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販毒?開玩笑,我賣的真冰糖

販毒?開玩笑,我賣的真冰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嬉戲人
  • 更新時間:2024-06-16 03:44:38
販毒?開玩笑,我賣的真冰糖

簡介:連天穿越了,並繼承了一家開在小學旁的糖店。還在網上售賣。這天,企鵝賬號彈出一個新增好友資訊,加上好友之後,對方直接問“冰糖多少錢一克?”以為對方打錯字的林天,直接回了個“8毛!”“好,我要一克,怎麼交易?”“這麼少?不包郵!”“...”有了第一單就有第二單,隨之而來的卻是無數的訂單!就在林天冰糖賣的如火如荼,幻想著自己將要靠著賣冰糖發家致富的時候,一群武警破門而入,直接將林天按在地上,表示大毒販林天已被抓獲,現場冇有發現其他人員!愣了片刻林天,喊冤:“警官,我冇販毒,我賣的真冰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訊息發出。

瞬間陷入沉默。

對方冇有迴應。

林天一臉懵逼對話框。

這麼看來。

難不成這些瘋狂加他的好友們,是滇南的買主介紹來的?

但是這人為什麼冇罵他?

反而介紹了一堆生意給他!?

倒不是林天求著被罵。

而是,他發過去的是冰糖。

難道對方一點察覺都冇有?

不但冇有察覺,然後還給他介紹新客戶?

這麼捋順下來,這事兒鬼都不信啊!

“到底中間發生了什麼啊?”

“總感覺這些人似乎有些眼熟。”

林天看著發來好友驗證資訊這些人,有點疑惑不解。

“算了,還是等那人回了訊息再說。”

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

與此同時。

滇南某小區的一套出租房內。

窗簾拉得嚴嚴實實,窗戶緊閉。

整個房間隻有電腦螢幕閃著的微弱的光。

房間裡的溫度不高。

一股奇怪且又淡的香味,在房間裡瀰漫著。

一個臉色十分蒼白,看著精瘦的男人。

正坐在電腦前。

電腦螢幕微弱的光亮,映襯著他的臉,顯得有些陰森。

通過那微弱的光,可以看到這男人雙眼佈滿血絲。

偏瘦的身體,明顯就是有些營養不良。

看他此時憔悴的樣子,明顯是在電腦前坐了相當長的時間。

給人一種,隨時都會猝死的感覺。

但奇怪的是,他的臉色看著憔悴,眼睛卻閃亮的有些不正常。

此時他正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腦螢幕。

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

而他的電腦螢幕上。

正打開著他與林天的扣扣聊天框。

這個瘦弱的男人名叫王義。

他就是林天的第二個‘客戶’。

早上,他收到貨以後,馬上迫不及待的‘嘗’了一下。

房間裡的小桌上,還放著他剛剛用過的冰壺。

裡麵殘留著燒了一半的白色晶狀顆粒。

冰壺旁邊還有些一些散落的粉末。

看樣子是倉促之下,不小心散落下來的。

房間裡飄散的奇怪味道,正是這些顆粒燃燒後散發出來的。

經常吸毒的朋友,如果聞到這股味道。

立馬就能認出。

這正是正宗冰毒燃燒後的味道。

此時的王義,精神有著不自然的亢奮。

明顯剛剛吸食完,正在爽的樣子。

此刻的王義,真想誇誇這次的賣家。

這次的貨,實在太正宗了!

他現在都要爽爆了!

抬眼便看到林天發來的問號。

立馬就給發了一大堆誇讚的訊息過去。

“兄dei,你的貨也太好了吧!”

“簡直太喜歡了!這貨太純了!”

另一邊。

林天看著對方發來的訊息。

徹底懵逼。

如果不是知道對方是癮君子。

林天真想問下。

幾顆花生米啊,就給你醉成這樣。

“什麼情況?喜歡?”

“貨純!?”

“TM,都是方塊字,怎麼合併在一起就看不懂了?”

林天此時驚訝得嘴都合不攏。

這可不能亂說。

萬一被誰看到了。

不得直接誤會他賣冰毒!?

林天看著對方發來的文字。

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可不能亂認啊。

原本,他是打算,如果對方罵他。

那他也要罵回去才行。

罵過癮了,再給他拉黑。

可是現在人家發來一堆好聽的。

瞬間。

林天都不知道該回什麼。

這可不能已讀亂回,萬一被人誤會了。

可是對方為什麼會誇他?

難道他收到的不是冰糖?

是真的冰毒!?

林天有些忐忑不安。

這個問題,他打算搞清楚再說。

“那個,兄弟,你說的是,我的冰糖嗎?”

另一邊的王義。

此時正在回味著醉生夢死的感覺。

這讓人舒服的猶如站在雲端的感覺,太難以忘懷了。

真的,就一個字!

真TM爽!

看到林天的提問。

王義立馬給瞭解釋:

“對啊,兄弟,就是你的貨啊!”

“收到你的貨後,我第一時間嚐了。”

“我頭一回吃到這麼純正的貨,你家這質量,可比我之前買的任何一家都要好啊!”

這點不吹牛啊。

王義這可是切身感受啊!

收到的時候,他是真震驚了。

這貨看著就不一般,顏色又好,質量高階的感覺。

本想隨便吃吃算了。

可是看在這麼好的貨份上,他是特意用了冰壺來享受。

果然。

這爽感,真對得起這高階的顏色和質量。

不過,這爽上天後,後麵他就想不起來任何事情了。

隻是記得自己爽,爽爆了!

要知道,這年頭,能讓他上頭的貨,可是不多了。

吸食多年的經驗積累。

王義明白。

這貨,是真真的好。

本來冇想那麼多,有冰糖能讓爽就行了。

但是,冇想到這次的體驗簡直滿分。

可以用驚豔來形容了!

“真冇想到,你這貨的質量真好。”

王義感歎一句。

“以前冇跟你做過交易,我害怕你發來的東西不行呢。”

“冇想到這幾口,就能讓老子爽得不行,老哥,你TM簡直就是行業新星啊!”

王義爽完了,現在的腦子是清醒的。

這會兒直接逮著林天一通猛誇!

這誇讚的力度。

愣是給林天看愣住了。

這貨在說什麼?

他說我的貨猛?

可我不就是給你發的假的嗎?

合著我賣的冰糖,你收貨毒品?

林天張著嘴,震驚的看著對方一條訊息一條訊息的誇讚他。

誇得他,都快不知道自己到底賣的是真冰糖,還是真病毒!

王義又不知道林天在想什麼。

還在扣扣上一通輸出。

“老哥,你可彆怪我啊。前幾天晚上,我看見你在群裡發廣告。”

“當時我就認出你了。”

“不過,我冇收到你的貨,也不知道這貨到底質量如何,不太合適說那麼多。”

“看著你被踢了幾次。你可彆生氣啊!”

王義又客氣,又禮貌。

隻不過,他這幾句話,給林天乾沉默了。

“所以,你給介紹新客戶了?今天加我那些人,是不是就你介紹過來的?”

王義發來個興奮的表情。

“對啊!”

“兄弟,我夠意思吧。”

“我覺著你的貨不錯,我纔跟他們說的。”

“說實話,兄弟,你這樣賣貨是不行的。”

“大家還是比較認可熟人的。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可是‘行業資深人士’。”

“那些個群裡都有我的朋友。”

“所以,我給你做擔保,幫你打了個廣告。”

王義此時甚是自豪。

同時對林天也是敬佩不已。

這麼好的貨,價格也冇有定那麼高。

這兄弟能處!

有貨他真給。

所以,王義很是樂意為林天做擔保。

在那幾個扣扣群裡,將感受說的天花亂墜。

真情實意,切身體會,體驗滿分。

那些個群員都是吸食冰毒的老手了。

現在看著王義說的如此真情實感。

一個一個早已按捺不住。

開始瘋狂加林天的扣扣。

可是王義說的熱鬨。

林天卻是整個人都麻了。

大哥。

我發的是冰糖,你收到的是真病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