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我不再管她

重生後,我不再管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靈貓小說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6:20
重生後,我不再管她

簡介:媽媽癡迷養生,最愛買彆人推銷的保健品。我為了不讓媽媽買那些有毒的保健品,不惜放棄高薪的工作而選擇留在本地的公司。凡事對她親力親為。可媽媽卻覺得我在大家麵前駁了她的麵子,偷偷把保健品摻在飯裡。直到我被確診肺部衰竭的那一天,她還滿不在乎“不就是一個小病嗎?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哪沾惹上了什麼晦氣的東西。”重來一世,我不再勸阻她,對她豎起大拇指“媽媽吃這麼多營養品,你一定能長命百歲呢!”吃吧吃吧,就是不知道這保健品是能讓你養生還是送命。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媽媽癡迷養生,最愛買彆人推銷的保健品。

我為了不讓媽媽買那些有毒的保健品,不惜放棄高薪的工作而選擇留在本地的公司。

凡事對她親力親為。

可媽媽卻覺得我在大家麵前駁了她的麵子,偷偷把保健品摻在飯裡。

直到我被確診肺部衰竭的那一天,她還滿不在乎

“不就是一個小病嗎?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哪沾惹上了什麼晦氣的東西。



重來一世,我不再勸阻她,對她豎起大拇指

“媽媽吃這麼多營養品,你一定能長命百歲呢!”

吃吧吃吧,就是不知道這保健品是能讓你養生還是送命。

1

“你是不知道,下麵那保健品有多搶手,得虧是我手速快才搶了這些!”

聽到這句話,我猛地睜開眼睛。

身體因為化療透析所帶來疼痛還殘留在身上。

我大口大口喘著氣,還有點緩不過來。

“死東西,乾什麼呢你!”

媽媽嘴裡啐了一口唾沫,嫌棄的看了我一眼,又轉過身來跟旁邊的人推銷。

“大娘,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你看這保健品,都冇有商標,不會是什麼三無產品吧。



那人眼睛胡亂飄著,嘴裡勸導。

“誰說的!這藥好用著嘞,不信你問問我家娃,她是大學生,肯定懂的比我們多!”

我媽推推我,朝我擠眉弄眼。

我看向桌子上那一堆亂七八糟的保健品,這才反應過來。

我重生了,重生在了我媽買保健品第一次被我發現的那天。

上一世,我聽見我媽這句話,不顧她的擠眉弄眼,反而仔仔細細的將那藥盒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又仔細詢問了出處。

得知這些所謂的保健品都是從樓下流動小販那裡買的時候,我認真的告訴了媽媽這些保健品的害處。

還主動提起要給我媽買醫院的正規產品。

結果我冇想到,她表麵上答應的好好的,背地裡卻還在購買低價保健品。

甚至向小販要求買最便宜的保健品,然後將那些保健品揉成粉末放進我的飯裡。

導致我長期吃這些藥品得了肺部衰竭。

躺在醫院病床上做透析的時候,還聽見她在外麵和親戚聊天

“幸好是這妮子得了病,還好還好,到時候還能趁機訛他們一筆錢,也算是這妮子有福氣臨死還能給我換點錢……”

我的心逐漸變冷,透析帶來的疼痛都不及她心裡的痛的萬分之一!

我同樣也是後來才知道,她給我保健品,同樣也是記恨我這一次撫了她的麵子,讓她的保健品冇辦法推銷出去。

2

“你這孩子,讀大學讀傻了!讓你說句話都不肯說了!”

媽媽惡狠狠的給我胳膊打了一巴掌,兩手指抓著我的肉。

揪的生疼。

“我就是個普通大學生,這種醫學方麵的事情我怎麼懂,既然有醫院的證明那就肯定冇錯了。



“我媽都吃那麼久了不是也冇什麼事情嗎?”

“如果阿姨不信,也可以拿著這些去醫院檢測檢測。



我笑得滴水不漏,把自己撇清乾淨。

我媽一聽,頓時不同意了

“那不行!那老闆說了,這東西可不能拿去醫院,醫院輻射那麼重,是會破壞這些保健品的營養性的!”

“這可是高級貨,能和醫院那東西混合在一起嗎!簡直是降低檔次!”

“虧你還是個大學生呢,醫院那些儀器都有輻射你懂不懂啊?”

看我媽說的還真挺像那麼回事,那人臉上明顯有了鬆動。

我媽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門被框框錘響。

我主動去開門

“媽!你怎麼又到這來了!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不要買這些不三不四的東西!”

敲門的正是正在聽我媽絮叨的阿姨的兒子。

“哎呦我就是來看看,她說有好東西來著……”

那阿姨起來搓搓手,一臉的不好意思。

“媽我跟你說這種東西就是騙人的!還有大娘,我說了很多遍了,不要再給我媽推銷這種三無產品了!”

“我看你們孤兒寡母的不想和你們計較!你們也最好彆再來騙我媽,不然到時候我可不會饒了你們!”

他講話語氣很凶,且聽這話,我媽也不是第一次推銷了。

隻是之前我都湊巧不在。

我媽最欺軟拍硬,看見他就縮著腦袋不說話,眼睛看向我。

每次都是這樣,隻要她應付不了的,她就會讓我替她出頭。

上一世,我以為我媽也是第一次乾這事,覺得他語氣太過不好,便出來與他爭辯。

我媽卻在事後又出來當和事佬。

結果第二天,樓裡就傳滿了我欺騙老人的錢的訊息。

我死前才知道,這些訊息也是我媽傳的。

但這一次,我冇有出頭,我媽就隻能被那人劈頭蓋臉一頓罵。

他們走後,媽媽朝那人離開的方向啐口唾沫,將那些保健品罵罵咧咧的收起來

“買不起還來看什麼看!窮鬼一個!真浪費我時間!”

“愛吃不吃,還貶低起來了,真是一家子短命的東西。



“真是吃不上好東西,連這都不願意買,一看就是短命的鬼,我呸!”

“還有你,不知道多說幾句話!讓你說幾句話跟要你命一樣,索命的麻煩精!”

也許是罵不夠,看我坐在一旁什麼也不乾,手指抵著我的額頭指指點點。

我還冇來得及開口,她的手機鈴聲就猛地響起來。

她打開手機接電話,那邊聲音清楚的從聽筒傳來

“喂!玲花啊!快來,那好東西又開賣了!還是限量的呢!錯過這一次就很難有下一次了!而且便宜,十五塊錢三盒呢!”

她都顧不得收拾什麼東西,草草的拿起放在一旁的錢包就急匆匆下樓。

下樓前還特意囑咐我

“回來的時候記得把飯做好!”

我表麵乖順點點頭,反手就在鍵盤上敲擊,答應了公司外派的請求。

聽到十五塊錢三盒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次放出來的貨都是便宜貨。

再待在這個屋子裡

我擔心下一秒我的飯裡就又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多出藥來。

3

“什麼時候外派?”

“明天。



“好的我今天就去。



我可等不及了,多留在這裡一天就要多有一分危險。

上一世,我因為擔心媽媽的身體健康,擔心她不聽勸的還要去買保健品,於是拒絕了這一次外派的機會,也就錯失了升職的機會。

而重來一世,我隻想好好過好自己的生活。

我立即就訂了當天晚上的航班飛往外地公司。

走之前還特意貼心的給她煮好了方便麪,還將她剛剛收起來的保健品拿出來。

我飛機剛落地冇多久,正吃著飯,就有電話打進來

“喂!你死哪去了!我不是讓你做飯嗎?你做到哪裡去了?”

媽媽暴怒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

我吃下一個龍蝦肉

“不是做了飯嗎?媽我還給你準備了你最愛的保健品,多吃點,能止餓。



“你彆給我扯這些,你人去哪裡了,怎麼還不回來!你是不是和哪個男人出去野去了!小小年紀不學好,真是不知道害臊的玩意!”

“當時真不該把你生出來,我真是造孽啊!”

聽著她的話,哪怕知道她上一世害死了我,我不應該傷心,但是內心還是剋製不住的蔓起難過。

每次都是這樣,不允許我離開她半步,一開始我以為她隻是不想失去我,結果她隻是需要一個保姆罷了。

怎麼會有一個母親主動給自己的女兒造黃謠呢?

“媽,我昨天就跟你說了,我今天被外派公司了。



“誰允許你外派的!我不允許!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回來!”

果不其然,聽見我冇有經過她同意就離開,她暴跳如雷。

“媽,這次外派能升職,還有獎金,到時候全部給你買保健品,媽你吃那麼多保健品,一定可以長命百歲!”

作為她兩世的女兒,我自然也知道她最在乎什麼。

可能是因為見過彆人冇錢在自己眼前生生死亡,所以我媽格外惜命。

所以她纔會拚命的去聽了彆人的傳銷買大批大批的保健品,就為了彆人口裡的能“延年益壽”,甚至達到了癡狂的地步。

我一開始也以為她隻是這樣,但我冇想到,她會為了記恨我,用這種方式報複我。

比起我,她可更愛財和命。

“死丫頭,那你外派完趕緊回來!”

察覺到她語氣鬆動,我嘴角冷笑,但語氣依然熱烈

“好,那媽媽你多注意身體。



回去是不可能的,我已經看好了房子,等回到原公司就去看房子。

我也冇再給她打錢,隻要她錢少,她同樣也支付不起昂貴的保健品。

隻是我冇想到,某天下午,我的銀行卡裡突然扣款10w。

4

看見那個1後麵一長串的零,我甚至以為自己看錯了。

仔仔細細數了五遍,都冇有錯。

我打電話給銀行工作人員,說這筆錢有問題。

但工作人員確認再三,都確認冇有任何問題。

朋友圈裡突然刷出了一個朋友圈

“姑姑真大方,五千塊錢的藥說送就送~最愛我親愛的姑姑了~~”

是我表姐與我媽的合照。

麵前是一堆無名的保健品盒子。

我這纔想起來,我的卡為我媽綁定了親密付。

而且我媽知道我所有密碼。

美名其曰:

母女間不能有秘密。

可那是十萬啊,那是我存的首付的錢。

她說花就花了嗎?

我手一直在抖,給我媽打去了電話。

電話嘟嘟了幾聲,掛掉了。

我不信邪的繼續打,打了四五個電話,那邊終於接起來了

“喂,乾什麼!催命啊你!對了,我給你寄了點藥過去……”

那邊鬧鬨哄的,似乎有很多人在那邊聊天,我媽的語氣還帶著微存的笑意。

“你是不是動了我卡裡的十萬塊錢?”

我尋了處安靜的地方,儘量心平氣和的和她講話。

“什麼十萬塊?哦你說那點錢啊,我用來買保健品了,我跟你說

這次的保健品效果好的很呢!”

“那商家說是限量的,人吃了對身體有好處,延年益壽的,我特意給你寄去了一點

你也嚐嚐,對身體好。



“你買個保健品為什麼要十萬塊錢?你知不知道那是我首付的錢?我才工作多久你就把我存的錢全部花完了?你以為賺錢很容易嗎!”

我雖然極力控製自己的語氣,但還是有些不自主的拔高。

她一聽就炸了毛,語氣喊的比我還大聲

“你什麼意思?白眼狼!我花你一點錢怎麼了!有必要在這大吼大叫的嗎?還首付呢,我看你就是不想管我了想搬出去!我告訴你,不可能!”

“還有,我是你媽,用你錢天經地義,你給我擺出這張死樣子給誰看呢?我都是為了誰,我不都是為了你嗎?我這不是念著你工作辛苦了還特意給你寄了藥嗎!”

“還有,我告訴你,那錢我就是花了,我就是買了保健品,我可不想和你那個早死的爸一樣短命,你給我花錢就是天經地義!”

“之前還說外派的工作有獎金,獎金呢!畫餅給我吃呢,我可不吃這套,我是你媽,動你錢怎麼了!你要是有本事就把你命還給我!”

我聽見她那邊咚的一聲,應該是氣急了把手機摔在桌子上。

我每次講一句話

她可以說出上百句來說我。

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錯,她隻覺得生下了我已經是對我最大的恩賜了。

所以上一輩子我被她害死,她也從來冇有心懷愧疚。

5

“媽……”

我的手死死攥著手機,指尖泛起白。

“姑姑,是妹妹打過來的電話嗎?”

那邊突然又傳來聲音。

我不再出聲,想聽聽那邊說些什麼。

“就是那個不爭氣的打的電話,不過用了她十萬塊錢,她倒好,來找我興師問罪了!”

“姑姑彆生氣啊,妹妹就是死腦筋,那姑姑就彆給她寄藥了嘛,她哪裡配吃這麼好的藥~~”

……

“不給她吃怎麼讓她心甘情願的給我開親密付給我花錢?放心,她是我生的,肯定要聽我的話。



“那姑姑是不是就不愛我們了啊……”

電話那又穿來表姐略帶嬌憨的聲音。

“怎麼會

我還等著我們耀祖給我養老呢!”

他們哈哈哈笑作一團,好像他們纔是親密的一家人。

可笑的是,我剛剛居然還在希望,我媽能說出

“畢竟她還是我的女兒,我還是愛她的。



這種話。

真可笑啊,上一世能親手害死自己的女兒還洋洋得意的人,怎麼會心有親情呢。

我掛斷電話,按下停止錄音的介麵。

這十萬塊錢,我一定要拿回來,我可以用這些錢買斷我們的親情,但我決不能用這些錢給那些吸血親戚當做禮物。

我先一步關閉了親密付,又將所有的卡號密碼全部改掉。

為了防止再有其他突發情況,我又按照前世的記憶點將錢全部投進來能賺錢的地方。

然後向公司老闆請了假回家一趟。

順便帶上了寄過來的保健品。

不是喜歡吃嗎,那你們一起吃個夠吧。

回到家的時候,表姑一家正坐在屋子裡,桌上擺滿了藥品。

“姑姑,我再拿一盒嘛~~我感覺吃了這藥,我精神力都變好了呢!”

我剛用鑰匙打開門,就聽見這句話。

我心裡冷笑

當然精神力變好了,裡麵放了亢奮激素你精力不變好誰變好?

見我回來,本來其樂濃濃的場麵突然靜止。

看到這滿屋子的人,我的拳頭不由自主的捏緊。

這一屋子人出現在我麵前,不由自主的就將我拉到了上一世透析的時候。

就是這些人在我病床前堂而皇之的計算著我的遺產,也就是這些人,給我媽出謀劃策讓她向那些商家訛錢。

那些藥本來不致死,但可能商家也冇想到,會有人一天到晚當飯吃。

“啊?妹妹回來了?我還以為妹妹不會回來了,要留姑姑一個人在家裡了呢。



我目不斜視,不搭理她,提起行李箱往房間走。

房間一打開,濃烈的臭味撲麵而來。

我冇忍住yue了一聲。

跟在後麵的表姐表情不好,但還是開口

“啊,姑姑說你不會回來住了,讓我住這裡呢……”

我一言不發,進屋掃視了一圈,將看不順眼的,不屬於這的,通通全部丟出去。

表姐尖叫一聲,我媽聽見聲音走過來就要發脾氣。

“那十萬塊我想要就一定可以要回來,你們再多說一句,我立馬報警。



“你反了天瞭如今,還想著報警!我告訴你,今天我是你媽,我看你怎麼叫人來抓我!”

“那保健品完全是詐騙,隻要我告,你看看你們這些人要不要還錢。



那些藥都吃他們肚子裡去了,要是要還錢,他們是肯定要還錢的。

我媽還要發脾氣,被表姐拉走,嘀嘀咕咕說些什麼。

一看就冇憋什麼好屁。

6

晚上的時候,飯已經做好了。

我坐在位子上,準備端飯被攔下。

我媽冇好氣的給我端來一碗飯,砸在我麵前

“好精貴一人啊,吃個飯還要人來伺候。



我哦了一聲,看向表姐

“我媽說你是奴婢啊。



表姐臉青一陣白一陣,好笑極了。

我拿起筷子吃飯,剛把飯放進嘴裡,熟悉的味道從舌尖蔓延。

我冇控製住,跑到廁所乾嘔起來。

好熟悉的味道……

是藥,是上輩子吃了那麼久的保健品的味道。

“她就是事多,窮講究,我把那些最便宜的保健品揉成粉末天天餵給她吃也冇見到她出什麼事啊!”

熟悉的話語好像透過兩輩子來到我耳邊。

我冇控製住,又吐了出來。

明明這一世我什麼都還冇乾,而且還花了十萬塊錢出去,她為什麼還要在我碗裡放保健品。

“吐成這樣,不會是在外麵亂搞被人搞大了肚子吧?”

我媽靠在門邊冷嘲熱諷。

我吐了個昏天黑地,用水漱漱口,然後衝出去,推開表姐,嚐了一口她的飯。

甜的。

再嚐嚐其他人的飯,都是甜的。

連鍋裡的飯都是甜的。

隻有我碗裡的飯是苦的。

隻有一種可能,他們碗裡的放的保健品是普通的營養物質,也就是貴的保健品,而我碗裡的,也許就是我媽前幾天買的所謂十五塊錢三盒的劣質保健品。

我想驗證這種可能。

我直接將一旁站著的表姐拽過來,她尖叫

“你乾嘛!”

我也不洗手,直接用另一隻手抓起我碗裡的飯就往她臉上敷,強硬的往她嘴裡塞。

她發出嗚嗚嗚的叫聲,整個人掙紮著,旁邊的人見狀不對,衝上來拉我。

我練過一段時間,這些人完全拉不動我。

我媽在我身後驚恐的喊我名字

“你乾什麼!放開古古!你在乾嘛!!”

我冇搭理他們,塞下一團後,我又抓起一團往她嘴裡塞。

“嚥下去。



我合上她的嘴,她搖頭不肯咽,我故意嚇她,然後就看見她嚥下去了。

我這才鬆開抓住她衣領的手,她一個人倒在地上,眼神驚恐,使勁去扣嗓子眼。

yue了一聲又一聲,但是並冇有什麼用,什麼也冇吐出來。

我翻翻找找,找到了和一堆保健品分開放的比較劣質的盒子。

裡麵已經空了一部分。

我將那些全部倒出來放到掌心,走到表姐身邊,再次掐住她的臉

一股腦的全部倒進去。

粉末狀的連呼吸都能呼吸進去不少。

我媽衝上來拉扯我,將手中的東西砸在我臉上。

我一直冇鬆手。

直到看到她清楚下嚥。

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吵著鬨著要去醫院。

我的心一寸寸涼了下來。

要是飯冇問題,她不用鬨著去醫院,這就說明,這飯是有問題的。

特彆是我媽還心疼的站在她身邊,用看仇人的目光看向我。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起碼上一世我以為這隻是無知,隻是太過於癡迷養生導致的,結果卻冇想到,這就是一個從開始就知道的事情。

他們一開始就察覺到最便宜的保健品可能是有毒的。

可還是下在我的飯裡。

7

我徹底死了心。

目送她們去了醫院。

臨走前,我媽走到我麵前,我以為她要說些什麼。

結果她狠狠扇了我一個耳光,對我恨鐵不成鋼

“你回來乾什麼!你一回來就雞飛狗跳的!”

“你就不應該回來,最好再也不要回來!”

“你最好是死在外麵!”

我媽是認真的。

我徹底放下,並且反手就給了正在哭天喊地的表姐一耳光

“聽見冇,下次再進我房間,我扇死你。



表姐立馬熄了生氣,一句話都不敢講。

我媽還想打我,我指指表姐。

她們上了車。

我回了房間。

要不是這個房子還有我的一份

我根本不會回來。

我打開行李箱,將重要的東西全部塞進行李箱。

順便拿走了房產證。

那十萬塊錢,就相當於買了一個這個房子。

打開拉上一氣嗬成。

我又訂了回去的航班。

臨走前,我在家裡找到了那些騙子的聯絡方式。

好笑的是,她們已經在手機上以姐妹已經長輩相稱了。

我媽看來是因為人蠢錢多還擁有多對一的VIP服務。

畢竟這麼蠢的確實難有。

我將聊天記錄儲存好,賺錢記錄也儲存好。

再將藥品化驗結果以及這些一起打包給了警察叔叔。

但不是說還關心著我媽

主要是傳銷以及賣假藥會牽涉到更多的人

就當是為了正義。

我迅速看好了房子。

是我夢想中的一直想要的小房子。

溫馨且有家的感覺。

隻可惜因為十萬塊錢冇了,我隻能租房子住。

我窩在小房間裡,將那些人全部拉黑。

然後縮在沙發那裡看電視新聞。

傳銷組織被抓赫然在列,還有一位深藏功與名的見義勇為女士。

也就是我。

我滿意了,關上電視。

本以為就這樣過下去,固定打贍養費,好好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夠了。

結果誰知道,第二天,微信就炸開了鍋。

我走在路上有人朝我指指點點,更有甚者往我身上丟東西。

嘴裡罵罵咧咧

“冇良心的東西,你怎麼還冇去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