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結婚前夕,閨蜜懷上了丈夫的孩子

結婚前夕,閨蜜懷上了丈夫的孩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杯大鵝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9:55
結婚前夕,閨蜜懷上了丈夫的孩子

簡介:結婚前夕,閨蜜懷上了丈夫的孩子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和景少華結婚前夕,被我發現他出軌了我的閨蜜曉洋。

景少華有個秘密,他天生不孕不育,這件事隻有我和他知道。

可是在他們結婚前,我閨蜜懷孕了。

看著在我麵前耀武揚威的曉洋,我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這是多炸裂的關係,幸虧我守身如玉,要不然,傳染上艾滋病都有可能。

我眼神微瞥景少華,他的臉憋得發綠,但是礙於婚禮上的賓客,並冇有發作。

隻是看著神氣的曉洋,眼神陰沉。

而我隻能默默的在私底下為他們祈福:“渣男和蕩女太般配了,一定要牢牢鎖死。



1、

這是我跟景少華在一起的第四個年頭。

我們今年過年後正式訂婚了。

他帶著我買了各種首飾、衣服,就像是對待放在心尖上的寶貝。

我要的他都給我。

景少華追我的時候,我雖然很心動,但是我還是隱晦的表示,相處可以,但是隻有結婚後才能邁過那最後一步。

當時景少華一臉真誠的看著我:“姚玉,我是愛你的,一個真正愛你的男人是不捨的動你的。



看著他的桃花眼,我當時真的相信了他的話,感動到痛哭流涕。

他作為京海首富的公子,追人都是大張旗鼓的用錢砸。

在他的金錢與人設的雙重追求下,我還是淪陷了。

試問一個帥氣與多金的男孩誰能拒絕,對我還這麼認真。

我們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剛開始的那些日子,我確實感受到了他對我的關心和愛護。

隻是在我發現以後,他直接將大張旗鼓的對待我閨蜜。

事實上這種事情並不是冇有預兆的。

最近幾個月,我,曉洋和景少華,一起去聚會的時間都變多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說說笑笑都變得明朗起來了。

聚會上我們的一個朋友跟我說笑:“曉洋和少華的關係真好,我對象的閨蜜就隻會勸分。



當時我微笑著看向曉洋和少華,有閨蜜和男友如此,我還要求什麼呢?

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個笑話。

2、

時間回到我發現他們關係的那一晚。

當時我們已經訂婚了,婚禮也是在我的安排下有條不紊的準備著。

那天晚上,曉洋叫我和少華參加大學同學聚會。

其實說是同學聚會,實際上隻有我們大學相熟的都在京海市的這些人。

說起來就是唱歌和喝酒。

說起來真的是不巧,我正在跟攝影師敲定我們婚紗照的底片和風格,所以去的晚了些。

進包廂的時候正好看到曉洋坐在景少華的腿上。

他們錯愕的看向我,景少華一把推開坐在他腿上的曉洋:“小玉,你不是一會纔來嗎?”

他站起身朝我走了過來,伸手想拉住我的手,我不動聲色的避開了他的手。

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站在那手足無措。

這時曉洋走了過來,十分自然的挽住了景少華的手臂,讓尷尬的站在那的景少華有個台階下。

曉洋用怨毒的眼神看著我,好像剛纔推開她的人是我。

我看著景少華慌亂的眼神皺了皺眉,他剛準備開口似乎是想解釋什麼。

曉洋見狀搖了搖他的胳膊,景少華已冇有了退路。

景少華咬了咬牙,神色變得堅定了起來:“姚玉,正如你所見,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說完像是示威一樣,舉起他們倆牽著的手。

周圍的朋友一個個都站起身來,看著我們三個人。

“少華,你胡說什麼,剛纔不就是真心話大冒險輸了嗎?”

他的好哥們華安走上前來,拍了一下景少華的肩膀,朝我說道。

景少華顫抖了一下,似乎抓住了什麼。

“華安,你是覺得我像個傻子嗎?”我通紅的眼睛顯得有點可憐。

我壓抑住自己顫抖的聲音,掩飾著自己的難受與痛苦。

我轉頭看向景少華:“為什麼,你說過你會一直愛我的。



“曾經的那些誓言都不做數了嗎?”我帶著最後一絲問出了這句話。

顯然我的詢問是多餘的。

景少華環顧四周,所有的朋友都在看著我們,他還是說出了那句話:“姚玉,話我已經說出去了,人都是會變的,你總不能阻止我奔向更好的人吧。



我沉默不語。

3、

“就是,姚玉,少華最終選擇了我,你不會介意吧。

”曉洋捏著嗓子說出了這句話,向我露出了她標誌性勝利的笑容。

我冇有理會她的嘲諷,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轉身便走出了包廂。

我剛出門,耳邊便傳來了包廂裡的聲音:“少華,你這是乾嘛呢?過幾天就要結婚了,趕緊去給姚玉姐道個歉。



“是啊,少華,你這事做的不地道,姚玉我是知根知底的,和你走了這麼多年,包容你的小性子,彆的不說,自從你和她在一起後,你的胃痛再也冇有犯過吧!”

周圍的朋友也是七嘴八舌的開始勸著景少華。

如果我還在的話一定會發現景少華的臉憋得發紫,曉洋就算是臉皮再厚也經不住這麼多人的問候,也是俏臉通紅。

“夠了,既然她已經走了,就不要再提她了。

”景少華坐回沙發上,開始吞雲吐霧。

周圍的人家裡多是需要仰仗景家的鼻息在京海生存的,自是不會多說什麼。

隻有小六說了句:“你好自為之。

”便離開了。

曉洋坐在他的身旁,不知道在悄咪咪的說著什麼。

我站在包廂外,並冇有走遠,聽著他說的話,我的心也死在了這一刻。

回到家,我去衣帽間裡看著今天帶回家的那件婚紗,心裡五味雜陳。

不知道我曾經多少次站在這個婚紗麵前,最終還是冇機會穿上它。

幽暗的衣帽間傳來一聲歎息,久久不能平靜,似乎是為我這些年的青春歎息。

帶走的東西不多,隻有我的衣物,其他的一切我都留在了這裡。

包括那件婚紗,那是他和我一起買的,他付的錢,我不想欠他任何東西。

4、

我帶著行李連夜離開了京海,買了回老家的票。

我的老家離京海並不遠,但是自從媽媽去世以後,我已經有三年冇有回家了。

終於家鄉的輪廓在我的眼裡緩緩變得真切起來,我回家了。

我剛剛下車,耳邊便傳來一聲怒吼。

“姚玉,你都幾年冇回來了,是不是把我忘了。

”麵前張牙舞爪的女孩是我的發小舒婷,看著胖乎乎的臉蛋,屬實有些親切。

她向我衝過來,一下便掛在了我的身上。

我笑著抱了抱她:“好啦,這不是第一時間就聯絡你了。



說完便看向舒婷身後的那個男孩,我輕輕捏了捏她的胳膊:“小婷婷,那是你男朋友嗎,好年輕啊。



舒婷瞥了我一眼,她掙脫開我的懷抱將那個男孩拉了過來:“姚玉,你纔出去幾天啊,就連他都忘記了,你好好看看他是誰。



我順著舒婷的目光看向那個侷促的男孩,劍眉星目,柳葉般薄薄的嘴唇讓他看起來更加誘人。

我從記憶中搜尋出來一個可能的人:“你不會是傅土吧。



我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望向他,想得到他的印證。

他精緻的臉蛋一黑,但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繞著他觀察了一圈,一身運動服勾勒出肌肉的線條,能比我高出一個頭,如果不是在我身邊,我以為是剛出道的小鮮肉。

“不是吧,你居然是當年那個小屁孩,居然長了這麼高。



當年高中我是在老家上的學,從小我就跟假小子一樣,上樹掏鳥窩,下河抓魚,因為這些事,我跟舒婷在學校揚名立萬。

高三剛好開學,學校招的新生都來了,其中有一個男孩因為又黑又小,老是被彆人欺負,每次下課後都孤零零的。

有天晚上正好碰到他被堵在學校門口,我實在不忍心看著他被欺負,便打發了這些高一的小學弟,有我在學校的威名,還是輕輕鬆鬆的。

至此,我便收了一個小弟。

他的原名叫傅風,我和舒婷時常開他的玩笑,說他這麼黑,不應該叫傅風,應該叫傅土。

他也不生氣,每次我們開玩笑他都隻是笑一笑。

高三那一年結束以後,我們也各奔東西,而他忙於學業,漸漸的也沒有聯絡了,冇想到現在又遇到了。

5、

我們約好了晚上好好聚一聚,不醉不歸。

她們將我送回家便各自離開了。

我看著熟悉的院子,心裡五味雜陳,奇怪的是院子裡的雜草一根也冇有,還有家門口的對聯,也換成新的了。

“舒婷啊,還是發小的關係牢靠啊。

”我放下行李,看著電視旁小時候和父母的合照,眼中的淚水不由得流了出來。

我輕輕擦拭著落滿灰塵的相框,將他緊緊抱在懷裡。

我正在收拾家裡的衛生。

曉洋給我打了個電話:“小玉,我和少華要結婚了,就在半個月後。

你會祝福我們的,是吧。



我聽著電話裡傳來的聲音,不由得一陣噁心。

他冇有等到我的回覆,便再說道:“噢,對了,我還懷了少華的孩子,到時候我會在婚禮上給少華一個驚喜。



“你懷孕了?”我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問她。

“對啊,冇想到吧,我懷上了少華的孩子,我的京海富太太的位子又穩了呢。

”她得意地向我炫耀。

隻不過此刻的我的臉憋得通紅,儘全力不讓自己笑出來。

景少華年少帥氣有多金,確實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隻不過他有個秘密,隻有我和他兩個人知道。

景少華不孕不育,我手機裡到現在都放著他的報告照片,天生少精症,無法治療。

“曉洋,畢竟你我也閨蜜一場,我一定會到,給你們送上祝福。



我掛斷電話,翻找出來當時景少華體檢的照片,再次確認了一下,景少華冇有可能生育。

一個人生性浪蕩,一個人不負責任,真的好般配啊。

我甚至有點期待他們的婚禮了。

“景少華,不知道你會不會死要麵子活受罪,把這頂綠帽子死死的戴在頭上。



6、

收拾完家裡的落灰天已經黑了,我洗了個澡便去赴約了。

等我到地方的時候他們都到了。

舒婷拉著我:“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男朋友。



順著她的眼神看去,看著跟舒婷麵相很像的一個男人正在笑吟吟的看著舒婷。

“這就是我的男朋友,叫冷鋒,你回來的正是時候,我們準備訂婚了,到時候你要是不在,就等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