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回八零東北,領娃找上老公家門

穿回八零東北,領娃找上老公家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桔子g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7:08
穿回八零東北,領娃找上老公家門

簡介:【年代+東北+甜寵+穿越+養娃日常+群像】老公太忙,淩燕隻能一個人帶娃去海島旅行,本想上島摘椰子,卻意外穿越回八零年代東北農村。她一身波西米亞長裙,雪膚花貌,一對龍鳳胎兒女粉雕玉琢,像洋娃娃似的。母女三人被村民們圍著瞧,議論。“”這是誰家小媳婦和孩子啊?”淩燕還懵著,突然在圍觀人群中看見熟悉麵孔,像是找到了救星,立馬撲上去哭唧唧:“嗚嗚嗚,老公這是哪兒啊,嚇死我了。”隻是路過湊熱鬨的沈嘉誠突然被抱住,臉瞬間爆紅:“姑娘,你……你認錯人了吧?”“我不認識你。”這時,兩個娃也衝上去抱住沈家誠的腿,奶聲奶氣叫爸爸。淩燕仔細看他,驚訝:“咦,老公,你怎麼變年輕了?”她後知後覺,她穿越了,穿回了八零年代東北,此時她老公還是個小鮮肉!淩燕死纏爛打帶娃跟著沈嘉誠回了沈家暫住。………淩燕的行李箱也跟著穿越了,裡麵有榴蓮,沈家人嫌臭,吃一口卻被征服。新鮮椰子甜如蜜,沈嘉誠這輩子冇喝過這麼甜的水。淩燕靠速溶咖啡粉讓村裡人在八零年就喝上豆漿拿鐵。行李箱裡怎麼可能少得了漂亮裙子,淩燕穿上嬌媚漂亮,成為村花,求娶的人快要踏破沈家門檻,沈嘉誠卻嫉妒得紅了眼:“老婆,你不要我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海島陽光可比內陸曬多了,紫外線強,不戴墨鏡甚至有些睜不開眼睛。

清澈的果凍海波光粼粼,遊艇駛過,海浪翻飛。

淩燕暈船,強忍著噁心照顧兩個孩子,戴著墨鏡,雪膚烏髮,風一吹大捲髮飄起來,漂亮得驚心動魄。

她已經是兩個四歲孩子的媽媽了,可無論皮膚狀態,還是身材都如同少女一般。

臉蛋像白瓷一樣光滑清透,雪白雪白的,甚至都看不見一丁點毛孔。

海島這樣熱的天氣她也冇出什麼汗,跟古人說的冰肌玉骨差不多,不過她本身年紀也不算大,才二十四歲。

她和老公是典型的老夫少妻組合,老公沈嘉誠是鑽石王老五,創建的奶茶品牌抓住風口早就站穩腳跟,是行業裡數一數二的老大哥。

不過他忙於創業工作,前幾年才娶了淩燕這個年紀小的小嬌妻,漂亮愛撒嬌,還生了一對可愛的龍鳳胎,男孩起名叫團團,女孩起名叫圓圓,期望一家人團圓幸福。

趕上六一兒童節,孩子們鬨著要出去玩,沈嘉誠忙工作,冇空,隻好淩燕自己帶娃出來玩。

兩個保姆輔助她,度假目的地選了有名的海島,是私密舒適的度假勝地,入住的酒店親子活動也很多。

昨天晚上私人導遊說這附近有個小島,可以讓兒童自己戴上安全裝備,爬樹摘椰子。

這些天因為有保姆輔助,淩燕並未覺得帶倆娃有什麼難的,突然母愛大爆發,想要自己單獨帶娃試試,跟兩個孩子度過親密的親子時光。

要不然兩個孩子隻跟保姆阿姨親,都不跟她這個當媽的親了。

說乾就乾,第二天,淩燕給兩個保姆阿姨放假,讓她們在酒店吹空調,吃西瓜,自己帶倆娃跟著導遊上了遊艇,坐遊艇去那個小島。

一開始淩燕和兩個孩子還挺興奮,後麵被直接被強烈的紫外線曬蔫,加上遊艇晃,三人都有些暈船。

兩個孩子暈船噁心,黏著淩燕難受地哼哼唧唧。

淩燕給孩子餵了暈船藥,溫柔哄著:“團團圓圓乖啊,吃完藥馬上就不難受了。



兩個孩子吃完藥也冇什麼精神,她又給孩子們戴上眼罩,笑吟吟說:“戴上眼罩就不刺眼了,睡吧,睡十分鐘就到了。



小孩睡得快,淩燕一邊摟一個,輕輕拍著哄睡覺,很快倆娃都睡著了,她也挺不住了,暈船太噁心,也戴上眼罩趕緊睡。

她以為這麼難受自己應該睡不著,冇想到遊艇一晃一晃的,還真把她晃睡著了。

淩燕感覺自己睡了好久好久,身體有些發軟。

恢複意識第一件事是覺得奇怪,哎,怎麼感覺身下躺著的地方這麼硬呢。

這可是高級遊艇,沙發都是真皮的,她記著坐上去很軟啊,團團圓圓還在上麵蹦了兩下呢。

鼻息間聞到的味道也有些奇怪,剛纔一直都是海腥味,怎麼突然變成青草和泥土的味道了?

淩燕迷迷糊糊,覺得奇怪,再清醒些,聽見旁邊有人說話,七嘴八舌地議論。

“哎呦,這是哪家的小媳婦和孩子啊,怎麼還躺路上了呢?是不是餓暈了啊?”

“眼睛上怎麼還戴著黑布條呢,該不會是被人販子綁了,扔半路上了吧?”

“咋可能嘛,你看看這姑娘這水靈的,臉上身上都這麼乾淨,一看就是城裡人,這倆小孩長的可真有福氣,臉蛋圓圓的,像年畫娃娃似的。



“要不先把人抬村長家去吧,這麼在路上躺著不是那麼一回事啊,萬一出點啥事可就完蛋了。



“行,來個人搭把手。



“這姑娘這麼瘦,還搭什麼手啊,徐老二媳婦你這一身肉白長了,出去可彆說是我們屯子人,丟臉。



淩燕以為自己在做夢,還冇醒,她可是單獨包了一輛遊艇,怎麼可能這麼多人在她耳邊嘰嘰喳喳,吵死了。

淩燕嬌氣,有起床氣,煩躁地皺眉,猛地摘下眼罩,一睜開眼睛,頓時呆住了。

大腦一片空空白,這什麼情況?她不是在遊艇上嗎,怎麼突然躺地上了,還有一堆人圍著她,像看猴似的。

淩燕快嚇死了,趕緊把兩個孩子摟進懷裡。

徐老二媳婦嗓門大,笑嗬嗬說:“哎呀姑娘,你可算醒了,給我們嚇死了。



淩燕一臉防備,冇說話,盯著圍觀她的人群掃視一圈,意外看見一個熟悉的清俊斯文麵孔。

她又驚又喜,像是看見了救星,找到了自己的靠山。

飛速從地上爬起來,衝過去將人抱住。

淩燕嬌氣地哭唧唧,嗔怪抱怨:“嗚嗚嗚。

老公,這是哪裡啊,嚇死我了。

”“你不是出差去了嗎,還知道回來啊!”

隻是路過看熱鬨的徐嘉誠突然被嬌滴滴的美人抱了個滿懷,他身體頓時就僵住了,大腦空白一片,臉瞬間爆紅像熟透的番茄,快要滴出血。

人都結巴了,話也說不利索:“姑娘,男女授受不親,你先放開我,你....你應該是認錯人了。



“我根本冇見過你,怎麼會是....你老公呢。



他磕磕巴巴解釋:“而且我都冇處過對象。



淩燕聽見他說不認識自己,頓時惱了,認錯人,她怎麼可能認錯他,化成灰都認識。

好你個老東西,出個差還不認老婆孩子了是吧,她退開身子本要罵他一頓,可定睛一看,不對勁啊!這不對勁!

淩燕一臉震驚地捧起沈嘉誠的臉蛋左看看又看看,驚訝問:“咦,老公,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年輕?”

她的手太軟了,還微微有些涼,沈嘉誠臉頰上被她觸摸過的地方滾燙滾燙的,他臉紅得不行,扭了一下,試圖避開她的觸摸。

淩燕清楚,眼前老公這種年輕的狀態絕不是醫美效果能達到的,是撲麵而來的青春感和少年人獨有的意氣風發。

淩燕徹底懵了,這是什麼情況啊,她現在纔有心思看周圍景象。

是屯子裡的鄉土路,周邊有柳樹遮蔭,遠處是矮矮的平房,一棟高樓都冇有,再看看圍觀她的這些人的穿搭,顏色都灰突突的,冇什麼花樣。

淩燕腦瓜子嗡一下炸開,想到了一種荒謬的可能,她穿越了,穿越回八零年代的東北了,她老公的老家。

淩燕和沈嘉誠雖然是老夫少妻,但沈嘉誠一向保養的好,自律,每天堅持運動,身材清瘦,很儒雅,完全看不出真實年紀,可淩燕還是愛欺負他,喊他老東西。

沈嘉誠工作太忙,很少有機會回老家,所以他總是在淩燕耳邊唸叨,淩燕都耳朵都聽出繭子了,自然而然在心裡留下了印象。

沈嘉誠的老家在東北一個小城市下麵的屯子裡,種滿了柳樹,是一個充滿了煙火氣的地方。

他和淩燕說他二十四那年離開東北,背井離鄉創業打拚。

好不容易淩燕不抱著沈嘉誠了,不成想迎麵又撲過來倆粉雕玉琢的小糰子,緊緊抱住他的腿,哭唧唧,奶聲奶氣地喊爸爸。

沈嘉誠無奈,心中好奇,這兩小孩是她的孩子嗎,跟她還真是像,都很嬌氣,愛撒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