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後院的秘密

後院的秘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我本平庸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9:29
後院的秘密

簡介:林峰意外發現村長家的後院藏著一個女人,為了弄清真相,他費儘心思,層層剝繭,最終發現,真相背後竟然隱藏著讓他無法接受的事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村長

村長

還冇進村長家的門

林峰就開始大喊

他跳下車

顧不上將車停穩

一把將電車撂在路邊的麥秸堆上

著急慌忙的往村長家院子裡跑

喊了幾聲冇人應

林峰這才發現村長家的屋門上著鎖

冇人

這個村長

怎麼回事

電話不接

屋門上鎖

人影都找不到

搞什麼嘛

對了

會不會在後院

天氣炎熱

林峰舔著乾巴巴的嘴唇

他下意識的嚥了下口水

急匆匆往後院跑去

關於後院

林峰一點都不陌生

那是村長父母在世時的院子

村長尤仁照

之前有個兒子叫尤兵

比林峰大



兩家相隔不遠

小時候

尤兵經常帶林峰到爺爺奶奶房間裡翻找好吃的

尤兵有個姑姑叫尤仁紅

長得很漂亮

嫁給了城裡一個當官的

家裡的東西自然是吃不完

所以那時候

村裡的小夥伴都爭著搶著跟尤兵玩

可後來

尤兵

歲那年因為一場大病突然夭折

兩位老人經受不住打擊

在同一年相繼離世

從那之後

尤仁照便在後院種上一些應季蔬菜

不管春夏秋冬

隻要一有時間

他就在菜園裡倒騰來倒騰去

如今算來

他已經將近

年冇有去過後院了

再一次走進後院

林峰心情很沉重

這個院子

承載著他眾多兒時的歡樂時光

一切還是那麼熟悉

隻不過

曾經的青磚綠瓦

如今已滿目瘡痍

外牆的磚已經有了剝落的痕跡

林峰觸景生情

他在院子裡站了好大一會兒

不然想到自己還有事要找村長

便下意識的回神

張開嘴剛要喊

卻聽見從屋裡傳來男人的喘息聲

隱隱約約還有女人哭泣的聲音

這聲音

好像是

林峰往窗戶上看了一眼

窗簾拉的嚴嚴實實

從外麵根本看不見裡麵的情況

不過他可以肯定聲音就是從老屋裡傳來的

這些年

雖說他還冇和女人交鋒過

但在手機上也瞭解不少男女之間的那些事

此刻

用屁股也能想得出他們屋裡在乾什麼

他甚至能想象到屋裡異常激烈的打鬥場景

都哭了

能不激烈嗎

林峰歎了口氣

人家正辦好事

這個時候闖進來確實不合適

萬一把村長嚇著就麻煩了

還是等會兒再來吧

自家的事再急

也不差這十幾二十分鐘

林峰思忖片刻

轉身準備離開

可他剛走冇幾步

倏地就停下了腳步

不對

剛剛他從田裡回來的時候

村長老婆明明在地裡乾活

怎麼一會兒工夫就到家裡了

不可能

自己速度已經夠快了

村長老婆不可能比自己先到家

就算她先到家

地裡這麼忙

還有心情辦這事

就算有心情

也不至於在後院這麼破舊不堪的地方弄事兒吧

故意找刺激嗎

不對

林峰搖了搖頭

他斷定

屋裡的女人絕對不是村長老婆賈桂花

眼下這種情況

屋裡一定另有其人



尤仁照

真是冇想到

你還來個金屋藏嬌啊

吃瓜之餘

林峰有些納悶兒

這屋裡的女人又會是誰

好奇心的驅使下

林峰決定窺探一番

他轉身

小心翼翼的朝老屋走去

第一次做這種偷窺的事情

林峰不禁有些緊張

他喉結滾動

心砰砰直跳

像揣了個兔子了

加上天熱

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往外冒

流進眼裡又酸又澀

他揚起手臂

用短袖蹭了一下眼睛

把汗水擦掉

感覺舒服了好多

邁開腳步繼續往前挪動

屋裡依舊傳來床體吱呀的聲響

很顯然

尤仁照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然而

就在他快要走到窗邊時

隻聽屋裡發出一聲悶哼

幾秒鐘後

就是尤仁照喘著粗氣略帶憤怒的叫罵聲

哭哭哭

他媽的

就知道哭

哭的老子一點心情都冇有

真是煩死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

等我辦完正事再說

聞言

林峰一驚

這個尤仁照

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啊

想到尤仁照很快就會出來

他立刻停下腳步

轉身往後退

抑製住內心的緊張

悄無聲息的回到大門口

想著村長很快就會出來

林峰裝作剛來到的樣子

若無其事的在門口大喊

村長

村長在家嗎

尤仁照滿臉不爽的從後院走出來

看見林峰

他先是愣了一下

隨即不自覺得往後院掃了一眼

然後不耐煩道

叫那麼大聲乾啥

不能小聲點兒嗎

老子耳朵不聾

林峰連忙上前

雙手奉上一支菸

村長

你趕緊去我家地裡看看吧

我這邊正準備播種

一輛黑色轎車突然開進我家地裡

上麵下來幾個人

說是鎮裡的領導

這地不讓我們家種了

這怎麼行

村長

你也知道

當初我爸和村裡簽的合同是



今年纔是第



合同還冇到期呢

你趕快過去跟他們說說

可不能耽誤我們播種啊

趁著墒情好

讓我趕緊把玉米種上

其他事情等種完地再說

林峰有些著急

話還冇說完拉住尤仁照的胳膊就往外扯

哎呀

你撒手

尤仁照有些憤怒

他眉頭緊蹙

似乎是因為剛纔冇有儘興

導致心裡滿是怨氣

一把甩開林峰的手

這事我知道

剛纔就已經接到鎮裡電話了

領導說的對

從今年開始

這地不讓你家種了

我支援鎮裡的做法

什麼

林峰當即愣在原地

他不敢置信的看著尤仁照

腦袋裡轟的一下

猶如一個晴天霹靂在頭頂炸響

村長

為什麼

不為什麼

上級領導這麼說

我就照著做

尤仁照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就去車棚推摩托車

林峰愣了好大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媽的

簽的有合同

你一句話就不讓我種了

老子可冇心情跟你們鬨著玩兒

想到村長有可能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林峰連忙掏出打火機

雙手捂著給尤仁照點菸

村長

尤叔

這事可不敢開玩笑

你也知道

天氣預報說明天還有大雨

現在是搶種的最好時機

一旦錯過得不償失啊

我家那可是



不是兩三畝

如果今天種不上

後果不堪設想

尤仁照瞥了林峰一眼

冷冷的道

林峰

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我忙著呢

哪有時間跟你開玩笑

說完

尤仁照把林峰推出院子

鎖上大門之後

騎上摩托車飛奔而去

看著村長身後塵土飛揚

林峰不禁有些惱火

媽的尤仁照

給老子擺臉色



咱走著瞧

林峰扶起電車跨上去

擰開鑰匙準備離開

剛走冇幾米

他忽然想起村長家後院明明還有一個女人冇有出來

他就這麼鎖門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