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書後我在古代做女侯

穿書後我在古代做女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濯水清淺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53
穿書後我在古代做女侯

簡介:草根女警小薑一睜眼成為了燕京媲寧侯府的花瓶千金,稍稍一打聽家裡的情況,女侯媽狀元爹,還有個穩重寵妹的天才哥哥,妙啊!什麼?爹孃和離了,我跟娘姓?不慌,我娘有爵位,我還是侯府千金。什麼?爹再娶了長公主還生了娃?不慌,我娘有爵位,我還是侯府千金。什麼?家中爵位傳女不傳男,我要承爵?不慌……小薑很慌!我上輩子文不成這輩子武不就,隻想當個擺爛千金,玩不轉官場。女侯媽為我製定了一係列學習計劃,希望我五年後能蛻變成一位文韜武略的世女,繼承她的衣缽,為了不讓媽失望,小薑要努力,小薑要奮鬥!成長中不乏青蔥戀情,青梅竹馬的貼身侍衛替我擋刀,重傷之際向我表白,我驚恐:“你不是我孃的養子嗎?我一直把你當兄弟看呐!”小侍衛艱難解釋:“不是養子,是……童養婿。”啥?矜貴傲嬌的皇子時不時來我麵前刷存在感,我一臉莫名:“你到底想說啥?”“我……我想聘你為妻。”我仰天大笑:“小時候你對我愛答不理,現在的我豈是你高攀得起的!我家缺個家庭主夫,殿下若願意上門入贅……”“我願意!”啥?軍營裡結識的好戰友某日一身狼狽出現在我家門口,淚眼汪汪像可憐小狗:“我為了給你家申冤,在陛下麵前告發了我父親通敵賣國,現在我家被抄了,我流落街頭,你可願收留我?”小薑這人念舊,“府裡缺個看門的,你來吧。誒你手裡拿的啥?”好戰友目光炯炯:“我在城門口看到了你家發的比武招親紅榜,我揭了榜並且奪了冠,兌獎來了。”啥?歡迎收看擺爛千金小薑跌宕起伏的抓馬人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薑奐鉞請了三日假複工回來

要去上司那兒銷假

回來了

這幾日訓練昕懿可有成果

皇帝以為又能看到薑奐鉞暴跳如雷怨氣沖天地抱怨女兒如何不成器

冇想到這次她心態意外地平和

天賦擺在那兒

無甚大長進

但態度端正了不少

若持之以恒

繼承門庭不成問題

皇帝不敢置信

想了一下

應該是薑昕懿大病初癒薑奐鉞對她多了許多包容吧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薑昕懿是他看著長大的孩子

怎麼可能突然脫胎換骨

也彆太勉強孩子了

何時帶她進宮來玩

她要練武不得空

她直白拒絕

皇帝心生不悅

阿鉞

不要把你的喜好強加在孩子身上

昕懿和你小時候不同

那是以前

她如今和我同心同德

我是她的母親

比您更清楚她的心性

皇帝不語

就這麼定定看著薑奐鉞

薑奐鉞等了一會兒冇聽到他說話

便道

臣告退

她是禁軍統領

負責內外廷的安防工作

身是女子

在內廷走動也方便

帶隊內外巡邏了一圈

薑奐鉞準備去禁軍大堂吃飯

有個小宮娥來找她

寧妃娘娘請薑侯去用膳

她去到寧暉殿

寧妃穿著緋色羅裙坐在蘇繡蘭花屏風前

肌膚如水眉眼盈盈

美的像一副工筆畫

你來了

這幾日都不見你

宮人說你告了假

皇後孃娘給了籃荔枝

我用冰塊鎮著

你再不來都要壞了

她起身來迎薑奐鉞

拉她一道去膳廳

薑奐鉞道

有什麼好東西你自個兒用了便是

等我做什麼呢

也是

你府裡什麼都不缺

自然不稀罕我的

她細眉婉約籠著愁緒

這一垂眸便更添哀色

薑奐鉞暗惱自己說話直白

又傷了她這顆琉璃心

我不是這意思

隻是昕懿養好身子後頭腦也開竅了

我近日要訓練她

日後恐怕常會請假

你見不到我便不必等

寧妃臻首低垂

微微沉默後道

也好

侯府後繼有人了

兩人一道吃午飯

寧妃宮裡的飯食做的精細

份量小種類多

薑奐鉞食量大

好多盤子都空了

寧妃笑意滿足

我就喜歡和你一道吃飯

看你吃的多我便開心

你也要多吃些

常年都是這樣清瘦

我瞧著皇後這兩年都發福了

中年人發福是常有的事

寧妃少年時便清瘦纖窈

按理來說年歲大了還清瘦著

麵容勢必乾癟

但她偏生容顏不垮

歲月並未在她臉上留下多少痕跡

約莫就是被歲月善待的美人吧

皇後孃娘心寬體胖

我哪有她那樣的福氣

倒是你

昭翊即將長成

昕懿也知道上進了

你很快也能退居二線讓孩子們去拚搏吧

她希望她能退下來

餘生好好休養

她這一輩子

比很多女人都累

我哪有這麼快

養兒一百歲

長憂九十九

路還長著呢

隻要她還活著

就一定會為子女打算

寧妃捧著杯清茶慢慢飲

輕聲道

孩子也不是你一個人的

我聽皇後孃娘說

平寧長公主快回來了

薑奐鉞握著茶杯的手微滯

淡淡應了一聲



我回禁軍大堂睡一會兒

下午還要巡邏呢

說罷便起身離去了

寧妃望著她身著甲冑製服的背影

和多年前一樣偉岸挺拔

薑奐鉞身為禁軍統領

是不需要每天站崗巡邏的

大多時候去點個卯訓訓話便可自由活動了

隻是因著先前請了幾日假

這幾日便要裝裝樣子

兢兢業業帶隊巡邏

連皇後都說

近日在宮裡看到薑侯的時候多了

薑昕懿在家無母親看管也勤懇練功

府裡眾人都說她長大了

是真知道上進了

如此練了三個月

到中秋時再進宮

精神麵貌便大不同

昕懿怎麼曬成這樣了

薑侯



也太心狠了

皇帝看著自己給兒子看中的小兒媳婦從顆雪糰子變成了個黑炭娃子

心中梗堵

兒子以前就不喜歡薑昕懿

如今曬成這樣

更看不上了

薑奐鉞反而自豪

這纔是我薑家女兒的風範

養在深閨弱不禁風如何承擔門庭

陛下

來年我再為她請封

您可不要駁回了吧

皇帝微微咳嗽兩聲清清嗓子

轉頭和其他大臣說話

薑奐鉞心中氣苦

還不死心

我優秀的女兒豈能被你兒子耽擱了

薑昕懿看著自己的座位還排在母親身旁

對宮人道

我不坐母親身邊了

把我的座位安排到我兄長身邊吧

下一步便是要融入京中子弟圈了

也不一定非得融入

但不能讓彆人看著她像個斷不了奶的娃娃

宮人請示過帝後

皇帝想著讓她和兒子近距離接觸一下也好

說不定這一接觸

又喜歡上他兒子了呢

蕭蘊看著坐在薑昭翊身邊的薑昕懿

和父皇一般想法

這又衝著他來了

好不容易清淨了幾個月

還以為她真開竅了呢

原來是曲線救國

薑昭翊給妹妹介紹世家子弟

都是十二三歲的男孩子了

不像以前言語直白表達對薑昕懿的不喜

如今也能委婉幾分

薑妹妹和幼時很不一樣了

聽說跟隨薑侯習武小有所成

何時能見識你使薑家槍啊

薑昕懿微笑道

諸位世兄見笑了

我還在打基礎

遠不到能使槍的地步

母親也說我習武天賦不高

不及兄長

恐怕不能發揮薑家槍十之一二的威力

便不獻醜了

既知道自己天賦不高

做什麼還霸著茅坑不拉屎

薑家兄妹同時望去

隻見說話的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兒郎

看向薑昕懿的目光很是不屑

薑昕懿望向兄長

薑昭翊則看向身邊好友季臨風

季臨風便剜了那小兒郎一眼

胡說什麼

還不快來給薑妹妹道歉

那小兒郎卻啐了一口轉身跑走了

搞得季臨風很是尷尬

舍弟頑劣

我代他向薑妹妹道歉

望你原諒他

薑昕懿笑了笑

我不記得我和令弟有什麼恩怨

下回見了他可說清楚

免得再生誤會

比她還高半個頭呢

這麼大的男孩子一點擔當都冇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