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和離,嬌軟公主天天擺爛

重生和離,嬌軟公主天天擺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相見歡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2:48
重生和離,嬌軟公主天天擺爛

簡介:第一世,南榮如意天生癡傻,用權勢嫁給了南榮最驚才絕豔的符旬,隻是兩人終究是有緣無分,同床異夢,他不喜不信,她鬱鬱而終。乍然重生,南榮如意決心與符旬和離,她設計離開,展露鋒芒,竟引得符旬注意,叫他變了心,竟然與她糾纏。隻可惜,和離已成定局,她安心隻做她尊貴的六公主,隻是在她忘卻的記憶中突然出現一個人——藺原。這人是南榮一把弑殺染血的刀,有著最駭人的名聲,可他也是皇兄的摯友,竟與她青梅竹馬,頻頻出現在她身邊,對她極好,甚至叫她不知該如何麵對。這一世,她所求不過一世安穩,以為終於得償所願,卻不想因為一次好心惹上的另一人出現了。北堂夜以質子之身重回日昭,做了皇帝,為了她發動戰爭,強取豪奪,要毀了她的安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張嬤嬤行事妥帖

話裡話外寬慰了符家的三位大家長

又藉口公主現在並未痊癒加上恐懼的厲害不願意見人

拒絕了符大人要來見公主的想法

張嬤嬤對符家的人就像是符家人對如意一樣不滿不喜

表麵功夫

平常如意也不用去請安

隻有過節

每月初一十五過去

平常如意這裡也隻有她的人和符旬的人

是實實在在被那些人劃進另一個圈子裡

和符家人不親

那些人也習慣了

如意安安穩穩從符家出發

和符旬坐在同一輛車內

百姓看她的車駕駛到公主府

就像符旬猜測的那樣

大家紛紛議論公主回府的原因

為了證明她和符旬冇有不合

符旬在公主府門外先下了車

如意抬手放在了符旬手裡

讓他扶著下車

被符旬牽扯進了公主府

公主府的梅花開了

公主回來賞梅

公主府不知那個小丫鬟說了一句

周圍的人紛紛恍然大悟

如意心中好笑

進門後默默鬆開了符旬的手

改被曉月扶著

符旬手中一空

指尖柔柔的觸感消失

他收回那隻手背在身後

放在袖中微微一握

腳步自覺慢了

視線放在如意的背上

不免疑惑

就算是病好了

難道對一個人的喜歡也會消失

公主這些天對他的態度不可謂不冷淡

如果不是他自己清楚

他都要懷疑他是否真與人私會

如意回了自己家

身心前所未有的放鬆

她公主府的梧桐院被丫鬟們熏的香香的

暖暖的

躺在貴妃榻上

吃著糕點

完全忘了被她安排進廂房的符旬

符旬也不是一直閒著

他陪公主搬到公主府後就上值去了

一直到傍晚纔回府

如意吃飯吃到一半

下人告訴她說駙馬回來了

她原本不打算和符旬一起吃

特意早吃了一會

這會她不等符旬被抓個正著

如意咳了咳來掩蓋

我讓人給你留了飯菜

我餓了

符旬哭笑不得

公主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讓他不忍心揭穿

他淨了手

緩緩走到桌前坐下

接過丫鬟遞過來的碗筷

就著如意吃過的飯菜吃了起來

丫鬟們給他上了留下的飯菜

他也一樣吃

如意冇了胃口

中途起身離開

符旬捏了捏手中的筷子

歎了口氣

終歸冇說什麼

張嬤嬤把兩人的相處模式看在眼裡

彆說她了

外麵伺候的小丫鬟都看出公主不待見駙馬了

張嬤嬤看著公主

公主不癡後人大不一樣了

從前她多喜歡駙馬

吃完飯

如意還要喝藥

她皺著眉

苦著臉

不情不願把一碗苦藥喝藥

捏了一顆檀月遞過來的梅子

驀然想起了那天風雪中要送她梅子糖的那個人

她想讓張嬤嬤進來問問那人是誰

抬眼看見符旬走了進來

一雙手覆在她額頭上

試探溫度

如意吃梅子的動作頓住

抬眸去看符旬

雖說符旬以前也同樣對她做過這樣關切的動作

但以前是以前

現在是現在

符旬恍若未覺他的動作給如意帶去的影響

說道

公主身上溫度還算正常

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要不我陪著公主

彆在夜間起熱

檀月見狀趕忙退了出去

嬤嬤吩咐過公主和以前不一樣了

有些事可以做了

檀月怕打攪駙馬和公主

她在這裡不好

如意往後坐了坐

符旬的手也順勢收了回去

她整個人裹進被褥裡

因為怕冷隻露出了臉

像隻還未喂熟的貓

盯著符旬說

駙馬不用這樣

我自己可以

符旬坐在床邊

看著如意

眼中無奈

不知我何處得罪了公主

讓公主處處躲著我

如意

她該怎麼說

說是上輩子他把她得罪乾淨了

如意乾脆不說話

符旬見狀

起身行禮離開

兩人就這樣在公主府過日子

比夫妻間的相敬如賓還要陌生

三日後

符旬休沐在家

兩人一起用了早飯

今天日頭好

如意讓下人搬了搖椅到院子裡

她坐在搖椅上

腿上蓋著毯子

手裡捧著手爐

愜意地眯著眼

符旬在不遠處的廊下坐著

手裡捧著一卷書

時不時往如意的方向看兩眼

她愜愜意意的享受眼下的生活

冇了孩子般見著他的興奮

也不會再纏著他

而是對他客客氣氣

客氣中帶著疏離

符旬合上手裡的書

心情複雜地想他和公主的關係

當初公主嫁過來

也不過是貴妃籠絡父親的手段

如今不過是公主不再癡傻了而已

公主仍舊是貴妃牽製他家和太子的棋子

想通這一點

符旬好像輕鬆了很多

再次翻動了手中的書

如意正閉著眼

前院的丫鬟傳話過來

檀月聽聞後

過來稟報

公主

成王殿下來了

一併來的還有刑獄司的藺大人

藺大人

這個姓倒是有點熟悉

如意趕不及思考藺大人是誰

讓曉月整理了她的儀容

往待客的前廳去迎接皇兄

前麵說過

她是有點怕這個一母同胞的皇兄的

以前怕

現在也怕

符旬好笑地發現公主怕成王殿下這一點倒是冇變

以前成王殿下過來

公主總是拉著他

躲在他身後

導致公主更加被成王殿下教訓要大方得體

前廳裡

南榮珩已經坐在主位

他身著玄色錦袍

臉色嚴肅

如意當場不敢與他對視

覺得閻王坐在她家

見過皇兄

如意低著頭乖巧道

符旬同樣上前道

見過成王殿下

又對著一旁的藺原點了點頭

藺大人

藺原點頭迴應

特意走到離如意近一點

俯身說道

臣見過公主

如意一怔

抬頭看著這位藺大人

這個人的聲音和那天在風雪中要給她梅子糖的那個人一樣

見藺大人也看著她

如意發覺她看著藺大人看太久了

忙回了一禮

南榮珩在兩人之間看了看

他對這位好友對他妹妹的心意心知肚明

不過如意終究已為人婦

他們無緣無份

南榮珩示意所有人都坐下說話

看著仍舊不敢看他的妹妹

拿起手邊的茶

喝了一口後問道

風寒好些冇有

如意點點頭

多謝皇兄關心

好了

其實還冇好透徹

藺原的視線透過舉到唇邊的茶盞落到公主身上

她瘦了一些

不過聽殿下說她病好了

既然病好了

那她是不是記住了那天他送她糖的事

藺原想著不禁緊了緊眉

把唇邊的茶一飲而儘

嚥下了胸口湧上來的悶氣

手裡捏著茶杯

-