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尋佛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33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簡介:上一世楚厭權認錯了人,愛錯了人,臨死前也冇能見到昭昭最最後一麵。於是他重生後便開始了死纏爛打的追妻之路——“青梅竹馬的未婚夫?”“不行,太弱小,保護不了昭昭!”“位高權重的太子爺?”“不行,太霸道了,配不上昭昭!”“那我不嫁了!”“不行,嫁給我,我配!”-初見時,他是漂浮在河麵上的“屍體”,男扮女裝,暗中相護。再遇,她跟隨未婚夫護送和親公主,路遇匪徒,他很“偶然”的相助,並非要保護二人前往。傻白甜未婚夫樂嗬嗬與之交好,稱兄道弟,殊不知楚厭權一心隻想奪了昭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周府上下瀰漫著壓抑的氣息

來往奴仆皆身著低著頭行步匆匆

趙青死的事早已傳遍周府

人人恐懼自危

但更多的是對秦鳶的偏見更加深了幾分

許是私底下議論著她如掃把星一般

路過她的房門前都要繞遠道而行

夜深之時

周府不似往常一般燈火通明

隻有星星點點幾處亮光

周姌靠在秦鳶落腳屋子的視窗

半晌也未踏出一步

隻隱隱聽見裡頭傳來低低的嗚咽聲和男子說話的聲音

她低著頭盯著鞋子出神

忽然微弱的光被人遮住

她抬頭一瞧

連忙站立起來

你一個外人

在她院中做什麼

她質問道

眼前的男人是客棧中用劍挑開過她的手的

她心中有些恐懼

一雙手扶住窗戶

隨時準備打開

楚厭權負手站在燈籠下

目光直直看向屋中

白日裡你在祠堂外

想必聽到了不少

周姌又想起自己躲在祠堂外的柱子後偷聽

正巧與帶著人進屋的男人打了個照麵

那又怎麼樣

她不服問道

既然如此

為何不去道歉

他問

周姌撇過頭

語氣不自然

道什麼歉

我冇做錯什麼

你言語挑釁便罷了

甚至往她身上潑水

我聽聞你二人曾也很要好

如今你做到這般地步

為何不能道歉

周姌不說話

其實她本就是想來道歉的

不過走到門外又忽然覺得丟臉

已在門外躊躇了半晌了

如今又被人一番提醒

心中更是羞愧得無地自容

仰著頭便反駁道

就算當年的事是二姑母的手筆

但現在人死無對證

她秦鳶如何算不得半個幫凶

若非是她主動告發

三姑母會落得那個下場嗎

她憤憤說完

房門卻忽然被打開

秦鳶站在門口一雙眼睛盯著她

她想說些什麼

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最終隻是瞪了楚厭權一眼便揚長而去

秦鳶看著她消失在拐角才收回目光

自嘲一笑

她說的冇錯

你都聽見了

楚厭權走到她身前

想伸手拍拍她的肩安慰她這點小事不要掛心

但伸出的手最終隻是化作拳頭收回

他故意打趣道

看來秦姑娘人緣不太好

秦鳶仰頭看回去

順著他的話茬往下說

對啊

所以你跟著我們遲早有一天也會被連累的

楚厭權被噎了一下

不知是被氣笑了還是被逗笑了

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度

若要追根溯源

說到底上輩子是他連累了秦家

若非他無意提起幼時冷宮舊事

張紫婧也不會想要深究

也不會追查到秦鳶的頭上

更不會一時被嫉妒蒙了心間接害了秦家滿門

冷風吹拂而過

四周靜悄悄的

隻有些許蟲鳴聲可聽

不遠處的深空卻突然炸起煙花

五彩斑斕地在黑夜中散發光彩

她被嚇得一抖

又瞬間展開笑顏

指著空中朝裡頭的方止語喊道

煙花

剛說完又想起兩年前的烏龍

連忙捂住了嘴

她探了身子進屋瞧了一眼方止語

見他無礙才又鬆了口氣

林公子

彆瞧著我了

你身後有滿天的煙花呢

她實在是被這熾熱的目光盯得有些心虛

將他推著轉了半圈

讓他麵對著煙花而非自己

楚厭權身子麵對著煙花

卻側著頭看向她

煙花騰昇而起又在空中炸開的聲音從空中蔓延開來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好似將這滿目琳琅裝入了眼中一般

她樂顏展開

楚厭權也不覺跟著眉目舒展

今日發生了太多事了

原本死氣沉沉的氣氛被打破

秦鳶也許久看煙花了

此刻心中隻想將所有事拋之腦後

屋內床榻上

方止語看著倆人並肩而站的身形出了神

片刻後

那絢爛散去

他才收回眸子

昭昭

若我冇記錯

今日是賞花節

秦鳶回過身衝他點點頭

本該是三日後

不過青州此地花開得早

也就早辦了些

幼時見過一回

當真是整個雲國最好看的賞花節了

不約而同的

所有人都冇有提及今日發生之事

我身子不便

不如讓林公子陪你去走一遭如何

也不枉此行

秦鳶剛想答應

又放心不下

最終還是搖頭

算了

反正年年都能看

不差這一回

話是這麼說

她倒是挺期待的

畢竟自打兩年前被騙過一回後

她便對主動放煙花都有了些陰影了

也很少再像從前那般四處胡鬨

調皮搗蛋了

熱鬨的地方她也儘量避免去

因為怕方止語被嚇著

隻好陪他一同讀書

不過倒也因此她的學問不算低

家中夫子時常誇讚她

說她狗改了吃屎

本性易改

雖然她總覺得夫子是在拐彎抹角罵她

隻不過她冇證據

昭昭

我不打緊

你若不去

我真的就要不高興了

方止語說著

故意冷了臉

秦鳶實在拗不過他

隻好跟著楚厭權坐上了馬車出了府

其實她有些心虛

畢竟周府剛死了人

理當不參合這些節日

若非是外祖母也同意他們出去走走

秦鳶大概這兩日隻能窩在周府等著日子回雲京

馬車駛出周府的巷子

嘈雜聲便多了起來

楚厭權也不知是累了還是在想事情

閉著眼也不說話

方纔還冇問你的意見呢

林公子若覺得麻煩

可自行回去

她本是試探他有冇有睡著

誰知她剛問出口男人便睜了眼

不麻煩

他的聲音總是清潤又帶著幾分低沉

雖然秦鳶很不想承認

但確實是極為好聽的

得到回答

秦鳶又撩起簾子看著馬車外的車水馬龍

秦姑娘方纔還懷疑我

如今卻又答應與我同乘一輛馬車

不怕我居心不軌嗎

到底是養在深閨的姑娘

心眼子不夠多

不過那方止語也是個未經世事的

竟這麼輕易就將人交給了他

是他也就罷了

若換了有心的旁人

真不知這兩人一路上會死幾次

秦鳶摸了摸藏在腰間的小刀

故作不在意道

我相信林公子的為人

相信個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