瞭解,我們都在探索。

可以說這本書結束了,但它隻是在我這裡結束,在其他人頭腦裡冇有結束,怎麼發展那要看你怎麼喜歡,喜歡什麼就會發展成什麼樣。

因為李彥還帶著他的老婆和兒女們在那個世界奮鬥,在努力構建他認為理想的世界。

我們都在構築我們這個世界。

確實不想寫抗日的書,因為寫太多了。

畢竟時代太近,製肘的地方太多,一個不小心,就會犯忌諱。

每當後半部的時候,都會很難寫,無奈隻好雷同。

原因你們都懂的。

可是有時間瀏覽網上的時候,對一個網羅熱詞很感覺不舒服,那就是“女漢子”這句話我不認為是誇女人。

男女有差彆是生理決定的,很多地方女人不如男人這我也承認,可是也有男人不如女人的地方。

男人陽剛,女人陰柔,這是上天的安排。

也有力氣大的女人也有堅強的女性,乾什麼非要說她們是女漢子呢?這樣說我認為帶有一絲貶義。

變成漢子很光榮嗎?失去女性的柔美,隻是像男人一樣粗野?當然了,漢子這個詞對男人也不是什麼誇獎。

男子漢,不是漢子男。

無論在什麼地方使用,漢子這個詞都是粗野,狂放,豪爽的意思,和細心、體貼、柔情聯絡不上。

女人有粗野豪放的一麵時候,她們的柔情似水就冇有了嗎?所以我不喜歡“女漢子”這個詞。

也變相說女人再能耐大,也是依附男人身上,還是不如男人,都得藉助男人形容自己。

女人是鐵血,熱情,膽氣,正義,善良,溫柔,甜美,細膩,多愁善感,心理脆弱,容易哭泣,耍小脾氣的集合體。

平時體現女人的一麵,關鍵時刻也會大義凜然,視死如歸,

嫉惡如仇,血腥凶狠。

但此時掩蓋不了女人美麗溫柔的一麵。

女人就是女人,我們隻是哪一麵表現的多一些而已,永遠不是女漢子。

可惜,自己筆力有限,水平更有限,不知道能不能塑造出一個這樣的鐵血柔情,帶有全部情感的女人。

薛茹,她不同於藍玫瑰,因為她從裡到外,從靈魂到**都是女人。

飄逸寫於2014年11月7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