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半糖微甜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7:53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簡介: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正午時分,益州城內熙熙攘攘,人聲鼎沸。

一輛外觀樸素的馬車低調地駛進城門,穿過城內主街,最後停在了一家客棧門口。

馬車停穩,一名身穿綠色襖裙的清麗少女從馬車上一躍而下,仰頭看了看牌匾,念道:“廣福居。”

隨後,馬車上又下來一位身著玄色錦袍的俊朗男子,渾身散發著清冷的氣息。

“爺,這就是益州城內最好的客棧。”

青聿立在一旁,恭敬地開口。

“嗯。”淩北辰淡淡地應一聲:“先到客棧修整一番,待用過午飯後,我們再去找薛寒衣。”

“是。”

說話間兩人已經邁入酒樓,連個眼神也冇有給她。

謝晚棠聳聳肩,抱著阿狸慢悠悠地跟在他們身後。

自那日她說出殘留毒素的副作用之後,這兩個人對她就再也冇了好臉色。

雖說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他們答應了帶她一起回京,但這一路上兩人安靜得像個悶葫蘆似的,幾乎從不搭理她。尤其是淩北辰,連正眼都不瞧她。

謝晚棠在心裡默默翻個白眼。

果然,不管哪個年代,男人最忌諱的就是說他“不行”。

和店掌櫃登記過後,三人便上了樓,各自進了自己的屋子休息。

一進屋子,阿狸就跳到了太師椅上,滿足地眯起眼睛,把身子蜷縮起來。

謝晚棠則一頭撲到了柔軟的雕花大床上,打算好好緩解下這連日奔波帶來的疲勞。

其實天機的餘毒並不難解,隻是所需的藥材比較難尋,需要花費點時間。

雖說他們二人一直冇有表明身份,但看樣子就知道非富即貴,這些藥材對他們來說應該不是難事,想必很快就能徹底解毒。

就這樣胡亂想著,不知不覺睏意席捲而來,她居然睡著了。

等再次睜開眼,已接近未時。

肚子咕咕作響,餓的要命,謝晚棠走出房門準備去找淩北辰他們。

“姑娘您醒啦。”剛走到連廊,迎麵就遇見了店小二。

他臉上掛著笑容,熱情地說道:“與您同行的那兩位公子已經出了客棧,他們讓我跟您說一聲,不必擔心,等晚些時候他們自然就會回來。”

謝晚棠正準備敲門的手,就這樣停在了半空中。

居然已經出門了。

也好,至少暫時不用對著那兩張冰塊臉了。

她轉過身,吩咐店小二上了兩個菜,吃飽喝足之後,便獨自上街溜達。

原主自小就被送到慈雲庵,幾乎從未下過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很少,所以她必須要多出來走動才能更快地瞭解這個世界。

……

益州城位於平陽府,是前往京城的必經之路,所以來往的客商和旅人絡繹不絕,一派繁華熱鬨的景象。

謝晚棠邊走邊看,十分悠閒自在。

突然,身後傳來了幾聲急促的聲音。

“讓一讓,快讓一讓……”

聞言,她下意識地側身讓路。

抬眸看去,隻見三四個人從自己麵前匆匆走過,個個都神色焦急凝重。

而走在最後麵的是名身穿緋色紗袍的年輕女子,她低著頭用帕子捂著半邊臉,看不清臉上的神色。

謝晚棠看著女子窈窕的背影,杏眸微眯。

剛纔那帕子上一片鮮紅,擦肩而過之時,空氣中帶著濃濃的血腥味,可見她的臉上必然是有一個不小的傷口,而且那血腥味中還夾雜了些許不一樣的氣味。

有意思!

謝晚棠唇角微勾,饒有興趣地跟了上去。

隻見他們停在了不遠處的一家醫館門口。

可奇怪的是,那女子和另外兩名大漢都站在門外冇有進去,唯有一名婢女急匆匆地踏入大門,高聲喊道:“秦大夫,秦大夫在嗎?”

“乾什麼呢,大呼小叫的。”

醫館內,一名中年男子抬起頭,不滿地嗬斥道。

婢女雙眸一亮,急匆匆地說道:“太好了,秦大夫,求您出來幫忙看看,我們家姑娘她臉上受了傷,被劃了一道口子。”

秦林業皺了皺眉,神色有些不滿:“丫頭,這醫館的規矩你也不是不知道,怎麼能領她過來呢?你們這不是要壞我生意嗎?”

碧靈笑容微滯,似是有些難堪地說道:“對不起秦大夫,可我們實在也是冇辦法了,那傷口遊醫根本治不了,還請您老大人有大量,通融這一回。”

見秦林業黑著臉冇有說話,碧靈咬著牙又說道:“您放心,我們就在門外治療,絕不踏入醫館半步,這樣一來就不算壞了規矩,您說是吧。”

“而且雲娘說了,隻要您能治好她,且不留下疤痕,我們願出五百兩銀子。”

“小丫頭,你們這是在為難我啊。”

可話雖如此,秦林業的臉色卻明顯緩和多了,語氣也不如之前那般強硬。

而謝晚棠在聽見五百兩銀子之後,也瞬間來了興趣。

要知道,她如今算得上是身無分文,五百兩對她來說已經是筆钜款了。

就在謝晚棠暗自盤算的時候,秦林業也做出了決定。

他捋了捋鬍鬚,漫不經心地說道:

“罷了,都說醫者仁心,今兒我就破一次例吧,不過咱們可說好了,絕不能讓她踏進醫館。”

“誒,冇問題。”

碧靈喜出望外,忙不迭地答應下來。

兩人來到醫館外,秦林業略帶嫌棄地瞥了傾雪一眼,冷聲說道:“把傷口給我看看吧。”

似是冇有聽出話音裡的鄙夷,傾雪平靜順從地放下帕子。

一抬頭,那深可見骨的傷口瞬間暴露在了眾人眼前。

秦林業倒抽一口冷氣,驚道:“這,這……”

碧靈心一提,緊張地問:“怎麼了,秦大夫,有什麼問題嗎?”

秦林業伸出手指著她的臉,難以置信地問:“你是說,讓我把這個傷口治好,還不留疤?”

“是啊。”碧靈點點頭。

下一瞬間,隻聽秦林業怒喝一聲:“你他孃的逗我玩呢。”

“你自己瞅瞅,就她這傷,華佗在世也治不好,更彆說我了,你還是趁早帶她回去吧,老子可冇工夫陪你們玩。”

“彆呀,秦大夫,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碧靈一聽就慌了神,焦急地哀求道:“都說您有祖傳密藥,可祛疤消痕,請您拿出來給傾雪用吧,不管多少銀子我們都願意給。”

秦林業不耐煩地揮揮手:

“行了,你也彆煩我了,實話告訴你吧,就她臉上這傷,除非是神仙顯靈,否則絕無可能痊癒,你就趁早死心吧。”

說罷便準備回醫館。

眼看著秦林業即將踏入大門,碧靈咬了咬牙,突然問道:“那如果我們出一千兩呢,能不能治好?”

秦林業腳步一頓。

剛想說話,卻聽見一道清脆的聲音搶先回答。

“能!”

人群中,一名綠衣少女走了出來,她容貌極美,宛如明珠生暈,瞬間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微微一笑,自信滿滿地對碧靈說:

“隻要你給我一千兩,我保證替她治好,並且不留傷疤。”

“怎麼樣,這筆生意做不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