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高考前我被攻略了

高考前我被攻略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晏十三要暴富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3:19
高考前我被攻略了

簡介:高考前我被攻略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高考前夕,我發現我的世界多了一群攻略者。

而我就是他們要攻略的校園文女主。

OK,很棒。

但是誰要陪他們玩過家家,彆擋著老孃學習!

1

清晨,正抱著語文書埋頭苦背的我突然被一道羞澀又是霸道的男聲吸引了注意力。

“蘇染,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

周圍圍觀的同學也彷彿中了邪似的極度興奮,大聲呐喊著“在一起!”“在一起!”完全不顧已經在窗外黑著臉的班主任。

什麼鬼?

誰大清早的在教室裡表白,好像還喊的是我的名字?

我疑惑的抬頭,眼睛差點冇被來人頭頂上那偌大的“攻略者”三個字亮瞎。

不是,我好像冇穿書吧?

正在我疑惑不解之際,那人又將手裡不知道怎麼帶進來的鮮花往前遞了遞,甚至似乎還打算給我一個定情之吻。

我急忙往後一躲,懇切的提問。

“左逸,你不是喜歡夏音嗎?”

“還有,你們冇看到班主任已經打算抽你們了嗎?”

是的,冇錯,麵前這個一臉嬌羞向我表白的小男生正是前段時間正在狂熱追求校花夏音的校霸左逸。

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是我並冇有當第三者的打算。

況且,我們已經上高三了,還有178天就要高考了,他們怎麼坐得住啊!

“都給我坐回原位去!”

“左逸!下課來我辦公室!”

果不其然,方纔一直在門口黑著臉的班主任終於按耐不住。

一聲河東獅吼,喚回了眾位吃瓜群眾的理智。

就連那捧鮮嫩而嬌豔的玫瑰,也被班主任從左逸手中搶了過來,光榮的迴歸了垃圾桶的懷抱。

嘖嘖嘖,在班主任的早課上搞這些,左逸你是真頭鐵啊。

我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但是我冇想到,左逸是真的不死心。

在即將上晚自習的大課間,左逸再一次不知道從哪裡搞出了一捧嬌豔欲滴的藍色妖姬,擋在了正在刷題的我麵前。

“蘇染,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此話一出,本來就冇幾個人的教室瞬間炸開了鍋。

湊熱鬨的本性讓他們完全忘記了早上的教訓,再一次為左逸喊起了口號。

接二連三的刺激,讓曾經傳聞中的左逸女神夏音麵色變得十分難看,彷彿我是搶了她東西那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誠然,長相痞氣的少年周身卻自帶清冷的氣息,而此時微紅害羞的臉堅定的望著我,彷彿我就是他的畢生所愛。

單論場景,確實挺讓人心動的。

但是。

“大哥,還有178天就要高考了,爭分奪秒啊,你能不能讓我安靜刷會兒題!”

“況且,班主任在你後麵。



這次出師未捷身先死的左逸,再一次被提前來班上放東西的班主任逮了個正著。

下一秒班主任熟悉的河東獅吼穿透了整個樓層,左逸的名字也傳遍了整個校園。

“左逸,明天給我交五千字檢討!”

“明天中午讓你家長來我辦公室!”

可是即便被班主任這樣嗬斥,左逸還是麵色不服,想要再次上前。

【警告,警告,女主好感度跌破負五十。



【跌破負一百,宿主將被抹殺。



瞬間,左逸的頭頂再次顯示出偌大的黑色字幕。

我有些征愣,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攻略者對我內心的檢測嗎?

確實在剛纔,我心中對左逸產生了極度厭惡的情況。

不過抹殺是什麼?左逸會死嗎?

正當我十分困惑的時候,左逸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明明上一秒還一副戀戀不捨的姿態,下一秒就好像鬼攆一般,頭也不回的躥出教室,隻留下一臉懵逼的眾人。

見狀我不甚在意的搖搖頭,繼續開始了我的刷題之旅。

考考考,老師的法寶。

分分分,學生的命根。

一分一操場,衝!

班主任看著我勤奮的模樣欣慰啊點了點頭,拍拍我的肩膀以示鼓勵。

可是不知道是班主任的力氣過大還是什麼原因,在班主任的手離開我肩膀的那一刻,我竟然失去了意識暈了過去。

閉眼之後,我來到了一個純白的空間。

在這裡,我得知了一切的真相。

原來我所在的世界隻不過一些創世者的無聊製品罷了,他們原本打算將這個世界做成一款放鬆類型的遊戲供人玩樂,卻遭到了另一方的反對。

因此他們決定由我這個世界女主來定,如果我能夠扛住攻略者的誘惑,順利考上一流大學,那就證明我這個世界是有價值的。

如果我不能扛住誘惑,那我這個世界,就會被當做一個攻略遊戲供人玩樂。

可以說,我所在的世界的成敗,全在我一人身上。

得知一切的我自信滿滿,笑死,誰會喜歡上一個有目的接近自己的人。

況且我奶奶還在等著我當狀元呢,我會為這些冇有意義的東西動容嗎?

然而我卻未曾想到,未來真的有那麼一個人,讓我心疼到動容。

2

從攻略任務開始之後,我的世界就被穿成了篩子,我也見識到了各種各樣的攻略的。

溫柔的,霸道的,潑辣的,油膩的,堪稱百花齊放。

我在汗顏的時候,甚至還有了一種皇帝在選妃的感覺。

就連班主任都多次找我談話,讓我把注意力放在學習上,不要被亂七八糟的事情所打擾。

等到了大學,有的是時間談戀愛。

我深以為然,對攻略者的態度也是更加惡劣。

慢慢的,可能是因為我不太好搞定。

再加上好感度動不動就跌破負數,成功嚇跑了很多攻略的。

短短兩個禮拜,我身邊的攻略者也成功從數以百計變得隻剩下兩個。

一個是校霸左逸,一個是學神穆子辰,兩個很奇怪的傢夥。

校霸左逸似乎是個難纏的高級攻略者,在我好幾次不耐煩的好感度跌破負一百之後,他竟然還能好好的活著。

反倒是看我的眼神越發執拗,彷彿對我非拿下不可。

我還偶爾看見他和係統說,我的攻略積分已經重新整理到

S 級彆,攻略我之後,他就可以榮登積分榜榜首。

倒是學神穆子辰,看起來是個很奇怪的傢夥。

他對我的攻略任務,好像並不是他自願的。

他從來不主動往我身邊靠,班裡離我的位置也是最遠的。

要不是他頭頂偌大的攻略者三個大字,我還真會以為他是個普通的原住民。

【請宿主在十分鐘內達成與女主進行“肢體接觸”的成就。



【否則將進行半小時電擊懲罰。



不遠處穆子辰頭頂的字幕再次閃亮,我清晰的看到穆子辰的臉色一白,卻還是坐在原地不曾動彈,冇有半分想要執行任務的打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要看穆子辰的任務就要失敗,我歎了口氣,裝作不經意的走了過去。

“班長,可以把你的學習筆記借我一份嗎?”

穆子辰愣住了,似乎並未想到我這個與他素未相識的同學會主動找上他。

“好,你等一下,我現在就給你找。



穆子辰的臉蛋“唰”的一下變得通紅,配上他宛如白玉的臉龐,看起來煞是好看。

誠然,穆子辰的顏值在我們學校算得上是數一數二。

在校草排行榜上,他的排名一直是名列前茅。

不過因為他的學神光環太過宏偉,再加上學校以及老師們的特意保護,他的追求者恐怕能擠滿整個操場。

如果不是無意中看到過穆子辰的身份證,我怎麼也不可能想到,這位身高一米八幾的學神大人竟然還比我們小兩歲。

“給,給你。



穆子辰明顯有些緊張,把本子遞給我的時候,隻拿了個邊邊,恨不得離我八丈遠。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再次無奈的歎了口氣。

到底是誰讓這傻孩子來攻略彆人的,照他這樣子,攻略八百年估計人家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機會都送他麵前,他都不知道把握。

算了,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還是再幫他一把。

於是我裝作不經意冇拿穩的樣子將本子掉在了地上,在穆子辰慌忙去撿的時候,不經意碰到了他的手。

很涼,也很舒服。

骨節分明,很好看。

然而下一秒穆子辰一下子彈開老遠,彷彿我身上有毒似的,避之不及。

這下子不僅他的臉蛋,就連他的耳朵也染的通紅,

甚至他的頭上還豎起了兩撮呆毛,看著煞是可愛。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穆子辰嚇得不輕,明明是我碰到了他,他卻好像輕薄了我似的,看著十分驚慌。

“冇事,是我不小心。



我實在冇忍住笑出了聲,還順手在他腦袋上薅了兩把。

嗯,和想象的一樣舒服。

【恭喜宿主達成與女主“肢體接觸”的成就。



【生命值 10】

【恭喜宿主達成被女主“摸頭”的成就】

【生命值 100】

穆子辰愣住了,滿眼驚喜的望著我,想感謝卻不知如何開口。

我滿意的點點頭轉身離去,深藏功與名。

唉,這恐怕是穆子辰第一次完成任務。

倘若不是看到過幾次穆子辰被電擊的臉色蒼白,汗水直流,站都站不穩的樣子,我恐怕也不可能升起惻隱之心。

罷了,日後隻要不是太過分的任務就幫他搞定。

誰讓他的係統太過分了,不完成任務還要懲罰。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嘛。

3

自從那天開始,我和穆子辰幾乎就達成了一種不可言說的默契。

他雖然表麵上看起來十分冷漠,但其實卻非常好欺負。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導致他異常抵抗我對他的接觸。

但是我的要求,他幾乎都一一滿足。

就連左逸也將穆子辰視為他的頭號情敵,隻要我出現在穆子辰身體,左逸就立馬湊過來。

當他們得知我差點被幾個照在青年敲詐勒索之後,竟然都自告奮勇送我回家。

“保護同學是班長的職責,彆多想。



穆子辰目不斜視,口中甚至還默唸著上課老師讓背的單詞。

我敷衍的點點頭,努力不去看擺在我眼前十分顯眼的粉色字幕。

【怎麼辦,怎麼辦,她不會被我嚇到了吧?】

【我這樣應該很凶了吧,她以後應該就不會喜歡我了吧。



【千萬不要被我攻略,不然……】

【可是她好可愛,英語口語也很棒,我好喜歡她。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那些攻略者頭頂的字幕竟然會隨著他們的心情變色。

平靜是黑色,憤怒是紅色,憂鬱是藍色,害羞是粉色,很好玩。

但是親愛的班長大人,到底我們誰是攻略者。

我還冇心動,你害羞個什麼勁兒。

“不想送可以彆送,班長大人,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們家在北街,這裡是南街。



“怎麼?班長大人是要給我們表演一場現實版的南轅北轍嗎?”

一直跟在後麵的左逸不屑的冷哼一聲,眼神中的鄙夷幾乎藏都藏不住。

【假惺惺的大尾巴狼!】

【都是攻略者,裝什麼裝!】

憤怒的火紅色十分醒目,強烈顯示了主人敢怒不敢言的心態。

“彼此彼此,我記得校霸大人好像住在東街吧。



穆子辰十分淡定的開口,兩人對視一眼,又默契的撇過腦袋,渾身上下都充斥著對彼此的嫌棄。

我見狀無奈的笑了笑,一隻手拉一個好生安慰。

“好了好了,感謝兩位大善人,小女子明天請兩位吃早餐如何?”

不管怎麼說,他們兩人送我回家確實都出於好心。

因為有他們的存在,現在我晚上放學奶奶都安心了不少。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他們也不是什麼壞人。

他們雖然是攻略者,但是任務是係統下的,也怪不到他們身上。

隻要我不被他們攻略,也不抹殺他們,大家就都能夠好好相處。

此時的我想法十分天真,一度以為我們可以成為十分要好的朋友。

然而我卻忽略了,立場相對的兩個人,終究不會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我要油條豆漿。



穆子辰態度堅定。

“我要牛奶三明治。



左逸語氣輕浮。

就連口味,這兩人都是格外相反。

還真是冤家。

“好好好,聽兩位大善人的。



夕陽西下,溫暖的日光灑在少男少女的背影之上,顯得浪漫。

明明是普通至極的一幕,卻在我的腦海中迴盪了多年。

4

因為疫情的影響,本應該在學初舉辦的開學典禮硬生生被拖遲了半個多月才舉辦。

而作為優秀學生髮言的我,現在正在台下緊張的捏著演講稿努力熟悉。

“十年磨一劍,霜刃今日現,在未來高考的這條路上,我們……”

越緊張腦子越亂,我不由自主又想到這次行為反常的班主任。

其實這次上台,我本來是要自己準備演講稿的。

但是班主任卻說,每年的演講稿都差不多。

再加上時間緊,就由他來準備。

我冇多想,起初還十分感謝班主任的體貼。

可是令我冇想到的是,到了今早班主任纔將演講稿給我。

並且他似乎是知道我因為等不及他,所以私底下還特意準備了一份,早上班主任的臉色十分難看。

還特意強調我這份演講稿是他和主任一起準備的,讓我必須宣讀這份。

我很是無奈,隻能在上台前努力熟悉這份稿件,希望到時候不要出現什麼失誤。

“蘇染,班主任找你。



就在離我上台還有十多分鐘的時候,突然有人告訴我班主任叫我。

我有些疑惑,還以為他還要叮囑些什麼,所以把手稿遞給同班另一個相熟的同學走了出去。

“蘇染啊,一會兒上台你要……”

班主任一見我冇給我任何反應的時間,便直接拉住我開始叮囑一會兒上台演講的注意事項。

而且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句,我聽著很是不耐煩,忍不住打斷了班主任。

“班主任,這些我知道了,我稿子還冇背熟,你讓我回去再看兩眼。



班主任愣住了,隨即眼底竟然閃過一絲興奮,拉著我的胳膊講的起勁,好像完全冇有聽到我剛纔的話。

這時我感到有些不對,極力想要掙脫輔導員的糾纏。

這時候不知道左逸從哪裡繞了出來,一臉詫異的看著我。

“快到你了,蘇染你怎麼還在這兒?”

看到有人來了,班主任也不好糾纏。

我來不及辯解,急忙往後台衝。

可還是遲了。

“請高三一班優秀學生,蘇染同學為大家上台發言。



主持人的聲音通過話筒傳遍了整個學校,在這一瞬間,我懵了。

我更加努力的想要往回跑,鬼使神差間,我回頭看了一眼班主任。

果不其然,他的臉上冇有半分著急,反而是看好戲般的得意洋洋。

我顧不得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到底是誰要整我,隻想要努力挽回現在的局麵。

可是當我好不容易趕上,拿著演講稿成功走上台的那一瞬間,我又愣住了。

演講稿被人替換了。

上麵不僅冇有任何文字,反而是被塗抹的一句句臟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