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落雨飛花夢迴廊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5:03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簡介:因愛錯了人,她被嫡妹和身為三皇子的丈夫聯合暗算,最終落得剖腹去子慘死的局麵。重生歸來,黑化成絕世醫妃,醫毒雙絕,智商在線。閃婚嫁給腹黑攝政王後,嬌嬌在外麵虐渣殺敵,王爺在背地給她推波助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就是這對該死的狗男女,前世誆騙她嫁進六皇子府,將她利用完便害她淒慘喪命!

她的孩子……

前世種種在她腦中閃過,沈雨霏再也剋製不住心中恨意,拔下頭頂金簪,直接衝了上去。

“畜生!毒婦!我要你們償命!”

沈夢嬌和聞明澄還未回神,便看見沈雨霏披頭散髮恍如惡鬼般衝了過來!

“沈雨霏?!你……”

聞明澄大驚失色!

他明明提前安排了人在沈雨霏杯中下藥,等她意識不醒後將她送去後院等他過去,為什麼這女人這麼快救醒了過來!?

他有些心虛,以至於冇注意到沈雨霏手中金簪,待看見沈雨霏竟然要將簪子刺進他胸膛,才驟然回神。

“你想做什麼!本殿下不曾招惹你!”

他駭得腿軟,本能側身想避開,手背卻還是被刺出一道血痕!

“姐姐……沈雨霏!你瘋了嗎!這是六殿下!”

旁邊的沈夢嬌也嚇得心驚肉跳,想要阻止,卻又怕極了沈雨霏那瘋魔的樣子,隻敢拉著聞明澄衣袖色厲內荏的尖叫:“你快住手!行刺皇子可是死罪!”

“死……嗬!我早已經死過一次,難不成還會怕死!”

沈雨霏早已經被仇恨衝昏了頭腦,緊握著簪子瘋了一般朝著慌不擇路躲閃的聞明澄刺去:“我隻想取你們這對狗男女的命!”

金簪狠狠戳進聞明澄的小臂,痛得他慘叫一聲,狠命推開沈雨霏:“來人!護駕!沈雨霏要行刺本殿下!”

周圍那些貴女早已經嚇得慌了神,驚慌失措的想要逃出去,生怕沈雨霏一個不順眼過來追殺他們。

護衛終於被這邊的動靜引來,看見聞明澄鮮血淋漓的手,再不敢耽擱,直接將沈雨霏手中金簪打落,嚴嚴實實箍住她雙手。

“毒婦!你瘋了是不是!”

聞明澄捂著手臂上的傷,仍然心有餘悸,抬手就是一耳光甩在沈雨霏臉上。

他現下也不需要顧慮這沈雨霏是不是相府嫡女了,原先的計謀,現在對於他來說也完全不重要,相府嫡女行刺他這個皇子,姓沈的若是不討好他,便是找死!

“我瘋了?”

沈雨霏緊盯著他,眼神陰冷含戾:“聞明澄,你以為自己背後做的事情,真就神不知鬼不覺麼?”

聞明澄心裡一緊,麵色下意識有些不自然。

但想到做手腳的是他的心腹,現下也早就銷燬了證據離開,他又稍稍放下了心。

“我做了什麼?嗬,沈小姐莫非真是得了失心瘋?”

他眼神嘲弄:“本殿下才和令妹一道過來,剛一照麵,沈小姐便對本殿下喊打喊殺,難不成這還成了我的不是?”

沈雨霏咬緊牙關,這才意識到自己先前的舉動有多衝動冒失。

縱然她從前世臨死前沈夢嬌的話裡知道了聞明澄的陰謀,可是她眼下根本冇有證據。

而聞明澄乃是皇子,真正的皇室血脈,她做下這樣的事情……

見她一語不發,旁邊的沈夢嬌看向聞明澄,眼珠一轉,做出一副痛心疾首模樣:“姐姐,你真是糊塗啊,莫非你是看見六皇子與我同來誤會了什麼,才做出這種十惡不赦的事?”

“我看,眼下你還是認罪伏法,求得殿下寬恕吧。”

求得寬恕?

她何罪之有!

沈雨霏緊攥拳頭,心知肚明自己恐怕是一步走錯,滿盤皆輸,索性昂首冷聲道:“我十惡不赦?嗬,你二人早已私下勾搭成奸,聞明澄還在我麵前故作深情說要求娶我,我看不慣這等負心畜生,也算是罪過?”

聽見她這麼說,聞明澄的表情明顯有些不自然,那些貴女也忍不住議論紛紛。

“好像先前是聽說六皇子要求娶沈雨霏,現下怎麼又跟她的庶妹這樣親密呢?”

“也可能是捕風捉影的事情啊。”

“無論你如何狡辯,你行刺皇嗣就是事實!本殿下要將你打入天牢!”

聞明澄緊咬牙關,索性也不跟她在浪費時間:“來人!將她拿下!”

一群侍衛直接將沈雨霏按住,要把她拖出王府。

難道又要重蹈覆轍……她纔剛剛重生!

“本王的府邸,何時輪到六皇子說了算的?”

清冷慵懶的聲音忽然傳進耳中,沈雨霏怔愣著抬頭,便看見聞夜楓一襲紅衣站在院門口,正眼神冷然的看著眾人。

“皇,皇叔……”

聞明澄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聞夜楓會忽然出現,還要給沈雨霏出頭,聲音不由得有些緊張:“此女無緣無故衝上來將侄兒傷了,所以侄兒纔會……”

“傷了?”

聞夜楓似笑非笑看了聞明澄那血流如注的手臂一眼,眼神嘲弄:“被一個姑孃家這麼磕碰一點兒皮肉,也能算傷了?”

他的語氣分明輕描淡寫,卻讓人從中聽出一股滲人的威嚴。

聞明澄滿頭大汗,磕磕絆絆說道:“可是,她的確意圖行刺侄兒,謀害皇嗣是死罪……”

“是嗎?”

聞夜楓嗤笑一聲,將目光轉向被侍衛製住的沈雨霏:“你意圖行刺六皇子?”

沈雨霏頓時回神,收起眼底殺意故作茫然道:“臣女冇有,臣女……隻是失足腳滑,不小心刺傷六皇子的。”

“……”

在座的眾人都被這番話震得目瞪口呆,聞明澄更是氣不打一出來:“你胡說八道!分明……”

“本王還冇問你的話。”

聞夜楓冷聲打斷他的話,轉頭看向那些侍衛:“那你們,看見她是要行刺六殿下了?”

侍衛都是攝政王府的人,見狀哪裡還能不知道主子的心思,趕忙放開沈雨霏:“回王爺,沈小姐和六殿下隻是打鬨!”

聞夜楓這才漫不經心的點點頭:“既然隻是打鬨,那此事便不必追究了,都退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