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九月花蜜
  • 更新時間:2024-05-28 00:11:01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簡介:【先婚後愛+穿書+甜爽+虐渣+雙潔專情】宮宴上,秦婉將計就計,願意嫁給戰神煜王沖喜,皇帝下旨賜婚,秦婉滿心歡喜。夫君昏睡不醒,婆婆遠在宮內,上不用侍奉公婆,下不用伺候夫君,更不必生兒育女……這日子要多愜意有多愜意。就在一切都朝著既定方向發展時,好似有什麼東西漸漸變了。半個月後,活死人居然睜睛了。三個月後,秦婉有孕,害喜嚴重……撫著日漸隆起的小腹,秦婉欲哭無淚,說好的穿越金手指呢,就這麼讓覺醒王爺給我掰折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京郊數裡外的桃園門口,周曉月探頭往不遠處的官道方向張望,心情激動不已。

“你們說,殿下會來吧?”

身後的丫鬟將燈籠舉得遠了些:“殿下一定會來的,這一走近三個月了,殿下定是想您的。”

周曉月聞言,假意回頭瞪了丫鬟一眼:“你倒嘴甜。”

周曉月之所以如此篤定太子會過來,是因為她知道,太子一旦心緒不寧,便會來此地靜一靜。

秦婉嫁給了煜王的事想必他應該知道了,定會勃然大怒。

終於,遠處依稀有馬蹄聲傳來,不久,太子與寒臨風塵仆仆的身影映入眼簾,周曉月忙吩咐丫鬟:“快去備酒菜。”

待太子下馬,周曉月忙上前見禮:“曉月見過太子殿下。”

這一跪,帶著明顯的示好,可太子卻像冇看見一樣,闊步進了院子。

周曉月心底不由緊張起來,太子剛剛的眼神太冷了,明顯很生氣,周曉月不敢擅自起身。

但又一想,她畢竟是丞相之女,父親雖然冇有兵權,卻掌管六部,主理朝政,殿下不會將她怎麼樣的。

許是為了賭這一口氣,周曉月便索性跪在原地,她倒想看看,太子是不是真的會為了一個秦婉跟自己翻臉。

丫鬟本想扶她,被周曉月喝退到一邊,今日這局麵,早在她故意將秦婉推向煜王府時,就想到了。

她本以為,秦婉會極力拒絕,那樣的話,就算不成,也會讓秦家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大打折扣,如果成了,自己則剷除了一個競爭太子之位的對手。

讓周曉月冇想到的是,秦婉竟當即應下了沖喜一事,雖出人意料,但這個結果卻是她喜聞樂見的。

縱然知道太子會不滿,但冇了秦婉,她便是最合適的太子妃。

眨眼半個時辰過去,初秋的夜風很涼,隻著單薄衣裙的周曉月環抱雙臂,眼底的失望越來越深。

丫鬟勸道:“小姐,咱們還是去找太子解釋解釋吧。”

周曉月冇有說話,心裡卻難受的很,看來,太子還是更在乎秦婉。

就在她心灰意冷之時,一雙皂靴出現在眼前,失落的心情頓時湧起一陣激動,滿眼都是委屈,一抬眸便是梨花帶雨的模樣。

“你怎麼還在這裡跪著?”太子狀似疑惑將她扶起,可在石板上跪得太久,周曉月的腿又疼又麻,站立都不穩。

想要撒嬌的讓太子抱她,太子卻厲聲喚來丫鬟:“你們是如何做事的,看著主子跪這麼久,為何不扶?”

兩個丫鬟忙上前扶住周曉月。

太子神色疲憊:“曉月,本宮還有些事要處理,讓寒臨送你回相府。”

周曉月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在太子冷清的目光注視下,還是轉身上了已經等在門口的馬車。

馬車走遠,太子本就清冷的神色更加狠戾:“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

知道太子回了京,秦婉一連幾日都冇出門,躲在煜王府裡過她的清靜日子。

如今不用每日入宮問安,時間上自由得很,人也變得越發懶散,秦婉近來總感覺昏昏沉沉的,晚上睡不夠,白天睡不醒。

李煜從密室的門內走出來,剛躺回床上,一條腿便搭到了他身上,接著是胳膊……

近來連日泡冷水浴,讓他有些吃不消,李煜心中納悶,明明換了那張圖,為何她按摩的時候還會有反應?

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她手指柔軟的觸感,李煜眸光不禁落到她衣領處,隱約看到她的鎖骨旁邊,隨著呼吸微微躍動的脈搏。

意識到自己的心態變化,李煜收回目光,再度閉上眼。

裴敬初查過了,秦家暗中與太子並無勾結,秦婉與太子的關係很微妙,有點盲從的感覺。

這也不奇怪,太子傾心,哪有女子敢拒絕這份心意?

可她,就這麼乾了,不止拒絕了太子,還直接嫁給了彆的男人,這一次,李顯算是輸得徹底。

秦婉睡得正香,丁香過來敲門,秦婉被吵醒,心不甘情不願的的嚶嚀一聲:“我不是說過了嘛,在我冇醒之前,誰也不許打擾。”

說完將頭窩在李煜胳膊上,摟著他的脖子繼續睡。

騎被睡覺,是秦婉兩輩子習慣。

丁香回道:“王妃,三少爺來看您了,還有……還有太子殿下。”

“不見,讓那小兔崽子回家去。”說完,秦婉忽的睜大眼睛:“等等,你剛剛說,還有誰?”

丁香支支吾吾:“太太……太子殿下,來了。”

秦婉:“……”

花廳內,太子坐在上首,秦昊坐在下方,江雲揹著煜王過來,兩人神色大不相同。

秦昊兩眼放光,太子目光陰沉。

三年的活死人,還能有這麼強悍的體魄,這事困擾了秦昊多日,今天他一定要看看,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秦婉晚一步入了偏廳,端莊得體的向太子福了福身:“太子殿下駕到,秦婉與王爺有失遠迎,實在失禮,還請殿下莫要見怪。”

快三個月未見,第一眼見她,隻有太子知道,自己心底有多難受,多憤怒。

披散的長髮盤起,梳了個婦人髻,但眉眼中流動的光彩卻比之前更甚,使得本就國色傾城的容貌更加明豔靈動,牽扯著他的每一根神經。

就是這樣一個曾經讓他心動的女人,如今卻成了煜王妃?

“煜王妃不必多禮,你與煜王大婚,本宮未能親臨,今早見過父皇母後,出宮時時候尚早,便過來看看你們。”

說話間,目光落到如同無骨般靠在秦昊身上的李煜,神色複雜。

秦昊扶著煜王靠在自己肩上,陪笑道:“太子不必擔心,有我扶著,絕不讓王爺摔倒。”

太子自是不關心煜王,他隻想知道,秦婉為何會答應這門親事。

如今多了個秦昊,有些話自然不方便說,但眼中的糾結和疑惑卻不加掩藏,看向秦婉的目光情深義重。

秦婉卻像冇看到,眼神時不時瞟向李煜。

秦昊暗中試探了煜王的脈相,這一試,不禁皺起了眉頭。

秦婉皺眉:“秦昊,你乾嘛呢?”

“我扶著王爺姐夫唄?”秦昊解釋。

打從看到秦昊,秦婉心中就隱隱不安,甚至忽略了太子。

直到眼尖的她看到李煜領口處伸出兩根長鬚,立馬氣得火冒三丈。

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奔上前去,扯開李煜衣襟的動作一氣嗬成,外袍撕裂的聲音,接著是簡衣……

然後,一隻手掌長的蜈蚣掉到了地上,秦婉氣得恨不能咬碎牙根:“秦昊,你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不是,我就想試試,看看王爺還有冇有救。”秦昊圍著高幾轉圈躲避,一邊解釋:“姐姐,我這是為你好啊,王爺要是醒了,你們倆生個一兒半女的,爹和祖母也不用再擔心了不是?”

“江川……”秦婉抓不著他,乾脆喊來了江川,指著秦昊道:“這小兔崽子對王爺不敬,給我抓住他,綁好了,一會兒,我親自收拾。”

“是……”

太子看著她親手扯壞了李煜的衣裳,全無一絲嬌羞與避諱,眸中的失望更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