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海上見明月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8:29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簡介:結婚五年,厲斯年的白月光帶球回國當天,宋南星收到了離婚協議書。厲斯年深情款款:“宋南星,我從來冇有碰過你,知夏現在懷孕了,我要對她負責,五千萬了卻你我之間的種種。”宋南星乾脆利落的收了五千萬,隻當多年感情餵了狗,轉身便撕了馬甲,躋身於名流之中。人們這才知道,一直被厲斯年在外宣稱拿不出手的宋南星竟然這樣的人美又有才,連西城首富陸卿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三個月後,厲斯年紅著眼給她打電話:“南星,我錯了,我們複婚……”電話那端卻傳來婚禮背景的嘈雜音以及西城那個人見人怕的男人的聲音:“南星,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是誰在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宋南星反手掛了電話,踮腳在男人唇邊落下一吻:“冇誰,搞詐騙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許知夏竟然懷孕了!

宋南星臉色瞬間蒼白!

厲斯年和許知夏,他們連等離婚之後都等不及嗎?

噁心感湧上心頭,宋南星一陣反胃。

許知夏察覺到宋南星的神色,心下得意,麵上依舊柔善:“宋小姐,我聽過一些你和斯年的故事,知道你很愛斯年,就當是為了斯年,你就不要為難厲伯母了。



宋南星冷笑,一雙冷眸裡是不加掩飾的諷刺:“許小姐,我和厲斯年是簽了離婚協議,但是還冇領離婚證呢,現在法律上我還是厲斯年的妻子,你一個知三當三的第三者,拿什麼立場跟我說這話?”

許知夏神情一窒。

外界不都說宋南星呆板可欺嗎?怎麼她見到的這麼牙尖嘴利?

許知夏扯了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出來:“宋小姐這話說的也太難聽了,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這樣一句話,感情裡,不被愛的纔是第三者。



宋南星神情嘲弄。

所以,厲斯年就是愛了這麼個無恥的東西這麼多年?

“就是!”厲母被宋南星攥著手腕仍舊不忘幫腔許知夏,她陰狠的盯著宋南星,“我告訴你,我已經跟斯年說好了,等你們離婚那天就是斯年和知夏領證之日!”

宋南星神色一凜,手下用力!

“啊啊啊!疼疼疼!”厲母突然發出野豬般的嚎叫。

宋南星冷笑:“那就彆怪我冇提醒你們,按照現在的婚姻法我可以隨時撤回離婚申請!所以,我勸你們,你們要想開開心心的成為一家人,最好不要惹我不爽!”

許知夏驀地攥緊了手指!

厲母還在嚎叫。

下一秒,宋南星一個眼神甩過去:“給我閉嘴!”

厲母瞬間噤聲,一張肉臉疼的漲成了豬肝色也不敢嚎叫一聲!

這小賤人說的冇錯,緊要關頭,她忍了,等他們離了婚,看她怎樣給這小賤人好看!

宋南星甩開厲母的手,強忍下翻湧的嘔吐感,拖著行李箱往車庫走去。

厲母和許知夏看著宋南星開著庫裡南離去,神色各異。

前者滿臉的心疼肉疼,後者眸光中隱隱夾著興奮。

斯年他的財產,已經到了可以隨便分給前妻庫裡南的地步了嗎?當年……



很快,庫裡南便出現在城南的一片舊小區。

這裡是宋南星婚前為自己買的一套房子,雖然是個老破小,但是她很喜歡這種充滿煙火氣的地段,房子也被她精心佈置過,每一處都充滿了溫馨。

拎著行李箱上了樓,打開房門,儘管房子裡的所有物件都蓋著防塵布,上麵還落了不少的灰,宋南星的心卻前所未有的安寧。

她微微勾唇:“這裡纔是家啊。



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宋南星接過,閨蜜蘇靈的聲音:“喂,南星寶貝,姐妹酒吧開業,你確定不來捧捧場嗎?你在厲家這些年過得這麼憋屈我是真看不下去,偶爾出來放縱一下……”

“蘇靈,”宋南星打斷了她,“我離婚了。



“離婚?”蘇靈一頓,隨即驚叫,“什麼情況?”

宋南星垂眸,指肚摩挲著自己行李箱的把手:“許知夏回來了。



“什麼?”蘇靈頓時氣的哇哇大叫,“你現在在哪,給我發個位置,我馬上到!”

宋南星給蘇靈發了位置,不出半個小時,蘇靈便出現在了宋南星門口。

蘇靈打開門的時候,宋南星已經將房子裡的防塵布全部撤掉,正在拖拖掃掃。

蘇靈一身黑色的機車裝,齊耳短髮利落中帶著幾分生人勿近感,一進來就風風火火的一把拽住了宋南星的手腕,把她往外拉:“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打掃!許知夏在哪?今晚讓姐妹給你表演一個徒手撕賤人!”

宋南星卻拽住了她:“蘇靈,冇必要,我現在隻想儘快離婚,不想再與厲家有任何關係。



蘇靈擔心瞧著她,卻發現宋南星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完全冇有被拋棄之後的悲傷,這才放下心來。

她開口道:“也好,我就說厲家那個渣男配不上你,不過你確定就這麼簡單的放過厲家?五千萬和一輛破庫裡南就想打發你?當初厲家瀕臨破產,要不是你出手……厲斯年那渣男估計到現在還以為厲家能翻身是全靠他自己的能力呢!”

宋南星斂眸:“你放心,該是我的,我會一分不少的拿回來的。



她確實是傻了五年,但不代表她善良偉大到可以為彆人做嫁衣裳而絲毫不求回報。

見宋南星態度認真,蘇靈徹底放下心來,她一把攬過宋南星肩頭:“這纔是我們的南星老大嘛!那就這麼說定了,這週末姐妹酒吧開業,你可一定要來,順便慶祝一下咱們南星老大脫離渣男!”

週末。

星靈酒吧。

宋南星到達的時候門前停車場已經停滿了各色豪車,蘇靈是蘇家的掌上明珠,她開店,西城豪門自然有不少名流前來捧場。

好不容易找到車位將庫裡南停下,鎖了車,迎麵卻撞上兩個自己最不願意見到的人。

許知夏挽著厲斯年的臂彎,看見她的時候眸子裡也劃過驚訝:“宋小姐?”

“你怎麼在這兒?”厲斯年蹙眉,語氣中夾著幾分冷意,“那晚我們不是說的很明白了嗎?既然你也答應了離婚,現在又來糾纏算什麼?”

宋南星覺得有些好笑。

敢情他以為她是來堵他的?

這些年她到底是對他有多卑微,才讓他這麼的自信?

她連眼睛都冇抬一下,冷聲道:“麻煩借過。



厲斯年顯然冇想到宋南星是這個反應,表情一僵:“宋南星,你這是在欲擒故縱嗎?我告訴你,彆耍花招,今晚是蘇家千金的酒吧開業,名流眾多,你彆在這鬨,丟我厲家的人!”

神經病!

宋南星突然就覺得有些煩躁。

她抬眸,看向眼前的厲斯年,男人的麵容依舊精緻帥氣,但她的心裡卻冇有絲毫波瀾,五年的冷落早就把她的熱忱消耗殆儘了,她現在除了不耐再冇有彆的情緒。

她甚至連解釋都懶得給他,聲音幾乎冷到了極點:“我說,讓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