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狐仙

狐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七夜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8:13
狐仙

簡介:我本是狐獸,因常行善積德,積攢福德,成為半仙。可師父告誡我,要真的成仙需要曆經七情六慾。繼而大手一揮,我便來了人間,嫁給了晉城最驍勇善戰的將軍。而他,也是我曾救過的少年郎。我們夫妻也曾恩愛幾年,琴瑟和鳴。可後來。我被陷害,被道士捉住。全城百姓把我當妖怪,要放火燒死我。而放火的人,就是曾愛我如命的夫君。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本是狐獸,因常行善積德,積攢福德,成為半仙。

可師父告誡我,要真的成仙需要曆經七情六慾。

繼而大手一揮,我便來了人間,嫁給了晉城最驍勇善戰的將軍。

而他,也是我曾救過的少年郎。

我們夫妻也曾恩愛幾年,琴瑟和鳴。

可後來。

我被陷害,被道士捉住。

全城百姓把我當妖怪,要放火燒死我。

而放火的人,就是曾愛我如命的夫君。

1

我被師父封印身上的法力,成為凡人之身,被送去人間。

醒來時,已到凡間,我很是迷茫,不知所措,路該怎麼走。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再次遇見了曾經救過的少年將軍。

年長後的他,生得如此俊朗,墨黑的桃花眼不笑也能這般好看。

我不懂人間世事,肚子餓了便去攤位上,看到燒餅就吃,差點被攤主打。

被陌君寒救了我,他見我對世事一竅不通,懵懵懂懂的。

心生憐憫,他帶我回將軍府。

情竇初開,我見到他時,一顆心跳得悸動,我不知道它為什麼要跳。

他亦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卻道不出為何會這樣。

原來他忘了我們曾經相識過。

後來我們日久生情,情到深處,我們結為夫妻。

成親那日,十裡紅妝,千鳶綻飛,全城張燈結綵。

晉國皇帝愛這個幼子,為我們風光舉辦婚禮。

我成了天下女子都豔羨的將軍夫人。

就在我沉迷於人間情愛時,卻被一記巴掌打碎了這個美夢。

晉國聖女回國,已乾旱兩年冇有雨滴的晉國,隨著她的回來也降臨。

百姓歡呼,皇帝大喜。

問她想要什麼獎賞,她灼熱的眼神看向陌君寒。

皇帝自是明白何意,但婚姻大事他由自己的愛子定奪。

把這個難題給當事人,畢竟他也看重我。

他們本是青梅,而陌君寒也不排斥這個聖女寧思顏。

藉著商議國事,成天呆在一起,騎馬,遊山玩水,為她折花枝。

我在家裡,一直盼君何時歸。

我看一眼檀木桌上的好菜,涼了被婢女拿去加熱。

如此來回幾次,一直到入夜,臘月的冷氣把飯菜凍冰。

婢女春嬋看著我失落的神情,她命仆人拿去倒了。

【夫人,夜已深了,該回房休息。



她紅著眼,扶起我回房,路上的寒風颳肉的疼。

都不及我心裡的揪心之疼。

曾經有多羨慕我之人,如今會在背後掩嘴偷笑。

我失寵了。

2

一夜未歸的陌君寒,此刻卻帶著寧思顏在客堂用早膳。

我在半路就聽到他們的淡笑風生,待走進客堂時,寧思顏是坐在我的位置。

抬頭瞬間,我們四目相對,都在暗中觀察,打量彼此。

她一襲白衣裳,素雅脫俗,雙眼像是不問世事般的沉靜。

這麼一看,怎麼覺得我們的氣質如此的相似,難道……

我猛的把頭看向笑得如沐春風的陌君寒,他們從小青梅竹馬。

會不會隻是把我當替身,而我一直都是她人的影子。

【兮夜,你來了。



【這是晉國德高望重的聖女,寧思顏。



陌君寒夾了一道桃花酥放到寧思顏的碟子裡,【這是你最愛吃的桃花

酥。



還真的是冇有看我一眼呢,在跟我說話,而眼睛是看寧思顏。

【你就是兮夜啊!生得這麼美,難怪能迷倒君寒。



她優雅得體,笑的時候,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放在嘴邊掩著。

【真是冇禮貌,見了我國的聖女,也不行禮問好。



寧思顏的貼身婢女不滿地朝我不屑道。

【美則美矣,哪能比得上我們的主子聖潔高雅,超凡脫俗。



我看了一眼說話的婢女蘭兒,而寧思顏卻冇有攔著她嘲諷我的意思。

【聖女?官職很大嗎?】

【我們的夫人既是將軍夫人,也是皇上親封的九皇妃。



【若論君臣之禮,作為隻有名聲而冇有實權的聖女,不是更應該向我

們夫人行禮嗎?】

春嬋上前一步,厲聲發問,字字珠璣。

蘭兒被噎住,無話反駁,瞪著眼睛看春嬋。

她說得對啊!我國聖女隻是一個稱呼而已,再有名望見了臣,也得行

禮。

寧思顏站了起來:【本座雲遊天下,向來無心與她人爭鬥,人淡如菊慣

了。



【本座代婢女向皇妃賠禮道歉,求皇妃莫怪我們。

】她向我彎了腰。

這話說得挺委屈的,好像我們在欺負她似的,也不看看是誰先挑事。

【啪】陌君寒放下筷子,不悅地擰著眉看向我和春嬋。

【看好你的狗,彆亂吠,思顏以後在將軍府,不用向何人行禮。



【皇妃?好大的架勢啊!要不要本將軍向你跪拜。



他就這麼當著下人的麵,給我難堪,我有怪寧思顏了嗎?

這麼護著她,卻把我再次當笑話暴露在下人麵前。

3

在我無心停留在這場暗中較量的爭鬥時,我瞥見了寧思顏腰身繫著的

金絲袋符。

這個符為何會在她的身上?

我看向黑著臉的陌君寒,【這是你送給她的嗎?】

我還在為他想理由,藉口。

好希望他能回答,不是,不是他送的。

隻是同我送給他的符一樣罷了,可惜……

【是又如何,思顏關心天下人的安康,一個人要操勞這麼多事。



【這個符送給她當護身,最好不過。



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好像並冇有關心我發問的何用意。

這個符豈能落在無福德之人身上,她寧思顏還不配。

【你們莫要為了我傷了夫妻和氣,我脫下還給妹妹便罷了。



【不用脫下來,喜歡就戴著。



【你太多事了,區區一個符而已,讓你這般像妒婦。



陌君寒開始怒了,朝我聲音很大的責怪。

【隨你怎麼說,但符你不要,必須物歸原主。



我懶得理陌君寒與她,看這意思她們是冇有打算還了。

寧思顏往後退幾步,她是真的喜歡戴這個符。

戴著它,似有種輕飄舒適之意,讓她生出一股威嚴來。

好像真的如仙子,她愛不釋手,怎麼可能捨得還。

見她無意要還給我,那我親自動手。

我走過去,靠近她時,伸手去扯下金絲符,但她在反抗。

明明我冇有推她,她就尖叫一聲往後倒去。

她算計我啊!玩這手段。

【兮夜,你滾開。



聲音在我的頭頂傳來時,我也被一股力氣推出去,砸到木桌上。

陌君寒心疼地扶起寧思顏,【你怎麼樣,有哪傷著嗎?】

我全程看在眼裡,也疼到心裡。

陌君寒,第一次對我發脾氣,也第一次動手推倒我。

為了一個叫寧思顏的女人,讓我顏麵掃地。

下人開始對我露出同情之色,也有暗中嘲笑。

4

陌君寒還是罰了我閉門思過,春嬋不忍心為我求情。

他命人把她打三十大板,也解了之前春嬋頂撞寧思顏之氣。

這分明就是借打春嬋之意,立寧思顏之風。

以後在將軍府,寧可得罪夫人,也彆怠慢寧思顏。

我跪下來求情,求陌君寒饒了春嬋。

【你們主仆這麼情深,那就一起跪著吧!】他帶著寧思顏走了。

帶寧思顏經過我時,露出得意,挑釁之色。

她可以騙天下人,但騙不了我,所謂的滴塵不染世俗,是掩人耳目。

她德不配位,有股妖氣纏身。

此時已是烈日炎炎,我和春嬋跪在客堂門外。

春嬋哭紅了眼,我仰著頭看向東邊,那是我的師父所在的玄冥宮。

我從小就是一隻狐狸,冇有家人流落外頭,受儘有法力護身的其他獸類的欺負。

後來遇見師父,他帶我回玄冥宮,傳我法力,我跟著他修行。

想起我下凡那日,他把自己的金絲符送到我懷裡。

那是幾千年前,師父的母親送給他的成人禮,那時他還是凡人。

此符對於她他來說很重要,我曾調皮搗蛋地想偷拿藏起來,急死師父。

後來看到他找得滿頭汗水,我從冇見過他會有失態的一麵。

【兮夜,切記,要一直戴著這個符,若遇危險,它定能護你周全。



我冇有一身法力,唯有靠這個符保護自己。

而陌君寒常年在外征戰,我怕他有危險,把唯一護命的符送給他。

陌君寒,你可知道,我是把命都給你的人啊!

我之前殺過太多妖,為了護住一方百姓,連魔族也去惹。

如今我下凡冇有法力,若被他們認出。

我還有命活嗎?

寧思顏怎麼配戴我師父的金絲符,她一介俗人而已。

5

夜裡,我猛的驚醒。

我感覺到外麵有妖氣在街市徘徊,內心隱隱不安。

我握緊手裡的匕首,時刻清醒著,隻要它們衝進來,我就殺。

【這麼緊張做什麼?】

寧思顏站在門外,我透過門傳遞進來。

【你到底想乾什麼?為何會輪落到與妖為伍。



我站在門邊,步步逼問,她明明貴為晉國聖女,卻為何靠近蛇妖。

她身上的妖氣,便是我曾打成重傷的蛇妖之氣。

【為什麼?她會幫我啊!幫我得到榮華富貴,幫我得到陌君寒啊!】

【你看,乾旱兩年的晉國,被她輕輕一施法,就降甘淋。



【送了一個禮物給你,定會讓你終生難忘。



她留下一句話後,就走了,走得無聲無息,好像未曾來過。

最近幾日,城裡有無辜百姓死去,死法一樣都是被抽去心臟。

嚇到百姓不敢晚上出門,作為守護晉國的將軍陌君寒。

冇日冇夜地追查,晉國皇帝也發怒,定要找出凶手。

而寧思顏作為晉國聖女,她開壇祈願,似乎進入神的境界。

在睜眼,她勾唇一笑,看向高台上的皇帝。

【陛下,這是妖物作為,此妖來勢洶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