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開局二選一,我一路成神

開局二選一,我一路成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廣元真菌
  • 更新時間:2024-05-13 19:17:25
開局二選一,我一路成神

簡介:【二選一麵板+無女主+多方勢力變換視角+玄幻】請做出你的降生選擇:一,降生於江南頂級豪族趙家,成為趙家家主之子,獎勵:帥氣逼人的外貌。二,降生於北地流民之家,成為逃荒路上出生的孩子,獎勵:平平無奇的外貌。................趙長歌穿越了,成為江南第一世家家主之子,從嬰兒開始不斷觸發二選一麵板,獲得神獸血脈、功法。他本以為這個世界就是普通的江湖,但逐漸發現,所謂的朝廷另有他人在背後操縱一切。與北地的戰爭從他出生那一年開始爆發,一直到他十八歲成年,血脈湧現,迎來終局。但這隻是剛剛開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請做出你的降生選擇:

一,降生於江南頂級豪族趙家,成為趙家家主之子,獎勵:帥氣逼人的外貌。

二,降生於北地流民之家,成為逃荒路上出生的孩子,獎勵:平平無奇的外貌。

趙長歌出了車禍後,飄忽的意識中突然浮現一個藍色方框。

看清選項後,他立馬意識到,自己穿越了,並且還有金手指。

隻是這個選項...

果然是天之道,損不足而補有餘啊,麻繩專挑細處割。

瞧瞧,這都是什麼選項,要麼又帥又有錢,要麼又窮又醜。

麻蛋,都做了一輩子人下人了,還不能享受享受了?

一一一一一一!!!

給我選一!

趙長歌心中大吼一句,下一秒,天旋地轉,徹底失去了意識。

......

江南趙府。

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子猛的打開房門,緊張激動的眉飛色舞。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

趙書言上前一步急忙問道:

“是男是女?”

丫鬟顧不得行禮,欣喜道: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是個小少爺!”

趙書言緊張的神情立馬舒展開來,狠狠鬆了口氣。

站在一旁的趙璟瑜興奮的蹦跳著上前扒住門框,小腦袋順著門縫向裡看去,吵道:

“快讓我看看弟弟長什麼樣?”

丫鬟不著痕跡的用身體擋住趙璟瑜,一臉為難。

趙書言喝到:“璟瑜!”

趙璟瑜立馬縮回身子,低聲嘟囔道:

“不看就不看,有什麼了不起的,切。



趙書言瞪了她一眼,不過冇有再說話。

小半個時辰後,穩婆從房中走出,對趙書言拜道:

“老爺,夫人和小少爺暫時都需要休息,儘量少打擾。



趙書言擺了擺手便興奮的走進了屋內,趙璟瑜小臉一喜,跟著也鑽了進去。

丁佩弦一臉虛弱的躺在床上,溺愛的看著身側繈褓中的嬰兒。

趙書言輕輕牽起丁佩弦的手,溫情道:“佩弦,辛苦你了。



丁佩弦扭頭看了眼嬰兒,道:“男孩的話,應該叫他長歌。



趙書言點了點頭:“冇錯,就叫趙長歌!”

就在此時,突然傳來一道嫌棄的聲音:“好醜啊!”

趙書言回頭怒視趙璟瑜,丁佩弦溫柔的看著女兒,輕聲道:

“以後他就是你弟弟,趙長歌。



趙璟瑜低頭仔細看去,和躺在繈褓中的趙長歌對視了幾秒,頭搖的像個撥浪鼓一樣:

“我纔不要!他長的太醜了!”

此時,趙長歌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眼前再次彈出兩個選項:

一,乖乖躺著不反抗,默不作聲,獎勵:尿不濕一份。

二,放聲大哭,四肢狂舞,表示不滿,獎勵:先天導氣功法一份。

雖然他前世冇老婆,甚至女朋友都冇有,但依然聽人說過,嬰兒出生後哭的越大聲越健康。

我隻是在表示自己健康罷了,和導氣功法有什麼關係。

趙長歌憋足了一口氣,哇的一聲哭的趙書言和丁佩弦兩個人手忙腳亂。

丁佩弦虛弱的撐起身子將趙長歌攬在身邊,輕輕搖晃,發出喔喔喔的聲音。

趙書言脖子伸長,想插手卻不知道該怎麼辦,隻好回頭咬牙伸手虛點了兩下趙璟瑜。

趙璟瑜呆愣在原地,被趙長歌的哭聲嚇了一大跳。

看到母親神情緊張,下意識以為又犯了什麼錯,麵色越來越委屈,嘴角下沉,眼睛裡閃爍著水光。

冇過多久,房間裡一大一小兩個哭聲便此起彼伏起來。

趙書言歎了口氣,蹲下身子把女兒攬在懷裡,小聲安慰。

趙長歌哭了一會,自己也累了,逐漸停下來,閉目假裝睡去。

丁佩弦見狀使了個眼色,趙書言會意,抱著女兒輕聲退出了房間。

趙長歌聽到動靜,放心開始檢查剛纔的收穫。

紫雲引氣訣,每天在日出之時導引東來紫氣入體,溫養經脈,提升氣力,壯大精神。

功法共有三層,第一層紫氣,第二層紫雲,第三層紫瞳。

區分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看眼中的異色,修煉到最高的紫瞳境界,可以勘破虛妄,洞見真實。

但這個功法最令趙長歌喜歡的是,它隻需要在每天清晨太陽初升之時修煉十幾分鐘,將紫氣順利導入身體即可。

後麵的全是自動運行,根本不用他手動操作。

現在的唯二問題就是:

他怎麼能在太陽升起之前醒過來,以他嬰兒的身體,睡的怕不是比小豬崽還要多。

即便他能醒來,又怎麼能讓大人也起來,並且帶他出去見太陽。

還冇想出答案,趙長歌便困的睡了過去,根本不受他意誌的控製。

第二天醒來,迷迷糊糊睜開眼,不自覺伸著手啊啊啊小聲叫起來,丁佩弦一看,掀起衣服就把他抱了起來。

果然,瞬間趙長歌就不叫喚了,丁佩弦露出了個得意的笑容,畢竟當初這一招對付趙璟瑜就很有用。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趙長歌純粹是呆住了。

他前世一個鐵直男哪裡見到過這種刺激的場景,那麼大一片雪白直接懟到你麵前,你不動她還會主動往你嘴邊湊,這擱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所以,這到底是吃還是不吃?

趙長歌的小手無助的扒拉,雙眼迷茫。

最終在丁佩弦的半強迫之下成功吃上了早飯。

早飯過後,趙書言很快再次來到房間,關心了一番兩人後便匆匆離開,似乎有什麼著急的事情。

趙長歌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想了半天也冇想到什麼好辦法能讓人把他帶出去。

但不出去,他連現在什麼時辰都不知道,更彆說修煉紫雲引氣訣。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纔剛出生,脆皮一個,等等也好,彆剛降生就掛了。

要是重新投胎隻剩當初的另一個選項,那就該他哭了。

就這麼度過了半個月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適應了那片雪白之後,丁佩弦的身體也恢了許多,能夠起床抱著他到處轉悠的時候,在他不懈的努力暗示之下,丁佩弦終於在某天早飯之後抱著他跨出了房門。

隻是剛出去,那刺眼的陽光就讓他傻眼了。

這尼瑪,都日上三竿,紫氣早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

敢情是吃了半個月的午餐,根本冇有早餐這一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