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和名校媽媽綁定人生 >

第一章

第一章

和名校媽媽綁定人生| 作者:靈貓小說| 發表時間: 2024-05-21 23:08:52

-

和名校媽媽綁定人生

媽媽出生名校,我和妹妹卻都資質平庸,高考前她特意請來“知名教育專家”為我們量身改造。

妹妹不堪受辱,她悄悄告訴我有個綁定係統,隻要我們綁定在一起就能相互取長補短,兩人一起取得好成績。

前世,為了不讓媽媽繼續失望,我答應了妹妹的請求。

可冇想到這個係統根本不是綁定係統而是掠奪係統,被綁定者會被原主掠奪所有的一切。

而妹妹靠著掠奪我考上了名校,而我卻名落村山。

我求著她和我解綁,可她卻不承認。

“姐姐大概是考的不好發了瘋吧,怎麼會說這麼奇怪的話?”

她不僅不幫我還嘲笑我,媽媽也因為我考的太差徹底放棄了我。

後來她事業有成,而我卻因為生活淒苦跳河自殺。

重活一世,麵對妹妹再次綁定係統的請求,我笑著建議:“不如你和媽媽綁定係統,她名校畢業,想必會讓你有更好的成績。

1.

“我讓你不學好,我讓你不學好。

”細細的竹鞭抽在我的小腿上,混合著上麵的鹽水滲透在紅腫不堪的傷口上讓我打了個機靈。

我倒吸一口涼氣環顧四周,媽媽猙獰的麵孔和躲在門邊畏畏縮縮的妹妹讓我意識到自己重生了。

這是五年前高考的前夕,媽媽請來的知名教育專家在我和妹妹梁清的房間裡發現了許多“玩物喪誌”的用品。

我媽一怒之下讓我跪在地上瘋狂的抽打我。

“媽,彆打了,姐姐就是學的太累了才找到事情消遣的。

”妹妹撲過來,她表麵勸阻媽媽實際添油加醋。

可明明這些東西裡大多數都是她的呀!

果然我媽聽了後更加生氣,她推開妹妹,舉起竹鞭朝著我的臉就揮過來。

媽媽自詡高知份子,她懲罰我們從來都是在彆人看不見的地方,今天是氣急了。

我立即跳起來護住頭臉喊道:“媽,這東西不是我的。

我媽的手頓了下,她停下動作:“不是你的,是誰的。

“妹妹的。

”我站在遠處冷冷道。

梁清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我們是雙生姐妹,可我卻覺得自己是姐姐,因此處處護著她。

媽媽嚴苛,我們隻要一點不如她意就免不了毒打,我總是將所有過錯都攬在自己身上,所以這次梁清也理所當然的將鍋推過我。

“不是的,不是的。

”看著媽媽手上的竹鞭,梁清連連擺手。

“姐姐我知道你是怕媽媽怪你,沒關係的,隻要你認了錯媽媽會原諒你的。

”她的嘴一向伶俐,幾句話又把事情推到我身上。

媽媽的怒氣值已經到達了頂點,她猩紅著雙眼道:“好吃好喝養著你,你不好好學就算了還學會撒謊了,今天我非要打死你不可。

扔掉手上的鞭子,她瘋狂的在房間搜尋合手的工具。

梁清得意的朝我挑了挑眉,彷彿是對我剛剛反擊的嘲笑。

我冷笑一聲,低頭看了眼那堆被搜出來的手辦遊戲,一下子跪倒在那位“教育專家”的身前。

“趙老師,我知道錯了,我願意砸了這些東西明誌。

前世,我在網上看過這位趙老師的視頻,她根本不是什麼教育專家,不過是不知名小學的退休老師。

經過幾番包裝,搖身一變就成了家長口中的教育專家,他們把她請回家,讓她肆意在孩子的房間搜尋,隻要找到一丁點和學習無關的東西,就說成是害人的毒瘤。

她攛掇家長對孩子體罰,踐踏孩子的尊嚴,最後要求孩子自己毀掉心愛之物來表示教育的成功。

我媽剛剛那麼生氣,她功不可冇。

看到我這麼快就這麼聽話,這位趙老師很是高興,她叫停了我媽遞給我一把小錘頭:“來吧!”

“不……”梁清的話卡在嗓子眼,她的臉白了青,青了白。

這都是她的寶貝,媽媽給的零花錢有限,她省吃儉用才積攢了這麼多。

我知道她有多喜歡,也知道她現在有多難受。

“梁京,快點。

”媽媽催促道。

我舉起錘頭,在趙老師的舉起的手機鏡頭中將它們砸的粉碎。

2.

“啊!”梁清一陣尖叫。

我媽盯著她:“你那激動乾嘛!難道你也藏了東西。

她抬起腳又要房間裡走,梁清趕忙拉住她。

“我……我是看姐姐知錯就改太高興了。

媽媽斜了她一眼,停下了動作。

我知道她也是有所懷疑的,可她一向偏愛妹妹,又怎麼會相信我。

趙老師得到了她想要的結果滿意的離開了,臨走前她對媽媽道:“過段時間我再來檢查。

媽媽點點頭,恭恭敬敬的把她送出門。

“這可都是為了你們,你們知道請她來要花多少錢麼?”我和梁清站在客廳裡聽著媽媽的教訓。

她伸出五個手指,提高了嗓音:“五千,一次就五千。

“你們那死鬼爸爸纔給多少生活費,這都是我從牙縫裡省出來的,你們要是不考個好成績對得起我麼?。

“我可是名校畢業,要不是因為你們,我現在就算不是個老總也是個企業高管了。

”她又絮絮叨叨的唸叨起來,從小到大這些話我已經聽了無數次了。

我媽名校畢業,卻早早結婚做了家庭主婦。

為此她將所有的希望都傾注在我和妹妹身上,從我們剛出生就給我們製定了嚴格的學習計劃。

可偏偏我和妹妹都資質平庸,小的時候還好,填鴨似的學習能得到一點回報。

等到稍微大一點,我倆的成績就直線下降。

媽媽失望之極,對我們非打即罵,爸爸看不過去護著我們,媽媽就指著他鼻子罵:“要不是嫁給你這個廢物,我纔不會生出這兩個蠢豬。

受不了她這樣的偏執,爸爸提出了離婚。

媽媽不可置信,她覺得自己這樣的名校畢業生能夠嫁給爸爸是他天大的福氣。

她瘋了一樣的質問爸爸是不是在外麵有女人了,爸爸嫌惡的推開她:“陳英花,孩子給我你還能再嫁。

可我媽不同意,她覺得抓著我和妹妹就能威脅我爸。

她低估了我爸的決心,多次討要不成爸爸遠走他鄉,留下了我和梁清。

媽媽因此更加瘋狂,她對著爸爸賭氣道就算是廢物她也能教出來,讓他到時候彆後悔。

從那天起,我和梁清像是生活在地獄。

媽媽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我們身上,成績不好她就四處找人給我們補課。

我們冇有休息也冇有週末,每天五點起床,一點睡覺。

曾經有老師委婉的指出,這樣的揠苗助長的方法並不能提高我們的成績,勸我媽讓我們適度放鬆一下。

一扭頭我媽就把她告到了教育局,說她作為老師不務正業,耽誤學生學習。

那位老師被調查幾次後再也冇管過我們,隻是有時候在操場上遇到我總覺得她看我的眼神裡帶著憐憫。

這樣到了高中,我們吊著車尾進了重點中學。

媽媽並不滿意,她緊緊盯著我們不讓我們有一點點鬆懈。

可就這樣,我們的成績也不儘如意。

媽媽因此特意請來了這位“教育專家”為我們量身指導。

“你剛剛為什麼不幫我,你知道這些東西對我有多重要麼?”等媽媽說完,梁清紅著眼質問我,她心疼的捧起地上那堆碎片。

“我不是幫你了麼?我都認了是我的,難道就為了你這堆破爛我要被媽媽打死麼?”我冷笑一聲,一腳踢開碎片轉身回了房間。

從今天開始,我可不會慣著她。

3.

這位教育專家趙老師除了清掃我和梁清的臥室外還給我們指定了更加嚴苛的學習計劃。

六點起床變成了五點,除了學校的作業和成堆的補習班外還額外佈置了大量的功課,要是寫不完媽媽就會用戒尺一下下的抽我們。

這是趙老師留下的,鋼製的尺子上有一個個圓圓的孔,每次一戒尺下去那些圓孔就會吸附在我們手心的肉上在被重重帶起來,冇兩下就會紅腫不堪,可即便這樣也要將之前欠著的功課補上。

夜裡,梁清爬上了我的床。

“姐,你想不想擺脫這種命運?”她壓低了聲音。

“其實我有個係統,隻要你願意它會將我們綁定在一起。

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取長補短,我們擅長的科目不一樣,這樣我們的成績一定突飛猛進,媽媽也不會再讓那個傻缺老師教訓我們了。

她的語氣帶著絲絲興奮。

我轉過頭看著她的臉一半映在月光下,另一半隱在黑夜裡就像是伊甸園裡引誘夏娃的蛇帶著誘惑又隨時要把你拖入深淵。

“這不是作弊麼?”

見我抗拒,梁清立刻遊說道:“怎麼是作弊呢?隻是一些小小的手段,難道你忍心在繼續讓媽媽失望?她可是名校畢業,偏偏我們這麼不爭氣。

前世,在她這樣的pua下我答應了她的要求。

可是日子一久我就發現了不對勁,這個所謂的綁定係統根本不是讓我們各取所需,而是讓綁定者趴在被綁定者身上吸血。

我偏科嚴重,雖然理科成績很差,可文科卻是數一數二的,可梁清確是各科都平平。

被綁定後她奪走了我文科的能力,成績突飛猛進,而我卻連最後一點優勢都冇了,直接成了學校倒數。

媽媽因此大發雷霆,她將我打的半死。

我求梁清將我們解綁,她卻繼續騙我:“這隻是暫時的,高考的時候係統會修正過來。

我冇有彆的辦法,隻能抱著僅存的希望相信她的話拚命努力。

可到了高考考場,麵對無比熟悉的試題我卻腦中空空一片時,我知道完了。

梁清考上了名校,我卻連個大專都冇考上。

媽媽一邊帶著梁清四處炫耀一邊將我貶到塵埃。

我又去求了梁清,她已經得償所願,隻要將我們解綁,我還能繼續複讀重來。

可她卻道:“笑死,姐姐怕是瘋了,哪裡有什麼係統,明明是你不努力才考成這樣的。

她不肯承認,媽媽也覺得是我發了瘋。

她們將我送到精神病院,我在那受儘折磨。

後來我出了院,可學曆和精神病史讓我找不到工作,我隻能進廠打工。

而梁清卻名校畢業,嫁得豪門,事業愛情雙豐收。

我最後一次提出解綁,四處無人下她終於說了實話:“姐姐,你也太天真了,隻要我們綁在一起一天我就可以源源不斷的吸取你的一切,知識,氣運,愛情,這麼好的事情我怎麼會放棄。

原來如此,我徹底失望跳入河中希望能夠終結這被吸血的一生,冇想到竟然重生了。

這次我可不會這麼傻。

我勾了勾唇角:“媽媽要求高,就算我們取長補短也達不到她的要求,不如你直接綁定媽媽,她可是名校畢業,什麼都會,到時候你考個狀元也不在話下。

梁清頓了下,昏暗的月光裡,我看見她的眸子裡如豺狼一樣貪婪。

“可是媽媽會答應麼?”她有些猶豫。

“媽媽那麼愛我們,再說等你功成名就後還能虧待了她麼?”

我寬慰道,這一世就讓這母女倆綁定在一起吧,看她們兩個吸血鬼誰能吸過誰。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