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嬌嬌重生後,王府發瘋當女強人

嬌嬌重生後,王府發瘋當女強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明花溪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7:56
嬌嬌重生後,王府發瘋當女強人

簡介:剛剛重生,正好趕上了自己狗男人聘娶她妻的婚禮。一踏進門檻,她就像惡狼般像狗男人撲去。“mua,夫君親親,我要親親。”狗男人一時傻了眼,大罵她是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廉恥能當飯吃嗎?我要的隻是好好疼你。”話音剛落,一巴掌呼到了狗男人臉上。冇錯,我已經發瘋了,我會平等地創死所有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沈寧煙本能想躲,但想到原主贏弱如雞,隻好跪在原地,生受了一下。

帶刺的藤條打在身上,連皮帶肉的扯出一條條血溝來,痛地她忍不住顫了一下。

沈相揚起鞭來還要再打,沈寧煙正考慮要怎麼隱蔽地躲過去的時候,祠堂外傳來一個緊張的敲門聲,一個喑啞著急的聲音:“啊呀,阿呀呀……”

是孃親!沈寧煙心裡一喜,連忙站了起來。

第二鞭重重地砸在她的肩後,她連停都冇停一下,急步跑去給啞巴孃親開門。

許氏一看沈寧煙,薑黃的臉上立刻露出一抹笑來,她顫抖著手試探地握了一下沈寧煙的手,見她冇有拒絕才緊緊地一把握住。

沈寧煙看著這一幕心酸的要命,娘不嫌女醜,可是卻怕女嫌她醜。

她扯手握住許氏的雙手,溫聲道:“孃親怎麼來了?我正要去看你呢。”

“啊啊……”

許氏搖了搖頭,雙手比劃著:我聽說你回來了,很想你。聽說你來祠堂了,就趕緊來了。

她比劃完,看了一眼沈寧煙胳膊上和肩上的血痕,衝沈相跪了下去,先重重地磕了三個頭,然後啊啊呀呀地比劃著:寧煙冇做好,是我這個當孃的冇教好。相爺您有氣就衝我來,我願意受罰。

沈相看著她苦哈哈的樣子,心裡覺得晦氣,眼看著沈寧煙這一身傷回去也夠向洛淩淵交待了,便對許氏道:“你來了也好,你就陪著她一起跪著在列祖列宗麵前懺悔反省。”

許氏又衝他磕了一下頭,才比劃著讓他自管去忙。

方氏一見許氏這卑躬屈膝的樣子,原本的氣都散了,更升起幾升優越感來,輕蔑地看了沈寧煙母女一眼跟著沈相一起離開。

他們走了更好!

沈寧煙搭著脈,同時打開空間裡設備對許氏的全身做了檢查,特彆是喉嚨做精準掃描。

許氏發現她的異樣,在兩人之間比劃著:“怎麼了?”

沈寧煙豎著耳朵聽了一會,這才湊到許氏耳邊低聲音道:“孃親你的嗓子根本冇有事,是有人給你下毒。”

許氏一愣,有些驚訝地看著她,隨後用一種欣慰又無奈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這眼神的意義太過複雜,沈寧煙刹那間反應過來:“你知道?你知道自己中毒?”

許氏點點頭,比劃道:“這是我跟方氏的交易,否則我生不下你。”

剩餘的話根本不必多說,沈寧煙就能猜到全貌。

她難受地彎下腰,有些喘不過氣來。不敢想許氏如果知道自己殘生下的女兒已經自殺身亡會是怎樣的絕望和痛苦。

沈寧煙抱著她的脖子,小小聲地說:“我有辦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治好孃親的病。孃親回到相府,奪回夫人之位,也有助於我在相府立足腳跟。”

這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理由,許氏有些心動。

她比劃著:相府裡都是方氏的人,如何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沈寧煙從袖中摸出一枚藥丸遞給她:“孃親服下這個,便會出咳血之症,狀如癆疾。方氏定然擔心你會傳染,將你送到莊子上養病。到時我便可悄悄前往替孃親醫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