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集體破防!俯臥撐都被玩出花了?

集體破防!俯臥撐都被玩出花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超愛酸辣土豆絲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2:07
集體破防!俯臥撐都被玩出花了?

簡介:前世,作為義務兵的他,渾渾噩噩,走馬觀花的過完了自己退伍10多年後碌碌無為的人生。一場意外,再睜眼時,他是剛進新兵連的那個新兵蛋子。此刻他才猛然清醒,人生短短幾十年,如果不想重蹈前世覆轍,就從繼續留隊開始改變命運吧!從內務標兵,隊列標兵,再到優秀士兵,他一路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部隊裡向來有個不成文的規定。

那就是你可以用我牙膏,可以拿我毛巾,甚至可以協調我衣服,但絕對不能動我老婆!

而這個老婆,指的就是軍被。

因為不論颳風下雨,不論嚴寒酷暑,即使你滿身臭汗,腳痠的能熏死一窩耗子,軍被始終對你不離不棄。

這不是老婆,又是什麼?

隻不過,想要把這床老婆伺候好,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孟言光是磨被子,就得花上二十分鐘。

疊好後修被子又得花上二三十分鐘。

三分疊,七分修,從來不是一句玩笑話。

如此往複了折騰了三四遍,孟言累的滿頭大汗,胳膊都開始發酸了。

這纔在臨近中午時,將疊被的熟練度提升到(4/10)。

付出,終究是有收穫的。

眼下的被子,已經有了一個標準豆腐被的雛形。

雖然冇能達到蚊子站上去打滑,蒼蠅落下來劈叉的程度,甚至比起周建飛疊的也有很大一段距離。

但比起他最開始疊的那個,簡直要好看太多。

不過孟言很清楚,這樣的疊被水平,充其量也就在新兵連還能看,要是下了連隊...

孟言一哆嗦,死去的回憶突然開始攻擊他。

他可不想再滿營區的到處找被子了。

尤其是被丟廁所以後,回來還得接著蓋。

又濕又潮,還散發著一股子燒燒的味道,那種滋味太特麼難受了....

孟言二話不說,趕緊抖散被子繼續開疊,他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把疊軍被技能給刷到滿級,這樣等下連隊以後纔會有好日子過。

而在此過程中,他也嘗試過卡係統BUFF。

看看能不能通過快速疊被的方式,來白嫖經驗值。

結果,卻失敗了。

不是認認真真打磨修整出來的軍被,根本就不加經驗。

“果然還是得腳踏實地,不能走捷徑。”

孟言小小感慨了一下,便再次沉浸在刷經驗的快樂中。

與此同時,宿舍裡其他新兵也都在認真疊著被子。

有的用板凳壓,有的用膝蓋磨,方法五花八門。

甚至還有個兩個大聰明跑去問班長,能不能把書桌倒扣過來,用人站在上頭蹦的方式來壓實被子。

結果自然是被周建飛一頓臭罵,還在兩人屁股上,一人蓋了個四十二碼的大腳印。

“疊被子,是當兵的必修課,能磨鍊軍人的意誌,培養良好的習慣和紀律。所以,少跟我整那些個有的冇的!”

周建飛看看手錶,黑著張臉說:“還有一會兒就開飯了,抓緊時間!吃過飯我會挨個檢查,不合格的午休直接取消,滾去繼續疊被子!”

新兵們臉頓時就拉了下來,心中怨聲載道。

今天可是週末啊大哥,不帶這樣的!

中午不睡,下午崩潰,我們西山人一天不午休就渾身難受!

疊被子能磨鍊個鬼的意誌啊,你丫上戰場用被子打仗嗎?

但大家也隻敢在心裡頭抱怨幾句,誰都不傻,這時候誰開口誰倒黴。

不過,也有新兵覺得班長不過是在虛張聲勢,就是想嚇唬大家一下而已,午休肯定還是有的。

網上都說了,新兵連每天都會有一到兩個小時的午休時間,還能有假?

但對於這樣想法的人,孟言隻能說:嗬嗬,你開心就好。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新兵連能不能午休全看班長心情。

心情好了,疊個被子慶祝一下。

心情不好了,那就搞個體能,然後再疊被子。

過程中,可能還得承受班長暴風驟雨般的唾沫星子,以及含媽量極高的親切問候。

昨天為什麼能午休?拜托,那可是新兵入伍的第一天。

一群新兵坐了七八個小時火車,又坐了四五個小時卡車,淩晨一兩點纔到的部隊。

再加上又是第一天,老兵們自然得像鄰家大哥哥那樣,熱情照顧,無微不至。

等新兵們全部打電話回去報過平安,當然就原形畢露,開始磨刀霍霍。

“嗶嗶——”

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一陣哨聲。

緊接著就聽見有人在喊:“各班小值日集合!”

所謂的小值日,其實就是各班提前派一個人去食堂,替大夥兒打好飯菜。

一人一天全班輪著來,結束得幫著收尾,活兒還算輕巧。

“孟言!”

“到!”

孟言立馬站起身,衝著宿舍裡正在指導新兵疊被的周建飛喊到。

周建飛頭也不回的說:“今天輪到你小值,趕緊去。”

“是!”

孟言雙手托起剛疊好的被子,放上床後立馬飛奔下樓。

樓前空地上,一個老兵班長已經在等著了。

孟言迅速過去站好隊伍,等其他班的小值日全部到齊後。

這纔在老兵班長的帶領下,喊著“幺兒幺”的口號,排成一隊朝著食堂走去。

剛進食堂,飯菜香氣撲鼻而來。

孟言口腔開始分泌大量唾液,肚子也有了反應。

雖然早上吃的很飽,但架不住年輕人消耗大,餓得快啊。

午餐很是豐盛,百葉結燒肉,口水雞,魚香肉絲,青椒炒雞蛋,肉末茄子,酸辣土豆絲,西紅柿雞蛋湯,外加一盆香噴噴的大米飯。

標準的六菜一湯一主食。

另外,每人還分到一根香蕉,當做飯後水果。

除此之外,節假日部隊還會舉行會餐,豐盛程度和吃席差不多,還能喝到小甜水呢。

不過即便如此,依舊有不少人吐槽部隊飯菜難吃。

對此,孟言隻能說,你不懂部隊,你冇有真正融入部隊。

部隊裡吃飯可不像在家,慢慢悠悠的,鹹了淡了能挑三揀四。

十分鐘必須光盤,有些野戰部隊甚至要求三分鐘內吃完。

這麼短的時間,就算是山珍海味,你也會像豬八戒吃人蔘果那樣,吃完了都記不起剛剛的菜啥味兒,甚至都記不得中午吃的什麼菜。

不一會,孟言就按照要求打好飯菜,放到六班吃飯的餐桌上。

餐具碗筷全部擺放整齊後,孟言也老老實實站在桌邊,等著大部隊到來。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響亮的口號聲,伴隨著勉強能夠稱之為整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各班全部在食堂門前的台階下集合站好,開始飯前一首歌。

“有一個道理不用講,當兵就該上戰場!”

“是虎就該山中走,是龍就該鬨海洋!”

“誰冇有爹,誰冇有娘......”

這是部隊的老傳統了,飯前都得來上這麼一嗓子。

偶爾有時候,還會有幾個班相互較勁。

唱得好不好聽不重要,嗓門大就行,主打的就是一個氣勢。

“唱得什麼玩意兒!你他媽聲帶落家裡了?”

“唱歌都不會,飯會不會吃?”

“氣勢,氣勢呢,嘴巴都張開,你們都是娘們嗎?重來!”

老兵班長的罵聲此起彼伏,新兵們隻能餓著肚子苦著臉,重新再唱一遍。

這次聲音明顯比先前大了不少,氣勢也足了許多。

但迴應他們的依舊隻有:聲音太小,聽不見,你們是蚊子嗎,重新唱之類的話語!

幾遍下來,讓頂著飯菜香味,本就餓得不行的新兵們腦瓜子嗡嗡響。

一個個被折騰的心裡直罵娘,就冇見過這麼折磨人的!

與此同時,孟言站在食堂裡,享受著頭頂風扇呼啦啦吹來的小風。

看著外麵頭頂烈日鬼哭狼嚎,嗓子都要喊冒煙的新兵,心裡一陣慶幸。

還好他今天是小值日,不然就得跟著一塊在外麵嚎了。

但他知道,這樣的下馬威僅僅隻是開始。

真正厲害的還在後頭呢......

想到這,孟言眉頭一蹙,露出一抹擔憂的神色。

目光也不自覺的瞥向桌上的飯菜:“壞了,這百葉結燒肉要是涼了,是不是就不好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