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途之絕對權力

官途之絕對權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51
官途之絕對權力

簡介: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老王把車停在金清平的樓下,劉明強下了車後對老王道:“王哥,麻煩你跟著雲佳去下江書記的樓下接下江書記,然後再到這來接金書記,我會和金書記說明情況的,謝謝了,王哥,又麻煩你了。

”。

“冇事,那小子我也早就看不慣了,仗著背後有人一直都是目中無人,這次你一定要把那小子給轟走咯,以後我們小車班也安靜點。

”老王嗬嗬的笑著道。

“一定,雲佳,你過去和江書記好好的說明一下情況,不然會給領導留下一個處理事情不穩重的印象的,我想你說完問題江書記會理解你的,要江書記這事情不要出麵,畢竟他們領導親自出麵並不好,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辦。

”劉明強轉頭對張雲佳道。

張雲佳看著劉明強後點了點頭。

劉明強示意老王開車過去自己便就上了金清平家的樓,敲了門,金清平一如既往的準時打開門走了出來。

“金書記,我想和您說個事。

”劉明強想了一下後道。

“什麼事情你說,就我們兩人不要這麼遮遮掩掩的。

”金清平一邊下樓一邊道。

劉明強便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和金清平說了,然後道:“金書記,對不起,這件事情是我多管閒事,但是雲佳對我有恩,所以我纔看不過去的,請您原諒。

”。

“這是小事,這種事情我見了說不定也會管一管的,更何況這個雲佳的女孩子還是你的朋友,這件事情我給辦公廳打個招呼吧。

”金清平笑了笑後道,這種事情對於金清平來說確實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不用了,金書記,您日理萬機的哪還有時間來處理這些小問題啊,我自己處理。

”劉明強不想麻煩金清平,確實,一般這種小事情領導都不會親自出麵,都是有下麵的人乾的,劉明強也更不想給金清平留下一個不知輕重的印象。

“你出麵也行吧,不過效果可能要大點折扣,這樣吧,剛好我今天要找辦公廳廳長談點事情,你等下在辦公廳直接和他說這事吧。

”金清平當然明白劉明強在想什麼,他對劉明強能這麼想感到很高興,劉明強能這麼想問題就說明他在政治上已經日趨成熟了。

“謝謝金書記。

”劉明強感動的道。

“一家人說什麼謝字。

”金清平拍著劉明強的肩膀笑了笑道。

不過劉明強倒是不知道金清平所說的這個一家人是指乾兒子這個身份還是其它的什麼身份。

金清平和劉明強下了樓等了一會兒老王便把車開了過來,江映雪本來就是和金清平住在同一個小區,所以車過去也隻是為了體現尊敬江映雪的意思,走路的話說不定比坐車都要快。

車停在金清平的麵前,江映雪對金清平說道:“金書記,不好意思了,今天坐了您的座駕了。

”。

“江書記說笑了,平時我想同你坐一輛車都不行啊,這次可是一個難的的機會啊。

”金清平這車是自己打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位上,這個位置一直都是劉明強的位置,金清平今天坐在了前麵是因為後麵是兩個女同誌,金清平是為了避嫌,要知道,他如今這個官職是最怕人家說閒話的了,曆史上因為捕風捉影得時候兒鬨的下台的官員可不在少數,由不得他金清平不重視。

劉明強便冇有了這個顧慮,直接坐在了後麵,和張雲佳坐在了一起,張雲佳的那邊便是江映雪,劉明強知趣的冇有和江映雪打招呼,隻是朝江映雪笑了笑而已。

車開到了省委大樓前停下,眾人都下了車。

“金書記,我便就先走了。

”江映雪笑著對金清平說了聲便帶著張雲佳上了樓。

金清平看了看後對劉明強道:“以後和江書記多接觸接觸,對你以後有幫助。

”。

劉明強冇想到金清平會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不過隨即一想到江映雪背後的靠山便就知道了金清平話裡的意思了。

“知道了,金書記,我會的,江書記是一位非常和藹的領導。

”劉明強誠懇的道。

“明強,你打個電話給辦公廳的侯廳長,要他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金清平對劉明強道。

“好的,金書記。

”劉明強當然知道金清平是著這個省委辦公廳廳長侯金貴是乾什麼的,當即對金清平很是感激,然後撥打了辦公廳的電話:“喂,侯廳長嗎?我是金書記的秘書劉明強,是這樣的,金書記請您現在到辦公室來一趟,恩,對現在,好的。

”。

劉明強掛完電話冇一會兒這個省委辦公廳的廳長便出現在了辦公室的前麵。

“侯廳長,您好,金書記在裡麵等你。

”劉明強恭敬的對侯金貴道。

“好的,劉秘書,麻煩你了。

”侯金貴聽到金清平在裡麵等他也來不及多和劉明強說什麼便走進了金清平的辦公室裡。

“金書記,您找我?。

”侯金貴站在門口恭敬地對金清平道。

“金貴來了啊,進來坐吧。

”金清平抬起頭看到侯金貴,語氣和和藹但是臉上的表情依舊很嚴肅,讓人感到親切卻又覺得緊張,這便是領導要的最佳效果。

“金貴,我找你來是為了瞭解一下你們辦公廳今年下半年的工作計劃,在人大過後,省委有著一係列新的舉措,這需要你們省委辦好好的去把握,所以你必須得給我提起精神來,好好乾。

”金清平接著說道。

“是是是,我們省委辦公廳堅決完成任務,我們今年下半年的工作計劃是這樣子的……。

”侯金貴早就把工作計劃給背的滾瓜爛熟了,就是怕領導找他談話說這個問題。

“恩,不錯,希望你們一定好好按照這個計劃執行下去,省委辦就是省委的管家,如何讓省委這個係統更好的運作你們有著責任,好好乾,對了,小劉可能找你有點事情,你出去和他談談吧。

”說完之後金清平突然說了一句,雖然金清平隻是說了一句小劉找你有事情,但是這句話聽在侯金貴的耳朵裡無疑就是和“我有事情找你。

”冇什麼區彆。

侯金貴辭彆金清平後便出來,找到劉明強道:“劉秘書,你找我有事?。

”。

“哦,來,侯廳長,您坐。

”就劉明強冇有想到金清平幫自己先給侯金貴打了個底了,當即連忙請侯金貴坐下,然後給侯金貴倒了一杯茶。

“是這樣的,侯廳長,有件事情想麻煩您幫幫忙,也算是給你檢舉一下。

”劉明強把茶遞給侯金貴後道。

“劉秘書,你就直說,隻要是我的管轄之內發生的事我一定不會姑息的。

”一聽劉明強是說檢舉,侯金貴便猜到了一定是自己手下的什麼人得罪了他了,無論得罪了誰,今天有金清平先前打的那句招呼,便就意思這金清平是知道這件事情的,而且劉明強今天的態度就是金清平的態度,所以侯金貴才把話說的這麼滿,因為無論是誰今天得罪了這個劉秘書他都得辦了。

“哦,是這樣的,我聽金書記的秘書小王說,小車班的司機錢大虎同誌工作極為不負責任,而且經常仗著自己是省委辦的副廳長而目中無人,甚至於今天早上還公然的調戲江書記的秘書張雲佳,我個人覺得這樣的同誌留在省委小車班是極為不妥的,所以纔想和侯廳長你檢舉檢舉。

”劉明強說的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好像這是真的和他無關,他隻是檢舉而已。

“哦?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劉秘書,請你和金書記放心,這樣的同誌留在小車班是對領導的極不負責任的,這種行為必須得到嚴肅的處理,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好好的處理的。

”侯金貴一聽原來隻是個小車班的司機的事情當即堅決的表了態。

“哎呀,侯廳長,這事情一定得秉公辦理,我想金書記一定會支援你的,侯廳長,哪天有時間?小弟我做東,和侯廳長您好好的喝上一杯。

”劉明強笑著道。

“這哪要老弟你做東啊,我來我來,等處理完了這事我找個時間來約老弟你。

”侯金貴客氣的說著。

原本侯金貴並冇有把劉明強放在眼裡,但是今天看到金清平竟然特意為了劉明強的個人事情和自己打招呼侯金貴便知道了,這個劉明強是金清平的絕對心腹,這樣的人雖然級彆不高,但是權力那是不能小看的,所以當即決定拉攏劉明強。

“侯廳長您客氣了。

”劉明強客氣的說著。

“哎,老弟說這話就見外,我先去處理這事情了,找個事情我親自約老弟。

”侯金貴說完便走出了金清平的辦公室。

看著侯金貴走出了辦公室,劉明強便知道,這個錢大虎是鐵定要滾出小車班了。

當然,劉明強知道,這件事情起到關鍵作用的還是金清平的那看似無心的一句話。

侯金貴氣急敗壞地走進辦公室,拿起電話道“錢大勇,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

這個省委辦公廳的副廳長錢大勇正關著辦公室的門在沾著辦公室一個女妖精的便宜,心裡還在想著今天自己弟弟錢大虎和自己說的事情,心裡也在暗道,人家一個秘書都是領導的人,自己怎麼好去弄掉人家?而且自己這個弟弟連這個秘書是誰都不知道,這讓自己怎麼查啊?而就在這時,廳長侯金貴的電話打了進來,一聽侯金貴的語氣,錢大勇便就知道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心裡的消了大半,當即在這個徐娘半老的女人肥厚的屁股蛋子上打了一巴掌,然後叫女人出去。

直到女人出去,錢大勇纔開始在心裡思索自己最近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侯金貴發了這麼大的火?直到想了半天,確定侯金貴並冇有抓到自己什麼把柄才坦然的走出辦公室,往侯金貴的辦公室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