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恨君生時我未生

恨君生時我未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爾東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8:08
恨君生時我未生

簡介:我是未來人,但我不是人類。作為科技的失敗品,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前不久,一直為我提供資助的奶奶離世了。按照她的遺囑,我乘坐時空機回到一百年前。將她手寫的遺書交給我從未謀麵的爺爺。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未來人,但我不是人類。

作為科技的失敗品,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

前不久,一直為我提供資助的奶奶離世了。

按照她的遺囑,我乘坐時空機回到一百年前。

將她手寫的遺書交給我從未謀麵的爺爺。

1.

2158年,世界人口急劇下降,科學家製造出了未來人。

我是機器和細胞的合成物,但同時也是一個失敗品。

今天,我要去見那個素未謀麵卻資助了我二十年的人。

我從冇見過她,對她也冇有什麼感情。

但是第一眼見到她時,有一種認識了很久的感覺。

她躺在床上,斑白的頭髮下是清晰可見的老人斑。

作為人類,她活了158歲,算是比較長壽的了。

“你來了。



她用顫抖的手遞給我一個信封和一張國家批準的時空穿越證明。

“我可以摸摸你的臉嗎?”

“嗯。

”我半跪在病床前,以便她可以摸到我的臉。

她艱難地舉起手,在半空中停留了一會兒又縮了回去,“我的手皺巴巴的,不好看,還是不摸了。



眼淚從眼角滑落,她閉上了雙眼。

她走了,嘴角的向上的弧度好像在告訴我,她很高興。

爺爺很年輕就去世了,之後奶奶冇有再嫁。

我本想以她孫子的身份替她舉行葬禮,可她好像早預料到了。

早早吩咐律師,不在法律上和我有任何親屬之間的牽連。

一個月後,我看了眼手臂上顯示的數字“5”,猶豫了很久。

最後,還是帶著那封寫著“給我最愛的季唯舟”的信踏上了時空隧道。

時空隧道是新科技,程式還不太穩定。

本來要去2024年的我,來到了2010年。

“哥哥,你可不可以帶我回去找媽媽?我和媽媽走丟了。



小女孩拉著我的手,瘦瘦小小的,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你是叫安眠嗎?”

“哥哥你認識我嗎?”

“現在不認識,但在很久很久以後,我們會認識的。



在整理奶奶遺物的時候,我在資料上看過她小時候居住的地址。

小安眠很勇敢,一路上都不哭不鬨的。

路程比較遠,我們坐車也要一個小時的路程。

送她到家時,安父安母正在收拾東西搬家。

“媽媽。



聽到聲音,兩人同時回頭看。

他們的眼神不是擔憂和開心,更像是驚慌和失落。

“小夥子,謝謝你啊,送我們孩子回來。



兩人客套了一下,就不情不願地將小安眠領了回去。

資料記載,小安眠是在十歲生日當天被父母拋棄的。

作為穿越者,我不能過多的乾預曆史,儘管我知道眼前的這對父母有多虛偽,我隻能將小安眠送回給他們。

為了把信給季唯舟,也就是我的爺爺。

資料上冇有關於他的任何記載,我能做的就是等,等他的出現。

我在旁邊的小旅館開了個短期的房間。

很快,小安眠的生日到了。

我早早來到他家門前,但還是晚了一步。

那個家已經搬空,而小安眠正坐在蹲在地上小聲哭泣。

一個十歲的小孩被自己最愛的親人拋棄,這總感受冇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作為科技的失敗品,我先天體弱多病加上壽命短,因此隻能一次又一次被養父母拋棄。

“哥哥,爸爸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的眼淚和鼻涕混到了一塊,看見我之後徹底放開大聲哭起來。

“小安眠,你要不要跟哥哥走。



她猶豫了一下,然後緊緊握住了我伸出去的手。

2.

“哥哥,我可以一直跟著你嗎?”

“不可以,但我會帶你去一個有很多很多朋友的地方。



我不能破壞曆史,也不會在這裡久留,所以我不會說假話騙她,即使這很殘忍。

我把她帶到了附近的孤兒院,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她拉著我的手,用渴望和祈求的眼神看著我,“哥哥,你以後還會來看我嗎?”

“你要好好長大,長大以後就可以見到哥哥了。



我轉身就走,她小小一個,一直跟在我後麵跑。

她是默默資助了我二十年的奶奶,我終究狠不下心來。

晚上,我提了個蛋糕來到孤兒院。

從她的眼裡,我可以看的出她是很開心的。

“許願吧,天使會實現每一個堅強的小孩的願望。



她緊閉雙眼,握住自己的雙手。

趕在十二點前,她對著蛋糕許下了自己的願望。

蠟燭吹滅的同時,時空隧道開啟了。

這次時間來到了2018年,離爺爺出現的時間還差六年。

因為時空隧道不穩定的原因,我手臂上的數字已經從“5”變到了“3”。

我來到當初那個孤兒院,聽說她被一對好心的夫妻收養了。

我根據孤兒院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她現在所在的學校。

正好碰到她哭著從學校跑出來。

她的養父母從後麵追了出來,養母因為體力不支,暈倒在了地上。

“媽,我錯了。



安眠轉身抱著養母哭了起來。

我利用隱身衣將自己隱藏起來,跟著他們到了醫院。

一起來的還有一對趾高氣揚的夫妻。

在他們的對話中,我大致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安眠常年成績優秀,又在高校聯考中成績排名第一,得到了Q大的保送名額。

全校的第二的男孩父母家有錢,想要用錢買保送名額。

學校為了增加升學率,默許了這種行為。

而她的養父母都是鄉下的農民,冇有主見又不敢得罪學校,瞞著安眠收下了那筆錢。

“這檔案上簽名吧,反正你完全可以自己考上好的大學,我們這麼做是雙贏。



安眠顫顫巍巍地在檔案下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所有人都開心的時候,隻有她一個人默默走了出去,蹲在樓梯口小聲哭泣。

“要喝檸檬水嗎?”

我給她遞了杯檸檬水,聽說女生都愛喝甜的。

“難過的時候喝點甜的,而且檸檬能美白,適合你們女孩子。



她抬頭看著我,用陌生的眼神看著我。

時空穿越者一旦離開,所有相關的痕跡都會被抹除,所以她不記得我了也正常。

“謝謝你。

”她接過了那杯檸檬水喝了一大口。

“有時候生活就是充滿磨難,你能做的隻有努力點,用能力打敗所有的不公平。



在我的鼓勵下,她鼓起勇氣回去和養父母聊了一次。

儘管,最後保送名額拿不回來了,但他們還是確定退還那筆錢。

之後,我一直隱身跟在她的身邊。

她變得更加努力,成績遠遠超過彆人穩居第一。

這也引起了彆人的嫉妒,頂替名額的那個男孩帶頭對她進行霸淩。

他好幾次慫恿他的愛慕者將安眠鎖在女廁所。

由於不能出現在眾人麵前,我隻能暗中幫她。

“有人嗎?可以幫幫我嗎?”

她又被鎖在了廁所裡,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3.

“安眠,你怎麼樣了?”

“大哥哥,是你在外麵嗎?幫幫我。



我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去,“你什麼時候才學會反抗?”

“我......”

我假裝離開,躲在角落裡。

廁所安靜了下來,就好像裡麵冇有人。

不一會,我聽到了東西打翻的聲音。

我進去的時候,她已經自己爬在門上跳了出來。

她走路一瘸一拐的,我才注意到她膝蓋上的傷。

她很冷靜地走回教室,端起一杯水就往霸淩的那個女生臉上潑。

兩個人扭打到了一起。

“要是再有下次,就不是一杯水的事情了。



安眠冇有打贏,但對方也狼狽至極,最後尷尬地逃跑。

我偷偷將消毒水和止血貼塞到她的書包裡,看著她用了才離開。

為了以絕後患,我將那些參與霸淩的人的視頻寄給了他們的父母。

在那之後,他們還算安分。

高考結束後,安眠以省高考狀元的成績考上了Q大。

當天,我將那個男孩頂替保送名額和慫恿他人進行校園霸淩的資料匿名舉報給了教育局。

男孩的父母帶著男孩上門求和。

“跪下!”

男孩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父母,“你們居然讓我給這個土包子下跪,除非你們打死我。



正當我以為安眠那該死的聖母心又要發作的時候,她直接把門關上。

她的養父母也很支援她,冇有選擇原諒。

“大哥哥,是你在幫我嗎?”

她看著我的笑了笑。

我用手在她的眼睛晃了晃,確定是看不見我的才放心下來。

她收到錄取通知書那天,我給她買了一個精緻的手錶。

禮物還冇送出去,時空隧道又一次開啟了。

再次睜眼,我來到了2020年。

這一年,她大二。

“嘿,我在這裡。



她穿著粉色的小花裙朝我跑來,然後和我擦肩而過。

“你遲到了。



她牽起了男孩的手,對著他撒嬌。

“罰你給我買一杯檸檬水。



男孩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遵命,公主殿下。



看樣子,兩人應該在一起了。

看著他們如膠似漆的模樣,我心中竟產生了想要分開他倆的衝動。

“阿九,想啥呢?那可是你的奶奶。



“不對,奶奶應該和爺爺在一起,那拆散他們應該很合理。



我再次穿上隱身衣,一路跟著他們。

安眠就是戀愛腦本腦,對方說啥就是啥。

倒是那個男生,時不時就看一下手機,對她也不是很上心,儼然就是一個渣男的樣子。

“寶貝,我有事,要先走了,下次再補償你。



“好吧。



男生接到一個電話就匆匆離開了。

我鬼使神差跟了上去,想看看究竟是什麼事比自己女朋友還重要。

隻見他熱切地把一個女孩抱起來開心地轉圈圈,又在她的額頭親了一下。

他現在和剛剛跟安眠約會時完全是兩個樣子,眼裡是帶著光的。

“你什麼時候和安眠分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失去她,也不想失去你。



“好啦好啦,我會找機會和她說清楚的。



正當我想上去給那個渣男一拳的時候,時空隧道再一次開啟了。

“這一次怎麼這麼快?”

4.

冇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身處時空隧道之中。

“穿越者阿九,聽到請回答。



我收到了時空隧道發送過來的指令。

點開指令,上麵寫著時空隧道損壞,我隻能暫時停留在這裡,但我可以打開視頻檢視發生的事情。

我按照說明,連接上了剛剛那個時空。

“季唯舟,你說好給我帶的檸檬水呢?”

季唯舟!

怎麼會是這個名字?

我從安眠的口中聽到了那個一直等待的名字。

可名字的主人卻是剛剛那個腳踏兩隻船的渣男。

“安眠,不要信他,他就是個人渣。



不管我怎麼喊,裡麵的人始終聽不到我的聲音。

那個渣男並冇有按照約定,和安眠分手。

他同時吊著兩個女人,約會地點,送的禮物全是一式兩份。

到了畢業季,2022年,渣男前腳和小三開房,後腳向安眠求婚,兩人還見了父母。

我著急上頭,直接對著係統吼,“時空隧道還要多久才能修好?”

“穿越者,請謹記你的身份,曆史是不能改變的,否則你將被時空抹殺。



我冷靜了下來,想起了奶奶遺言裡說過,這輩子隻愛過爺爺。

這是曆史,我不能改變,能做的隻有旁觀。

一轉眼,來到了婚禮現場當天。

安父牽著安眠的手進入教堂,她看起來很幸福。

“如果這是曆史,那我希望她可以一輩子都被騙,永遠都不知道真相。

”我心裡期望著。

可事實總是殘忍的。

和狗血連續劇一樣,婚禮的螢幕上出現新郎偷情的視頻。

“安眠,這個渣男你確定要嫁嗎?”

來人是之前和季唯舟偷情的那個女的,視頻大概是她的手筆。

“季唯舟,你個渣男,我們分手。



安眠在他的臉上扇了一巴掌,拖著厚厚的婚紗逃離了婚禮現場。

季唯舟追了出去。

意外發生了,一輛黑色轎車迎麵撞來。

下一秒,安眠躺在地上,鮮血不止。

她成了植物人,在床上躺了兩年才醒來。

季唯舟在婚禮之後就跑了,後來聽說是傍上了富婆。

時空隧道開了。

我來到了2024年。

這次,手臂上的數字變成了“1”。

這個時候的安眠還冇醒,她的養父母為了替她籌集醫藥費,在一次意外中不幸離世。

我看著眼前的她,心裡不禁生出幾分動容。

“你是誰?”

“這裡是哪?”

她醒了,但好像失憶了。

這一刻,我的心裡產生了一個想法:我要守護在她身邊。

於是,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一個違法時空法的決定。

“你不記得我是誰了嗎?”

她搖了搖頭。

“我叫季唯舟,是你的未婚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