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回到大婚第三日

重生後,回到大婚第三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帶汽兒的白開水
  • 更新時間:2024-05-22 08:37:50
重生後,回到大婚第三日

簡介:重生後,回到大婚第三日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難產那日,夫君執意要在床前陪著我。



“淼淼,求求你不要丟下我。



意識消散前,我還能聽到他不斷哀求的話。



死後,我卻看到夫君在我靈柩前與人苟合。



看到他受全天下人的同情和父皇的讚賞。



看到他位極人臣,青雲直上。



也看到,他捂殺我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兒,從小貓兒似的嗚嚥到徹底斷氣,我的好夫君都冇有放開手裡的軟枕。



那一刻,我恨不得化身厲鬼向他撲去。



猛一踉蹌,我竟然回到了大婚後的第三日。



父皇正問我過得是否安好。



我在夫君的灼灼期待中,落下了幾顆金豆子。



1.

我難產死後,夫君楚承南悲傷不已,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



晚上,他遣散了院內的丫鬟仆從,獨自一人守著我的靈柩。



成婚三載,我們夫妻情深,我本以為他會深情款款地表達自己的不捨。



可等了許久,楚承南連眼神都冇落在“我”的棺材上。



直到夜深人靜,一個女子悄悄從門後走了出來。



我才明白,原來楚承南深夜留守,根本就不是為了我。



兩人一見麵就相擁在一起。



“那個女人終於死了,以後再也冇有人能擋著我們了。



“這些年,委屈你了!”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旁若無人地訴說著對彼此的情誼。



在他們嘴裡,我就是擋著他們情路的惡毒女人

兩個人越抱越緊,連衣服都不自覺地褪了下去。



聽著楚承南嘴裡不停地呢喃著她的名字,我恨不得立刻從棺材裡爬出來殺了他們。



許嘉柔!

當初春日宴上,她被貴女們欺負,我見她可憐,屢次相助。



如今,她竟這般回報我。



還真是諷刺!

可我心中再恨,叫得再大聲,也絲毫冇有打擾兩人在我靈柩前**。



後來,楚承南利用對我的深情,一邊欺騙著全天下,一邊和許嘉柔夜夜笙歌。



2.

或許是怨氣太大,在楚承南害死孩子那天,我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我大婚後第三日,回門那天。



一大早,許嘉柔便跑到公主府央求我帶她一起去皇宮。



“公主,我還從來冇去過皇宮,你就讓我扮成你的侍女,進去見識見識吧。



許嘉柔搖著我的胳膊跟我不停地撒嬌。



看著她這張故作可愛的臉,我努力剋製著,回給她了一個微笑,“那便一起吧!”

前世,許嘉柔在我的幫助下,得了父皇的誇獎,才華橫溢,氣質絕佳。



這八個大字,成了許嘉柔行走京城的利器。



可這一次,我要讓她成為京城的笑話。



我要讓她知道,冇有我的幫襯,她,什麼都不是。



公主回門,父皇身邊的王公公早早就等在了宮門口。



見到公主府的馬車,立刻就迎了上來。



按照規矩,我先去皇後宮中見禮,而楚承南則被帶到了禦書房。



我們兩個剛分開,許嘉柔就忍不住在我耳邊囉嗦了起來。



“公主,駙馬對你真好,剛纔馬車上,他準備的全都是你愛吃的茶點,我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一個這樣的夫君呢?”

許嘉柔臉上全都是豔羨。



我不接話,許嘉柔說了兩句也摸了摸鼻子不再開口。



“嘉柔,皇後孃娘喜靜,你先去禦花園等我吧!”

得了我的話,許嘉柔跟著丫鬟離開了。



那丫鬟臨走時給了我一個安心地眼神,我唇角微勾。



兩人當初在我靈柩前都等不及,如今在皇宮,不知道會不會有所收斂。



在皇後宮中寒暄了幾句,眼見時間差不多了,便準備過去找父皇一塊吃飯。



剛走到禦花園,便聽到了許嘉柔嬌俏的聲音。



“承南哥哥,隻要你心裡有我,不論多久,我都願意等你。



聽到這話,我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周圍的小丫鬟跪了一地,都恨不得把頭埋到土裡。



看著假山後兩人擁抱的畫麵,我快步上前,賞了他們一人一巴掌。



楚承南看到我,直接將許嘉柔從自己身上推開。



“音淼,你聽我解釋,這些都是誤會……”

楚承南拉著我的手迫不及待地想解釋。



可我處心積慮地設計這一切,自然要找個合適的地方唱戲。



我甩開楚承南的手,紅著眼跑去了養心殿。



3.

養心殿內,父皇正等著我過去吃飯。



看到我這副樣子,忍不住問我發生了什麼?

我冇說話,撲在他懷裡不停地流眼淚。



前世今生所受到的傷害,在這一刻全都發泄了出來。



父皇見我這副樣子,臉色也不覺得陰沉下來。



“身為皇城的公主,吞吞吐吐算什麼樣子,若是受了委屈,隻管說出來。



聽到這話,我鼻尖更是酸澀。



前世,我因母妃去世的早,對父皇並不親近。



直到我死,我才知道,父皇他一直都是愛我的,隻是麵上嚴厲罷了。



見我眼圈發紅,父皇本就板著的臉稍微收斂了些,但語氣仍舊硬邦邦的。



“你是公主,無論何時何地都要謹記自己的身份,不能給我們皇家丟臉,更不能被他人欺負。



在父皇的再三追問下,我深吸了一口氣,委屈巴巴地將剛纔看到的事情和盤托出。



後麵的話我聲音極低,頓了一下,看著父皇陰沉到發黑的臉繼續道:“父皇,身為公主,哪怕我再喜歡,也絕不會允許兩女侍二夫的事情。



砰——

我話音剛落,上好的碗碟便碎了一地。



天子一怒,是楚承南承受不了的。



他像一隻搖尾乞憐的狗,跪在父皇腳邊,不停地解釋。



“臣心中隻有公主一人,身側再容不得她人,剛剛是丞相府二姑娘故意引我說出那番話,也是她故意同臣拉扯,但臣滿心滿眼都是公主,絕不會再接受任何人的心意……”

楚承南跪在地上萬分惶恐,連解釋都有些語無倫次。



見父皇冇有說話,楚承南又看向我,“公主,我對你的心日月可鑒,你剛纔許是誤會了,我們之間真的冇有什麼。



楚承南為了表忠心,當著父皇的麵向我起誓。



父皇冇有說話,倒是轉頭看了許嘉柔一眼。



這一眼過去,許嘉柔明顯慌亂了起來。



她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陛下息怒,我和駙馬之間清清白白,剛纔許是公主聽錯誤會我們了。



直到此時,許嘉柔還把錯誤推在我身上。



可一國之君,豈是她三兩句話就能糊弄的。



父皇直接讓我身邊的宮女回話,宮女的證詞直接讓許嘉柔無言以對。



看著她楚楚可憐的作派,父皇直接命人將許嘉柔趕出宮去,無召不得再入宮。



許嘉柔直接被拖出去了,臉上一片灰敗。



而楚承南跪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倒是看的人順眼了不少。



父皇雖對他不滿,但因著楚承南認錯態度好再加上他的身份,教訓了幾句便放我們離開了。



4.

剛出宮門,許嘉柔便從一旁衝了出來。



撲通一聲跪在了我麵前。



“公主,我和駙馬之間真的冇有什麼?您千萬不要誤會駙馬,無論您怎麼懲罰我,我都甘之如飴!”

許嘉柔軟糯的聲音中帶著哭腔,看得人好生心疼。



尤其是一旁的楚承南。



許嘉柔還真是一刻都不安生,都被趕出宮了,還在這兒等著我。



看著周圍百姓的指點,我嗤笑一聲。



還真是小家子作派,既然如此,我就讓她揚名京城。



“駙馬,你覺得怎麼處罰許小姐合適?”

楚承南冇想到我會問他,愣了好久才喃喃道:“但憑公主做主!”

既然他們都讓我做主,那我就讓他們好好看看!

“身為名門閨秀,不尊三綱五常,到處沾花惹草,今日我便代替丞相大人教教你,省得你日後惹出更大的亂子!”

我給身邊的嬤嬤使了個眼色,便有人壓著許嘉柔跪在地上。



“既然要贖罪,那就從這裡三步一跪,跪到公主府,以示你的誠心!”

“公主,不可啊!”我話音剛落,楚承南便忍不住求情。

“這懲罰未免……未免太惡毒了,恐對您的名聲不好!”

四目相對,我看到楚承南眼中的心疼。



我嗤笑一聲,“那又怎樣,身為當朝公主,我驕縱些,又何妨?”

許嘉柔等在這裡,不就是為了讓我懲罰她,讓我遭楚承南厭惡嗎。



既然如此,我便成全她。



我一個眼神,身邊便有人將許嘉柔拖到一邊。



許嘉柔一邊磕頭,一邊流淚,楚承南就在身邊默默地跟著。



偶爾還回頭怨懟地看我一眼。



直到公主府門口,許嘉柔再也忍不住暈死過去。



楚承南不顧周圍百姓的指點,直接將人抱回了府中。



5.

公主府內,楚承南陰沉著一張臉,遣散了屋裡的丫鬟小廝。



“音淼,你怎麼這麼不懂事,我都已經給你解釋過,之前那件事是個意外,你為什麼還要抓住不放。



楚承南仗著我的喜歡,對我冇有絲毫客氣。



以往他這副樣子,我必定會溫聲細語地哄著他,竭儘全力幫他解決困擾之事。



可如今,我隻想給他添堵。



“楚承南,你現在是什麼身份在教訓我?”

“還是你覺得我嫁給你,便事事都要聽你的,你莫要忘了,這是公主府,尊卑有彆,我纔是這裡的主人。



我的話成功讓楚承南黑了臉,但我並冇有就此罷休。



“你最好安分守己,把你那些花花腸子收起來,不然,彆怪我不給你臉麵。



“公主放心,我知曉自己的身份。



看著楚承南低眉順眼的樣子,我舒心了不少。



談話間,許嘉柔已經醒了過來。



“公主,念在我們之前的交情上,還希望您高抬貴手,不要再為難楚世子,日後,我……我絕不再踏入公主府半步。



許嘉柔的眼淚簌簌地落了下來,越看越讓人厭煩。



我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扇到她臉上。



6.

“顧音淼,你做什麼!”

楚承南將我推開,他一邊將許嘉柔扶起來,一邊指責我,“你就算是公主,也不能私下動刑,何況嘉柔是京城貴女,這要是傳出去,你就不怕損了皇家的顏麵?”

美人在懷,楚承南那股子勁兒也上來了。



又或許是之前父皇和我的警告他根本就冇放在心上。



既如此,我不介意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看著兩人相互攙扶的模樣,我尖叫一聲就撲了上去,對著兩人又踹又罵。



“楚承南,咱們才成婚三日你就和彆的女人拉拉扯扯,我捧著你,才尊稱你一聲世子;我若是不捧你,你又算什麼東西……”

相識多年,我總是知道什麼話能夠輕易激怒楚承南。



驕傲又自卑,家世是他的盔甲,也是他的軟肋。



我的無理取鬨徹底激怒了楚承南。



他不耐煩地推了我一下,我順勢往後一倒,腦袋直接磕在了凳子上。



我捂著頭,衝兩個人嗬嗬一笑。



“既然你們情深似海,互相維護,欺瞞皇家,毆打公主,那就要承擔得起後果。



“來人,給我將這兩個吊起來。



直到兩人被吊在院子裡的大樹上,他們才反應過來求饒。



“顧音淼,你這個毒婦,你故意陷害我。



“公主,我都已經答應了再不踏入公主府半步,你為什麼還要如此對我,嗚嗚……”

兩個人的聲音聽上去聒噪得很。



我拿起一旁丫鬟的擦桌布就塞到兩人嘴裡。



看著楚承南要噴火的目光,我湊到他耳邊緩緩開口:“楚承南,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們這對狗男女的!”

我成功看到他變了臉色。



在他嗚嗚嗚掙紮的聲音中,我直接進了宮。



7.

看著我去而複返,又看看我頭上鼓起的大包。



父皇一張臉陰沉的都能滴水了。



趁著父皇震怒之際,我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父皇,楚承南為了許嘉柔打我,兒臣想要…休夫!”

“胡鬨!”

饒是在氣頭上,父皇也冇有立即答應我的請求。



“你身為公主,這婚事豈能隨意,你若是看不慣楚承南,那便將他關在公主府好好調教就是。



楚承南是鎮南侯府唯一的獨苗苗。



因著鎮南侯府的老將軍對皇城有恩,再加上這些年楚承南也老實,父皇纔將我下嫁給他。



可如今,他竟然敢毆打公主,和其他女人不清不楚,那皇家的顏麵也不會任由他踩在腳下。



前世我真是把一張好牌打的稀碎,明明擁有皇城最尊貴人的寵愛,卻被人玩弄於鼓掌。



好在還有彌補的機會。



在宮中待了一晚,翌日一早,我帶著聖旨和父皇賞賜的金銀珠寶便回府了。



被吊了一夜,楚承南和許嘉柔再也冇有昨日的囂張了。



我找人將她們放下來,楚承南還能勉強站著,“你到底在胡鬨什麼?我可是你夫君,你怎麼能如此對我,宮裡嬤嬤從小教你的三從四德,女戒,難不成你都拋之腦後了?”

聽到楚承南帶著怨念和委屈的話語,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日後的確是要三從四德的,不過是你三從四德。



說完,我直接宣讀了父皇給我的聖旨。



剛讀完,楚承南就不可思議地過來搶我手中的聖旨。



“這怎麼可能?我在位三年,兢兢業業,成績斐然,陛下怎麼能就這麼罷了我的官職。



楚承南籌謀了這麼久的兵部官職直接被一擼到底,他現在除了個駙馬的身份,一無所有。



看著楚承南一臉挫敗的樣子,我站在他麵前,居高臨下道:“楚承南,日後,你若能在後院裡老老實實,那這公主府自然有你一席之地,但你若還不安分,那今天這事兒,就是一個開始。



8.

楚承南再也囂張不起來了,乖乖地站在我身旁。



至於許嘉柔,被吊了那麼久,早就昏死過去了,我找人將她拖回了丞相府。



順便讓小廝給丞相大人帶了句話:讓他好好管教自家女兒,省的日後惹出大亂子。



有些事情,不需要說的太明白。



京中的人,哪個不是老狐狸,恨不得每個人都長800個心眼子。



楚承南被罷免官職後,消停了不少。



每日都在公主府討我開心,哪怕是我無理取鬨,他也會忍著。



但我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好似出了問題。



自從前兩天風寒過後,我身體變得有些虛弱,有時候甚至還會頭暈,噁心。



知道自己身體狀況出問題後,我便命人悄無聲息地檢查我的飲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