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阿妝妝妝
  • 更新時間:2024-06-21 19:01:18
對不起,我愛你

簡介:我和歐陽風從來隻有交易 卻未想,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黑道爭雄的算計中……三年前,我墮入風塵,紙醉金迷的世界裡,我愛上了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他曾警告我,“李妝,你要講職業道德,拿了錢就馬上滾!”我所有的癡心妄想,在他朝我臉上甩錢的一瞬間,消失殆儘 花花世界,我遊走其間,包括設計接近他的合作夥伴 一次競拍,我被叫到上千萬,最後站起來的人卻是歐陽風,他挑眉環視一圈,然後淡然的說:“誰敢跟我搶?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衝他尬尷的笑,“莫總,你想多了,順哥怕我出事,是因為他花了很多錢買了我,還冇睡呢,我萬一死了,他就虧大了。

你也是生意人,肯定跟順哥一樣,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還冇睡?”莫沉易像很努力的思考這三個字,最後問我,“什麼意思?他冇碰過你?你冇陪他過夜?還是他冇有帶你出過場子,開房間?”我斟酌了一下,他說的這三句話,意思不是一樣麼,我點點頭。

他一臉危機感,站起身,不安的原地轉圈,衝我喊,“天呐,歐陽風連你碰都冇碰,我剛纔卻在大庭廣眾下,把你抱了……”“你怎麼不早說?”莫沉易反倒怪起我了,我輕聲抱怨,“我剛纔明明說,讓你放開我。

”莫沉易開口,露出品色的貝齒,剛準備說話,我聽見門外一陣敲門聲響起,心不由一緊。

“莫總,請你開門,順哥來了。

”服務員一聲傳喚,我恨不得地毯上有個洞,好讓我能鑽進去,這前後掛了電話還冇十五分鐘,我剛想著離開呢,歐陽風就到了?如果他看見我跟莫沉易在一個房間裡,怎麼辦,怎麼辦……,我趕緊轉身,想收拾床鋪,如果歐陽風進門,看見床上乾淨整潔,是不是就不會亂想了。

“哎呀,彆收拾了,來不及了,趕快開門吧。

”莫沉易先我一步,打開套房的門,我緊張的看了半天也冇看到歐陽風,我感覺莫沉易也不自覺的鬆了口氣,有點惱怒的問服務員,“歐總呢?”“順……順哥在包廂呢,請你們下去……”完了,這次真完了,歐陽風已經知道了,我跟莫沉易在頂層套房……我衝進洗手間,用清水洗了一把臉,鬆懈的眼神一下變的有神多了,我伸手去找毛巾,莫沉易靠在門框邊上,遞給我,笑說,“就算你三天不洗臉,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大美人,歐陽風少年就闖虎過江,能稱上梟雄。

自古,這梟雄就得配美人!”我看了一眼莫沉易,冇有接過他遞給我的毛巾,而是從拿了一條。

出門後,我嚴肅的看著他,“我很感謝莫總今天幫了我,但是也請莫總以後,不要再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他一笑了之,冇有在說話,我跟他一前一後坐上電梯。

還是V100包廂,我跟莫沉易進去後同是脫了鞋,交出口袋裡的手機和物品,保鏢把東西分類,裝進透明塑料袋裡封好,並告知,“出來後,會如數奉還。

”“你們順哥還來這招?也是,在外闖蕩,不免會得罪人,仇人多了,睡覺都不安穩。

”莫沉易說了一句,大步跨進包廂,我看兩名保鏢紋絲不動的雙手背後,規整的站著。

我跟著莫沉易進到包廂,看見歐陽風新叫了兩名小姐,穿的性感嫵媚,坐在他身邊,一會給歐陽風喂水果,一會陪他喝酒。

我好奇,為什麼彆的小姐就能跟歐陽風千嬌百媚的,可我就做不到?“歐總。

”莫沉易坐在歐陽風身邊,看著我,邀功似得,“我幫了你的女人,你怎麼感謝我?”“我的女人?”歐陽風依舊穿著黑色襯衣,高貴的像黑夜中的獵豹,我想滿世界,也找不出一個人,能比他能更襯的起黑色。

他反問,懶懶的抬眼看我,“就算同枕而眠,也不一定是我的女人。

”“更何況。

”歐陽風漆黑的眸子閃過一絲危險的光,看著莫沉易,“被你碰了,我還怎麼要?”我不安的站在角落,聚光燈照不到的地方,一團黑暗。

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現在的歐陽風很危險,非常危險!我想遠離,雙腳卻像被水泥糊住,隻聽見莫沉易爽朗一笑,“歐總,您太會說笑了,我怎麼敢碰,隔著衣服都算的話,天下冇有良家婦女了!”“是嗎?”歐陽風鄙夷的回頭,怔怔的看著莫沉易,我能感覺到從歐陽風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感,莫沉易尷尬笑笑,往沙發背上一靠,不在說話。

莫沉易,你倒是說話啊,你解釋一下啊,你……我心中不停呐喊,可惜莫沉易卻聽不見。

我小心翼翼的上前,“順哥,今天蓉姐誣陷我報警,要把我關進黑屋,是莫總經過,看見我……”我話還冇說完,隻聽清脆一聲,桌上的玻璃果盤打碎一地,渣滓滾落在我腳下。

巨大的一聲碰撞過後,包廂立刻變的寂靜。

歐陽風死死的盯著我,聲音很輕,輕到幾乎不存在。

“我包過的小姐裡,就數你最不安分。

你說,該怎麼辦?”“我……”背後的冷汗不停溢位,我緊張的神經都在打顫,張口結舌,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歐陽風湊近我,語氣步步緊逼,“你今晚陪我兄弟,一人三個小時,從今往後,不要出現在我麵前!”“順哥!”我驚恐的睜大的眼睛,不敢相信歐陽風說出的話,他要我陪他兄弟……“不要……順哥,我錯了,我不該跟莫總走……求順哥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拚命哀求,一想到韓夢的悲劇要在我身上重演,我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抽泣著,“順哥我真的什麼都冇做,我冇有揹著你跟莫總,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滾!”歐陽風厲聲咆哮,表情變的扭曲,我嚇傻了,連哭都忘了,怔在原地。

幾名保鏢進來後,拖著我就走,我在怎樣撕心裂肺的求饒都無濟於事。

我被保鏢直接帶到隔壁的包廂裡,漆黑黑的一片,他們拽著我的領子,把我扔進了洗手間,反鎖上了門,任憑我怎麼哭喊,怎麼敲打,始終冇有一個人理我。

我頓時心灰意冷,看著現在的處境,還不如早晨被關進黑屋,歐陽風厭棄了我,他剛纔說:以後再也不想見到我了,那會不會讓手下輪暴了我之後,再把我秘密/處理了?難道,明天早上之前,我就要葬送在這不足十平米的衛生間?我越想越害怕,牙齒都在顫抖。

媽咪和洛珍都不知道得罪了歐陽風吧,她們就算想救我,也不可能猜到我就在歐陽風隔壁包廂的洗手間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