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41
官場政路

簡介: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金清平所說的高部長就是前任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現任組織部長高進平了。

金清平讓劉明強自己去找高進平就是知道劉明強和高金平之間是有交情的,當時高進平走上金清平這根線還是走的劉明強這條路呢。

劉明強想起了高進平,暗道自己已經忘了多久冇與高進平聯絡了,想想自己做人做事還是不夠老道,這些關係到了一定的時候對自己的幫助是很大的,自己平時就應該努力維持這樣的關係的。

這麼想著劉明強便決定以後一定要在這些方麵加強。

劉明強從手機中找到高進平的電話號碼,但是想想,還是先讓金清平去和高進平說一下吧。

以前高進平買自己的帳那是因為自己是金清平的秘書。

現在自己雖然是高進平的女婿,但是話怎麼說呢,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現在高進平雖然要給自己麵子,但是卻也不會那麼在乎自己了,畢竟自己冇有了可以和他互利的能力了。

再者劉明強聽過金清平的態度之後對於誰是這個組織部長已經冇有前麵那樣的擔心了。

金清平說的很對,隻要不牽涉到派係,無論是誰來當這個組織部長都得跟著自己的腳步,隻要自己不是太無能,他是絕對無法走上王衛國那根線的。

劉明強想到這把車開回家,和父母吃了頓飯。

同時,打電話給出去玩的趙俊和張濱濱兩人,告訴他們今天下去回清泉。

明天是星期一,劉明強得回去開例會的。

老是曠工畢竟不是個什麼好事,而且劉明強心裡也擔心自己不在王衛國會使出什麼暗絆子。

吃過飯之後劉明強去了醫院,陪了金倩一下。

然後又回家等著趙俊和張濱濱兩人回來好直接回清泉。

看了看時間,兩點半了,是上班時間了。

劉明強拿出手機撥了高進平的電話號碼。

“喂,明強老弟啊。

你是許久不和我聯絡了啊?。

”高進平接到劉明強的電話號碼很是親熱,顯然是金清平已經以前打過招呼了。

“高部長,你說的哪裡話。

這不是我怕你現在工作忙了,怕打擾你嗎。

下次回林陽,一定請你和謝市長再好好吃一頓,再叫上吳廳長。

”劉明強當然不能說我已經早把你忘了的話來。

“哎,明強老弟這話就太見外了。

你現在已經到清泉去了,老謝的根在常陽。

所以我纔是林陽的地主,下次回來這東就讓我來做。

隻要你回來時打個電話給我就OK了。

”高進平嗬嗬地笑著,然後想起金清平交代的事情,不敢馬虎。

“明強老弟,金書記剛剛已經打過電話給我了,說是有件事讓我幫你查一下,是什麼事情啊?。

”。

“哦,高部長,是這樣的。

我就是想問一下最近調到清泉縣任組織部長的人選,你也知道的,組織部長這個職務對於我的重要性,所以我就想提前知道一下人選。

這樣不算是違規吧?。

”劉明強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著。

“不算不算。

這事情組織上早就已經定好的了,所以不算違規。

這個清泉縣組織部長的人我剛剛查了一下,這個人還是你的老同事,你們應該早就認識了。

而且這件事情死江書記打的招呼,組織上覺得這位同誌很適合,便就直接定了下來。

”高進平早就想好了措辭,組織部長的人選本來就該是市裡直接任命的,市裡的任命一般都還是會考慮到縣裡一把手二把手的意見的,這樣由省裡直接空降的任命一直以來下麵的官員都不會太滿意。

高進平還以為劉明強這次是來找自己更改人選的。

所以一開口就直接說出了這個人是他的老熟人而且還是江映雪的打的招呼。

就是希望讓劉明強大笑換人的決定,讓他自己不會處於兩難的地步。

一個是省委副書記,一個是省委書記的女婿,高進平是誰都不想得罪的。

“我的老同事?還是江書記打的招呼?。

”劉明強大驚,他已經大概猜到了這個人的名字了,隻是他不想也不敢想出是那個人。

其實很簡單就可以猜到是誰,第一,是劉明強的老同事這個範圍就很小了。

劉明強自上班以來就隻擔任過三個職務,先是縣委辦的秘書,然後是金清平的專職秘書,第三個便是現在的清泉縣縣委書記。

即使是老同事那肯定不是現在的了,而且在擔任金清平的秘書的時候劉明強哪來的同事?所以說這個人選就是以前劉明強秘書二處的那幾個人了。

第二,高進平說的很清楚,這個人走的是江映雪的路子,是江映雪打的招呼。

想到這那個人選基本上就呼之慾出了,那個辦公室的人誰和江映雪是有交情的?除了張雲佳還有誰?隻是劉明強不願意相信新任的清泉縣縣委組織部長就是張雲佳。

“高部長,你就彆賣關子了。

你就直接告訴我吧,這個人是誰吧。

”劉明強裝著很輕鬆其實心裡很是緊張,他是真的很怕這個人就是張雲佳的。

清泉縣委書記可以說是劉明強人生事業的一個起點,也是劉明強第一份自己做主可以做出一番事業的工作,劉明強很認真地對待著這份工作。

他是真的想好好地做大展自己的抱負的。

如果真的是張雲佳的,那麼張雲佳為什麼突然之間要外調而且恰恰是要調到清泉?如果說是恰巧劉明強打死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冇有這麼多恰巧的。

答案就很簡單,那就是張雲佳對自己不死心,一路追到清泉去了。

劉明強是個公私分明的人,他不想因為私事而把公事弄成一團糟,組織部長這個官說大不到,說小他也不小,而且是個很重要的職位。

如果處理的好的話就是縣委書記的左臂右膀,如果處理不好那就真的是一個累贅的,保證會弄的一團糟。

劉明強本來在清泉的地位就不穩,還有個虎視眈眈的王衛國。

再加上劉明強現在正準備大刀闊虎地進行改革,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劉明強是真的挺怕張雲佳不分輕重不分公私地來一頓亂搞。

而且劉明強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心,自己心裡始終留有張雲佳的一席之地,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和張雲佳一刀兩斷如果真的在一起工作劉明強完全不能保證自己還能像現在這樣子的絕情,到時候自己痛下決心地和江映雪斷絕關係,拒絕張濱濱這麼一個絕世全都變成了無用功了。

劉明強是真的急了。

“哈哈,你還真是給急性子,其實你自己也大概可以猜的出來了。

這位同誌就是江書記現在的秘書張雲佳同誌。

這位同誌經過我們的觀察工作能力還有政治覺悟都是很高的,雖然以前冇有接觸過組織工作,但是我相信這位同誌一定可以做的很好的。

”高進平唧唧歪歪地說一大堆屁話,劉明強完全冇聽,他聽到張雲佳的名字心就涼了半截。

他主要是怕張雲佳是個新人,不懂得官場上的一些規則,做組織工作是最需要懂得規矩的工作,稍不容易就會得罪人,而且也很容易犯錯。

如果張雲佳真的犯了錯不要說自己的計劃和抱負全部泡湯,說不定自己也會跟著下水。

想到這劉明強心急如焚,急忙地和高進平客套了幾句,然後急急忙忙的拿著車鑰匙衝出家門。

剛出家門,就見到趙俊開著車和張濱濱兩人進了院子。

看見劉明強趙俊笑著問道:“明強,走吧。

我油都加好了,還買了些零食……。

”趙俊嘰裡咕嚕地說了一大通。

劉明強現在心裡急的跟什麼似的,為了得到這麼一個好的機會劉明強是在王衛國手底下隱忍蟄伏了這麼久終於爆發抓住了這麼一個機會,千萬不能讓張雲佳因為那點小女兒的兒女情長給毀了。

看到趙俊劉明強就像是冇看到一樣,直接衝向自己的車,邊走邊對趙俊和張濱濱兩人道:“你們兩個先到家裡去看電視,我有點急事要出去辦一下,等我回來我們再走。

”。

說著打開車門進去了,然後一溜煙地開著那輛A8消失在了院子裡,隻留給目瞪口呆的趙軍和張濱濱兩人一院子的車子尾氣。

“趙總,明強是怎麼回事啊?打電話叫我們兩回來說是回清泉,結果我們回來了他倒把我們凉一邊一聲不吭地走了。

”張濱濱氣的直跺腳。

“你問我我問誰啊?我早就習慣了,他就是這麼一個人,你早晚也會習慣的。

”趙俊像是很平常一樣的說著,然後又看了看張濱濱,像是說教一樣道:“他肯定是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的,他不是個喜歡放鴿子的,相反,明強很重承諾,是個說到做到的人。

咱們再等等吧,我去找伯父下棋去,你要乾什麼自己自便。

”。

趙俊說完便走到院子後麵去找劉明強的父親去了。

張濱濱看了看趙俊,然後想了想,換了張笑臉進了屋坐到了正在屋裡看電視的劉明強母親身邊。

劉明強開著車直接到了省委辦公樓,值班的門衛本來還要登記一下的,結果看到是半年多不見的劉明強,當即屁顛屁顛地把欄杆給升了起來。

劉明強一腳油門,把車停在了辦公樓前麵。

然後直接上了樓,走到江映雪的辦公室前麵,門也不敲,直接衝了進去。

張雲佳正在桌子前麵整理著自己的東西,準備和新任秘書做交接了,調職書已經發下來了,過兩天就要去上班了,所以江映雪給張雲佳放了兩天假,張雲佳今天便就開始交接了。

就在這時,門突然打開,把張雲佳給嚇了一跳。

張雲佳正準備發火,心想這是誰這麼大膽,省委副書記的門都敢直接闖的,結果一抬頭看見來的人,張雲佳直接把要發的火氣給憋進了肚子裡麵去了。

呆呆地看著闖進來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