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土豆是個泥
  • 更新時間:2024-06-16 03:47:24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簡介: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羅士信的力氣很大,連呼吸都冇變一下。甚至,他還抱著一個巨大的銅爐,圍著那棵梧桐樹轉了一圈。

砰!羅士信手中的四足銅爐被他一把抓住。往地上一扔。

一時間,塵土飛揚。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上麵佈滿了蛛網。整片大地都被砸得塌陷,裂開一道道縫隙。

“哈哈!好吧。你果然有一身強大的力量!”嬴蕩一看到羅士信,心中就樂開了花。

“典韋,傳我王命!封羅士信,封為公大夫,二五百主。”不過,由於羅士信本身並無軍功,所以也無法給予他很高的封爵。

這是秦國的軍功爵,七級。見了縣官,不必行禮。這是一個很好的稱號。

二五百主,那就是兩個五百人的小團體。相當於一千人。

“大王,你也太摳門了吧,賞點金子和寶石算個屁啊!不比公大夫有用。”羅士信說著,彎腰將手中的長槍拿了起來。他咧嘴一笑。

“羅士信!你不要太過分了。這是貴族的頭銜。”

“啊?羅士信,寶石,金子寡人都有。可是,這裡冇有。都放在鹹陽了。”

嬴蕩也冇有生氣。這就是羅士信的個性。

憨憨的樣子,有點呆萌,不是很聰明。

“報告!啟稟大王,晉陽已被秦郡守攻克。派人來了。需要支援!”鐵鷹劍士統領苦大吼一聲。他快步跑進縣衙門,見了嬴蕩。

嬴蕩將那捲竹簡取了出來,慢慢的展開。

【啟稟大王,微臣秦瓊,於晉陽,不勝其擾。我大獲勝利,斃趙軍四萬五千人。今趙王領兵近十萬,大軍壓境,我亦不能坐視不理。秦瓊請求大王派兵支援,刻不容緩。

嬴蕩見此,頓時放下心來:“快去!傳我命令!”

“秦軍步兵四萬,留守上郡守。都尉馮琦,鎮守。”

“馮琦。另外,你要在二十天內,將糧草運送到前線。”

嬴蕩打定主意,向郡守府行去。隨後,他又寫信,用小刀在竹子上書寫。派出了鐵鷹劍士,策馬急馳,往鹹陽而去。親手交到了丞相張儀的手中。

這一日午後,嬴蕩策馬而來,手中握著的是天龍戟。帶領著他的大軍,從東門出發。前往百公裡之外的晉陽,出擊。

一日後,嬴蕩手持天龍戟,策馬而來。帶領著這支軍隊,成功的進了晉陽。

“臣秦瓊,拜見大王!”

“臣王彥章,拜見大王!”

秦瓊得知此事大為震驚,立即與王彥章會合由東門外馳出,迎上了嬴蕩。

“叔寶,你這次乾得不錯,既有膽識,又有謀略。好,好,好,我不會責怪你的。”贏蕩跳下馬來,將天龍戟遞給了典韋。誇獎了幾句。

秦瓊聽到這番話,大為動容。

“那就多謝大王的好意了。秦瓊是臣子,我不能把功勞攬到自己頭上。這一切,都是王猛的弟弟,王彥章帶來的。我們說好了,子時三刻開門。”秦瓊走到王彥章身邊,將他的功績說了一遍。

“大王,臣求您了。封王彥章為左庶長,軍中都尉官職。”

嬴蕩回過頭來,把王彥章從頭看到尾看了個遍。隻見他身高一米九,身材魁梧,身材魁梧。他的鼻子很高,五官也很立體。

“是啊,他是王猛親弟,寡人自然要幫一把。之後更是協助秦瓊在夜裡攻下了晉陽城,獲得了不少的功勞。對於立下大功的人,秦國也不會虧待你的。”

“傳王命,授王彥章為左庶長,軍中都尉,統轄三千軍。”在八萬秦軍麵前,贏蕩立下了封爵之令。

王彥章大喜,當即就跪了下來。“多謝大王恩典!臣王彥章,一定會對大王忠心耿耿,對秦國忠心耿耿。”

就在這時,天上忽然飄下來一片雪花。寒風凜冽,連綿不絕。這一幕,讓不少秦軍士兵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嬴蕩抬頭望瞭望天空。他心中一動:“我想到了一個辦法,老天都在幫我!”

“傳寡人命令!命王彥章帶四萬秦兵出城,於城西北角十公裡的晉陽西北紮營。以晉陽城為中心,建立掎角之勢。”

“如果趙軍,就率領大軍進攻,寡人就不信了。他們還能跑得了,將他們困住。”

“倘若趙軍率軍進攻晉陽。然後你就攻擊趙軍的後麵。”

秦瓊與王彥章聞言,皆是一愣。兩眼放光,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不過,大王。這等天氣,怎麼建?冇有沙子,冇有木頭。”王彥章陷入了沉思。

“這個好辦,讓士兵扛著沙子,修建城牆。然後讓人幫他澆點水。在建造城池的同時,還在夜晚。等到天亮的時候,一整片的冰雪城池,就已經建好了。”

嬴蕩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他伸出右手,將漫天的雪花抓在手中。

秦瓊很是詫異:“冰城?這座城市不會被凍住了吧?”

“是啊。您看,天氣這麼冷,又下雪。正是最冷的時候。嬴蕩點了下頭,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畢竟趙國的疆域,比之當年,要大了不少。最多的就是河北那邊的冬季。溫度高達-10攝氏度。

另外,他最愛的就是三國演義,這也是他的愛好。隻見曹操智建冰城的那一章,聽起來很有道理。

氣候突然變得寒冷,寒冷刺骨,在這樣的氣候環境下,很容易被凍成冰塊。

王彥章立刻道:“大王不必擔心,我會帶著四萬大軍前來。“去西北,建一座城池。”

“順便說一句,外麵很冷。城中的平民和商販們,都是在采購著保暖的衣物。還有,給我準備二十日的食物,還有十日的箭支。”嬴蕩仔細想了想,還是冇有想到什麼。

“你看!大王不必擔心,如今晉陽城中,隻有我們兩個人。一共有三十多萬斤的糧草。”秦瓊拱了拱手,神色凝重道:“足以讓秦國的九十萬將士,衣食無憂。”

“好,我會儘力的。殲滅趙軍十萬多名精兵!”嬴蕩忍不住歡呼起來,心中大定。

王彥章手腳麻利,一個小時就搞定了。一共是四萬人。他還帶來了糧草10萬石,箭20萬枝,在晉陽購買了一些過冬的衣物。迎著大雪,出了城門。

“走走走!兄弟們,加油!”

“一隊人,佈置路障,佈置鹿角。他們有的在挖地,有的在修建城牆,有的在澆灌!”

10公裡,在秦軍精銳士兵的眼中,根本不算什麼。隻需要兩刻鐘(也就是未來半個小時),就能抵達目的地。

漫天飛雪,可以說是一片冰天雪地,千裡雪紛飛。

王彥章一刻都冇停過,直接就開始行動起來。他頂著淩冽的寒風,從營帳裡走了出來。協助秦軍的步兵,扛著泥土,建起了一座城池。

秦軍士兵見自己的主帥絲毫不懼寒冷,紛紛站了起來。他很激動,很激動。

“將軍,你好好睡一覺。這邊交給我們吧!”蔓百將趕緊上前,試圖說服王彥章。

王彥章的手都快被凍住了,他用力一踢,罵了一句:“你給我去死!不要浪費時間了,快來建城吧。”

“儘量在天亮前,天亮的時候。建造冰城!”

“兄弟們!用力。蔓百將,你讓人到晉汾河那裡取水。”王彥章親自動手,做了一個榜樣。對於秦軍精英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秦軍的四萬五千人都是鬥誌昂揚,一個個都卯足了力氣。口中吟唱著秦軍的軍曲:“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

趙軍的營地,距離晉陽城三十餘公裡處。寒風凜冽,寒風凜冽。

趙武靈王趙雍坐在那裡,皺著眉。吃著廚師做的肉湯,味道很淡。

“啊?冇想到,這位秦國的將軍,竟然這麼勇猛。殺了我的五名副手。”

“報!大王。這時,一位趙軍的校尉,也是一位身著鎧甲的軍士。快步的朝著中軍的營帳而去。

得知噩耗的趙武靈王趙雍,臉色一變。“好了,你退下。”

不對,一定要儘快結束這場戰鬥。若是再拖一段時間,恐怕就是僵局了。

趙雍心中暗暗盤算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的天氣很冷,而且還飄起了雪花。由邯鄲運來的糧路,勢必要受到阻礙。

身為春秋戰國第一明君。趙雍精於兵法,上知天時,下知地理,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然而,他身上卻流著趙王族的血液。脾氣暴躁,稍有不順,就會暴跳如雷。

這是戰國末期的事情。這一點,在趙無恤的表現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現。

趙雍,就是一個衝動的人。廢了趙章的儲君,改為趙何。一位蓋世英雄,竟然被困在了沙宮之中,三個多月不吃不喝,最後被活活餓死。

這一戰,也是如此。趙雍的魯莽,在冬天起兵作戰。這是兵家的大忌。

“傳寡人之令,從明天開始,大軍出發。去晉陽!”趙武靈王趙雍果斷下令道。

第二日中午。趙雍帶著十萬兵馬,對著晉陽城發動了進攻。三個方向,一個方向,一個方向,一個方向。

秦瓊,典韋,羅士信,。他們被派遣到了東南西北三個城門鎮鎮。

嬴蕩身披魚鱗甲冑,手持天龍戟,帶著一萬名秦精兵做後備力量。

這一戰,秦軍占儘了天時地利,占儘了優勢。他們已經有了足夠的箭矢,可以用來對付趙軍,也有足夠的滾木。100大缸的金汁,沸騰著。在塔樓的下方,隨時都有人送來。

趙軍在攻城戰中損失巨大。留下上萬人的屍體,鮮血染紅了護城河,水麵上,到處都是漂浮的屍體。

戰鼓齊鳴。

趙武靈王趙雍一張臉都綠了,簡直要氣炸了。他站在馬車上,心中充滿了不甘。望著站在晉陽城牆上的典韋,心中暗道:“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人?有冇有人能給我解釋一下?”

而此時,在趙軍的身後。忽然遭到了秦兵的突襲!

王彥章身上披著一件魚鱗鎧甲,手中握著一杆粗大的長槍。帶著他的三千秦**隊,從後麵直搗黃龍。

王彥章在趙軍身後十多公裡處,已經做好了準備。為的就是這一刻。

趙軍進攻失敗,傷亡很大。氣勢儘失。

在王彥章的帶領下,這些士兵都是飽餐一頓,可以說是一支強大的軍隊。

“兄弟們!吾將斬之,斬趙王趙雍!”王彥章兩腳一夾,衝在了最前麵。當先一步殺入對方陣營之中。

砰!

王彥章的手臂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手中的長槍一抖。以橫掃之勢,把三個趙軍的步兵,打得高高拋起。

一聲巨響,整個馬車都被震成了碎片。

趙武靈王趙雍臉色一變,將趙劍從腰帶上抽了出來:“糟了,我上當了。秦人狡猾!”

“退!趙雍大喝一聲,帶著車伕離開了這片區域。

而就在這時,晉陽城的城門,卻是緩緩的開啟了。吊橋徐徐落下,落在地麵上。

嬴蕩策馬而來,手中握著一柄兩尺三尺長的天龍裂城槍,氣勢逼人,氣勢驚人。帶著一萬秦軍士卒,殺出了城。

“乾掉他們!兄弟們,這是一場真正的戰鬥!兩麵受敵。殺了趙王!”嬴蕩血氣沖霄漢,緊握著天龍戟。他的右手緊緊抓住馬匹的韁繩,第一個衝了出去。

一萬名秦軍,無一不是身經百戰之輩。精英中的精英,麵對著他們的君王。竟然悍不畏死的衝了上去。一時間,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勇猛異常。

“跟寡人上,殺了趙王!”

龍爭虎鬥,這是嬴蕩生平首次上陣。手中長達兩米的天龍破天矛,不斷地斬出。

刹那間,九道戟影出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虛空中來回穿梭,寒光四射。

瞬息而至的戟影,化為一道無法捕捉的殘影。一道寒光一閃,九個頭顱就飛上了半空,滾燙的血液,白色的大腦,還有那被打得粉碎的頭顱。

嬴蕩武功了得,所向披靡,所向披靡。僅僅是一炷香的時間,趙軍的趙卒就被他殺死了一百多人。

那十餘萬趙軍,在攻城戰中受挫,士氣大亂。再加上秦軍的兩麵夾攻,立刻就亂了陣腳。

有人試圖反抗,也有人選擇了逃走。

趙武靈王趙雍帶著自己的親衛,來到了這裡。提前衝出重圍。

此戰,秦軍取得了巨大的勝利。趙軍的十萬精英,最終能逃脫的,隻有不到萬人。

這一次勝利。代表著嬴蕩已經穩固了自己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