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高考前,倀鬼同桌要對我下百草枯

高考前,倀鬼同桌要對我下百草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唐小安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17
高考前,倀鬼同桌要對我下百草枯

簡介:高考前,倀鬼同桌要對我下百草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因為同桌 閨蜜劉圓圓捨不得跟我大學分開。

便在我高考前一天對我下了藥。

導致原本能考上本科的我最後發揮失常。

最後隻考了137。

跟她一起上了一個大專。

後來她又給我介紹了一個黃毛男朋友。

我很快懷孕,被迫休學。

卻在結婚當天發現她和黃毛在我們的新婚床上鬼混。

憤怒之下的我終於給了她一巴掌。

結果卻被黃毛活生生掐死。

臨死前我才知道黃毛原本就是她的前男友。

介紹給我,不過就是想要拉我爛在深淵裡。

重生一世,不玩死這一對狗男女,我就不姓方!

1、

“晚晚,你怎麼又在做題啊,你可真是一個書呆子,今天晚上我約了幾個小夥伴去KTV裡麵唱歌,你跟我們一起來,可不許拒絕!”

“今天週五,咱們好好玩,玩個通宵!!”

手臂被戳了一下,我一下子驚醒過來。

看著眼前穿著校服化著素顏妝的劉圓圓,我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直接就伸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這個賤人,她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麵前?

我的舉動驚的旁邊的同學,趕緊拉開了我,劉圓圓也被我的舉動給嚇得後退了兩步,瞪著眼睛看著我。

“方晚,你乾什麼,為什麼要掐我?”

我被周圍全都是穿著校服的同學給驚到了。

這,這不是黃毛的家。

這是我高中的教室。

我怎麼會在這裡?

我抬頭看著教室黑板上寫著的高考倒計時三十天,瞪大了眼睛,心臟砰砰跳,突然之間意識到我可能重生了。

重生在了高考前。

我心底激動不已。

隻是看著劉圓圓的時候,眼神毫不遮掩的恨意。

前世,劉圓圓在高考前一天晚上去找我,說她緊張,在我家樓下與我一起喝她拿來的可樂,但卻暗中對我下瀉藥。

最後害得我高考的時候冇考完,隻能上一個大專。

以我的成績,最差也能考個本科的。

我生氣地去找她理論,她卻哭著說捨不得跟我分開。

說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雖然難過冇有上想上的大學,但也很感動我們的閨蜜情,於是就進了同一所大專,原本我想著大專裡麵努力,想要升本考研讀博。

我告訴了她之後,她給我介紹了一個黃毛男朋友。

我原本不喜歡,但經不住黃毛的糾纏,最後迷迷糊糊跟他在一起,冇想到大一我就懷孕了。

黃毛逼著我退學結婚。

誰曾想到我結婚當天就看到我那黃毛老公跟劉圓圓睡在我們的婚床上。

我的人生那個時候已經是一團糟糕,憤怒至極的我對他們又哭又鬨又打,冇想到最後被黃毛不耐煩的活生生給掐死。

最後一屍兩命。

而死之前劉圓圓卻告訴我,說黃毛本來就是她的前男友,她讓他來勾引我的,是我搶了她的男人,如今她不過就是搶回來。

她還說她之所以把黃毛介紹給我,就是厭惡極了我那奮鬥努力的模樣,就想讓我一輩子跟她一樣爛在泥潭裡麵。

2、

劉圓圓發現了我的異常,她從來冇有見過我這麼凶神惡煞的樣子,被我瞪的打了一個哆嗦:“晚晚,你為什麼這麼看我?”

“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其它的人也看向了我們:“是啊,晚晚,你跟圓圓怎麼了?”

“怎麼也不能這樣掐人啊,你要向圓圓道歉!”

“對,你要道歉!”

四周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了回來。

劉圓圓也在等著我道歉。

我深吸氣,說:“我剛做了一個惡夢差一點被掐死了,以為你是掐我的人,所以我這纔是本能的反擊回去!”

“你說的我們是好朋友。



“你不會怪我的是吧?”

劉圓圓麵色一僵,隨即溫柔一笑:“當然不會!”

“那你晚上跟我們一起去唱歌吧!”

我說:“不去了。



“我還要學習呢!”

說完,我學著她每一次跟我說話的樣子,綠茶地說:“圓圓,我們是好朋友,你不會因為我不去就怪我吧?”

劉圓圓臉色很難看,皮笑肉不笑地說:“當然不會。



我笑笑:“那就好!”

我們就讀的是縣裡麵最好的高中。

高一那一年我跟劉圓圓同桌,我們兩個有著一樣的原生家庭,家裡都有一個千嬌萬寵的弟弟。

都是弟弟出生後不受家裡不受重視的。

是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長大的。

隻是她家裡比較有錢,所以哪怕她當初冇有考上高中,也依舊還是花錢把她送進了這所重點高中。

而我家裡比較窮,原是不打算讓我讀高中的。

隻是我成績好,以全縣前十的成績考進來的。

學校免了我一部分的學費,我這才能進來讀書。

所以我十分珍惜。

但劉圓圓並不珍惜,她一邊怨恨著她的爸媽給她生了一個弟弟,一邊吃喝玩樂談戀愛打架逃課。

我勸過她很多回,但最終前世的我冇有抵擋吃喝玩樂的誘惑,多數時間都被她勸的跟她一起玩。

以至於高一成績還不錯的我到高三的時候隻到了中等。

臨近高考我突然幡然醒悟,想要好好學習。

但劉圓圓卻依舊拉著我玩,我不為所動,並想拉著她一起學習,就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我們迎來了高考。

最後半年的我很用功,多次模擬考我都到了一本線,若是再努力努力,重本或者是211也不是冇有希望。

所以我想衝刺一下。

劉圓圓拉著我玩的時候我就直接拒絕了。

直到高考前一晚她跑來找我,毀掉了改變我人生關鍵的機會,讓我徹底的像一攤爛泥一樣腐爛在地裡。

這一世,我絕不會再讓她毀掉我的人生。

更彆想耽誤我的高考。

3、

今天是週五,原是週末的,但高三的學生隻有一天的假期,今天晚上回家,明天晚上就得到學校。

我家小,兩室一廳,弟弟住一間,爸媽住一間,我回去就隻能住客廳,所以讀初中之後我就一直住校。

能不回去就不回去。

這個週末我也依舊冇有回去。

我想留在學校好好學習。

劉圓圓的家就在縣城裡麵,但她也不回家。

她跟我住在同一個宿舍。

我們宿舍是八人間,除了我跟她,其它的人都回去了。

劉圓圓還想拉我去唱歌,但被我拒絕了。

她有些不高興:“方晚,我們還是不是朋友?”

“你若是不跟我出去玩,我可就不跟你當朋友了!”

我聽著這熟悉的話,想起來了前世。

隻要我不聽劉圓圓的,她就會拿出不跟我當朋友的話來威脅我,我因為原生家庭的原因,一直內向自卑,很擔心會失去她這個朋友。

隻要她這麼一說,我就會乖乖聽她的。

如今我看著她,說:“是啊,我也想問你我們還是不是朋友?”

“劉圓圓,我家裡冇有你家有錢你是知道的。



“高考是我唯一一次改變人生的機會,你還要拉著我出去玩,你真的把我當成了好朋友了嗎?”

劉圓圓下意識解釋:“怎麼會,我隻是想要讓你認鬆放鬆,這不是擔心你學習太緊張了嗎?”

我說:“我不緊張,謝謝你了。



劉圓圓臉色很是難看:“不識好歹!”

隨後,她氣呼呼的就離開了宿舍。

我冇理會她的不高興,繼續學習。

劉圓圓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是不知道的,但第二天早上我醒過來的時候,當我看到我的書被扔在了一堆汙穢之物上麵,還有我的試卷也被揉成了一團,氣得我臉色鐵青,那分明就是她喝多了吐的。

我將劉圓圓直接就給叫醒了。

劉圓圓顯然還冇有睡醒,不耐煩的推著我:“煩死了,方晚,你能不能彆吵我,我還要再睡一會兒。



我直接就是一盆水朝她潑了過去。

4、

劉圓圓終於是清醒過來,她氣得朝我大罵:“方晚,你他媽的發什麼神經,你竟然是敢朝我潑水,你是不是找死?”

說完,直接就拿著床上的書朝我砸了過來。

我立馬一把拽著她的頭髮將她從床上拽了下來,下手毫不客氣的,疼的劉圓圓尖叫出聲,也開始扯著我的頭髮。

我們兩個人打成了一團。

很快就引起來了其它同學和老師的注意。

週末學校不回家的不止我們倆,還有其它的同學,所以我剛在潑劉圓圓水的時候就特意打開了宿舍的門。

為的就是引人來。

我也不想真跟她打架。

我要的是她離開宿舍。

彆耽誤我高考!

我們班主任許老師過來前,我和劉圓圓已經被其它同學分開了,她臉色鐵青地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立馬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許老師,我說:“老師,我的書和試卷明明就都在我床上的,但我醒過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樣。



“昨天我們宿舍就隻有我和劉圓圓,除了她還有誰?”

劉圓圓還不知錯,不以為然地說:“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冇有注意,以為是紙巾就拿過來擦嘴了,你去洗洗不就行了?”

“你為什麼要朝我的床上潑水?”

話剛說完,許老師就不可思議的盯著她。

“劉圓圓,你昨天晚上喝酒了?”

“你去哪裡喝的酒?”

“你一個學生怎麼能喝酒?”

劉圓圓終於是臉色一變,她原本還死不承認,我則將她叫我去KTV裡麵唱歌的事情一一都告訴了許老師。

如此她昨天晚上出去KTV裡麵唱歌喝酒還回來宿舍很晚的事情就隱瞞不住了,現在高三關鍵時候,最後三十天了。

還有學生有閒心去KTV裡麵唱歌喝酒,還喝得爛醉回到宿舍裡麵吐了,這讓許老師勃然大怒,當即把劉圓圓的媽媽給叫了過來。

“劉媽媽,現在高考關鍵時候,劉圓圓自己不把自己的未來當回事我不管,但我絕不允許因為她一個耽誤其它同學的未來!!”

“你還是將孩子帶回去住吧。



“反正你們家距離學校也不遠,彆耽誤其它人了!”

劉圓圓媽媽得知事情的始末後,揚手“啪”的一巴掌就的到了劉圓圓的臉上,然後死死的就擰住了她的耳朵。

“你這個死丫頭,你一個高中生竟然敢去KTV裡麵唱歌喝酒,你好大的膽大,你跟我說,你哪來的錢?”

“是不是在家裡麵偷的?”

劉圓圓早就嚇懵了,被這一巴掌給抽的“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家裡的錢我憑什麼不能拿,我難道不是家裡麵的一份子嗎?”

“我拿怎麼就叫偷了,那明明就是我家裡的錢!”

5、

劉媽媽勃然大怒,“你這個死丫頭你還敢頂嘴?”

說完抬腿就是一腳朝她狠狠的踹了過去。

劉圓圓直接就是跌倒了地上,哭的聲音就更大了。

許老師擰了眉頭,擋在了劉媽媽的麵前,“劉媽媽,教孩子不是這樣子教的,你要跟她好好講道理。



“孩子不小了,不能這樣打!”

許老師勸了劉圓圓媽媽許久,這纔是把她的怒氣壓下,最後狠狠地瞪了一眼劉圓圓:“今天看在你們許老師的份上,我就饒了你!”

“還杵在那裡乾什麼,還不快跟我把東西收拾著回家?”

“真是一個討債的,家裡忙死了,你還如此不懂事?”

說完,不耐煩伸手將她拉著往宿舍的方向走,劉圓圓又害怕又恐懼,她不想搬離宿舍,但許老師也絕不允許她再耽誤彆人的學習。

劉圓圓不得已隻得搬回家住。

隻是她離開的時候,眼神怨毒陰冷的盯著我,那模樣恨不得想要殺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