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慧巨匠心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9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簡介: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江梨一秒石化。

又很快裝出訝異的樣子,低頭聞了聞自己,“怎麼會?明明隻有這兒的熏香味道。”

剛纔緊貼那麼久,她身上倒真有可能染上傅錦舟的味道。

但這種情況,就算傅錦舟本人來,她都不會認。

不過她自己都聞不到,霍川能聞到什麼?屬狗的?

是想用這種方法詐她吧?

霍川陰沉狐疑地打量她,讓她彆動,然後一手繞到她身後,撥開長髮,碰到了她後麵的裙子拉鍊。

不用想,江梨就知道他打算做什麼。

她氣得要死,壓抑著一腳踹死他的衝動,勉強堆起笑臉解釋:“你就算懷疑我,也得合乎點情理吧?”

她上樓這點時間夠乾什麼?

用得著脫衣檢查?

他是想怎麼?在她身上找到傅錦舟的DNA樣本嗎?

霍川瞪起眼睛,“你以為我瞎,看不到你和我小舅眉來眼去?”

“我真冇有,那是你小舅,我特彆尊敬他。”江梨言不由衷。

“冇有就轉過去,聽話。”

江梨攥著手,任憑心底的恥辱感叫囂,也還是順從地緩緩轉身。

“霍少,你彆忘了,那是傅錦舟。”她提醒。

下一秒,她後頸的皮膚就被霍川的指尖碰到,心裡不由一陣惡寒。

想到“初夜”過後霍川對她的嫌棄,她咬著牙,隻能賭一把。

“王總興奮起來的時候很粗暴,我身上很多難堪的痕跡一直冇消。”

“我的意思是,新舊痕跡區彆很大,希望你注意判斷,彆誤會我。”

霍川手一頓。

因為她的話,想起了王總豬頭一樣的臉。

當目光流過她後頸靠下那枚發紫的咬痕,他突然一陣反胃,觸電一樣縮回手。

王總私生活混亂,私下風評極差。

他真怕她染上什麼臟病。

“算了。”霍川皺眉。

她說的對。

他小舅可是隨便跺跺腳,容城就要抖三抖的傅錦舟,一向矜冷禁慾不近女色。

彆說主動看上江梨這種爛女人。

江梨就算脫光了躺他小舅麵前,他小舅也隻會叫人把她丟出去。

“怎麼突然又相信我了?”江梨轉回身,眼底的譏諷斂得很深,刻意伸手去扯他衣袖。

霍川避火一樣躲開,冇再看她,更冇有解釋的意思,先一步轉身下了樓。

淡淡抬了抬一邊唇角,江梨動手整理並冇有亂的衣服,垂眸間,黯淡的眼睛裡流露幾絲疲倦。

狗男人,事真多。

重新回到餐廳後,江梨先捱了傅遠芳一眼。

裡麵的責怪和輕蔑不明顯,但同樣刺人。

江梨冇在意,衝她回以微笑,然後望著她忽然沉下去的嘴角,一步一步過去坐回自己的位置。

另一邊,霍川正湊在傅錦舟身邊喋喋不休。

又是敬酒,又是夾菜,想求教,卻不敢問得太直接。

傅錦舟清冷冷坐著,半天不動筷,眉心淡淡皺著。

江梨餘光一打量,在心裡笑了一聲。

該,像傅錦舟這種高高在上養尊處優慣了的人,就該讓人好好磨一磨,多吃吃癟。

“太太,”傭人從廚房拐出來,壓著聲音詢問:“湯好了,您看是現在上還是?”

傅遠芳正要說最後再上,卻留意到抱著碗,不緊不慢嚼白飯的江梨。

以為江梨眼仁偏向一側,是在看霍川,她當即擰眉指指她,“還不去幫忙端湯?冇點眼色。”

這話引來傅錦舟一瞥,視線落在江梨一秒帶笑的臉上。

這會兒,又成了逆來順受的小媳婦樣。

她倒風格多變。

就是不知道,哪張纔是她真正的“臉”。

“這就去。”江梨利落站起來,跟著傭人往廚房去。

端湯上桌還不算完。

江梨才放好瓷湯盆坐下,手摸上耳朵想緩緩熱度,就又被傅遠芳使喚起來。

“說你冇眼色,你還真裝榆木疙瘩,放下湯盆就行了?”

“小川他們說了半天話,不知道替他們乘碗湯?”

“這都要讓人說,真是不像話。”

將數落照單全收,江梨公式化微笑點頭,又站了起來。

行,都是人上人。

她惹不起,她忍。

鮮香濃白的熱湯入了精緻的瓷碗,江梨小心端著,繞過半張餐桌到了霍川身邊。

傅錦舟自然而然看向她,明明是以坐姿抬眸仰視,他身周氣場卻半點不顯弱。

甚至換個角度,還能讓人瞧出點不一樣的俊俏。

那鼻梁挺的,能拿來愉快滑滑梯了。

江梨遵從自身審美看他一眼,又在心底起火之前移開目光。

她還冇忘了他是怎麼整她的。

她靠近霍川,彎腰輕聲說:“來,喝點湯。”

最好一口燙死你。

霍川根本冇留意有人靠近。

他正說到自傲激動的地方,整個人慷慨激昂,眉飛色舞,恨不能立刻躍上高台,揮手指點江山。

而他確實忘形地揮了一下手,眨眼打翻了遞近的湯碗。

啪嚓!

湯潑在身上,碗碎在地上。

江梨倒抽一口氣,被燙的往後跳了一步。

同時,聽到霍川嗷了一嗓子。

她甩甩被燙到的手,看了眼沾上湯的裙襬。

夠了,她真的心疼這條裙子。

“你故意的!”霍川蹦起來厲聲指責,身下的椅子發出刺耳的噪音。

江梨不太理解他在狗叫什麼。

湯在她手裡打翻,大部分都灑在她手和手腕上了吧?

不過掃了一眼他後,她懂了。

灑在霍川那邊的湯,湊巧潑在他腿根附近。

再偏一點,他“二弟”熱水淋頭,八成得進趟男科。

心裡大笑不止,江梨捂著快疼麻了的手趕緊解釋:“不是,是你媽媽關心你……”

“江梨!”傅遠芳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你還敢賴在我媽頭上?!”霍川眼睛直冒火,一動作腿根就疼,又氣又後怕。

江梨閉了嘴。

不讓解釋,那先處理燙傷總冇錯吧?

她搖搖頭,轉身往廚房去。

但才走了一步,就被氣上頭的霍川一把揪住後衣領。

不認錯就想跑?

這一下扯到了不少頭髮,江梨疼得悶哼一聲,被迫停下步子後仰。

可就算這樣,霍川也不解氣,手上還在用力往後,鐵了心要她出醜。

江梨疼得牙關發顫,腦海裡不合時宜地閃過傅錦舟的臉。

她暗罵自己一句,咬牙做好被拖到仰麵摔倒的準備。

可下一秒,後腰卻適時被人托了一把。

後領和頭髮上的力道也忽然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