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途爭先

官途爭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9
官途爭先

簡介: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宋嘉琪愣住了,半晌,才伸出白.嫩的小手,支著下頜,有些苦惱地道:“的確,我這個姐姐做得很失敗,經常會把事情搞得一團糟,還要你來解圍。

”我笑了笑,輕聲安慰道:“嘉琪姐,放心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那些不開心的事情都忘掉,然後,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宋嘉琪點了點頭,眼波裡滿是笑意,抿嘴一笑,說道:“你這小傢夥,倒是會開導人,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和你說說話,心裡就會舒坦多了。

”我嘿嘿一笑,半開玩笑地道:“嘉琪姐,那你準備怎樣感謝我?”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夾起一塊醬牛肉,送到他的嘴邊,嬌嗔地道:“這就是獎勵,滿意了吧?”我笑著張開嘴巴,咬了醬牛肉,含混地道:“還不夠,至少得抽空陪我看一場電影吧。

”宋嘉琪哼了一聲,佯怒地道:“臭小子,又在動歪念頭了?”我連忙擺手,笑著道:“不陪算了,你可彆生氣。

”宋嘉琪嫣然一笑,拿手擺弄著筷子,悻悻地道:“專心吃飯,其他的,過一會兒再說。

”我笑著點頭,望著那張嫵媚動人的俏臉,食慾大漲,把桌上的一盤三鮮餡餃子,吃得精光。

結了帳,兩人並肩下樓,我推著自行車,和她漫步在街頭,提起了去珠城的事情,宋嘉琪猶豫良久,終於同意了,要準備一下,說下週末有時間就去看看。

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家小電影院門口,宋嘉琪停下腳步,抿嘴笑道:“好像有兩年多冇進電影院了。

”我趕忙把自行車停好,快步走到售票口,掏錢買了兩張票,又買了爆米花和兩瓶飲料,陪著宋嘉琪走了進去。

這家影院原來是國營的,後來因為生意不好,就承包給了私人,成了青陽市最大的錄像廳,生意很是興旺,裡麵將近一百多個座位,黑壓壓地坐滿了人。

影院裡麵黑漆漆的,光線很暗,我拉著宋嘉琪,小心翼翼地摸到角落裡,找到無人的位置坐下,卻捨不得鬆手,就握著那隻柔軟的小手,盯著前麵的螢幕。

大螢幕上,正在放映新龍門客棧,這部片子是經典的香港武俠電影,我也是百看不厭,更何況,身邊還有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心情就愈發愉悅了。

當劇情發展到張曼玉脫光衣服,在房頂上對著大漠放聲歌唱時,宋嘉琪忽然‘撲哧!’一笑,湊了過來,小聲嘀咕道:“小泉,她可真野!”我笑了笑,輕聲道:“嘉琪姐,每個女人都有野性的一麵。

”宋嘉琪莞爾一笑,搖頭道:“我就冇有!”我轉過身子,把嘴唇放到她的耳邊,輕笑道:“怎麼冇有,記得小時候,你就曾經爬到家裡的房頂唱歌來著。

”宋嘉琪拿手捂住小嘴,咯咯地笑了半晌,才悄聲道:“可我冇像她那樣,把衣服都脫光了,多難堪啊!”我擺了擺手,笑著道:“嘉琪姐,我倒是覺得,這部片子的風格很美,尤其是這個部分,更能體現出影片的魅力!”宋嘉琪撇了撇嘴,不以為然地道:“她演得那樣風.騷,你們男人當然都愛看了!”我哈哈一笑,輕聲調侃道:“風.騷不假,那也得分人,不過,你要是來演這齣戲,肯定比她好看多了!”“去,去,說什麼呢!”宋嘉琪佯怒,白了我一眼,就用手摸著爆米花,放到小嘴裡,笑眯眯地看著螢幕,不再吭聲。

看了兩部老武俠片,當眾人稍稍感到疲憊的時候,螢幕上畫麵一閃,竟然開始播放一部恐怖的鬼片,伴著陰森恐怖的樂曲聲,影院裡一片騷動,有人尖叫,有人卻吹響了口哨。

這部片子雖然冇有大牌明星,可劇情設計得極為驚悚,螢幕上出現的鏡頭,讓影院裡尖叫聲四起,很多女生都嚇得縮成一團,拿手捂住了眼睛。

宋嘉琪自然也不例外,在受到驚嚇之後,一頭紮進我的懷裡,閉上眼睛,哆哆嗦嗦地道:“太可怕了,小泉,我不敢看了,咱們快走吧!”我心中大樂,忙用手攬住她纖細柔軟的腰肢,低頭道:“沒關係,再堅持一會兒,現在走了,就對不起票價了!”“不行,太嚇人了!”宋嘉琪帶著哭腔,眯起眼睛,回頭望了一眼,卻見飄起的人頭,嗚嗚叫著飛過來,就又發出‘呀’的一聲,雙手抱緊了我,身子抖作一團。

“彆怕,彆怕,我在這呢,有什麼好怕的!”我懷抱著這香酥滑膩的身子,已經有些飄飄然了,也根本冇心思去看電影,隻用手拍著她的後背,輕聲軟語地安慰著。

“不,小泉,我要回家!”宋嘉琪卻像個孩子一樣,把頭埋在我的胸前,低聲啜泣起來,過了許久,才停止哭泣,歪著腦袋,一動不動,竟像是睡著了。

我笑了笑,低下頭,輕吻了下她嬌嫩的麵頰,就輕輕用力,把她攬在懷裡,心情卻忽然變得有些沉重。

我知道,這些日子,宋嘉琪遭受的打擊太大了,也許已經心力交瘁了,她現在需要的,或許不是事業上的成功,而是一個厚實的,可以依靠的肩膀。

正想著,懷中的宋嘉琪忽然咕噥一聲,側過身子,將兩條纖長的美腿抬起,放在我的膝蓋上,又抱著他的腰,很舒服地睡了過去。

我有些無語,就這樣抱著懷中佳人,如同雕塑一般,安靜地坐著,直到幾部片子放完,眾人紛紛退場,他才低下頭,悄聲喚道:“嘉琪姐,我們可以走了。

”“噢!”宋嘉琪眨著彎彎的睫毛,睜開眼睛,睡眼惺忪地瞄了幾眼,忽然發現了自己現在的姿勢,立時羞得俏臉緋紅,忙不迭地跳了下去,吐了下舌頭,嬌俏地道:“居然睡著了!”我微微一笑,像進來時一樣,牽著她的小手走了出去,來到門口,卻見一群人堵在那裡,都不肯出去,原來,不知何時起,外麵竟飄起了濛濛細雨。

宋嘉琪抬腕看了下表,見已經快到夜裡十一點半,就踱著步子,焦急地道:“真是糟糕,太晚了,還下了雨,回家的路一定不好走!”我皺了下眉頭,輕聲道:“要不,去我屋子住一晚吧?”宋嘉琪卻搖了搖頭,蹙眉道:“不好,還是頂雨回去吧!”我點了點頭,拉著她擠出人群,就奔到牆邊,推來自行車,輕聲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等我一下。

”宋嘉琪見旁邊的商店還開著門,忙貓腰跑了過去,不大一會兒的功夫,就撐著一把花傘跑過來,她揚起右手的手電筒,柔聲道:“小泉,我坐在前麵,幫你照著路麵。

”我微微一笑,看著宋嘉琪坐在前麵的車架上,就抬腿邁上去,把自行車騎得飛快,向城郊方向駛去。

在市中心時還好些,有昏黃的街燈,能夠照清路麵,可越往郊區行去,道路就越是昏暗,手電筒隻能照到幾米遠的距離,為了避免出現意外,我隻好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向前騎去。

宋嘉琪抹了把臉,側過身子,儘量把雨傘抬得高些,免得遮擋住我的視線,然而,這裡的路況不好,坑窪不平,自行車在顛簸之中,她的身子也左右搖晃,雨傘的作用不大,兩人的身上,都是濕漉漉的,像是剛從河水裡爬出來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