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琴秋塵音
  • 更新時間:2024-06-16 06:51:40
惡毒嫡姐逼我替嫁,重生後我氣瘋她

簡介:novel-static/6c1fcb7144f01e329149bb0a6cb2cb61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讓人去盯著林家,另外,去查一下當年薑應卿為何娶那林氏做繼室。”

“是!”

明玄感覺奇怪,為何要查薑應卿跟林氏的事情?

莫非,殿下是擔心林家跟薑傢俬下裡已經十分親密,到時候會一起造反嗎!

殿下果然高瞻遠矚,英明神武!

而寢宮之中的薑南枝,已經沉沉睡去,但卻在夢中突然驚醒了過來。

她坐在榻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腦海中還回憶著那漫天的血色!

薑南枝微微扶額,疑惑道:“林家那件事,不應該在一年後才發生嗎?”

為何她會突然夢到了?

薑南枝的阿孃林妙菀,是鎮國將軍府林家的旁支遠親。

因為全家意外遭難,隻剩下了林妙菀,她就被送到了京城將軍府林家。

被林老太太當親孫女一般疼愛,老太太後來還特意給林妙菀相看了一門好的親事,正是徐國公的嫡次子徐茂拓。

倆人也是郎才女貌,情投意合。

隻不過,十六年前宮宴中的那場意外,徐家退親,一時間林妙菀處於風尖浪口上。

也將林老太太給急病了。

林家其他人,對林妙菀滿是怨懟。

林妙菀冇有辦法,隻好轉身做了薑應卿的繼室,不想再給林家招惹麻煩。

隻不過林老太太雖然緩了過來,但卻得了癡症,不太認識人了。

林妙菀十分愧疚,也就不太去林家了,連帶著薑南枝也不怎麼跟林家走動了。

薑南枝記得一年後,有人說林家通敵叛國,窩藏奸細。

可這件事還冇有最後定局,林家滿門就在一夜之間,被手段狠辣的殺手給殘害了,冇有留下一個活口,甚至包括年幼的稚兒,都躺在血泊之中。

上一世薑南枝無意間路過,看到林家大門口的漫天血色,後來還做了好幾天噩夢。

阿孃也因此重病了一場,身子開始變差。

薑南枝靠在軟枕上,秀眉微皺。

她雖然跟林家人並不親近,但阿孃卻從林老太太慘死後,一病不起。

她能夠為阿孃做些什麼呢?

對了,上一世她知道神醫藥老在這個時候,好像馬上要進京了。

或許,她可以讓藥老幫忙給林家老太太看病?

**

夜很深了,薑檀欣坐在榻前,看著一直跳動的燭火,臉上佈滿寒霜。

不一會兒,沈徹從外邊走了進來。

他經過這兩天的時間,已經調整了過來。

那晚上不行,肯定是太累了。

還有就是,上一世他多少對枝枝,是有一些愧疚的。

當然,他心中最在乎的還是欣兒。

走進來看到薑檀欣坐在榻邊,眉頭緊皺的模樣,沈徹溫柔道:“是誰惹我家欣兒不高興了?”

薑檀欣猛然抬頭,急切道:“阿徹,是不是太子殿下的身子好一些了?”

沈徹臉上的溫柔笑意一頓,“欣兒為何突然這樣說?”

薑檀欣咬唇,“今日是薑南枝的回門日,太子殿下竟然是陪著她一起回來的!祖母甚至還為薑南枝說了我!”

她越說越委屈。

為什麼上一世太子就不肯陪著她回門?

為什麼上一世太子就不讓冷嬤嬤把東宮庶務,交給她打理?

如果太子真的身體變好了,以後順利坐上皇位的話……那薑南枝就是皇後啊!

她豈不是虧大了!

沈徹看著十分暴躁的薑檀欣,非但冇有理解她的憤怒,反而之前的好心情,瞬間消失殆儘。

他突然伸手勾起薑檀欣的下巴,目光直視,“欣兒,你後悔嫁給我了嗎?”

薑檀欣的抱怨,突然戛然而止。

不,她冇有後悔,也不會後悔!

想到上一世的結局,薑檀欣主動摟住沈徹的脖子,坐在他懷中柔聲道:“怎麼可能呢,我今日就是被薑南枝給氣到了而已,她從小什麼都讓著我,這突然嫁入東宮了,反而變得高高在上,鼻孔都要仰天上去了!”

沈徹仔細想了一下,他發現,自己記憶中的枝枝,從來都是溫柔賢惠,端莊大方的。

還真的冇有鼻孔仰到天上去的模樣。

而就在他恍惚片刻,薑檀欣已經摟著他的脖子急切地親了起來。

沈徹立刻就把剛纔想的事情,瞬間都拋之腦後。

倆人一起跌倒在了床榻上……

一番**過後,兩人靜靜相擁。

沈徹輕吻著薑檀欣的額頭,“欣兒,我有一個好法子,可以讓祖母把如今侯府的那些鋪子,都交給你來打理。”

薑檀欣聽後一喜。

她已經跟著侯夫人他們看了許久的賬本了,每天看得頭昏腦漲的,結果遲遲冇有下一步。

如今聽到沈徹這樣說,自然是打了瞌睡,就有人來送枕頭!

“你快說,是什麼好法子?”

“欣兒,你不是陪嫁了一些鋪子莊子麼,你主動跟祖母說,把這些鋪子都併入侯府所有鋪子田地莊子裡,然後你統一一起管理,祖母肯定會同意的。”

薑檀欣眸子一頓,心中第一個想法是不樂意的。

不過隨後想到,上一世的枝枝好像是也把自己的嫁妝,後來貼補到侯府。

估計,枝枝也是用了這個法子,討得了沈老夫人的歡心,最後拿到了侯府的掌家之權?

看到她眼神之中猶豫,沈徹捏了捏她腰間軟肉,又道:“而且,等以後掌家權都到了你手裡,你再把那些鋪子分開,收回到你嫁妝之中,也是無人知曉的。”

薑檀欣聽後眼睛一亮。

“那好,就這麼辦!”

第二日薑檀欣去見了沈老太太,說了這件事。

沈老太太果然就把侯府的鋪子莊子田地那些,都交給了她來打理。

薑檀欣拿著庫房鑰匙離開的時候,看到白錦荷,臉上的表情得意極了。

“錦荷妹妹,以後廚房就要勞煩你多管了,祖母讓我去管咱們侯府的鋪子跟莊子了呢。”

白錦荷聽後,臉色一變,立刻沈老太太跟前哭訴。

沈老太太卻笑得意味深長,“錦荷啊,有一些事情,不能光看錶麵啊。”

廣平侯府如今看著光鮮,但實際上內裡卻開始虧空了。

畢竟府中人多,還得照顧著旁支兩大家子,每年隻靠老爺他們的俸祿,根本不夠。

看著鋪子極多,但許多鋪子莊子,已經入不敷出。

那薑檀欣主動把自己嫁妝往裡填,沈老太太高興還來不及呢,怎會不同意?

等到薑檀欣知道侯府中饋是一個什麼情況後,她想要再甩開,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