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瘋批大佬不講理,強行圈寵強行愛

瘋批大佬不講理,強行圈寵強行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日頭牌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6:03
瘋批大佬不講理,強行圈寵強行愛

簡介:【雙男主+雙潔+男主攻強製上位+瘋批寵溺+極限拉扯+年上文】【陰險狡詐大佬攻VS能屈能伸傲嬌受】胸無大誌的薑寶剛大學畢業就順利找到了工作。對於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薑寶本意是想認真對待的。不曾想,第一次去學生家裡上課,他好好的數學課就意外變成了「花樣年華」課。輔導對象也由小學生變成了小學生的哥哥——Y城叱吒風雲的商界大佬。對此,他很崩潰,但無可奈何。——本以為這堂意外的課程這輩子隻會上一次,又不曾想,這一切竟隻是開始——“薑老師,我要再加一堂課。”他嘗試拒絕:“上你祖墳的課!!”但徒勞無功:“混蛋...我要...殺了你...”漫天夜色,一次又一次,苦不堪言。——後來,薑寶發現情況越來越不對頭了,這個大佬越來越瘋批了!從一開始隻是要求他上課,到後來開始軟禁他,再到後來竟還恬不知恥的跟他索要白首不渝的愛情。一步一步,步步為營。可怕得要命。-他數次嘗試逃離,覺得這人有病。卻發現,愛的金籠早已鑄好,他根本無處可逃。——無論是身,還是心。PS:一切設定隻為劇情發展,角色三觀不代表作者三觀,建議不要帶著三觀看,帶著五官看就行了,謝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咳咳

閱前請注意

開始閱讀前

請各位可愛漂亮溫柔乖巧清醒獨立偉大多才玲瓏剔透獨一無二的佳人們

按秩序把自己的三觀寄存在下方的

三觀寄存夾



看完再回來領

謝謝

乖乖按先後順序自己給自己排號

不要插隊

不要調皮

爭當美麗閱民

共創美好

再次謝謝

三觀寄存夾

閱前指南放在第二章後麵

冇放在這裡

因為忘了

懶得調版

正文開始

入夜

華燈初上

夜色幽涼

城最貴的彆墅區內

其中一間非常大的房間裡

嗯唔

潔白如雪的床榻上

薑寶正在難以自控的扭曲著身體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隻知道很難受

具體哪裡難受

他說不上來

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他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

上的二流大學

讀的是數學教育

畢業後

他冇選擇去學校工作

而是去了家教機構做家教老師

相對自由一些

畢竟他家裡也不是很缺錢

冇必要燃燒自己

造福世界

今天來的這個地方

是他第一份家教的學生家裡

然而

剛進門

剛坐下

剛喝完學生遞給他的水

他就成了這個半死不活的浪蕩樣



難受唔

他細碎的呻吟著

聲音裡充滿了身不由己的渴求

額頭和脖頸全是細密的汗珠

他粗重的喘著氣

床單被他攥出了一朵絢麗的欲花

他感覺渾身上下從裡到外都難受極了

很燥熱

很酥癢

很心慌

彷彿有很多隻惡毒的小螞蟻

正在沿著他的脈絡啃噬他周身的血肉



好難受唔

他一遍又一遍的表達著自己的痛苦

想要得到幫助

他**渙散的眼睛裡

有一個男人的影子

那個男人正在居高臨下的睨視著他

鋒利的眉毛下

是一雙深邃的眼眸

裡麵除了兩分難辨真假的歉意之外

就再也探不出任何的情緒

猶如兩泓平靜無波的潭水

充斥著毫無人情味的冷漠

像是打算見死不救

然而事實上

這個男人也確實冇有任何的舉措

少頃

直到那雙透亮的眼眸逐漸開始發紅

男人才施恩似的俯下身

細長的手指不輕不重的捏著薑寶的下頜

男人冷不防開口

你確定

要我幫你

聲音極具純男的磁性

低醇得不像話

彷彿被火裹著酒燒過似的

薑寶聽在耳朵裡

又難以抑製的狠狠癢了一下

他情難自控的伸出手

猛抓男人精悍的手臂

那拚儘全力的勁道

宛如在抓救命稻草



幫我

他看著男人

微微上挑的眼尾墜著靡豔的欲色

男人將此儘收眼底

喉結滑動了一下

移動手指

男人又撫上薑寶潮紅的臉頰

問道

第幾次

第幾次

什麼第幾次

薑寶無法思考

體內橫衝直撞的熱意燒得他意識模糊

思緒淩亂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表示自己聽不懂

男人無法探究的心思沉默了幾秒

再抬起睫簾時

眸裡的火光驟然旺盛

男人開始解領帶

隨著高檔襯衫上

一顆顆瑩潤的釦子崩開

薑寶的呼吸也愈發粗重了

唇角還非常不爭氣的流下了一絲口水

男人瞧在眼裡

冇覺得好笑

隻覺得格外誘人

他伸出手

緩慢又溫柔地抹了一下薑寶的唇角

下一秒

他猝然把食指伸進薑寶的舌腔內

進行肆意的翻攪



薑寶迷亂又無措

不知道要怎麼辦

他從來冇跟任何人做過這種事

有點不太會

最關鍵的是

還是跟一個陌生人做

冇錯

這個男人他根本不認識

但也不能說完全不認識

今天第一次見

他的雇主

他學生的哥哥

雖說他自己本身就是個

喜歡男人

但那並不代表他能接受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

跟一個根本不熟的男人做這種事

且不說這個男人怎麼樣

更遑論他自己本身已經有男朋友了

不管再怎麼說

他都不該和這個男人發生關係

可令人崩潰的是

此刻身體五內如焚

痛不欲生

他根本冇得選

他僅存不多的求生意識告訴他

隻有立刻貼近這個男人

他體裡無法釋放的熱意才能得到發泄

他身下難以忍受的爆痛才能得到緩解

否則

他可能會死

臉上的潮紅延伸到了脖頸之下

細長濃密的睫毛顫抖在痛苦裡

薑寶受不了了

他猛然拽出男人的手指

又一次說道

我好唔

難受二字被融化在了喉腔裡

男人吻上了他

強悍的荷爾蒙氣息鋪天蓋地壓下

薑寶像是被一下子拖進了深海

又像是被一下子拽出了深淵

欲罷

卻不能

他拙劣地配合著男人的熱吻

胡亂勾纏的動作彰顯著他的稚嫩

男人感受其中

篤定自眼中一閃而過

嘶啦

隨著薑寶的衣服被暴力撕破

男人開始了徹底的放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