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路紅顏

官路紅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8
官路紅顏

簡介:一個近乎現實的夢境,讓趙凡重生了,人活一世,要麼碌碌無為,要麼轟轟烈烈,夢醒後,他選擇了後者。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一百四十章

他該打!火藥槍,俗稱噴子,是利用火藥和沙子製作出來打獵的槍支,遠程效果並不佳,但是近距離的話,殺傷力那是杠杠滴,被擊中就全身上下的沙子,掏都掏不出來。

趙凡當然知道噴子的威力,此刻也是心裡發怵,這要是哪個二愣子手抖了,照著自己來上一槍,那自己就真的壯烈犧牲了。

聽說三四年前省都有兩個逃犯作案後跑到秀水縣這一代躲藏,最後上了牛家村,冇辦法,因為這地方窮,通話設施和新聞傳播度都比較落後,算得上一個絕佳的避難所,可誰知道牛角村村長趙進財下山開會回來後,直接帶著村民用噴子差點把兩個逃犯乾廢了。

最後要不是鎮上民警及時趕到,那兩個悲催的逃犯估計會被噴子噴死。

從這一點也側麵體現出牛角村村民的彪悍,當然也可以說對法律意識方麵的淡薄,否則,他們又怎敢動手打鎮裡書記朱大同呢?“趙凡?這狗日的就是大半年前來到黑風鎮那個年輕的副鎮長,現在的鎮長?”“估計是了,聽山下人說這狗日的心眼不壞,敢為百姓出頭。

”“狗屁,他來有啥用,又做不了主,得縣裡當大官兒的來纔有能力解決。

”“那現在咋辦?要不要把他也綁了,那樣我們就有兩個人質了,不怕縣裡大官不來給我們解決問題。

”“.....”聽著那邊的議論聲,趙凡頓時一臉黑線,左一句狗日的又一句狗日的,何必傷害狗狗呢?為避免他們真的把自己綁了,趙凡連忙將吉普車後備箱打開,大聲道:“鄉親們,我去縣裡死皮賴臉給你們每家要了一萬塊錢的青苗損失費,這樣拿槍對著我不好吧?”“現在請村長趙進財出來,幫我維持一下秩序,我這就把錢發放給大家,然後再來講講接下來關於牛角村土地的解決方案。

”頓時,那邊傳來一道道驚呼聲,不少人瞪大眼睛看著後備箱那擺放整齊的現金,那可是一張張貨真價實的百元大鈔啊!幾個端著噴子的壯漢此刻也是有些猶豫了,死死的盯著趙凡身邊那一堆錢,看著那幾乎快要冒綠光的眼神,趙凡心裡捏了把冷汗,這些傢夥不會撲上來搶吧?這時候,一個臉上滿是皺紋,長得骨肉如柴的老者緩緩從村口走出來,沉穩的道:“趙鎮長,村裡人冇文化,讓你見笑了,我得先問你三個問題,回答完才能拿你的錢。

”“第一,關於牛角村的現狀,你們真的有辦法解決了?”趙凡鬆了口氣,大聲道:“老村長,你在牛角村乾村長十幾年了,鎮長的領導和縣裡的領導你都見過,那我就不說了,但我告訴你,我跟他們不一樣,我趙凡說能解決,就一定能解決,解決不了,我辭職不乾,帶你們去縣裡說理去,縣裡不行,就去市裡!”趙凡這麼一說,不少人臉色緩和了下來,關於趙凡的事蹟,他們多少聽說了一些,抓了派出所所長蔣勇和錢家村村長錢大壯,並且建設旅遊區,建設經濟小區,改善黑風鎮經濟,這些都是以前黑風鎮那些當官的人不曾乾過的。

可以說,從這個年輕人嘴裡說出來的話,對他們而言可信度比較高。

平時他們聽當官的說了太多大道理,但事情總是一拖再拖,最後不了了之,說實話,他們已經不相信山下那些當官的了。

老村長披著破舊的外套,雖說年紀大了,但眼睛卻炯炯有神的看著趙凡道:“第二,我們綁了政委書記朱大同,還動手打了他,這事兒怎麼辦?”這話一出,不少人緊張的盯著趙凡。

雖說書讀得少,但他們也知道朱大同的身份,上麵真要計較的話,恐怕得有幾個人進去裡麵蹲號子才行。

誰知道趙凡點了根菸,毫不客氣的大聲道:“他該打!”“人民警察的配槍是用來對付敵人和入侵者的,你們和我們都是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就算他隻是想嚇唬你們也不行,該打!”“至於你們綁了他,我認為也是情有可原,否則我也不會跑到這裡來給大家解決問題了不是?”趙凡說完,不少村民忍不住笑出聲,心想這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啊,跟以前那些當官兒的不一樣,處處為百姓說話,百姓不就需要這樣的官嗎?老村長深深看了趙凡一眼,點了點頭,然後讓旁邊的幾個漢子放下火藥槍,這纔開口道:“第三,希望趙鎮長答應我一件事情,這一次牛角村鬨事,完全是我趙進財指使的,責任我一個人抗,跟村民們冇有關係。

”“隻要趙鎮長幫牛角村把土地的問題解決了,我老頭子後半生就算死在牢裡,也會感激你!”趙凡動容了,看著那一道骨瘦如柴的身影,心裡挺不是滋味。

這個老村長,明顯是有文化的人,對法律也有一定的認知,這麼件大事,驚動了縣裡所有的領導,自然不是小事,一旦縣裡真的拿出瞭解決方案,那麼事後就肯定要有人出來承擔責任,這個村長乾不了是鐵板上釘釘子的事情,綁了鎮裡書記這個責任,當然也得有人來扛。

所以,他一個人扛下來了,這樣的人,從某種方麵來說,對得起村長這兩個字。

“村長,你說啥呢!”“是啊,一開始明明是你攔不住我們才搞成現在這樣的,怎麼能讓你出來扛著呢?”“行了老傢夥,那麼大年紀了,在家養老吧,我年輕,我來扛,幾年出來後又是一條好漢!”“.....”他們的目的,從一開始就並不想傷人性命,隻是單純的想讓縣裡拿出來一個解決的方案,或許他們也想過,如果他們這一輩人不爭取,一直拖著,那麼他們的後代,或許還要繼續這種靠著國家施捨的生活。

說實話,趙凡並冇有覺得縣裡無能為力,而是這土夾石,真的無法改變。

一旦大規模的遷移,所耗費的資金,那將會是一個天文數字,彆說縣裡拿不出來,就算是惜花市市委機關都夠嗆,報上去也行,但這種事情,大家心知肚明,等上麵領導一層層的討論,然後又反覆的派人下來調研,一兩年也就過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