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酥酥灬
  • 更新時間:2024-06-21 22:07:38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簡介:彆人穿書當女主,她卻穿成了炮灰女配。女配不女配的不重要,炮灰攻略任務結束後就可以鹹魚躺了。靠著上天恩賜的金手指,她苟著發育。一路打怪升級,遠離炮灰命運,成為自己的主角。可,偏偏,男主偏離主線黑化了!“從今天起,你要代替原女主,救贖男主!”麵對係統命令,她汗流浹背。過去,自己做任務太認真,這一次,完蛋完蛋了!瘋批的他麵對前麵飆戲的自己,又當如何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葉以裳止不住打了個激靈。

眼前沈未笑容邪肆,眼神卻異常冰冷,毫不顧忌的說出這般放肆倫理之言,惹得她臉頰發燙的厲害。

“沈未,你怎能說出這般……”

話音未落,便被沈未抓住了手掌,隻見他像是懲罰般輕輕揉

捏著她掌心的軟肉,低聲道:

“嫂嫂這可喚錯了,得喚我夫君纔是。”

說罷,他掀起眼皮,露出不加掩飾的銳利鋒芒。

葉以裳啞然。

這還是三年前跟在她屁股後麵,一口一個“姐姐”的小可愛嗎?

這哪是黑化,她感覺他已經黑透了!

但此事關乎她的清白,不能就這樣被他帶著走。

深吸一口氣,葉以裳強迫自己恢複往常的冷靜,看著麵前捉摸不透渾身散發寒意的男人,她試探性的抬起了手,在對方漸漸愕然的眼神之下,輕輕環住了他的脖頸。

“你做什麼?”

這回,倒變成沈未有些不知所措了。

“事發突然,我真的隻是冇做好準備,陛下就再給我些時間,好不好?”

葉以裳故作撒嬌的將臉頰貼在對方脖頸處蹭了蹭,補充道:

“我們都已經結為夫妻,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不急於這一時,對不對?”

說罷,她小心翼翼的抬眸,觀察著對方的神色。

她不確定,沈未到底吃不吃這一套。

畢竟到目前為止他對自己的好感度還是0。

再經過了一段提心吊膽的冗長沉默後,她終於從沈未冰冷的臉上看到了一絲鬆動,以及對方輕微到幾乎不會被察覺的點頭。

“我就知道,陛下心胸寬廣,定不會為難於我。”

葉以裳大喜,正打算從沈未身下坐起身來,卻發現對方並冇有要走的跡象:

“陛下現在這是……”

像是看破了她心中疑惑,沈未翻了個身,筆直的躺在她的身旁,平靜敘述道:

“我可以暫時不碰你,但畢竟現在是你我二人

大婚之夜,我若是貿然離開,隻會遭人詬病。”

“我懂我懂!”

葉以裳連連點頭,也跟著躺了下去,信誓旦旦道:

“陛下放心,我定會好好配合!”

不就是躺在一張床上嗎?以前又不是冇躺過,隻要能保住清白,什麼都好說。

彆的不說,沈未這人雖然心思縝密,詭計多端,但隻要答應的事,他定然不會反悔。

徹底放下心來後,葉以裳隻覺一整天的疲乏都湧上大腦,睏意席捲,不出一會兒,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感受到身旁人兒逐漸均勻的呼吸聲,沈未一直望著天花板的視線這才收回,悄悄落在那張酣睡的容顏之上。

她還是同三年前一樣,容顏俏麗,帶著不容侵犯的盛世美豔,美的恍若虛幻。

他怔怔的望著,鬼使神差般伸出了手,指尖輕輕落在白皙臉頰之上,感受到細膩的觸感,這才頓住。

指下的溫暖告訴他,眼前的人,是真實存在的。

一聲低低的歎息消散於風中。

最終,他也緩緩合上雙眼。



夜好眠。

天邊漸漸泛起了魚肚白,一輪灼灼旭日從山巒升騰,隨之而來的,還有燦爛奪目的無邊金光。

刺目的光芒落在臉側,葉以裳艱難的睜開雙眼,往身旁看去,哪裡還有沈未的身影。

“娘娘!您可算醒了!”

聽到屋內的動靜,小翠立馬捧著水盆走了進來。

葉以裳梳洗著,還不忘問道:

“沈未呢?”

“這個點陛下應該剛下早朝。”

小翠像是想起了什麼,微笑道:

“對了,陛下還說了,再過段時間便是立秋,屆時會舉行狩獵大會,讓娘娘提前做好準備。”

“狩獵大會?”

葉以裳挑眉。

回想起來,狩獵大會也皇宮內算是一年一度的盛大節日,每逢這時,除了皇族,各類達官貴人也會參與。

不過以前的沈未並不受寵,也從未參加過什麼狩獵大會,具體的內容,她也所知甚少。

“本宮一定得去嗎?”

一想到狩獵大會裡,會有無數等著看她這皇嫂變皇後笑話的人,就不禁一陣頭大。

“那當然了,這可是娘娘為後以來,第一次在眾人麵前亮相,定然要風風光

光的去纔是。”

小翠理直氣壯的回答。

“知道了。”

葉以裳無奈的點點頭。

本以為婚後會同沈未多一些相互接觸的時間增進感情,可萬萬冇能想到,除了大婚當晚兩人共處一室之外,一直到狩獵大會到來之際,葉以裳也冇能見到沈未的半點蹤影。

聽小太監說,他一直睡在書房處理公事。

她也曾去找過沈未,卻都被對方以事務繁忙為由拒之門外,實在是令人氣憤。

葉以裳倒是不覺得有什麼,畢竟好感度擺在那裡,沈未對自己愛搭不理也是情有可原。

但這皇城內的眼睛實在是太多,捕風捉影之間,皇後不受寵的流言也慢慢冒出苗頭。

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段時間,狩獵大會也悄然而至。

葉以裳一大早便被小翠拉了起來,經過一長段時間精心打扮後,頭頂著沉重的珠翠,身穿豔麗華服出了門。

“狩獵大會這樣穿,是不是太誇張了點?”

抬手扶住沉重的腦袋,葉以裳無奈的開口。

“娘娘有所不知,這狩獵是男人們的事,而參加大會的小姐夫人,打扮的越是美豔動人,就越是容易獲得男子獻上的獵物。”

小翠的眼睛亮晶晶的。

葉以裳不屑一顧:

“我要他們的獵物有何用?還不如我自己上場。”

“娘娘,女子是不能上場狩獵的。”

小翠哭笑不得:

“男子將自己捕獲的獵物贈予女子,除了愛慕之情,還有尊重崇敬之意,收到的獵物越多,就代表眾人對娘孃的喜愛尊重越深呀!”

葉以裳努努嘴。

為何女人隻能衣著光鮮,如同花瓶般在原地等待男子狩獵歸來?

若是她能上場狩獵,定然不會比那群男子差。

不過這些話,她也隻能在心裡吐槽幾句。

畢竟這是曆代傳下來的傳統,僅憑她一己之力,難以更改。

“娘娘,我們到了。”

正在她沉思之際,小翠的聲音強行喚回她的意識,抬眸望去,前方是成群整齊的騎馬侍衛,而一輛裝潢闊氣的馬車正立於中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